就爱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满朝奸臣:从傀儡到千古一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男子汉大丈夫,当能屈能伸!

第二百六十六章 男子汉大丈夫,当能屈能伸!

        第二百六十六章    男子汉大丈夫,当能屈能伸!

        枯叶飞扬!

        黄沙四荡!

        刺耳破空之声在耳边不住呼呼响起!!

        那密林旷地上。

        只见两道身影正你来我往的战的不可开交。

        其中。

        一人持枪。

        一人持戟。

        正是韩信与吕布!!

        “锵!”

        “不错!”

        “竟然能挡我十招,看来是我之前低估了你!”

        枪戟交碰。

        迸发出一片星火。

        吕布一双锐利双目直接越过中间相互横竖的枪戟看向了对面的韩信。

        韩信嘴角上扬。

        浮现出一道不屑弧度。

        呲牙大声说道:“哼!你不仅嘀咕了我,你今天,还会死在我的枪下了!你的主子上次从未手中逃的一条狗命,那是他幸运!但是你,就没那么幸运去了。

        啊!!”

        说到最后。

        直接大喝一声。

        一瞬间。

        他竟是将吕雉的那一把方天画戟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当真是勇猛无双!

        霸气非凡!

        吕布却毫不惊慌。

        反而闻言大怒。

        一双大眼睁的极大。

        眼角控制不住的跳动。

        尽显狰狞杀气。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侮辱我父亲!!我本还想先陪你玩玩,但是现在,我决定直接杀了你!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去死吧!!”

        宛若狂龙出海的一声长啸中。

        吕布后脚蹬地。

        双臂高举。

        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一个拧转。

        竟是后来居上。

        反将咬牙切齿的韩信的大枪反压了挥起。

        紧接着。

        直接震荡开去。

        随着两人之间拉出空档。

        他手中画戟犹如狂风暴雨一般,铺天盖地的刺向了韩信。

        带起数之不尽的漫天寒光。

        一刺比一刺凶猛!

        一刺比一刺快速!

        一下子打的韩信毫无反手之力。

        只能咬着牙齿死命格挡。

        连连败退。

        而到了这里。

        一场战斗也基本上已分出胜负了。

        若是有第三者在场。

        一定可以轻松看出韩信是敌不过吕布的。

        而强者交锋。

        一旦抵不过。

        便是意味着死!!

        “去死吧!!”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吕布双目凛然若大。

        就这么大开大合的一阵画戟狂舞。

        硬生生的冲奔到韩信的面前。

        将韩信手中的长枪一把挑飞!

        在大枪刚刚在空中打出一个漂亮的回旋的时候。

        那锋利且泛着寒冷光芒的画戟尖刃已经抵在韩信的脖颈上。

        在吕布猛然上前一步。

        贴着脸用一双恶狠狠盯着韩信的看的时候。

        那一杆在空中不住打旋的长枪恰好落地。

        枪头直接没入了泥土中。

        “竖子。”

        “可敢再狂妄!”

        吕布睚眦欲裂的吼道。

        声音震耳欲聋。

        震的人耳鼓生痛。

        韩信面无表情。

        看不出喜悲。

        只是冷漠说道:“技不如人,无话可说!要杀要剐,亦悉听尊便!但是,你休想我韩信向你门大燕国跪地求饶!!”

        说话间。

        他的面孔上突然泛现出一丝痛苦。

        胸前衣衫外浸透出点点血迹。

        “大燕狗……”吕布低头往韩信胸口瞧了一眼。

        眉头微微皱起。

        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下一刻。

        当韩信正准备从容就义时。

        吕布却是手臂一扬,收回了手中那冰冷锋利的方天画戟。

        “你……你不杀我?

        ?”

        韩信两眼睁的极大,满满的难以置信。

        “哼!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并不是不想杀你,只是向来不耻做那乘人之危之事。

        你早已经负伤,所以,今天这一战,根本不算数。

        等你伤好之后,我会再来找你了!用我手中的这把方天画戟光明正大的割下你的脑袋。”

        一句话说完。

        吕布就这么单手持戟,一甩猩红披红,迎着那烈日灿烂,潇洒的不能再潇洒的大步远去了。

        看的韩信一脸懵逼的不停眨眼。

        好一会才彻底回过神来。

        “此人的武艺。”

        “当真是好强啊!”

        “至少已经迈入了绝世高手最巅峰境……”

        “不!”

        “不止!”

        “说不定早他就已经迈入了鬼神境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

        “哪怕我状态最佳,身上不带半点伤,也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而他。”

        “分明是还要回来找我,杀我了……”

        “既然如此!”

        “我韩信何不三十六计走为上,直接逃离这里,去外面避避风头了?”

        “毕竟!”

        “男子汉大丈夫虽然要顶天立地,不惧一切。”

        “但是。”

        “唯有留得青山在。”

        “才不怕没柴烧了。”

        “男子汉大丈夫。”

        “更要懂得能去屈能伸的道理了。”

        “那种知道死倔死强的人。”

        “才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傻瓜了!”

        想通一切。

        韩信便立刻做好了决定。

        那就是。

        趁着吕布还没有再次找上门之前。

        赶紧离开这里。

        甚至。

        愿意连夜逃跑了!

        不过。

        他又马上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就是。

        该逃去哪里了?

        “去大燕国?”

        “不行啊!”

        “这人既然是大燕国慕容垂派来的杀我的,那我一旦逃去大燕国,岂不是羊入虎口吗?”

        “去大楚国?”

        “那边虽然与我大秦国关系还不错,但是,听说哪里的物价可是很贵的了。”

        “而我身上有没有什么盘缠。”

        “去了。”

        “估计也施展不开了。”

        “最重要的一点!”

        “我什么都会,去了那边又能干什么了?

        ?”

        “还是说。”

        “直接回帝都。”

        “去投靠皇上了?

        ?”

        自言自语间。

        韩信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却是马上摇头否决了这一点想法。

        原因无他。

        第一。

        他之前早就通过男扮女装的多隆向身为皇上的夏赢传递过口信。

        可是。

        却是迟迟无回音。

        这就证明。

        要么是多隆根本没有传话。

        要么就是皇上根本就不看中他这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了。

        其中。

        自然是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点!

        毕竟。

        身为堂堂九五至尊。

        谁会对一个升斗小民生出兴趣好奇了?

        更别说这个升斗小民之前还当过黄巾贼。

        甚至一度做到了黄巾贼贼首的位置。

        现在。

        皇上没有下令通缉他。

        便已算是最大的恩德了!

        第二。

        差不多跟第一一样。

        他虽然已来大西北许久。

        却是始终毫无建树。

        这样一来。

        就算回到帝都。

        又能拿什么去见皇上了?

        ?

        除非。

        他真的已经割下了慕容垂的脑袋。

        这样一来。

        便是一份大礼。

        便是一份好获得皇上重用的敲门砖了!!

        奈何。

        当日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啊!!

        “不过。”

        “竟然这些地方都去不了。”

        “那我韩信又能去哪里了?

        ?”

        韩信一下子迷茫起来。

        双眼变得无神。

        “等一等!”

        “吐蕃国不是已跟我大秦国提出和亲了吗?”

        “更是口出狂言。”

        “说只要皇上不同意这么亲事。”

        “便是要直接出兵攻打我大秦国。”

        “这群来自上沙漠上的买买提还当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了。”

        “既然如此。”

        “那我韩信就干脆去吐蕃国走一圈吧!”

        “权当是皇上的先锋官了!”

        “毕竟。”

        “这一场战争是极有可能打响的。”

        “而我也恰好有了一个用武之地,说不定能够有所建树了。”

        “还有。”

        “听说吐蕃国的戈壁沙漠上。”

        “常年流窜着马贼。”

        “万一战争实在没打起来。”

        “我大不了就干回自己的老本行了。”

        “始终是有一口饱饭的。”

        “顺道暗中积蓄自己的人马力量,好有一天为皇上效力!”

        拿定主意。

        韩信的眼神再次变得清亮起来。

        就这么拎着枪急速往来时的路去了。

        急着去找自己的那一群正守在路口准备打劫干买卖的属下了。

        因为。

        这些人。

        可是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班底啊!

        自然要带着一起去吐蕃国发展了。

        至于那上三百斤的大野猪。

        韩信直接忘了个一干二净。

        毕竟。

        在自己的一条命和上三百斤的大野猪面前。

        自然是自己的一条命更重要了!

        他现在!

        要急着跑路了!

        “男子汉大丈夫。”

        “就是要能屈能伸了!”

        在飞速奔跑中。

        韩信又不忘告诫了自己一遍。

        让自己心中刚刚升腾起来的那一丁点屈辱与不甘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画面一转。

        韩信来到了一群属下所在的南通北往的一处必经路口。

        却是一下子愣立当场。

        因为。

        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一群人眼下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当中。

        一个个睁大双眼。

        死不瞑目。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怎么会这样……”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干的!!”

        韩信双目圆睁。

        握拳仰天怒吼。

        心中愤怒火焰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出来!

        难以相信自己的一群好伙伴好战友就这么被人杀了!

        更发誓要将杀人者碎尸万段!!

        在一阵狂吼发泄过后。

        急剧喘息的他的目光忽然被地面上一块沾血的木板吸引。

        走进一看。

        只见上面用利器刻画着一行不大不小的字。

        【好好养伤!等着我来杀你!】

        一撇一划。

        入木三分。

        锋利入刀。

        更带着写字之人无尽的讥讽与挑衅!

        “是他。”

        “是刚才那个家伙……”

        低头凝视的韩信猛地抬起头。

        双目凶狠如豺狼。

        “他之所以杀掉鲁智深他们……”

        “完全是为了激怒我……”

        “好让我把他当成不世大仇……”

        “好让我在接下来的决斗中因为愤怒与恨意爆发出自己的最强力量……”

        “你个王八蛋!”

        “你个疯子!”

        “你个畜生!”

        “我韩信一定要杀掉你!!”

        声音直冲霄汉。

        然而实际上。

        含泪呐喊的韩信却是直接掉头转身,奔跑起来。

        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这边地界。

        也根本没有去管那满地的尸体。

        因为。

        他要逃。

        只要逃的远远的。

        他才能保命!

        只有抱住了自己的命。

        他才能为已经失去的兄弟报仇雪恨!!

        一切。

        就像他刚才说过的。

        男子汉大丈夫。

        要能屈能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