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满朝奸臣:从傀儡到千古一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无双上将潘凤

第二百六十四章 无双上将潘凤

        第二百六十四章    无双上将潘凤

        二天后。

        即关于托孤大臣之位到底会花落谁家的前五天。

        海大富终于抵达了唐王安禄山的封地。

        用飞鸽传书通知了远在帝都的夏赢。

        收到信息之后。

        夏赢立刻按照原计划行动起来。

        第一时间就拟好了诏书。

        通过魏忠贤传达了下去。

        诏书内容很简单。

        就是为了感谢唐王安禄山因之前黄巾贼围困帝都时救驾有功。

        所以。

        特赏赐安禄山及其所有属下各美人十名,金银财宝十箱。

        以作嘉奖!

        消息一出。

        可谓所有人都傻了眼了!

        全都不知道夏赢搞的是哪一出!

        包括被奖赏者唐王安禄山本人在内。

        因为。

        在这朝堂之上。

        只要不是个傻子玩意。

        就会明白身为皇上的夏赢与他们满朝奸佞及各地藩王完全是相互看不顺眼,势如水火的关系了。

        既然如此。

        夏赢怎么可能突然赏赐安禄山了?

        一定有古怪!

        一定有古怪!!

        而且。

        就算你夏赢要这样奖励安禄山。

        那么。

        其他人是不是也要奖赏了。

        因为当日。

        除了他唐王安禄山以外。

        还有许多人都参与了围剿黄巾贼的行动了。

        一时间。

        包括天下兵马大元帅赵匡胤、燕王朱棣在内的许多人都在恨恨不平夏赢的厚此薄彼。

        并且在怨恨过后。

        越发加深了自己心中的判断。

        那就是。

        夏赢这么做。

        绝对是有问题的。

        但是。

        一时半会却又说不出问题到底在哪里!!

        或者说。

        是那唐王安禄山已经投靠了夏赢。

        成为了夏赢的马仔。

        可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

        夏赢干嘛要暴露出来了?

        直接掩藏并在关键时刻再曝光、让那无数不知真相的人好好的震惊一把难道不更好吗?

        另一边。

        唐王安禄山也大致猜想到了满朝奸佞所想到的这些问题。

        当真可谓是摸不着头脑。

        根本不知道夏赢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

        他本人非常清楚。

        自己可没有与那九岁小儿在私下里达成任何py交易了。

        不过。

        在听完手下头号大将高顺的分析后。

        他就释然了。

        原因无他。

        一切就像高顺所分析的。

        既然想不明白。

        那就干脆不想了呗。

        而真相。

        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的。

        毕竟。

        夏赢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做的。

        迟早会暴露出自己的目的的。

        最重要的一点!

        眼下。

        他们可没有任何损失了。

        更是平白无故的得到了无数的美人和金银财宝。

        甚至。

        若是条件允许。

        他们还希望夏赢再多赐予他们一些了。

        安禄山自然也正是这样想的。

        而且。

        他马上就梦想成真了。

        也就是夏赢在第一次封赏后的第二天。

        夏赢又下达了封赏诏书。

        决定再次赏赐唐王安禄山及其所有属下各美人三名,金银珠宝十箱。

        这还没完了!

        在接下来的七天当中。

        夏赢完全是天天重复着一模一样的事。

        就是有事没事的赏赐唐王安禄山及其所有属下。

        好似唐王安禄山是他夏赢的大恩人大救星一样!

        这一次又一次的行为。

        让满朝奸佞全都迷糊了。

        根本不知道夏赢到底在搞什么。

        如果夏赢不是大秦国的皇帝。

        等于是拥有全天下所有财富的人。

        他们保不准认为夏赢是与安禄山相互勾结,在转移国家资产了。

        与此同时。

        安禄山也彻底迷瞪了。

        暗想夏赢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了。

        而着一次又一次封赏。

        迫使的他不得不与一群属下日日夜夜开会探讨。

        探讨夏赢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可是。

        无论他们开了多少次会。

        都没有得出一个答案了。

        或者说。

        就像安禄山麾下的一位属下随口所说的。

        夏赢,没准是疯了!!

        当然了。

        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大楚国。

        皇都。

        朝堂上。

        大楚国皇帝项少龙头戴冕旒端坐在龙椅上。

        静静地看着下方位列左右两侧的满朝文武。

        “各位爱卿。”

        “想必你们现在都已知晓吐蕃国向大秦国提出的和亲之事了!”

        “也知道吐蕃国已然表示,一旦大秦国拒绝,他们便会立刻派兵攻打大秦国的事情了吧?”

        “而朕了。”

        “也已经通过可靠渠道到了可靠消息,知道那大秦国皇帝夏赢是绝对不会将他的皇姐太平公主嫁给吐蕃国的王子的。”

        “甚至。”

        “那夏赢已在暗中提前准备战争了。”

        “各位爱卿。”

        “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皇上难道是想趁势出击,从中获利?”

        有一名大臣说道。

        “不错!朕就是这个意思!”

        “敢问皇上是想出兵攻打他们当中的哪一个国家了?

        是吐蕃国,还是大秦国?”

        “呵呵呵~~~那吐蕃国虽然幅员辽阔,但尽是戈壁沙漠,可谓是名副其实的不毛之地,国家特长也不过是一些哈密瓜葡萄之类。

        既然如此……朕的目标,自然是那资产丰富,人文浓厚的大秦国了!”

        顿了顿,他举目环顾道:“各位爱卿有什么看法?”

        人堆中立刻响起一阵议论之声。

        紧接着。

        一个个大臣举笏出列。

        先后表达了自己观点。

        无一例外。

        全都支持项少龙的决定。

        看的项少龙一下子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很好!朕就知道诸位爱卿会是同一个想法,同一条心了!”

        “既然大家都认为这样做是最正确的。”

        “那么现在。”

        “朕想问一问诸位爱卿。”

        “如果朕明日就出兵攻打大秦国。”

        “那你们当中。”

        “谁愿意做那领军之人了?”

        话音落地。

        项少龙浓眉之下的一双大目立刻射向了满朝文武当中的武将阵营。

        而朝上之上的所有官员亦是一模一样。

        一群气势非凡的武将则是不停转动着目光思考起来。

        半晌过久。

        有一名白须老者昂首阔步的走了出来。

        项少龙顿时眼睛一亮,高声笑道:“杨元帅,你难道愿意出征吗?

        看来这一次,咱们大燕国这一战是绝对稳了!哈哈哈~~~”

        现场不少官员闻言纷纷持笏点头。

        谁知。

        走出来的白须老将却是轻轻摇头道:“皇上,臣杨继业的确有心担此重任,奈何臣年事已高,有心无力,恐坏了皇上大事了。

        不过,臣可以为皇上推荐一人。

        只要此人领帅出征,必定是无往不胜,凯旋而归!”

        “哦~~~杨元帅所说的人是谁?

        可在这朝堂之上?”

        本来有些失望的项少龙顿时兴趣满满的说道。

        “回禀皇上,此人正在朝堂之上了!”

        目光一转,杨继业朝身后朗声说道:“潘凤,既然皇上已经点名要见你,你还不赶快出列见驾!”

        “潘凤领命!”

        随着一道似奔雷的声响。

        只见一个体格魁梧雄壮,面容狰狞不凡的猛汉昂首走了出来。

        他的相貌虽然不怎么样。

        但正是那种不怎样的相貌。

        显得他的气势更加霸气威武。

        仅看一眼。

        就令人感到胆寒。

        “无双上将潘凤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潘凤朝高台龙椅之上的项少龙一拱手。

        大声喊道。

        声音震耳欲聋。

        震的人耳鼓一阵嗡嗡作响。

        特别是那几个战的离潘凤稍近的文官。

        脸色一下子变的痛苦难看起来。

        在潘凤大声喊叫的时候。

        端坐在龙椅上的项少龙也在仔细打量着他。

        仅看到潘凤出场。

        以及看到潘凤说话时那一股席卷四方的霸气。

        他就在心中断定。

        这是一名虎将啊!

        “无双上将潘凤?

        哼!当真是好胆的胆子!杨元帅替我我出国南征北战四十年有余,却也不敢以无双上将自称了,你这人,却是敢如此称谓!”

        项少龙内心一阵欢喜,却是故意板着一张面孔。

        对此。

        潘凤完全无动于衷。

        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皇上,杨元帅不用此称谓,完全是因为自谦。

        而臣潘凤之所以自称无双上将,完全是臣配得上此名,而且,也只有无双上将这种称号,才配得上臣!”

        “是吗?

        你当真是狂妄无边了!身为一军统帅,如果只有无边狂妄而没有虚心自谦,试问朕如何将三军安心交付于你?

        而你在上了战场后,又拿什么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战无不胜,为我大楚国摧城拔寨,开疆扩土了?

        哼!”

        看到项少龙面带不悦。

        杨继业赶紧抢在潘凤开口之前开口说道:“皇上,请勿怪罪潘凤将军狂妄自负!因为一切,当真如潘凤将军自己所说的,他完全配的上了!虽然潘凤将军的确有一些……皇上!你有所不知,潘凤将军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不世人才了,不仅武艺高超,更是智慧出众。

        在臣军中,当真是犹如彗星一般崛起,从未令臣失望过!臣当日,也是十分意外的发现了潘凤将军这颗沧海遗珠,不至于让他明珠蒙尘。

        一切,想必是我大楚国历代先皇在保佑了!”

        “皇上如果不信。”

        “可以询问在场所有武将!”

        “看看他潘凤到底配不配的上无双上将之名!”

        “臣也愿意以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

        “保证只要潘凤将军领军出征。”

        “必定可以将大秦国将兵打的屁股尿流。”

        “为皇上你摧城拔寨。”

        “为我大楚国开疆扩土!!”

        说到最后。

        表情无比郑重。

        那洪亮的声音更是在大殿上不住飘荡回响。

        久久不消。

        与此同时。

        在大楚国皇帝项少龙的注视下。

        殿上位列左侧的一群武官全都不住点头起来,看向潘凤的眼神中带有满满的佩服崇拜。

        更有一丝丝根本掩藏不住的畏惧。

        仿佛以前在潘凤的受伤吃过亏。

        被潘凤教训过。

        而身为主、角的潘凤了。

        从头至尾。

        就像一只大公鸡一般一直神气活现的高昂着头。

        根本不在乎耳边不住响起的窃窃私语一声。

        更是相信身为皇帝的项少龙一定会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

        项少龙本就对潘帆十分满意。

        哪怕他其实是一个颜控。

        但是。

        做武将大可不必那么讲究长相了。

        而是武力值与气势!

        加上元帅杨继业的极力保证和一种武官的表现。

        他一下子就认定了潘帆是最适合这一次带兵出征大秦国的人。

        接下来。

        就是走过场了。

        在装模作样的说了几句话。

        比如故意激将。

        比如适当褒奖肯定后。

        大楚国皇帝项少龙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正式任命无双上将潘凤为本次率兵出征大秦国的统帅。

        而他们正式攻打大秦国的日子。

        就暂且顶在了吐蕃国选择出兵的一个礼拜后!

        在朝堂上。

        大楚国皇帝项少龙还豪气冲天的说出了这一次出兵要直接拿下大秦国半壁江山的口号。

        听得一个个大楚国文武激动不已。

        画面一转。

        大摇大摆走路的无双上将潘凤与大楚国天下兵马大元帅杨继业一起走出了皇宫。

        在假模假样的聆听完后者的一番谆谆教诲后。

        潘帆目送杨继业坐上了八人大轿。

        就这么一晃晃的去了。

        下一秒。

        生的狰狞不凡的他一把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捏的咯咯作响的自语道:

        “夏赢啊,夏赢!”

        “你这一次。”

        “一定死定了!”

        “我夏治一定会亲手夺回属于我的一切的。”

        “而当我出现在你面前。”

        “亲手割下你脑袋的时候。”

        “你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想象不到。”

        “我竟然还活着!!!”

        “妈的!”

        “若不是你!”

        “我怎么会落得这么一个丑陋无比的躯壳当中。”

        “更因为长得丑!”

        “落得一个人不可貌相的美名!”

        “妈的!!”

        “你就乖乖的等着受死吧!!”

        一句话说完。

        他就这么昂首阔步带着一脸煞气的径直去了。

        根本没往那旁边等候他的轿子与轿夫多瞧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