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46章 神魂融合

第146章 神魂融合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46章神魂融合

        景栩是被江星也叫醒的。

        这一觉她睡的很长,醒来的时候,甚至她都有些分不清时间,也分不清自己是谁。

        她呆愣的看着江星也,江星也一双的担忧的眸子望着她。

        许久她才回神,黯然无比。

        她是景栩大帝,是被魂分魄散放逐的神灵,自己的灵魂是玄朔这些年东拼西凑起来的。

        甚至还有缺失,为了让她的魂魄融合,他将她代入一个灵气充沛的三千小世界之一的世界。

        生在帝王家,专门为她融合魂魄。

        原本只要她完成命运的轨迹,就可以融合完毕,或许玄朔想带她逍遥人间。

        可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看不得天下受苦。

        看不得百姓被所谓的天神控制。

        又一次做了违背天命的事,百姓……

        景栩黯然,百姓没有护住,玄朔呢……

        她哽住的望着江星也:“玄朔呢?”

        江星也的眸子闪过心疼,不知道如何开口。

        景栩擦了擦眼泪:“求你了,哥哥,告诉我。”

        “玄朔为复活死去的百姓,为了救濒死的你……已经仙解了。”江星也佩服玄朔,也有些难过。

        景栩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江星也不敢将人拥入怀中,只是将一边还在盛开的梅花递给她:“这是他留在你身边的。”

        景栩抱着梅花枝,香味一如既往的浓郁。

        她酸涩,苦涩,她痛不欲生的抱着梅花枝条、

        -

        江星也和苏城为首的军队,以大秦先锋为名,直入大商,仅用了三个月,就将大商灭国了。

        贺兰家只剩贺兰敏儿不知所踪,其余的人都未活下来。

        江星也完成了使命之后,不再担任关于秦将的头衔,谢绝了嬴政的一切赏赐,就这样孑然一身的走了。

        秦帝嬴政称帝,自称秦始皇。

        杨星和赵子期则是留在了大秦,不为别的,只想为大周的百姓谋一份福音。

        这也是景栩强烈要求他们去做的。

        他们都信从景栩,自然不会拒绝,更何况,现在秦统一了三国,这片土地已经不是三个国家,而是一个国家了。

        不存在背叛国家。

        秦知人善用,杨星和赵子期都会得到很好的官职,也会发挥自己的抱负。

        而景栩一天天的恢复记忆,也发现自己渐渐有了神力。

        在记忆中她找到了关于果子的来历。

        那是她通天神树亿万年结的果子。

        原本是丢失了,却不曾想竟然被玄朔找到了。

        也难怪玄朔要用自己的嘴度给自己,这果子实在是霸道的很,玄朔用自己的仙力温和了药性。

        景栩也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

        夺回本体,夺回通天神树。

        弱水之畔,距离这里还有很远的距离,景栩又一次悄悄的告别了众人,戴上这朵梅花,上路了。

        她是连夜抹黑上路的。

        却没想到会在半路被人揽住,是赵欣欣和苏城。

        赵欣欣拉住景栩的手:“公主!幸亏找到你了。”

        “你们?”景栩望着赵欣欣和苏城:“你们找我做什么?”

        “就在昨晚,我知道我来这个世界的原因了。”赵欣欣看了眼苏城,凑在景栩的耳边。

        “你是通天神树,而我能够帮你归位,我是你残缺的神魂。“赵欣欣说完,抓着景栩的手。

        “别担心,只要完成使命,我就可以回家了。”

        “昨晚我看到了自己,躺在医院里,爸爸妈妈都瘦了好多,我不忍心他们在这样难过下去了。”

        “我该走了。”

        景栩心下哽咽,转头望向站在一边的苏城,赵欣欣也望向了苏城。

        “他呢?”景栩问道。

        赵欣欣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无论是自私也好,为了天下也罢,我都该和你融合对不对?”

        “所以,已经不是我能选择的了。”

        景栩又是难过了一下,是啊,很多事情,都是被追赶着走到了这一步的,根本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就算她现在选择了苏城,又能如何?早晚还是要为了融合,和她在一起。

        更何况,她的父母在另一个世界等着她。

        她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而她属于。

        因为三千小世界,只有这个世界有通天神树。

        别的地方,都是叫扶桑树,和她现在的本体并非一致,只是一个分枝。

        三人一同出发弱水之畔,一路上景栩总是拿着梅花发呆,赵欣欣却总是赶着苏城。

        “喂,你总是跟着我们干什么?我可告诉你,这是我和公主的事,你去了也帮不上忙。”赵欣欣一直想将苏城气走。

        原本总爱和赵欣欣生气的苏城,却面色平静,眸子深沉的望着她:“我知道。”

        “你个呆子。”赵欣欣每次都被他气个半死。

        明明是想气走苏城,结果总是自己先辈气走。

        很快就要绷不住的时候,是景栩安慰了她:“你跟他置什么气。”

        等赵欣欣晚上睡着了,景栩主动找到了苏城。

        “欣欣说得对,现在大秦统一,我和她都有武力,不会有危险,你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吗?”

        苏城拨着篝火,轻声道:“我想做的事,就是陪她最后一程。”

        景栩微微吃惊的看着他:“你都知道了?”

        “习武之人,仔细去听一些细弱的声音,并非难事。”苏城神色平静道。

        这次轮到景栩不平静了,微微一叹:“那你知道我们是要去干什么了?”

        “自然,通天神树,听说是天地连接唯一的东西。”

        苏城望着景栩:“能生在大周,是臣的荣幸,公主舍身护天下百姓,应该被大家记住。”

        “都是后话了。”景栩摸着怀中的梅花,心中对这些身外的名利并不能起什么波澜。

        三人第二日便早早的启程了,这一路上听到了很多百姓谈论过于秦一统天下后的举措。

        有人说货币通用是天大的好事,有人说良田减赋税简直是神举,也有人说修建边关长城更是史无前例。

        一片夸赞之声,让景栩也安心也许多。

        “不愧是秦始皇,可惜就是命太短了,而且还有个不争气的傻儿子。”赵欣欣在一边满不在乎的说。

        苏城望向赵欣欣,面上很是平静,似乎对于赵欣欣这些话他都是认同的,所以,才会默不作声。

        景栩望着赵欣欣,然后望着苏城,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

        还有一丝同情和感同身受。

        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也不知道苏城送的最后一程到底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

        赵欣欣和苏城一路吵吵闹闹,景栩羡慕了好一阵。

        无论如何,至少两人现在都陪在彼此的身边。

        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西边的那半边天蓦地燃烧起了火一般的红云:山峦、田野、屋舍仿佛披上一层红红的轻纱,揭开它还可以看见一个红色的梦似的。它给她们披上鲜亮的彩衣:红红的,像火焰;紫红的,是玫瑰;桔红的。

        从海底冉冉地涌上来的晚霞,绚烂地掩了西天的一半;九月的晚风轻悄地吻着海面,从汹涌的波涛上反映出万道金光。天边,那一片如火的云霞变幻着,像许多美妙绝伦、璀璨华丽的火凤凰在轻盈地起舞,它们飘渺如烟的彩尾,被夕阳的几支金箭射中了,放出北极光一样的奇光异彩。

        淡灰的山峰上,紧贴天边的琉拍似的朝霞起床了,喷出一道道胭脂般的亮光,仿佛铺在天际青色绒幕上的红珊瑚。

        在弱水之畔,景栩也终于到达了通天神树所在的地方。

        若是旁人,只能看到潺潺的流水,是看不到弱水边还有通天的巨树的。

        比如,苏城看不到。

        只有赵欣欣和景栩看得到。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坚定。

        赵欣欣对景栩道:“让我和苏城告个别吧。”

        景栩点头:“是该好好说再见的,我和玄朔连再见都来不及说。”

        赵欣欣来到苏城的跟前,从怀里掏出一根手帕,上面歪歪扭扭的绣着一个城,一个欣。

        苏城接过手帕,眼里闪过一丝不舍。

        赵欣欣道:“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但就像我路上告诉你的,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的爸爸妈妈在医院等我。”

        “我不能为了爱情不要父母,对不起苏城。”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有缘再见。”

        赵欣欣看似是潇洒的说着,其实心中也是万分不舍的。

        感情这东西,一旦燃起了火苗,无论对谁来说,都是很难扑灭的。

        就像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苏城将手帕塞进了怀中,伸出自己的手,抓住她的手。

        赵欣欣吓了一跳。

        “你……”干嘛卡在喉咙你,就被苏城拥入怀中,他一句话没有说。

        也再没有多余的举动,只是抱着她。

        仅此而已。

        赵欣欣红了眼圈,许久之后才推开他,头也不回的朝着景栩的方向奔跑。

        两人一同牵着手,跳过了弱水之畔的屏障。

        通天巨树,高耸入云,景栩看着巨树,心里瞬间激起了无数的回忆,而赵欣欣的身体开始发光。

        她的身体也开始发光了。

        景栩抓住赵欣欣的手对她喊道:“欣欣,我们一起触碰通天神树!”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一起触碰到了通天神树。

        “轰隆!”

        刹那间,通天神树发出无比的光亮,就连弱水之畔的屏障都被打碎。

        苏城终于可以看到里面的场景了。

        此时的赵欣欣灵魂里残存的关于景栩大帝的神魂开始和景栩的那些灵魂碎片融合。

        而多余的灵魂则是被通天神树巨大的吸力疯狂地往里面吸收。

        赵欣欣对着苏城大喊:“苏城,我喜欢过你!但别等我了!”

        “如果有机会在另一个时空相见,要记得我叫赵欣欣,和这个赵欣欣同名同姓,我在bj市朝阳区等你。”

        巨大的吸力带走了赵欣欣。

        只剩下还在融合的景栩,神魂融合惊动了天地。

        大地开始震动,天上金光阵阵,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下来了一般。

        许久之后,直耸入云的通天神树开了紫色的花,花盈盈的,散发着金光。

        “大胆景栩,怎敢动这神树。”一声暴雷呵斥声从天空中传来,景栩抬起头,望着天,露出一丝冷笑。

        此时的她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她。

        而是融合了所有关于景栩大帝记忆的她、

        景栩望着他们,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

        “你乃罪神,谅你找回神魂碎片不易,现在从神树离开,还能有一条生路,如若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景栩望着他们,心中生起了悲凉之色。

        如果一起的起源都是这通天神树,如果人间一切的疾苦都源于此,为何不去打破她。

        景栩望着两个从天而将的天神,景栩不知道他们信俸的天命到底是什么的。

        但根据她的记忆,从她醒来的记忆,女娲大神也好,伏羲大神也罢,他们都讲究的是顺应而为,而非强制。

        尤其是对于人间的朝代更迭,从来不会过多的去插手。

        因为万事万物都有他的造化。

        这一切究竟从什么开始变了呢?景栩也想不出所以然,或许是大神们纷纷牺牲自我成就天下,古神们纷纷避世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味。

        景栩望着天空上,衣着华丽,金银珠宝都戴在身上的神,微微摇了摇头。

        既然玄朔已经不在了,她的徒弟不在了。

        她于这人间,能成全这人间的事,或许只有断了这天与地的连接了。

        没有了天的管束,没有了所谓的强制天命,没有了人皇,或许一切都会是不一样的发展。

        景栩没有回答从天而降的武神,对她来说,这些武神比起自己来说,根本不足以地方。

        毕竟她才是天地间诞生出的第一个武神。

        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这些年就算她的神魂不在神体之中,这些年的滋养也不是任何武神能够匹敌的。

        上一次之所以神魂破碎,是因为她自愿受罚,但凡当初她有半分不愿意,便没有任何人可以制服她。

        武神落地,手持宝剑,朝着景栩一同攻击而来,景栩只是挥了挥手,那些武神便订在原地不能动了。

        只留下两位武神惊骇的神色。

        景栩望着他们淡淡道:“修行不易,今日便不取你们性命,且修身修性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