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45章 景栩大帝

第145章 景栩大帝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45章景栩大帝

        没多久,大商的士兵将消息传了出去,大家面临着最艰难的战争。

        因为现在大商的军队已经进入了大周的内部,就算是关了城门也没有用处。

        景栩现在已经疲累至极,但没有办法,她必须给大商一个教训。

        那就是大周的子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这样也不是违背约定。

        是他们不守约在前,反正都是死,要死也要拉着他们这些野人一起下地狱。

        景栩是这般的想着,就算是死,也要拉他们做垫背。

        但大商的人看着自己死去的那么多的兄弟们,也是怒发冲冠,气的不行。

        “这大周出尔反尔,尤其是那个大周的公主,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大家不用再顾及,该杀杀!”这是一个副将说的话。

        拓跋瑞微微皱眉,冷冷的扫了过去。

        朝着眼前的人冷冷问道:“府里的人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公主都看不住?”

        “要不是你们看不住景栩,现在能到这种地步吗?“

        拓跋瑞是真的有些生气。

        在他的心里,景栩是个可以繁衍后嗣的存在,第一符合大商人对其他国家;血统的要求。、

        景栩身为大周的公主,能文能武,美名传天下,这样的人要是嫁给他做太子侧妃,那他在大商的名声和地位,在百姓口里的口碑,又会再增长一大截。

        都到了三国交战的时候,景栩美不美已经不重要了,他看中的是景栩给他带来的更好的价值。

        所以,趁着这种时候,不带走景栩?他又不傻。

        若是现在景煜没驾崩,谁敢动景栩?当初他只是计谋和亲,都被景煜呛的下不来台。

        那个男人要是活着,他或许真的还得掂量掂量要不要在大周的境内烧杀抢掠。

        “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活捉大周公主,其余反抗的所有大周士兵和百姓,一律格杀勿论。”

        随着拓跋瑞的话落下,更多人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毕竟他们能够正大光明痛快的杀了。

        铁骑踏破了城门,景栩率领士兵站在城墙之上:“放箭!”

        最前边的一批士兵倒下,后边的前仆后继的床褥,景栩让人在下边再次设防。

        这样一来一回,最后还想着三角战术,三人战术,用人数的优势去几百大商最引以为傲的武力值。

        景栩站在人群中,望着他们。、

        每当一个士兵倒下,就加固了一分她的愤怒。

        但大商有备而来,他们的主力军队也不在这里,兵败也是早晚的事。

        所以景栩已经安排百姓往大秦的方向撤退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产力,想必大秦的帝王比她更懂。

        就在他们的抵抗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

        终于将他们都逼得走投无路,士兵还护在景栩的身前,虎视眈眈的望着大周的士兵。

        “景栩,你这般对我大商的子民,似乎不地道吧?”拓跋瑞现在必须站在大商的角度。

        也一定要活捉景栩,这样对她对大商都好。

        “呵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太子殿下不是也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吗?”

        “我大周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既然公主已经将大周拱手让人,作为统治者,想要如何去做,都跟公主无关吧?”

        拓跋瑞心中有了别的算计。

        他们族里有一种秘药,吃了可以让人忘却前尘,不如先将她抓走,到时候给她喂下,还怕她不从吗?

        景栩气的发抖:“拓跋瑞,你无耻!小人!”

        “本太子从未答应过你,不会烧杀抢掠,是公主你自己觉得我不会对你的子民做什么罢了。”

        “本太子何来的无耻,何来的小人?”

        公主还不如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是否合适。

        景栩提着剑缓步走出来:“这个城池的百姓已经离开前往大秦了,拓跋瑞,你这就是自食其果。”

        “哈哈哈哈,去大秦?是本太子的人,问过本太子同意不同意吗?”

        拓跋瑞狂笑。

        他们之所以进攻这般缓慢,也是起了猫捉老鼠之心,景栩这般的拖延时间,景栩又这样的爱着她的百姓,想都不用想是为了什么。

        所以,他一边派人打仗,一边在后方悄悄的拦截那些被景栩组织起来要离开的百姓。

        看着百姓被大商的士兵捆绑,带到她的眼前,景栩浑身的血都在发凉。

        “拓跋瑞,你到底要做什么?!”景栩朝着拓跋瑞怒吼。

        退保瑞,也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冷笑一声:“原本也只是想祸害一个城池的,是公主的做法让两国之间的矛盾加大。”

        “难道公主不应该想想自己的错?”

        景栩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拓跋瑞,放了他们,我跟你回去,什么都不管了。”

        “哈哈哈,晚了,本太子给过你机会了。”

        “从此以后,你连侧妃都不是,只是个生孩子工具,你要是敢死,我就屠了一城的人。”

        拓跋瑞捏着她的软肋,景栩闭上眼,十分颓然无力。

        浑身是血,头发又脏又湿,疲惫的颓然的站在血海尸山的地面上,或者说这块地面下也都是血水。

        那些还有血性的百姓朝着景栩大喊:“公主,我等贱命,不必为我们烦忧!”

        “我们不值得公主牺牲自己!”

        “今日,就算是自戕,咬舌自尽,也不会让我们成为公主的累赘!”

        这人说着,便咬断了舌头,没多久,就是血过多,不能动了。

        周围的人纷纷动容。

        景栩不停的摇着头说:“不要!”

        可他们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纷纷反抗,那些大商的士兵没办法只能杀了他们。

        没多久,这一群曾经被护送这百姓,都死在了他们的刀削。

        景栩泪流满脸跪在地上,痛苦万分。

        她仰天长啸:‘啊!’

        “啊!”

        “为什么!”

        “为什么!”

        景栩一双通红的双眼,盯着拓跋瑞:“既如此,我大周和大商不死不休!”

        “既如此,我大周和大商不死不休!”

        “将士们,杀出去,将消息传出去!我大周与大商不死不休!”

        随着景栩的呼喊声,所有人都跟着风起:“大周与大商不死不休!”

        拓跋瑞的脸色铁青,随后而来的贺兰敏儿也皱起眉头。

        她望向拓跋瑞,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贺兰敏儿呼吸有些急促,伴随着肚子的痛,她赶紧平复心情,她决不能伤害自己的孩子。

        于是,她便悄悄的离开这里。

        她不愿意做屠杀大周百姓的人,也不愿意做不听指令的将军。

        拓跋瑞眼看着事情已经超出了控制。

        现在景栩是绝不能留了,想到这里,拓跋瑞的眼里也生了杀机。

        无论景栩多么高贵,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意义。

        他此次前来就是为收大周的土地,如果大周和大商不死不休的消息真的传出去。

        背水一战的大周也是极为恐怖的。

        到时候最守渔翁之利的就是大秦。甚至拓跋瑞已经能想象得到,打败他们最后归顺大秦的模样。

        想到这里,拓跋瑞的后背被冷汗浸湿、

        朝着身边的人发号施令:“诛杀大周公主及其反抗所有人。”

        “今日之事,谁都不许外传!”

        拓跋瑞的杀心已定,已经剩了没多少士兵的景栩也拼了命的反抗。

        士兵渐渐的更少了。

        一百个……

        五十个……

        三十个……

        十个……

        一个都没了。

        只剩下景栩孤零零的站在血泊之中,手脚都被刺伤,腹部也中了剑,她倔强的依旧站着,一双兽眼盯着拓跋瑞。

        “天道所然,你今日之事,早晚自食其果,拓跋瑞你和你的大商,下场不如大周。”

        “那又如何?将死之人,说的话又能说动谁?”

        “说给我们大商的士兵吗?哈哈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景栩,你于我谈判,就该想到现在的一天。”

        浓郁的梅花香气忽然传来。

        冷风吹起,浓郁的香气更甚。

        忽然一道利剑直取拓跋瑞的头颅,那狂妄的笑容还僵在脸上,头颅便顺着脖子滚了下来。

        周围的士兵都被热血薄了一身。

        大家都吓傻了,明明四下无人,是谁杀了拓跋瑞。

        那熟悉的味道,是熟悉的味道,景栩身子僵住,也在四下寻找玄朔的身影。

        “天道为善,今日大商所在之事,天不容诛。”玄朔从天而降,城池内所有的士兵都莫名被利刃切了头。

        头滚落在地。

        现场是那般的可怖。

        也是那般的迅速。

        景栩的眸子微缩,心中无比无力,仅仅只是灵师便可不动声色的杀这么多人,要是真神降临,这些所谓城池,所谓国家,真的能抵挡的住吗?

        拓跋瑞带来的军队,除了悄悄离开的贺兰敏儿一支,幸免于难外,一拓跋瑞为首的军队,无人生还。

        就连贺兰风也死在人群之中。

        景栩最后的力气也支撑不住,向后倒去,跌入了一个她想了许久的怀抱。

        她抬起头望着同样伤痕累累的玄朔,难受的抓住他的手:“你怎么也伤成这样了。”

        “没什么,只是后悔,那些年你督促我练剑,我总偷懒,那些年你传我心法,我总不愿意勤修。”

        “那些年总想做个文神,游历天下。”

        景栩不明所以的望着他,玄朔也没有急。

        掏出一个灰色的果子,拿在手里。

        “师父……徒儿无能……”玄朔一滴泪掉在她的脸上。

        景栩一脸迷茫。

        “我说过,这一次,你无论做什么决定,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站在你这边。”

        “你既然想护住大周的百姓,那我便让你如愿。”

        “至于后顾之忧,你也无需担心,来之前我联系过景谨和江星也赵子期他们了,会和大秦一起攻打大商,以秦的名义。”

        景栩觉得他不对,他抓着他的胳膊:“玄朔,你也说要永远陪着我的。”

        她虽然不知道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大体也猜得到。

        她心里闪过无数的念头,都是不好的念头。

        她害怕失去玄朔。

        就在他发愣间,灰色的果子被玄朔咬在嘴里,然后通过他的嘴传到了她的嘴里。

        双唇相交,清香中带着苦涩和铁锈味。

        玄朔一触即分,望着景栩,露出一个从未有过的缱绻微笑。

        “徒儿,大逆不道,以下犯上,师父……以后不必记得我,不必再为我劳心了……”

        “不要……玄朔……不要……”

        景栩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玄朔的笑容像是凝固在她的脑海中一般。

        她彻底的昏了过去,玄朔徒手生了一束梅花,放在她的身边,原本那些致命的伤,渐渐的愈合了。

        玄朔抱着景栩来到了城墙之上,他一挥手,便是棚子和床,将人放在床上之后。

        他又吐一口血,就吐在床单上,浓郁的梅花香沁人心脾。

        玄朔留恋的再看一眼。

        缓缓的落下,以他为中心,长出一颗参天巨树,巨树长满了绿叶,又急急的落下。

        叶落树枝秃,梅花盛放,淡粉色的光芒包裹着那些被大商沙掉的大周子民。

        而绕开了被玄朔杀掉的大商军队。

        百姓死而复生,梅花树却渐渐的枯萎了。

        只留下一株死绝的梅花树,立在中间。

        死而复生的人身上都有一个梅花烙印,那是被天神吻过的痕迹。

        以神身救活的凡人,都可无病无灾活到一百岁,即便是阎罗也不会轻易的收这样的性命。

        大家先是迷茫的看向彼此,随后有人发现了梅花印记,有更多的人也发现了梅花印记。

        大家不约而同的望向那一棵枯萎死绝了的梅花树。

        百姓齐齐跪下高喊:“仙人救命之恩,谢仙人救命之恩。”

        景栩现在却陷入了无限的梦境中。

        梦里,她是景栩大帝,通天神树是她的本体。

        她有两个弟子,一个是在她身上落窝的凤皇,一个是在她庇护下长大的梅花树。

        她因不忍天界对人间降下神罚,于是便悄悄的庇护了人类。

        很快这件事就被天神发现了,作为违逆天命处置,她魂飞魄散,但通天神树的本体却被禁锢在弱水之边。

        她还看到,自己死后,其中一个徒弟立马进入了天神的队伍,另一个徒弟以游山玩水,自己是文神为由,不肯任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