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44章 出尔反尔

第144章 出尔反尔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44章出尔反尔

        甚至她的目光也望向了贺兰家,因为贺兰家和别的大商官员不同,贺兰家是从中原迁移到大商的。

        后来因为骁勇善战,用兵如神,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景栩望着他们,还有身后一群不怀好意的士兵们。

        “我的要求很简单,这一半的江山我们可以接受,但我的兄弟们必须痛快的做自己想做的。”拓跋瑞望着景栩,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

        景栩微微皱眉,她想要保全的是百姓,要是真的像之前那样,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毕竟他们的痛快,他们的喜好方式,和大周是完全不同的。

        杀人为乐,掠夺为乐,要是真的痛快了,苦了的就是大周的百姓了。

        “太子,如今我是大周唯一的后嗣,论国之道,我也有权利说上几分。”

        “跟着你的兄弟们向来都是奔着前程和未来去的。”

        “是与不是?”景栩问道,声音很高,带着一丝坚毅的肯定询问。

        拓跋瑞没有明白景栩的意思,但是还是点点头:“是的,你说的没错。”

        “那,你知道我大周的百姓是何等性格吗?”

        拓跋瑞还没有说话,一边的士兵将领就开始冷笑,声音如洪钟:“你们大周的百姓性格和我们又什么关系。”

        “与我们何干?”

        景栩没有气恼,而是望着这个士兵:“我大周的百姓向来都是宁死不屈的,你们的烧杀抢掠只会给他们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当然,你们肯定要说,杀光了就好了。”

        “但大周这么大的一片土地,依着大商的人口,就算是全部迁移,也无法填满。”

        “难道这些空旷的地方,是打算荒废了?”

        “没有了大周人力人口的背后支撑,你们面对大秦的铁骑,真的可以抵挡吗?”

        “……”

        景栩的话刚落下,士兵们就在后边起哄:“那就杀光所有男人,强上了大周的女人,到时候生下来的种都是我们大商的、”

        这个士兵的话刚落下,就得到了很多人支持和认可:“对!”

        “说得好!到时候,都是我们大商的种。”

        景栩露出一丝讥笑,离得近的士兵恼火了:“你笑什么笑?”

        “我刚才说了,一方水土养一方的人,我大周的百姓,不论男女都是宁死不从的。、”

        “就算你们杀了她的男人,就算你们强了她们的身体,最后也只是玉石俱焚的结果而已。”

        “根本不会生下关于你们的后嗣,你们不信就去试试。”

        景栩的话说话,士兵气的直接哄哄起来,这时候,又有士兵说了:“那我们就抢走她们所有的钱财,一样快乐的很。”

        这是景栩最不愿意听到的事,确实。

        他们可以不杀人,但是也可以拿你不当人。

        这样的一国一半的百姓,景栩不担心被大秦归管的那一半,因为秦始皇这个人眼界和做事方式和别人不同。

        他一定会统一文字,货币,还有一些通行的东西。

        再说大秦的人种也算是大周人种的一个分化,大家外貌来说看起来都差不多。

        等真的彻底融入进去的时候,也是看不出来的。

        就算认出来也没什么。

        而大商的不一样,大商的人女子的身高都有两米三,男子的身高最高有三米。

        他们进入大周,就像是巨人进城一般。

        想要分辨出来,那里是大商人,哪里是大周人,实在是有点难。

        而且由于他们体型的高大和身体的壮硕,他们更是崇尚武力值,认为武力值就是一切的统治。

        近些年,因为大商和大周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智慧,战术,他们现任大商的皇帝才会找一个血统高贵的大周女子结婚繁育子嗣。

        生出来的孩子,确实像是进行了系统的优化一般。

        拓跋瑞现在的身高,根据探子报道,有两米五,虽然不如最高的那些大汉,但这个身高也是可以的。

        他从懂事起,就展现出了异于其他同龄孩子的智商和天赋。

        尤其是懂得借力打力,不会莽撞,也会隐忍。

        做事总是考虑再三的,那些哥哥弟弟们都被他玩的团团转。

        小时候不懂皇位这个概念的时候,拓跋瑞是皇子中极为被拥护的,他们有什么事都会找拓跋瑞商量。

        但懂事了之后,知道皇位的重要性之后,这些皇子们便开始将小时候听命于拓跋瑞的事,而感到羞耻。

        现在的状态,基本上是其他皇子一起联手对抗拓跋瑞。

        要不是大商皇帝压着,现在拓跋瑞的脑袋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不过这些也消磨不了拓跋瑞称帝的决心。

        景栩记着书里,有关于大商太子的描述。、

        大商太子拓跋瑞,比任何人都想登上那个位置,那个位置是权利的权利的中心,也是最高指挥。

        他想爬上那个位置,改变大商自古以来的崇武看不起文的传统。

        想要大家向大周和大秦学习,可以一点点的让自己扬长避短,可以文武双全、。

        这样的话,大商将是这片土地上,最强的存在。

        拓跋瑞是个很有抱负的人,是的,如果拓跋瑞真的登上了那个位子,或许大商的天下真的要变了。

        也或许根本不会有后来的大秦统一。

        但事实,就是如此,天命令人从心悲凉。

        景煜是个好皇帝,却只能做亡国之君,大周地大物博,却也只能将江山拱手让人。

        所以,拓跋瑞注定要遗憾了。

        因为人无法胜天。

        胜天半子的人,那该是多么逆天的存在。

        那也大多都是汉南在人世间存在的。

        景栩的就就沉默,引得众人不满,这时候贺兰敏儿开口了。

        “我们最先要做的是让他们臣服我们,一起将他们烧杀抢掠了,还不如施行血统制度。”

        “由我们大商高贵的血统,世世代代统一他们。”

        贺兰敏儿的话,乍一听是为了大商,是体现大商人的高贵。

        实际景栩却听出了缓兵之计的意味。

        她转头看向那个意气风发的女将军,心中猜测她的意图。

        她似乎在有意帮她?

        还没有令她开口说话,拓跋瑞开口了:“那也不能让兄弟们今日空手而归,是不是?”

        拓跋瑞这话是在保全贺兰敏儿。

        “是!是!是!”

        景栩眸子闪过一丝慌张,该怎么办?

        拓跋瑞却忽然下了马了,来到了景栩的面前:“兄弟们,你们觉得这公主美不美?”

        “美美美!”带着调笑声,震耳发聩的喊声在耳边响起、

        景栩望着站在眼前的高大男人,眸子微皱。

        男人却没有一句话,抓住景栩的后领子,将她带上了马。

        “那本太子就掳走她做个侧妃怎么样?”拓跋瑞可以的说侧妃,而不是太子妃,也是想要通过折损她的身价,而激起士兵们的士气。

        景栩坐在马被之上,闻着他铁架上铁锈的味道。

        她手肘肘向身后的人呢,却被人点了穴。

        景栩径直的昏了过去。

        景栩慌张的想着:完了……

        景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周围都是熏香,还有一个眼熟的面容,是贺兰敏儿,那个大商的女将军。

        “公主受苦了。”贺兰敏儿的声音慷锵有力,景栩张了张嘴,望着她:“贺兰将军。”

        “太子带走公主,也只是想救公主性命而已。”

        “如果公主愿意屈身做侧妃。”

        景栩微微皱眉,她倒是对侧妃也好,正妃也罢,没有什么执念,只是觉得眼前的人实在是奇怪的紧。

        “为什么帮我?”

        “我们明明是不一样的立场。”

        她说的是一开始贺兰敏儿开口的那些话。

        贺兰敏儿望着她:“自然是不愿意乱杀无辜,仅此而已、”

        “公主不会以为,我是刻意帮你的吧,你想多了,我是大商的将军,无论如何也只会站在大商,不会偏向大周。”

        景栩自然知道他们的立场,果然是自己想躲,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人帮助自己。

        有的只是自救。

        “你们大周是没人了吗?竟然让你一个公主做这样的事,难道连个保护你的将军都没有?”贺兰敏儿转过头,状似无意的问。

        景栩摇了摇头:“我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告诉任何人,将他们都支开了。”

        “贺兰将军是否懂,身在其位,却无法主宰其事的感觉?”

        贺兰敏儿别过头的眸子微微一暗淡。

        “公主说笑了,我充其量只算是个将军,无法和你别的。”

        “你们的天下大事于我来说,只是听从指令,本将军的头上有太子,有陛下,自然不用去想那么多。”

        “更何况你们帝王家的事,与我何干?”

        听到江星也是被支走了,而不是死了,她的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现在她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等大商彻底统治了这半壁江山,到时候,她在想办法劝降江星也。

        她还不信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不能够吸引他。

        他不会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吧。

        “公主好生休息,等回了大商,太子娶了太子妃,你自然也可以进门了。”

        说完,贺兰敏儿便走开了。

        景栩一个人,虚弱的靠在床上,有人给她下y了。

        是专门克制内力的药,这样的话,她就算是想逃走,也很难逃了。

        景栩微微皱眉,这样的把戏,也亏是一国太子想得出了。

        心眼和提防之心也太重了。

        不过,这点药性,对她,来说就是小儿科,她从头上拔了一根银针,扎了自己几个穴位,刺激药效赶紧散了。

        约莫半个时辰,她恢复了一些内力,走出了房门。

        看着高大的大商士兵,站在门外。

        因为拓跋瑞宣布了她是侧妃,所以这些士兵对她还算恭敬,没有用嘲笑的眼神看她,。

        更没有做一些伤害别人面子的事情。

        只是要出别苑的时候,外面的士兵拦住了她:“侧妃娘娘,你还是待在里面吧,要是出了这个门,我们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危。”

        景栩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强制闯出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问道:“太子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到时候,侧妃娘娘就看到了。”

        景栩从他们口里问不出什么话,心中也没有觉得不舒服、

        毕竟都是各司其职,立场不用,有些敌意也是正常。

        景栩没有再纠缠下去,而是转头离开了门口,在院子里随便转转。

        正好碰见了路过的宫女,从她们口中无意间听到了贺兰敏儿也出去了。

        景栩心中也萌生了一个逃跑计划。

        至少她要看看,拓跋瑞怎么对待自己的百姓。

        转了一圈,在一处一米角落,故意消失。

        果然一直暗中跟着她的人着急的现身了。

        景栩在他身后突然的出现,给他扎了穴位,没多久,这人就晕了过去。

        景栩微微松了口气,立马翻墙而出。

        这是一处远离闹市的别苑,周围都是山水,想要去城镇,还需要过一条河。

        景栩现在也根本顾不上什么形象了,随手看了一根树枝,便跳入了河里。

        已经是夏末秋初,河水清凉,景栩一个激灵,更清醒了一分,加快了速度,往河水的对面游泳而去。

        等她好不容易来到城镇的时候,彻底的懵了。

        最靠近边关第一大城市舒城,此时火光冲天,黑烟袅袅,还没踏入,就听到哭喊声。

        景栩浑身发冷,提着剑冲了进去。

        看到有强抢民女的士兵,二话不说,就砍了他的头。

        她不知道自己杀了多久,直到一身原本就因为过河而脏了的白衣服,此时此刻已经变得鲜红斑驳。

        连剑尖都是带血的。

        景栩哭着喊:“大家拿起武器,杀!”

        原本景栩告诉过他们,不要拿武器反抗的。

        现在反而是害了他们。

        景栩悔不当初,明明知道大商不同于大秦,自己竟然那么傻,还相信拓跋瑞和贺兰家能够护得住他们大周的百姓。

        有了景栩的呼喊,大家也都从逃命中回神,原本驻扎的军队一看是景栩,原本已经等死的人,现在整个人有了生机。

        “大周公主在此,我等听命集合!杀!”

        军队没多久就集合起来了。

        将这些烧杀掳掠的大商士兵杀得一干二净,当然他们自己也死伤惨重。

        毕竟这可是大商,一群天生骨骼惊奇的存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