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43章 顺应天命

第143章 顺应天命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43章顺应天命

        玄朔怒目而视,二仙皱起眉头:“休要再胡言乱语,我二人不会外传,你切莫再做追悔莫及的事了。”

        玄朔一身黑袍隐隐显着浓重,脸色苍白无比,血不停的顺着让的伤口冒出,他用衣袖擦了擦血迹。

        梅花的香味更是浓郁无比。

        二仙望着玄朔:“你非武神出身,是打不过我们的,玄朔,收手吧,我们就当没遇见你,你还是游历四海八荒的花神。”

        玄朔嘴角勾起讥笑,还打算再拖延一些时间。

        一边一直没说话的仙人深深的看了眼玄朔,清冷开口:“大周已经放弃了抵抗,大周皇帝也已下葬,你护着的人,现在正打算用自己的性命去救那些大周的百姓。”

        玄朔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另一个仙人转头皱眉,眼神示意他:“凤清,你疯了,你告诉他这些做什么?你这是泄露天机!”

        那个被叫凤清的仙人没有看身边的同伴,而是看向玄朔,微微的点了点头。

        玄朔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凤清,只是刹那间,凤清便弄晕了自己的同伴,抬手将周围的禁锢打破。

        玄朔张了张嘴:“凤清,你疯了?”

        “快走,再不走,你这几世给她养的魂都白费了。”凤清从怀里掏出一个其貌不扬的灰色果子,扔给他。

        随后将他推出了通天神树的结界。

        玄朔来不及道谢便朝着大周的方向而去。

        凤清在玄朔走后,悄悄的敛了神色,将同伴的记忆消除,自己站在通天神树下,一双手覆在上面,轻轻的摩挲。

        “景栩大帝,弟子敬候回归。”

        -

        景栩留下绝命书,趁着夜色一骑绝尘的前往边界。

        就算是要谈判,也决不能在大周的京都谈,而是要在三国交接的战场谈。

        这样也能避免更多的伤亡。

        之上让景栩可以觉得,自己就算是死,对百姓也是值得的。

        一连十天,景栩终于到达边界,在她到来之前,早就传递给了大秦和大商信息。

        她期待能见到嬴扶苏,如果能见到嬴扶苏,那事情就会更顺利。

        如果见不到,她也要拼了命的去谈一场根本毫无把握的谈判。、

        也只能利用两国之间猜忌的心,来促成这次谈判。

        在来的路上,景栩在想,如果真的要打,也不是打不过大秦和大商,当然这一切是没有任何干预的情况下。

        有干预就不一样了。

        可能用人的战争来说,十分的抽象,毕竟人不论身居何位,都是人,只缘身在此山中,看不清也是常态。;

        如果换一个视角再来看。

        比如三军交战的是蚂蚁,三群蚂蚁争夺地盘。

        大周的蚂蚁兵多地广,还有优秀的将领,粮食物产丰富。

        大商的蚂蚁兵少,但强壮铁骑居多,没有很是优秀的将领,但可以一力降十会。

        大秦的蚂蚁整合之后,做到了统一性,兵多将多,还加固了防御系统。

        乍一看就是三国鼎立,各有优缺,谁想啃下谁,另一个国家自然要做渔翁得利。

        但如果人类,参与这场原本可以鼎立的战争就不一样了。

        无论手里的热水泼向哪群蚂蚁,那都是必败的结局、

        换过来。

        神看人间的三国,就像人看蚂蚁一样。

        如果神不管人间,蚂蚁的三国都是公平的竞争,但神管了,人力该如何抗衡?

        蚂蚁比起会制造工具和使用生化武器的人来说太弱了,就像人比起会飞会神力的神来说,太弱了一样。

        景栩放弃抵抗,不是懦弱,而是希望更多的百姓被保全。

        约定好的时间到了。

        景栩独自一人从边关的城内大门走了出来,大商的拓跋瑞站在前方,身后跟着贺兰敏儿和贺兰风。

        贺兰敏儿神情复杂,她也没想到现在的局势会变成这样。

        她摸了摸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眼下一片温柔,只是一闪而过。

        大秦这边来的却不是嬴扶苏。

        景栩微微有些难过,看着大秦帝王嬴政,还有身后跟着的蒙将军,心头一突突的跳。

        嬴政从来都不是心软之人,更不会因为她是女流之辈而放弃大周这块蛋糕。

        面对嬴政,景栩像是跨越千年见到了真人,如果换个场景她或许能够感叹人生真的很奇妙。

        来不及更多的去感叹什么,景栩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大商帝姬景栩,见过秦帝,见过大商太子。”景栩的声音不卑不亢的传出,随着风吹了出去。

        原本就是安静的场所,声音传出去很远,很多人都听得到。

        “你意欲何为?”秦王见她一个女娇娃,眸色未变,只是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景栩面对这样的压迫力,深呼一口气,看着秦帝,并没有对视太多的眼神。

        “保大周百姓,仅此而已。”景栩说这句话的时候,才和秦帝对视,那双眼睛都是坚定,没有一丝阴谋诡计。

        现在就算要玩什么阴谋诡计,也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景栩望着秦帝,嬴政也在望着她,僵持沉默的时候,一边的大商谋士冷笑道:“你的计量放在我们的眼里还是嫩了。”

        “你不过就是缓兵之计。”

        “想用自己的大周诱饵,让大商和大秦争夺,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小奶娃娃,你的这点计谋,真的不够我们看得。”

        景栩望着那边的谋士:“我这次带着大周的传国玉玺,还有关于我和皇叔景谨的自白书,到时候昭告于天下,自动放弃,改名换姓、”

        “这样的事,就算以后我们有脸坐上那个位子,也不会受到用户。”

        “因为我们大周的百姓都是最讨厌背信弃义之人。”

        景栩的话刚落下,秦帝笑了出声:“哦?那你打算怎么将土地让给我们?”

        “一人一半,你又怎么划分?”

        景栩这个问题早就想好了,从怀中拿出一分地图,地图的分法很是独特。

        “以落霞山脉为界限,左右各一半,秦帝可觉得公平?”景栩展开地图。

        前边的人都耿直了脖子来看。

        景栩神情淡淡,秦帝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意料之内的事,眼里依旧没有丝毫的波澜。

        景栩心中摸不透秦帝什么意思。

        或许……

        也是,秦帝怎么可能将另一半拱手让人呢?

        “我们大商可不同意,你分给大秦的都是平原,粮草肥沃,为什么我们的一半都是山多地少?”

        “山多铁矿多,难道你们不想要?“

        景栩这句话一说出,大家都立马噤声了,是啊,铁矿啊,谁不想要?

        谁是傻子。

        秦帝将地图还给景栩:“我们该怎么相信你?”

        “你的传国玉玺也不会要一分两半吧?”秦帝终于扬起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带着三分的讥笑。

        或者说,从一开始,嬴政的目的就不是一半,而是全部,甚至大商都是他的计划之中。

        所以,当她提出一半的时候,他才会毫无波澜。

        因为这个筹码根本没有说动他。

        景栩深呼一口气,大着胆子望着他:“敢问扶苏公子在何方?”

        听完景栩的话,嬴政的笑容收气,眯起了眼睛,清冷道:“自然是在我大秦之中。”

        “不,我观扶苏公子面相,是自戕之相,还是冤死之相。”景栩只能拿出她们信俸的天命来说事了。

        依着景栩对嬴扶苏的了解,如果三国再次交战,尤其是现在的这样情况,他绝不会不来。

        不来,就代表现在他已经……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

        景栩眸子带着一丝难过,即便只有短暂的相处,但景栩很佩服他的为人。

        “公主会面相?”秦帝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原本就多疑,一句话就想让他相信根本不可能。

        “那你帮寡人看看?”嬴政的言语中都是带着不屑的。

        前因无需看,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你说的再精准,现在也不会令他相信、

        那就说说未来。

        “可否凑近说,因为那是属于你的天命,被别人听到了,并非好事。”景栩望着秦帝。

        周围的士兵皱眉,拦在前方:“大胆,如此诡计,不过就是想凑近刺杀。”

        “刺杀?我又不傻,如果我在这里杀了秦帝,那你们的铁骑就会踏过大周的土地和百姓。”

        “我景栩,此次是来求和平,不是来挑起战争的!”

        随着景栩的话落下,秦帝摆摆手,周围的人都退下了。

        景栩凑上前,在他耳边道:“秦终将一统三国,你也会是第一个一统天下的皇帝,秦始皇。”

        说了这话之后,嬴政眼里微微有了丝波澜,但依旧不是很相信。

        毕竟他的野心很好猜,小女娃说的或许是大周的谋臣教的而已。

        “但……”景栩继续道。

        秦帝还在听,听她想说什么。

        “二子胡亥继位后,李斯和赵高会祸害你打下的江山,秦只有二世,你说寻找的长生之术,或许你自己只懂。”

        “秦二世之后,又是乱世,乱世之后又是统一的盛世。”

        “你现在知道了这些,你会认命吗?”

        景栩说完,望着秦帝的眸子,嬴政终于动摇了。

        他有一丝不可思议的望着她:“灵师告诉你的?”

        “听闻你和玄朔的关系非同寻常。”

        景栩摇了摇头:“我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意外数,就如现如今的一切,都是定数一样,凡人更像是棋子。”

        秦帝眸子微垂:“我秦答应你的要求,接管大周一半土地,绝不残害你的百姓。”

        “但大商的事,我管不了,至于你们怎么谈判,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秦帝的话一出,拓跋瑞就皱起了眉头。

        他望着景栩,心中生出了一丝猜忌,到底是说了什么,能让那只老狐狸反悔。

        明明一开始说好了各凭本事争取城池,现在倒好,这般和平的结束,他们大商还有什么利益可图。

        景栩让人打开了北边的城门道:“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大秦的子民,大周不复存在。”

        “我和先帝的意愿,希望你们在大秦的带领下,安居乐业,有衣有食,有庇护,强大的大秦会护住你们。”

        说完这些,景栩也松了口气。至少一半的百姓是保住了。

        还有另外的一半。

        乍一看大秦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实际上,最难啃的骨头反而是大商。

        作为游牧民族,部落出身的他们,就像是把天赋技能点都点在了强大的体魄上一样,他们嗜血,他们好杀,他们排斥异族。

        景栩心中根本没有底,只能心中默默的祈祷,祈祷拓跋瑞暂时还没有封魔。

        暂时没有被他们族人的文化残害。

        可以心平气和的接纳大周。

        而不是出尔反尔,等她前脚刚走,后脚就要杀了大周的百姓们。

        烧杀抢掠,他们向来做的最顺手。

        或许并不是当局者最高统治者的意愿,但下边的人血液里流着的就是烧杀抢掠的血,想要真的制止他们,真的是有些难度的。

        景栩微微一叹。

        她一步步走向大商军队的面前。

        拓跋瑞眸子清冷:“你可别想用三言两语说服我。”

        “你让大秦先入大周,已经打破了我们之间原本的盟约,也打破了我们的计划。”

        “现在我交不了差,自然只能那你回去交差了。”

        拓跋瑞一上来,就把话放的很死,很明显他不想吃什么谈判这一套。

        更不想让自己手下的人不服。

        本来这些人今天已经做好了开杀开枪的准备。

        要是今天不能尽兴,怨气就会横生,就会有人不服从他,本来他在几个兄弟中,要不是我因为大商帝王的偏爱,活都活不下去。

        现在倒好,大秦先选了一半,入驻了,自己成了个挑剩下的,回去手下那些人还不知道怎么编排今天的事情呢。

        要是真的被人拿来做文章,别说什么太子之位了,就连性命都保不住。

        “不知太子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景栩在来之前就已经分析了关于拓跋瑞现在的局势。

        他做的事情,必须服众,尤其是这些大商士兵向来喜欢掠夺,要是真的禁锢他们了,想必拓跋瑞本身也会非常的难做。

        景栩一定要给拓跋瑞留足了面子才可,要不然,事情只会更加的难办。

        景栩的目光一直望向拓跋瑞,希望拓跋瑞发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