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41章 都死了

第141章 都死了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41章都死了

        景墨和杨月一起死了,景栩接连收到了打击。

        思文死了,景煜疯了,从小保护她的哥哥死了,杨月,这个连她从小就防着的人也死了。

        她已经麻木的,呆滞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她自责,她后悔,她无能为力。

        杨星亲自埋葬的杨月和景墨,对杨星来说,杨月也是他的心头肉,杨月死了,对他打击更大。

        整个人像是突然老去了好多岁。

        一夜之间涨了许许多多的白头发,在听到杨家联合瑾王慧真一同主导了这次叛乱之后,杨星整个人都崩溃了。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为什么事情就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的父亲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还有瑾王,明明是当今陛下最信赖,最宠爱的弟弟,为什么也要背叛呢?

        为了什么呢?

        为了一个冰冷的皇位?还是什么?

        那个位子,到底有什么好?杨星看着当今皇帝,批不完的奏章,段不完的案子,还有不停的上朝,下朝,连宫外的风景都没有好好看看。

        金钱对他来说已经无用,权利已经是巅峰,孤独之极。

        似乎没一任皇帝,但凡是励精图治的皇帝,临终前最后的愿望似乎都是:下辈子不要再生在帝王家,做个闲散的富人,游山玩水。

        可见这位置到底有多难坐。

        杨星向景栩请命:“杨家,让臣亲自去抓吧。”

        景栩强撑着精神点点头:‘好,你去吧。’

        杨星带着禁卫军前往了杨家,而江星也则是带着军队围住了瑾王府邸。

        所有的百姓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但没有人敢上前。

        日上三竿,景煜终于睁开了眼。

        先是见到了杨妃,杨妃就趴在他的床前,头发凌乱。

        他微微皱眉,正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嘶哑的很。

        甚至还有不好的记忆冲入脑海中,他……他杀了思文……

        他呆愣的坐在床边,心跳加快。

        “咯吱。”门开了。

        景栩看着神情呆滞的景煜,景煜望着眸子发愣的景栩,两人互相遥望着。

        景煜心中闪过一丝慌乱,景栩却跑上去,投入了景煜的怀中、。

        “父皇,你终于醒了,父皇……呜呜呜……父皇对不起!”景栩憋了这么多天,见到景煜醒了过来,再也忍不住了。

        嚎啕大哭起来。

        景煜拍拍她的后背:“思文……她……”

        景栩难过的哽咽:‘不是父皇的问题,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父皇。’

        “是我放松了警惕……“

        “是我忘念了……”

        望向改变天命,害了这么多的人、

        景煜浑身都是发软的,他自己已经感觉得到,他距离生命的尽头似乎不远了。

        杨妃被吵醒了,迷蒙的看着景栩在景煜的怀里哭泣。

        景煜望着憔悴的杨妃,张了张嘴。

        杨妃眸子点了亮光,一双眼睛红红的:“陛下,你醒了……吓死臣妾了。”

        景煜又张了张嘴,随后才道:“辛苦了,回去洗漱吧。”

        杨妃擦了擦掉下来的眼泪,有些不可思议,景煜竟然关心她了,竟然开口关心她了。

        这二十年来,他第一次开口关心她。

        她心中雀跃中,眼泪怎么也是止不住的。

        景栩擦了擦眼泪离开景煜的怀里,眼神复杂的看着杨妃。

        一开始总觉得这个女人坏透了,可如今看来,她似乎对父皇是真心的。

        爱而不得,有缘无分,这边是人间最大的苦楚了吧。

        景栩擦了擦眼泪,替杨妃说话:“父皇昏迷的日子,都是杨妃娘娘在一边不日不夜的照顾。”

        “儿臣劝了她好多次让她吃点东西,可杨妃娘娘一口也吃不下。”

        “她说,父皇都一口没吃,她怎么咽的下去、”

        杨妃有些不好意思,眸子也不敢抬头看景煜,尴尬的揪了揪衣服:“公主别说了……”

        “你们好好说说话,我让人端一些清粥小菜,填饱胃口。”景栩说完就离开了,徒留两个人在房间里。

        “这些年,你受苦了,我心中的装满了人,很难再挤进去了。”

        “我为你换一个新的身份,你离开这里吧,金银珠宝你想要什么都行,下半生也算有个好着落。”

        景煜说完,杨妃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大着胆子抓住了景煜的手。

        “我知道你心里有人,我不敢要求你忘记谁,接纳我。”

        “我只求皇上不要赶我走,希望能给我一个棺椁,葬在陛下和姐姐的身边就足矣。”

        景煜的手微微一动,却没有挣脱她。

        她也够苦的了,守着他,半辈子没有任何的回应,这时候再挣脱她,恐怕下去之后,锦瑟都要骂他无情了。

        他太了解锦瑟了。

        那般善良又……

        但……

        “抱歉,我做不到。”景煜伸手将她的发别在了耳后。

        “我的心,早就在十五年前,随着锦瑟一起埋入了土里,我不想骗你。”

        “下辈子,不要再遇到了吧,愿你遇到两情相悦的人。”

        杨妃笑着哭,把手却舍不得拿开,这是景煜离着她最近的一次。

        “你这个无情的男人,下辈子才不要遇到你。”

        “下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杨妃抽走了手,走到了房门边,却回了头看向他。、

        “这辈子不行,这辈子我已经遇到你了。”

        “我杨玉此生不会嫁二夫,更不会做胆小鬼,臣妾要和陛下一起,哪怕是死。”说完就走了。

        景煜看着空荡荡的门边,微微的叹了口气。

        “噗。”他吐出一口血。

        视线也有些模糊,他的身子这次是真的已经到了膏肓之地。

        药石无医了,就算是玄朔来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他视线模糊之际,总觉得眼前有一个熟悉的人影,但是看不清脸,就站在他的窗边。

        那衣服的纹路,他却再熟悉无比,是锦瑟最喜欢的。

        是锦瑟最喜欢的花鸟云纹路。

        “锦瑟……”景煜伸出手,想要去抓那个衣服,却发现怎么都够不到。

        “锦瑟,我终于要见到你了吗……”景煜露出一丝微笑。

        “再等等……我不能把烂摊子留给栩栩,再等等再来接我……”

        景煜又吐出一大口血,昏了过去。

        景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床边两摊血,她上前给景煜把脉,越把脉越心惊,他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

        就算用尽天材地宝,他也活不了两个月了。

        景栩心中哀叹,一模一样。

        和他原有结局死去的时间是一样的,似乎除了杨月和景墨的结局不一样,似乎现在江星也的结局有所改变外。

        其余的人都没有变。

        景煜第二天醒来,杨妃就在他身边伺候着,这次他没有赶她走,想着最后的日子,让她过的轻松些吧。

        了却尘缘,孑然一身的去找锦瑟。

        杨家的事还有瑾王的事他都知道了。

        杨府上下没有抄家,只是封锁,抓来了杨太师,瑾王府也只是上下封锁了,抓来了瑾王。

        还有慧真,现在如同凡人的慧真,根本不是武力高强的江星也的对手。

        三人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景煜换了一身龙袍,精神开起来比昨夜好许多。

        “你们三人还有什么好说。”景煜清冷的声音传出。

        瑾王低着头,没有任何表情,倒是杨太师很激动:“你这个昏君,暴君,你也配当皇帝!”

        “太子这般优秀,是仁君,是仁君,却被你杀死了!”

        “是你!是你!你才是那个暴君!”

        杨太师指着景煜破口大骂。

        杨太师是太子师,和太子感情向来深厚,景煜登基后,他心中也常常缅怀太子,但想着都是先帝的孩子,太子的弟弟,多少没有太多的表现。

        但景煜实在是太令他失望了,动不动诛人九族,杀人全家,这样的嗜血无情,甚至连亲生的女儿都不管不顾。

        这样的人哪里比得上太子的一根毫毛。

        所以他要反。

        “你可知道,太子和先帝的死都跟神台有关,都拜慧真所赐?”景栩冷冷的看着杨太师。

        杨太师看着慧真,冷笑出声:“绝不可能,灵师可是凌驾于皇帝之上的人,他做这样的事有什么好处?”

        “好处?满足自己的控制欲,拿着天命,控制轨迹的人、”景栩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

        杨太师疯狂摆手:“不可能!”

        他激动地看向慧真:“太子的死真的跟你有关?”

        慧真像是看傻子一样看杨太师:“太子必须死,你一个凡人怎么懂得神的安排。”

        “是我,神的使者,拨乱反正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杨太师难以接受的看着慧真:“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是景煜……”

        “不可能……不可能……哈哈哈……”眼见着是疯了。

        景煜朝着小苏公公使了一个眼色,很快士兵就将杨太师和慧真带了下去,只剩下了瑾王。

        景煜神情带着疲惫和复杂,他望着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景煜朝着景栩道:“你们先走吧,我单独和他说说话。”

        “父皇……”景栩根本不确定现在瑾王对他有没有威胁,她不想景煜一个人面对这瑾王。

        “没事,你先出去。”景煜缓缓走下台子。

        景栩离开了大殿。

        整个大殿里只有兄弟二人。

        景煜为他松开了枷锁。

        “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景煜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和他视线平行。

        意外的是,瑾王的眼里都是坦然。

        甚至没有一丝愧疚,只是看向景煜的时候,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无奈。

        “还是失败了。”瑾王活动了下筋骨,有些悲伤的抓着景煜的手腕。

        把脉之后,悲伤更甚:“哥哥,你时间还是不多了,我还是没有救了你,没有救大周。”

        景煜眸子闪过一丝讶异,随后看着瑾王,皱起,眉头。

        “游历天下的时候,偶然遇到他国灵师在路上相谈,谈到了我们大周。”

        “你会是亡国之君,你会死的很惨。”

        瑾王垂下眸子:‘我想了很多办法,想要去改变。’

        “甚至我还找高人给你配了解药,就是我回来的时候给你喝的酒,但不知道为什么,你反而暴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你的毒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是我找的人医术不精。”

        “我便自学医术,这么多年了,我没有天赋,现如今依旧一筹莫展。”

        “后来我就想,如果我是变数呢,我造反,我登基,你就不是亡国之君了,是不是大周也有生机?”

        “事情似乎也有了改变……这些改变似乎是因为景栩公主。”

        “可最后,景栩没做成,我也是……”

        瑾王颓然的坐在地上,看着高高在上的皇位:‘那个位子,你我从来都不喜欢,我已经这般年岁,又怎么会有欲望呢。’

        “可惜墨儿也死了,和那些灵师说的时间大差不差。”

        景煜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动了逆天的念头,可结果看来,一人之力太渺小,就连玄朔都不能,何况我和你?”

        “在剩余的日子里,只希望能保护大周更多的普通百姓。”

        “这亡国之君的名,还是由我来担着吧。”

        瑾王垂下眸子,望着大殿,心如死灰:“栩栩怎么办?今年是她十五岁,按照天命,她和你都活不过今年。”

        “尽力而为吧。”景煜只是说了这一句话,两兄弟坐在一起久久无言。

        似乎也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快乐时光。

        那时候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啊,甚至他们也都过了一段无比快乐的时光。

        可以一切都来的太突然。

        景栩回到大殿,条件反射的举起手,好半天没有人给她脱衣服,她才回神,思文已经不在了。

        已经没有人给她宽衣了,她也没有再找贴身的宫女了。

        一圈酸涩在喉咙间滚了滚,无限的悲伤突然涌入。

        原来悲伤不是不存在,只是这些小小的细节,像是钻入了你的缝隙,让你措手不及的悲伤起来。

        景栩坐在床垫上,床头挂着思文给她每年绣的平安锁,雪绒喵喵喵的凑近了她,用她毛茸茸的身子拱了拱她。

        景栩顺势将雪绒抱进了怀里,心里空落落的。

        “喵喵、”雪绒喵喵的叫着,四下张望着,就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景栩心下无限难过,摸着雪绒的脑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