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40章 还是没能逆天

第140章 还是没能逆天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40章还是没能逆天

        景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就有劳杨妃娘娘了,只是父皇现在病情很重,若是醒了,怕是要伤了你。”

        :“还是请你保重自己。”

        杨妃点点头,得到景栩的准许之后,跑到了内阁。

        内阁像是睡着了的景煜,躺在了床上,呼吸急促,但是手脚都被禁锢着。

        她慌张的蹲在他的身边。

        眼泪滑落:“陛下,你……这是怎么了?”

        杨妃看着憔悴的景煜,她脑海里闪过的是二十年前,她便衣游街,不小心从高处落下,是他接住了她。

        惊鸿一撇,便是她一生的心动。

        那时候的景煜虽然不受宠,但绝不是那样的性格。

        她说她想要嫁给景煜,她的父亲是死活不同意,说要将她嫁给太子。

        她死活不从。

        后来……

        他登上了那个位子,她的父亲又千方百计的将她送进了宫里。

        这一切都变了味。

        即便她也期待着景煜能够爱上自己。

        可进了宫之后,他从未碰过她一次,甚至连戏都看得做给别人看。

        她日日守着空荡荡的大殿,日日都期待着他。

        就这样过了这么多年了。

        他依旧没有爱过她,她也从少女熬成了半老女人。

        容颜不再,更不能得到君心了。

        可无论景煜是什么样子,冷血的,嗜血的,都是光彩照人的,从未像现在一般。

        这样的憔悴,这样的连她都快认不出了。

        景墨找到了江星也:“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我出宫一趟。”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阻拦景墨了。

        景墨一路快马加鞭去了杨府,根本没有走正门,直接从后门翻墙而入,朝着杨月的闺房而去。

        他觉得事出异常,并没有靠得很近,在屋顶之上,悄悄的打探着消息。

        “最新的消息,景煜在宫里连杀几十人,连公主的贴身婢女思文都杀了,现在已经躺在了龙榻上,奄奄一息。”

        “就算是醒了,解毒了,也是一个废人了。”

        是杨月的声音,景墨的心彻底的亮了,为什么会这样。

        杨月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不该是这样的。

        “事情办的很好,天命的轨迹,是他们想改就能改的?笑话。”慧真的声音传了出来。

        景墨不自觉的想起了那天晚上,慧真只认杨月是天女这件事。

        “那玄朔呢?玄朔现在在哪?”慧真心情似乎很不错,自己的计划很是成功。

        “玄朔并未出现。”杨月的声音再次传来。

        景墨心中无限哀叹,杨月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即便他是自己追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追上的人。

        但大是大非面前他不能只顾着自己,他一定要杀了杨月和慧真,再想办法给景煜解毒。

        如果景煜救不过来,他就扶持景栩登上王位,决不能让这些小人得逞。

        他这般想着,都要动手的时候,忽然杨月又开口道:“这个杨月的魂魄反抗的实在是太激烈了。”

        “我很快就要压制不住了,尤其是昨夜我们讨论的时候,她听到了景墨的字眼,晚上差点让她控制身体。”

        景墨愣了一下。

        杨月被控制了?所以现在用杨月身体的人不是杨月自己?

        景墨的心里生起了一丝喜悦,如果不是杨月的话,他的行动可以暂缓一下。

        等下午的时候。

        慧真走出了杨月的闺房,房间里只剩下杨月了。

        景墨便一直蹲守着,等着夜晚降临。

        终于到了晚上,杨月睡下了,景墨二话不说,迷晕了杨月,悄悄的将她带离了府里,朝着自己的别苑而去。

        别苑不是王府,这里原本是他为杨月准备大婚的地方。

        这里一年四季都有花,莲花,牡丹,还有月季,都是杨月最喜欢的花。

        花香阵阵、。

        杨月被景墨放置在了床上,看着她,他心疼的呼喊:“杨月,我是景墨,我是景墨。”

        “你不要放弃自己,你要努力和他挣。”

        “我不想杀你,求求你,努力的压制他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景墨的声音,杨月的身子疯狂的抽动着。

        景墨在一边心疼的看着杨月,但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件事,除了她自己,根本没有人能够帮她。

        景墨能做的就是在她的身边一直的说话。

        “还记得我们在宫里见面,当时我就在想,这世界上怎么有怎么好看的人。”

        “我一定要让她做我的王妃。”

        “谁知表面乖巧的你,还是个暴脾气。”

        “很多次,你都气鼓鼓的想要骂人了,却还是忍着规矩,做一福淑女的模样,想象就觉得很滑稽,又很好笑。”

        “后来,我追着你一年又一年,可你眼里似乎只有江星也,我却觉得你只是因为没有看到本王帅气的一面而已。”

        “一年又一年,时间真快啊。”

        “你说不喜欢江星也了,但也不会接受我,其实我知道,你只是嘴硬,因为我受伤的时候,你哭了。”

        “还偷偷的找人给我送药,把药送到王府的门口。”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吗?”

        “你药包上的莲花和牡丹熏香早就出卖你了。”

        “我知道是你,也知道你对我动心了。”

        “杨月,这次的劫难过去之后,我们就成婚好不好?”

        “你看这个别苑,睁开眼看看,是我一棵棵亲手种的,都是你最喜欢的花、”

        “你说你喜欢锦鲤,那一池的鱼都是锦鲤。”

        “你说你不喜欢热闹,喜欢清净,你看这里的别苑,依山傍水,远离闹市,还有许许多多的士兵把手、”

        “安全又清净。”

        “阿月,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从未这样的喜欢一个人,这样持之以恒的去喜欢一个事务,你感受的到吗?”

        景墨垂着眸子,手里握着匕首,一旦杨月醒不过来,那他就会亲手杀了她、

        他不会让坏人利用杨月的身体做坏事,她是这般的天真善良,想必这样的事情,她自己也是不愿意的。

        杨月久久没有回应,景墨自己都要放弃的时候,一双手忽然抓住了他。

        景墨惊喜的望着床上,床上的人早就泪流满面了。

        “景墨……我好害怕……”

        景墨扔下匕首,一把抱住了杨月。、

        而杨月抬起头,吻住了他的唇:“我心悦你,景墨。我心悦你。”

        短暂又炽烈的拥吻,两人放开彼此。

        杨月看着景墨,神情落寞:“景墨,我爹,你爹,还有慧真合谋谋杀陛下和公主。”

        “我的身体被控制,我去了宫里给皇帝下药。”

        听到杨月这样说,景墨不可思议的不停的摇头:“我父王爷参与了?怎么可能?明明他和皇伯的关系是那般的要好。”

        “怎么会合谋一起伤害皇伯?”

        “相信我,这都是我隐隐听到的。”

        景墨回神点头:‘你知道皇伯的毒怎么揭开吗?’

        提到这里,杨月闪过一丝恐惧,点点头:“需要你和我的心头血。”

        “听慧真的意思,我和你在这个世界很重要,但是被景栩公主和玄朔打乱了天命。”

        “我被慧真控制拜大商的皇子拓跋瑞所赐,而让皇帝发狂的毒药是我血和拓跋瑞的血合在一起产生的。”

        “想要揭开,需要你和我的血、”杨月看着他道:“你肯定想为什么不是拓跋瑞的血。”

        “拓跋瑞不可能在短时间找到了,能跟他抗衡的血只有你了。”

        景墨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心头血怎么取?”

        “还记得画本里关于九尾狐取心头血的故事吗?就是那样取。”

        “匕首直直的插入心脏,玉器接住,趁热给陛下喝下,毒自然就解了。”

        景墨苦笑:“九尾狐非凡人,她的伤口可以自动愈合,我们要是取了心头血,还活得成吗?”

        “活不成,而且,我们只有今晚一次机会,过了今晚,陛下就救不回来了。”杨月抓住他的手:“因为我被代替了,今晚是命运轨迹的最后一晚,过了今晚,我的血也没用了,我也会变成傀儡,也醒不过来了。”

        景墨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悲伤,看着杨月,抓住他的手:“你害怕吗?”

        “我已经死了,景墨,那个制造的魂魄正在慢慢侵蚀我,我活不成了,已经不是怕不怕的事了。”

        “只是唯一可惜的事,就是我明白的太晚。”

        杨月抱住景墨,在他耳边说:“其实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我自己明白的太晚了。”

        “以后我们都不能在一起了,我也做不成你的王妃,我们也无法厮守了。”

        景墨心中无限悲凉,如果杨月还有救,甚至他想弃天下于不顾,想带着杨月离开这些是非之地。

        但是她活不成了,那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不怕,景栩会将我们埋在一起的,下辈子……”景墨哽住了,下面的话,他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杨月红着眼,接过他的话:“下辈子,我一定做你的妻。”

        “我们恩恩爱爱一辈子……”

        “我们还有很多小孩……”

        “我们……”杨月也哽住了,眼泪掉的太快,打湿了景墨的肩膀。

        景墨抱进了杨月,两人久久无话……

        景墨带着杨月进宫了,找到了景栩,将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就像是说别人的事。

        但景栩却抓住他的手,不停的摇着头:“哥哥,不要,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杨月,你是女主,你一定有别的办法对不对?”景栩现在真的后悔了。

        后悔改变所谓的天命,将事情弄得一团糟。

        所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

        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枷锁。

        无非是得到了景煜十年间的宠爱罢了,结局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景煜还是疯了,思文还是死了,景墨被她连累要死了,杨月也是……

        明明是她的光环,都是被自己抢走了……

        玄朔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为什么,这一切……

        是啊,玄朔警告过她了,是她自己一意孤行,是她自己觉得可以像别的书里一样,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可她太天真了,别人都没有真的穿书过,只是杜撰,为什么她就信了呢。

        天命哪有那么好改变的呢?

        亏她还是修道之人,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ne?

        “栩栩答应我,等我们死后,将我们安葬一处,就在我的别苑花海下。“

        “还要给我们立碑,碑文就写景氏夫妇。”

        景栩还想再说什么,他看向江星也:‘栩栩交给你了。’

        “大周交给你了,瑾王,杨太师,还有慧真,希望你们可以去抓。”

        江星也点点头,在大义面前,他在不舍,也不会马虎,他抱住挣扎的景栩。

        眼看着他们走进了景煜的龙榻。

        两人彼此深情的互看着,杨月心中很想哭,因为她还听到了她是前朝太子亲骨血这件事。

        也就是说,她和景墨是堂兄妹,根本成不了婚的。

        所以她才一直骂他,一直赶他走。

        现在终于解脱了,不用折磨自己,还可以为自己的父亲和家族赎罪。

        下辈子,愿我们不是堂兄妹。

        你和我都是普通人,你和我,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一片花海处相遇。

        你是翩翩公子未婚,我是如玉小姐未嫁。

        我们一见钟情,我们情投意合,我们父母欢喜,我们拜堂成亲,我们子嗣成群,我们白头终老……

        “景墨,我们说好了,下辈子,你一定娶我,我等你娶我。”杨月插入自己的心脏,早就准备好的玉碗滴入了鲜红的血液。

        景墨将人搂在怀里,扎入自己的心脏,血和她融为一体。

        他微微震惊,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他又怎么不懂。

        “下辈子,我娶你,你要等我来娶你。”

        “黄泉路冷,别怕,我这就来。”

        血液合在一起的玉碗,被杨妃拿了起来,灌入了景煜的嘴中。

        看着倒在血泊相依的两个人,她的眼里也有了波澜。

        说实话,她真的不喜欢杨月,但这一刻,她真的羡慕杨月。

        至少,她的欢喜和爱,是和景墨彼此相通的。

        而她,注定和景煜做不成下辈子的夫妻。

        因为景煜肯定和那个女人约好了下辈子,那个女人会不会在黄泉路上一直等着他呢。、

        杨妃悲哀,却又抑制不住的想要去爱他。

        她总是想,这个世界没有人比她更爱他吧。

        可后来又想,那个女人一定更爱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