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9章 杨妃

第139章 杨妃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9章杨妃

        “父皇……”景栩因为思文的现状,几乎是有些绝望。

        甚至在这一刻她失了神,根本已经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可无论景栩现在有多可怜,看在景煜的眼里依旧是毫无波澜的。

        在景煜的眼里,她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

        都是要杀掉的‘敌人、’。

        是的,她只是一个敌人。

        就在景煜的剑即将要落下来的时候,江星也一脚踢开了利剑,景墨在景煜的身后,点了他的睡穴。

        景煜倒下的瞬间,景墨接住了景煜,景栩看着他们,已经手脚都在颤抖。

        不是害怕,是慌了。

        是彻底的慌了,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甚至她都毫无准备,甚至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为什么……

        “公主……”思文虚弱的抬起手,那双手都是血,却已经没有了以往的老茧子,是景栩这些年一直刻意的帮着她养的。

        思文受了太多的苦,她不想思文再受同样的苦,她希望思文可以苦尽甘来,希望她可以享福。

        希望她可以逃过命运,可以活过她十五岁之后,可以出宫,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可一夜之间,她自以为是的算计,自以为是的改命,在这一刻统统成了笑话。

        “思文……我是神医,你相信我,我可以救你的!”景栩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想要思文安心。

        但是思文抓着她的手摇了摇头:“公主,不要浪费时间了,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一直执念着报仇,玄朔大人在最初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但我对公主,绝无利用之心……”思文望着景栩:“公主相信我吗?从头到尾,思文只想着报恩才守在公主的身边的。”

        “相信!我怎么会不信呢。”景栩抓着她的手,不停的点头:“全世界,我最信你了!”

        “但人生无常,我的算计还是功亏一篑,我没有影响过朝局一分,也没有为自己的父母亲人手刃仇人。”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想清楚了……”

        “咳咳咳……”思文吐血,吐了景栩满身。

        “思文……思文……”景栩知道就算是神仙在世,救不了思文。

        不,还有玄朔……

        “对了,还有玄朔!”景栩没想到这样的关头,最先想到的竟然是玄朔。

        她毫不犹豫的捏碎了珠子:“思文别怕,一会玄朔就来了……”

        思文抓着她的手再次摇了摇:“公主,这世界的所有结局都不一定朝着人们想象的方向发展。”

        “就像我想象中,自己可以运筹帷幄,可以报仇一样,可结果……”

        “咳咳……”

        景栩抓着思文的手,带着哭腔:“思文,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公主,看开些……人的命,天注定,没人可以改变的了……”说完了这些,思文就闭上了眼,一丝气息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景栩心中一直重复这样的话,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事情成了现在的模样,不应该是这样的模样啊。

        不应该啊。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明明思文刚才还在对她笑,明明景煜昨天下午还在找她一起喝午茶。

        那样慵懒又圣明的景煜,怎么可能突然间就发疯了呢、

        江星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公主,先起来……”

        景栩抬起头,看着江星也满是担忧的眸子,眼泪夺眶而出:“哥哥……思文死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景栩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江星也的心像是揪了起来一般,蹲下身,将浑身都是血的景栩抱进了怀里。

        “别怕,我永远站在你的身边。”

        景栩颤抖着手,久久无言,她好像谁都护不住,江星也她能护得住吗?

        永远的站在你身边,这样的事,他做得到吗?

        玄朔没有来,太医院的崔太医看着龙榻之上的景煜,微微摇了摇头:“抱歉,公主,这样的狂暴脉象,臣已经尽力了。”

        言下之意,就是没救了。

        景栩知道,因为在所有太医聚集之前,她已经把过脉了,她还抱着一丝希望,但她知道,这里人的医术都不如她。

        她也觉得没有希望了,别人怎么会有办法呢。

        “你们先下去吧。”景栩虚弱的摆摆手。

        像是被抽了空气的娃娃。

        但是崔太医没有走,他留了下来,站在了景栩的身边:“公主,陛下的病,药石无医,太医院所有关于陛下的记录都是陛下要求改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陛下更了解自己的身体。”

        这些景栩都知道了,但没想到崔太医会现在对她坦诚。

        只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景栩点点头:“谢谢师父,你们都出宫吧。”

        景栩已经有预感,所有的轨迹,或许都会回归。

        玄朔没有出现,她就猜到了,或许连玄朔也都出事了。

        现在她该怎么办?

        她抬起头,望着景墨,江星也,苏城,赵子期,杨星,他们都担忧的望着她。

        而外面都是闻风而来的大臣。

        “景墨哥哥,先让大臣们回家吧。”景栩现在能做的就是避免更多的伤亡,还有去想怎么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伤害。

        “好。”景墨尊重景栩的所有决定,出了大殿的门,遣散了所有人。

        景栩也冷静了下来,她看向一边已经包扎好了的苏公公问:“我父皇为什么突然发疯,昨天下午我走之后,有什么人靠近他了吗?”

        苏公公先是摇了摇头:“奴才一直在身边伺候着,没有看到旁人,晚上还让小苏公公给陛下喝安神茶,一切都很平静。”

        小苏公公眸子一晃:“师父,我昨日没有给陛下送安神茶啊,我回到暖阁的时候,看到茶杯已经空了,闻了闻是安神茶的味道,我以为是师父给的。”

        苏公公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怎么可能,我昨日明明看见是你……”

        小苏公公吓得连忙跪下:“奴才真的没有。”

        到这里,景栩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了,有人冒充了小苏公公,给陛下送上了安神茶。

        而且更可怕的是,那个人和小苏公公长得一般无二,景煜自己都没有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茶杯还在吗?”景栩还抱着一丝希望,如果有毒的底子,或许自己还可以试试。

        “陛下的用物,都是当日清洗的,谁敢隔夜。”苏公公摇了摇头。

        景栩也不勉强,毕竟他们也是按照规章制度去办事。

        “昨夜,可有什么陌生人进宫?或者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景栩思考着。

        突然,她想到了突然造访的赵欣欣。

        “苏城,你是同赵欣欣一同来宫里的吗?”景栩想起赵欣欣说,苏城在大殿外等着她这样的话。

        “没有,臣是交接的时候,偶遇的赵小姐。”苏城如实回答。

        “那你们是一起出宫的吗?”景栩再问。

        “中间因为王爷说要调用宫里的人,江将军又不在,臣离开了一段时间后,又在从大殿的方向处遇到的赵小姐,随后才一同出宫的。”苏城说完之后,眸子也眯了起来。

        难道赵欣欣竟然这样的大胆……

        “来人!把赵欣欣带进宫里。、”景栩忽然想起了昨天看到的赵欣欣,面色似乎不太对。

        没多久,苏城便提着赵欣欣进了宫。

        “苏城,你有病吧?你这是押犯人呢!”赵欣欣一边挣扎一边破口大骂。

        “昨夜你利用我的事,最好当着公主的面说清楚。”苏城冷冷道。

        但是心中又有一丝不忍,毕竟这个人曾经动摇过他。

        让他对她产生了那么一丝的好感。

        “神经病啊,昨天晚上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

        “老娘已经够倒霉了!怎么你在这里胡搅蛮缠些什么劲。”

        苏城充耳不闻,带着赵欣欣进了大殿。

        赵欣欣一看满地的尸体和血迹,很是懵逼,也不敢大声嚷嚷了。

        “臣女见过……”还不懂说,景栩就开了口:“赵欣欣,你昨天为什么突然来找本宫?”

        “啊?我没有啊,臣女昨日在家了睡觉啊。”赵欣欣没了被人弄晕的记忆,只有回家睡大觉的记忆。

        景栩看着一脸懵逼的赵欣欣,还有她的面相又变回了昨天之前的面相。

        心中也是相信了她。

        也是有了别的猜测。

        “苏将军,你我昨日见到的应该不是赵小姐。”景栩看着苏城。

        苏城慎重的点了点头:“昨日的人没有赵小姐这般张牙舞爪,更显得活泼,而且香味不同。”

        苏城的话刚落下,景栩便望向了他:“什么香味不同?”

        “臣做俘虏的时候,曾经被人当做药人,对香味格外敏感,昨日的赵欣欣是莲花和牡丹的熏香,而不是赵欣欣的水果香。”

        景栩点点头,性格不同,行事方式也不同。

        但是景栩还想再进一步确认一下。

        她现在根本开不及去宫里拿自己写的那些英文,只能自己开口:“赵欣欣,我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回答的上来,我就相信你。”

        赵欣欣点头,因为她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奇变偶不变。”景栩一双眼睛盯着她,不错过她的任何表情。

        很明显赵欣欣懵了,随后狂喜:“奇变偶不变,符号看上限!公主,臣女答对了吗?”

        景栩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又问:“大学你难考的课程是什么?”

        “那还用说,毛概!毛概!”

        “我爱华夏,我爱国家,三个重要思想,特色社会主义,还有2022年!”

        赵欣欣激动的再说:“米国小日子过得不好的最恶心!”

        景栩朝着她点点头:“好,昨日确认不是赵欣欣。”

        所有人虽然没有听懂两人说了什么,但景栩这样一本正经的点头,还有赵欣欣这样激动地回答。

        很显然更像是暗号、

        独属于她们两个自己的暗号。

        听到莲花和牡丹的熏香时候,景墨的脸色不是很好,因为目前据他所知,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熏香、

        但是昨天下午他明明见过了杨月啊。

        可是她没有掀开帘子骂他不是吗?要是以往,杨月一定会掀开帘子骂他了。

        但是昨天只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却没有见到她的人。

        是杨月做的吗?还是整个杨家做的?

        “栩栩,宫中的那些女眷呢?”景墨突然开口,所有人都看向了景墨。

        景墨毫不避讳他们的目光。

        许久之后,景栩点点头:“把几位娘娘都找来吧。”

        小苏公公点点头,带着侍卫,跑向了后宫。

        宫里原本就没有几个妃子,赵妃,杨妃,苏妃,还有其他几位妃子。

        杨妃看着满地的血迹和尸体,也是吓了一大跳,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眼前恐怖的场景,猜测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陛下呢?”杨妃看着景栩,眸子发冷:“陛下呢!你们把陛下怎么了!”

        这样凄厉的质问,没有丝毫演戏的成分,倒是令大家有些意外。

        毕竟杨妃在宫里的名声不算太好,做了许多缺德事,但没想到景煜出事之后,她竟然比赵暖暖和苏若曦还要着急。

        景栩指了指内阁:“父皇歇息了,现在有重大的事情,要问一下各宫殿的娘娘。”

        “请问。”赵暖暖和苏若曦对视一眼之后,便开口道。

        杨妃似乎也没有要抗拒的意思,一双眸子总是往内阁的方向看去,眼里都是着急。

        “昨夜几位娘娘都在何处?”景栩问她们。

        “吃了晚膳之后,我和苏妃在御花园里赏月,一直到很晚才回去。”赵暖暖开口道。

        苏若曦点点头:“期间没有任何人离开。”

        景栩点点头,看向杨妃、

        杨妃皱起眉头:“昨夜没有出宫门,一直在屋里避暑,来来往往的护卫都知道,这些个护卫都是陛下的人,我也撒不了谎。”

        最后又问了另外几个嫔妃,都与此时无关。

        而景栩的目的也不知询问,只是看了眼苏城,苏城懂了,绕着她们走了三圈之后,微微摇了摇头。

        看来确实没有人撒谎。

        “如此,各位娘娘回宫吧。”景栩看着众人,朝着众人点了点头。

        赵暖暖和苏若曦都福了福身子,打算离开。

        只有杨妃执拗的站在原地:“本宫要留在这里照顾陛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