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苏黎卒

第136章 苏黎卒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6章苏黎卒

        江星也醒来的时候,浑身疼的难忍,但终归还是恢复了行动,他想起昨晚贺兰敏儿的荒唐行径,不免皱起眉头。

        ??“这个疯子。”江星也看着淡淡的血迹,心下复杂。

        ??却不免又有些担心她。

        ??他穿好了衣服之后,策马往城门方向而去,急匆匆的下了马,边问一边的士兵:“两国的人都出城了吗?”

        ??“回禀将军,已经半个时辰了。”士兵如实禀告。

        ??江星也微微垂眸,站在城墙之上,却也望不到她的一点踪影,眸子都闪着复杂。

        ??夏风很热,太阳毒辣,江星也就这样站在城墙之上许久,才叹出一口气,下了城墙。

        ??“驾!”快马的声音在不远处的街道响起,江星也皱眉,何人胆敢在城内如此横冲直撞。

        ??“将军!”那人远远的就看到了江星也,连忙下马:“不好了将军,苏黎苏将军,昨夜在睡梦中卒了……”

        ??江星也脑子嗡的一声,连忙扯过一边的马,快马加鞭的往苏将军府走。

        ??苏将军府门前仆人都是一身素缟,门上挂着白花,灯笼也都换了白色。

        ??景栩和景煜得到消息的时候,景煜颓然无比,封战神,亲自带着封圣旨带着景栩一起前往苏家。

        ??还不忘带着苏若曦。

        ??苏若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泪如雨下,在另一辆皇家马车上,她哭的伤心无比。

        ??景煜的面色也不是很好,身为帝王他失去的比任何人都多,景栩一双手抓住景煜的手:“父皇,苏将军半生征战,后半生在父皇的庇护下,安乐安康,现如今已八十有三,算是喜丧。”

        ??景煜望着景栩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父皇知道,只是突然想起很小的时候,苏将军明明还是那么年轻英勇。”

        ??“一晃眼,竟然八十有三了。”景煜觉得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令人措手不及的,甚至总是觉得像是一场梦。

        ??“儿臣也已经一十有五了,时间如白驹过隙,人们都是未曾细细品味,便消失殆尽了。”

        ??“父皇,节哀,栩栩永远陪着你。”

        ??景煜点点头,一双瑞凤眼的深眸,闪过一丝温意,没有再说什么。

        ??景栩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劝解的话,谁都可以说,但悲伤不可能因为你的一两句话就没有了。

        ??景栩和景栩来到苏家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大臣和家眷。

        ??所有人见到景煜和景栩都跪倒在地。

        ??“臣拜见陛下,拜见公主。”带着哭腔的声音夹杂其中、

        ??苏若曦站在身后,缓缓进来,众人又再一次的跪拜:“臣拜见苏妃娘娘。”

        ??苏若曦一双红眸隐忍着,景煜转身望向她,苏若曦眸子带泪回望,带着一丝乞求。

        ??景煜懂了她的意思,点点头,苏若曦泪如雨下,从人群中离开了,应该是去换便衣了,以女儿的身份再去送苏黎一程、

        ??苏城跪在灵柩前,一身素缟,赵欣欣也是跟着父亲来的,看着眼窝发黑的苏城,心下升起了一丝不忍。

        ??想必这家伙是一夜没睡吧。

        ??“唉……”她轻轻的叹息,转头间看向了景栩,两人四目相对。

        ??赵欣欣想行礼,却被景栩摇头拦下来。

        ??景煜站在棺材前,上了香,将亲封战神的圣旨,在大庭广众之下念了出来。

        ??苏家人的荣誉都是更上一层,即便……

        ??所有人都可行跪拜礼,以景煜为首,三叩了战神。

        ??皇帝都跪了,别人岂敢不跪?

        ??景栩跪在景煜的身后,她无比清楚此时的景煜有多悲伤,但她又知道,任何语言都无法安慰景栩。

        ??对景栩来说,苏黎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

        ??丧礼的流程很是繁杂。

        死者临终时,要将其抬到正厅的床上,头朝东,然后脱去内衣,换上新衣。家里人则要保持安静,不能喧哗,围坐在病者的周围,观察他的手足。

        ??要特别注意的是,男子不能死在女子手中,女子也不能死在男子手中;当咽气时,妻子女儿不能握住男子的手足,丈夫儿子也不能握着女子的手,否则就是不吉利。

        ??在病者还有一口气时,要在口鼻之间放一块新棉花,棉花不动时,就标志气已断绝,即将其抬到南窗下早已准备好的床上,盖上新被子,并将珠玉等放入口中,使口不闭合。接下来开始招魂,含有再一次挽留死者的意思,由主持招魂仪式的“复者”爬上屋顶,一边挥动死者的寿衣,一边向象征着“幽界”的北面空中大声呼唤:“××,你回来呀!”共呼三长声(男的唤名,女的唤氏),以示魂魄已归返于寿衣,然后将寿衣再覆盖在死者身上,表示魂魄又回到了死者身上。

        等到给死者洗浴完毕,就开始吊丧。丧家主人先向亲朋好友发出讣告,等到来客吊衤遂(即吊唁者向死者赠送衣被)时,孝子们披发赤足,放声恸哭,且边走边捶胸膛去接客人。

        ??孝子们还为死者制作一面“明旌”(也叫“铭旌”,即按死者生前的等级身份制作的旗子),上书“××之柩”,再用木板刻制牌位,置于中庭,象征死者的亡灵,将明旌覆盖在牌位上。

        ??孝子孝女则要守灵,按长幼分别恸哭尽哀,还要拄“哭丧棒”(表示因过度悲伤,非拄杖不能站立。)

        吊丧期间,家属亲友禁忌颇多,通常非丧事不谈,禁洗面垢,妇女尤忌涂脂抹粉,平日禁酒肉,吃素菜淡饭,以示哀恸。

        第二天举行小殓,即为死者穿入棺的`寿衣。衣上都用布条打结代替钮扣,以示穿上后再不打算脱下。

        ??当尸体穿好寿衣迁到尸床上之后,还要用绢垫头,补好两间空处,缠紧两腿,然后覆盖上丧被,再用布条扎紧(一道竖、三道横)。

        ??孝子们袒开上衣,用麻绳束发,妇女们则露出发髻,去饰带麻,都不住地顿脚、恸哭。小殓结束后,以酒食为死者祭奠,称小殓奠。

        ??当晚,庭中灯火彻夜通明。第三天举行大殓。大殓,又称“殡仪”,就是将尸体入棺。

        ??天明先陈放大殓衣衾,然后举棺入堂,棺中铺好被子。设大殓床,将尸体移到大殓床上,盖好被子,再举尸入棺。

        ??孝子们大哭尽哀,接着举行大殓奠。

        大殓之后,早晚哭奠,吃饭时要供食于柩前桌上。孝子们及其他晚辈亲属穿好丧服侍立灵旁,接待前来吊丧的亲朋好友。

        关于葬礼。

        按规定要停柩三月(但大多不停那样长)。

        ??葬前由筮者、卜人、冢人(掌管墓地的人),通过龟卜的形式选定下葬的日子及兆域(坟墓的界址),并将下葬的日期通知宾客。

        ??在葬前一日,须将灵柩移至祖庙停放,孝子们袒开上衣,顿脚恸哭地举行祭奠仪式。

        ??下葬之日,先举行奠仪,宣读各方赠送的赙仪(车马、绸帛、钱财等),然后柩车出动,丧祝执功布(以3尺长的白布悬于杆首,略似旗幡)行于柩车之前,如遇道路有高低转折之时,便以功布打出种种信号,通知牵引柩车的人。面目凶恶的“方相”(专事驱逐疫鬼和开道的神祗)也在柩车前驱鬼开道,然后是明旌、灵牌,柩车由舆夫抬着(或拉着)紧随在后。

        ??柩车后是丧家主人及众亲友、宾客,按“五服”之轻重顺序排列,无服之亲戚在后,宾客又在其后,一路哀哭来到墓地。

        ??接着,舆夫将柩放在席上,明旌覆盖在柩上,主人与亲友各就其位,恸哭不止。

        ??等下棺之后,再拜稽颡(屈膝下跪,以额触地,以示极度悲伤),极尽哀思。

        关于服丧。

        孝子在为父母服丧守孝时,要停止进食3天,住在殡宫(灵堂)旁临时搭建的茅庐里,“寝苫枕块”,睡草垫,枕土块,非丧事不言;“练”祭(11个月)以后,可住到不加涂饰的屋里,“大祥”(25个月)后可住进整理过的殡宫,“礻覃祭”(27个月)后可除丧服,并睡入寝室。

        ??女儿须为父母服丧守孝,但不必住茅庐,睡草垫,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奔丧,在“练”祭以后就可回夫家。

        ??孝子孝女都须为父母穿丧服。

        下葬之后还要为死者设灵座,作“虞”礼(安魂之祭)。

        ??3次虞祭后则行“卒哭”礼(最后一次哭),献食举哀于灵座,以后早晚就不必再哭了。停哭的第二天,作“礻付祭”的仪式,将新神主(木制的牌位)迎入祠堂,附于祖考或祖妣之旁,与先祖一起接受祭祀。

        ??礼毕后,又将新神主移回原处。

        ??丧后13个月为“小祥”,祭灵后开始吃苹果;25个月为“大祥”,将新神主正式迁入祠堂;27个月为“礻覃”,开始饮酒食肉。

        ???

        这些繁杂的仪式彻底结束之后,苏城整个人都瘦了三圈。

        ??赵欣欣在宫外偶遇执勤的苏城,心中升起了一丝难过和同情。

        ??她买了桂花酿和一些糕点递给他:“吃点吧。”

        ??苏城看到眼前递过来的东西,还有眼前的人,并没有要接过来的意思。

        ??赵欣欣强塞在他的手里:“认识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就算你再不待见我,也不能拿着食物撒气啊。”

        ??“……”看着手里的食物,还有听着她的歪理,很明显苏城有一瞬间的呆愣。

        ??赵欣欣怕她自己在这里让他难受,于是赶紧摆摆手:“我不看你,我先走了。”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望着赵欣欣的背影,苏城眸子闪过一丝诧异。

        ??看着手里的食物,最终还是吃了下去。

        ??许久没有进食的苏城吃的艰难,却依旧没有浪费,全部奋都吃掉了。

        ??赵欣欣哼着小曲走在街上,被人拉住了胳膊,她以为是苏城追上来向她道谢,却发现了眼前拉着她的人是个美人。

        ??还是那种极为少见的美人,杨月、。

        ??谁不知道杨月啊,灵师说她是天女,惊为天人的模样,像个也好,大家都很喜欢和她结交。

        ??赵欣欣笑着看着杨月:“杨小姐,你也来逛街?”

        ??奇怪的是,杨月的面色并不算和善,甚至带着一丝凶狠,看得赵欣欣后背发凉,这是什么情况?

        ??“跟我来。”杨月冰冰冷冷的说。

        ??赵欣欣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向杨月,但想着杨月毕竟是太师之女,他们两家的关系一直不算好。

        ??不能得罪,万一被抓了把柄,她爹回去又要数落她了。

        ??赵欣欣跟着杨月去了马车上,她刚登上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问一句,就给人给迷晕了。

        ??赵欣欣没了意识。

        ??杨月从她的怀里拿出宫牌,马车上除了她之外,还有慧真,慧真看着杨月,又看了眼赵欣欣。

        ??“换衣服,我给你易容。”慧真望着杨月,眸子都是清冷。

        ??杨月木讷的点头:“遵命。”

        ??像是一个只是听从命令的机器一样,根本毫不避讳的在慧真眼前换了衣服。

        ??慧真对这些女色也不感冒,冷冷的看着宫牌。

        ??等杨月给自己和赵欣欣换好了衣服之后,慧真便给她易容。

        ??没多久,杨月就变成了赵欣欣的模样。

        ??“那景栩对赵欣欣颇多好奇,你要趁机接近她,把这些东西给景煜。”慧真递给杨月一个瓶子。

        ??杨月点头,马车缓缓的朝着皇宫而去。

        ???景墨他从宫里出来,远远的就看到杨府的马车离开了皇宫,他先是惊讶,后是惊喜。

        ??连忙骑马追了上去:“杨小姐?今天好巧啊,有没有空,一起看个星星?”

        ??“听说今晚有流星雨。”

        ??马车内的慧真冷笑,点了自己的嗓子,声音瞬间变了:“王爷是不是太闲了,与其邀请臣女去看星星,还不如多练练武。”

        ??景墨抽了抽嘴角,却依旧热情的紧:“杨小姐说话还是这样的扎心,不过我都习惯了,追着你跑这么多年,别人早就放弃了,但我不一样,一定要追着你的。”

        ??慧真摇了摇头,点着自己的嗓子继续道:“王爷莫要再追了,臣女的未来不会有王爷的存在,就此别过吧。”

        ??景墨嘿嘿一笑:“未来的事,你又说的不算,你也就是嘴上如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