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5章 真想嫁给你啊

第135章 真想嫁给你啊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5章真想嫁给你啊

        ??在各国使臣要离开大周的前一天。

        ?有一黑衣人突然造访。

        ??拓跋瑞望着黑衣人,挑起了眉头:“大周不会是想要暗杀本太子吧?”

        ??谁知黑衣人却掀开了斗篷,露出原本的脸:“我乃神台灵师慧真。”

        ??“慧真?灵师?”拓跋瑞觉得有些意外,望着眼前的慧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灵师大人在他国造访我大商有何贵干?”拓跋瑞挑眉望着慧真,手指在桌子上哒哒哒的敲着,似乎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慧真坐在一边的原木圈椅上,望着拓跋瑞:“自然是合作。”

        ??“合作?本太子没有听错吧,灵师向来凌驾于各国之上,还需要合作?难道不是单方面的指令?”拓跋瑞歪着头望着慧真。

        ??慧真不明所以的笑了笑:“若是按照以往,自然是,只是现在大周的神台被人毁了,沟通不了神灵,所以我也算不得是个完整的灵师了。”

        ??拓跋瑞的惊讶一闪而逝,大周的神台毁了?谁敢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

        ??“你要我做什么?”拓跋瑞想了一会之后,便问,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我要你三滴血。”慧真其实最想要的是嬴扶苏的血,只要一滴就可以了,只是可惜了,嬴扶苏软硬不吃。

        ??根本连面都没有见到,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到了同样会被灭国的大商皇子。

        ??拓跋瑞笑着道:“三滴血?就这么简单?你要我的血是为了干什么?我总归有权知道吧?”

        ??“自然,我要用你的血点醒大周的‘逆数’,让大周景煜失控暴乱,你们两国也能从中得利。”慧真望向拓跋瑞,在说刺杀一个国家的皇帝,就像是今天早晨吃了一个包子一样简单平常。

        ??拓跋瑞呼吸微微停顿:“你不是大周的灵师吗?为什么要做伤害大周的事?”

        ??“大周?呵呵呵……我的眼里从来没有大周,大商,大秦,我的眼里只有天命,只有宿命,只有该有的秩序和轨迹。”

        ??“灵师的存在从来不是为了哪一个国家,而是扶正轨迹,让一切顺着该有的路走下去,路歪了就要用非常手段扶正,仅此而已。”慧真固执,语气坚硬,拓跋瑞在他眼里看不到晃动的光。

        ??以他多年来在皇家尔虞我诈的生活中,他可以十分的确定,眼前的人没有一句是谎言。

        ??“血,给不给?”慧真转头盯着他的眼睛询问,虽是询问,实际也是势在必得。

        ??“不就是三滴血,对大周有害的事,就是对大商有益的事,这么划算的买卖,谁会不答应。”拓跋瑞伸出手,伸到了慧真的眼前:“随便取。”

        ??慧真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瓶子和一根粗的银针。

        ??扎在了拓跋瑞的手指,三滴血滴入玉瓶子,拓跋瑞的脸上没有丝毫被扎疼了的感觉。

        ??收了瓶子,慧真转身就走。、

        ??望着慧真的背影,拓跋瑞眸子却沉了下去,他并没有因为能够搅乱大周而高兴,反而隐隐有些担忧。

        ??总觉得的这个慧真在说起三国的局势的时候,望向他的时候,也并不是多么的……

        ??拓跋瑞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个眼神,如果非要说的话,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

        ??拓跋瑞浑身发冷,心中也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和猜测。

        ??但此时,他又觉得无能为力。

        ??如果真的有天命,他们这些人力又算得了什么。

        ??逆天而为几人回?

        ??拓跋瑞陷入了一丝悲意。

        ??“叩叩……”敲门声响起,贺兰敏儿站在了门外行礼:“臣拜见太子殿下。”

        ??“嗯,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拓跋瑞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贺兰敏儿进入屋内,关上了门:“已经将事情传递回了我国,到时候我国会等着太子殿下入边界之时起兵。”

        ??“名义便是女子称帝,违逆天命。”原本他们是想从大周不尊重大商来找点起兵的原因的。

        ??万万没想到景煜会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景栩就是下一任的女帝,如此计划也只能有所改变。

        ??只是这样比起上一个理由,稍微有些牵强。

        ??毕竟景煜又不是有皇子,景煜的后嗣只有景栩一个,让景栩登位虽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不是没有一丝可以说服众人的理由。

        ??“江星也呢?”拓跋瑞抬起头看向贺兰敏儿,她的心思他自然是懂。

        ??同意将贺兰风换成贺兰敏儿,也是想着她能够将江星也带回大商。

        ??贺兰敏儿眸子微微一暗:“臣有罪,并未说服江星也。”

        ??拓跋瑞仔细的看了眼贺兰敏儿,一身铁甲,眉目英气,不施粉黛,虽五官姣好,但男人都不喜欢这样男性化的样子。

        ??尤其是常年在战场上征战的人,更不会喜欢这般像兄弟一样的女子。

        ??就像他们有时候犒赏一位勇士,总会赏给他一个美人一样,英雄本色。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应该换一个样子,江星也或许会有所触动。”拓跋瑞意味深长道,望着贺兰敏儿。

        ??到了他这个位子,对美女已经很难起波澜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美人的背后是谁在操纵着。

        ??越是令人怜爱的美人,他的戒心越重,即便他见过贺兰敏儿惊为天人的女装,也不会将她纳为己有。

        ??不适合,因为他需要贺兰家的为他打天下,而不是给他生孩子。

        ??虽说权势用联姻的手段更牢固,但贺兰敏儿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嫁给大商的任何皇子。

        ??贺兰敏儿抬起头疑惑了一瞬间,随后如梦初醒,脸颊和耳尖都有些红:“咳咳……谢谢太子指点,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明日便要启程了,你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今晚过后,再无机会。”拓跋瑞对江星也的投靠并不抱有希望,但事情总是要试一试的。

        ??万一呢?

        ??这个世界百密一疏,人算难敌天算,什么时候不到最后关头,永远不知道这件事的全貌和结果。

        ??江府。

        ??江星也执勤回家,管家坐在门口的大狮子便打瞌睡。

        ??白发梳的整齐,头靠在狮子的屁股上,睡的酣畅。

        ??江星也无奈的蹲下身,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天黑了,凉气下来了,再睡下去了,可就要染风寒了。”

        ??管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是江星也的脸,脸上浮出兴奋的笑容:“将军回来了?”

        ??“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坐着坐着就打瞌睡了,吃晚饭了吗?饿不饿?要不要再吃点夜宵?”管家连忙站起来,甚至连自己身上的灰都没有去拍,拉着他的手腕,三连问。

        ??江星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宫里管饭,吃饱了,不想再吃夜宵了。”

        ??“那温水都备好了,洗洗身子吧,舒展下筋骨。”根本容不得江星也说拒绝的话,管家让仆人拉着江星也去浴房了。

        ??江星也躺在木桶里,温气袅袅升起。

        ??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江星也起身换了睡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进门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房间里有人。

        ??他抽过一边的匕首,神色冰冷的站在门边,望向自己内室看不清脸的人:“再不出来,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那头传来一声轻哼,似乎有些生气,一身薄裙,施了粉黛的贺兰敏儿愤愤的走了出来。

        ??烛火轻动,贺兰敏儿灵动眼睛带着福气,换了女装,精心装扮的贺兰敏儿,美的像是轻灵的仙子。

        ??还是那种明亮明媚的含笑的仙子。

        ??江星也的眸子微微晃动,手里的刀也收了起来,将眸子别到别处平静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该说的,我都说的很清楚了。”

        ??贺兰敏儿走上前,将他的头强硬的掰了过来:“怎么?不敢看我?”

        ??江星也皱眉,垂着眸子,望着近在咫尺的人,睡袍之下的手微微握紧。

        ??“你想多了,有什么……”江星也的话还没说话,一双唇便贴了过去。

        ??江星也双眸睁大,想要推开,却发现自己竟然竟然的无力,反被贺兰敏儿抓住了胳膊,不停后退到了床边的墙上。

        ??冰凉的墙没有一丝让他恢复力气的感觉,明明自己常年吃药,可以说是半个药罐子,很多药对他都不管用。

        ??为什么……

        ??“怕你跑,我可是给你下了猛//药……”贺兰敏儿将人放在床上,一双眸子坚定又明亮。

        ??江星也望着她,寻找着理智:“你这样做,我也不会背叛大周……”

        ??“何必用这样作践自己的方式?”

        ??“贺兰敏儿……你不该毁了自己……”

        ??“清白和未来,交给一个他国将军,你疯了……”

        ??“大周永不会怀疑我,孤立我,我也永不会背叛大周,你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

        ??“贺兰敏儿住手吧,都是徒劳,即便你给我你的清白……”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星也微微停顿了。

        ??他心下有些慌张,却从未如此的无能为力过。

        ??原来人在真的没有一点办法的时候,真的会变得话多,想要去用语言让对方改变。

        ??可惜,对方也是一个从腥风血雨里走过的将军,她做的决定,也不是任何人几句话可以影响的。

        ??“在成为你的人之前,我想讲讲我自己。”贺兰敏儿躺在他的身侧。

        ??两人之间相隔不远。

        ??“人人都羡慕的重臣之女,锦衣玉食从小就有,哥哥疼爱,父亲疼爱。”

        ??“你看,是不是完美的出身?”

        ??“小时候我也这样认为。”

        ??“直到我也展现出了超出常人的武艺天赋后,一切都变了味,父亲开始特训我,哥哥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担忧,那时候我不懂,为什么?练武是件好事啊。”

        ??“以后还可以做一个女将军。”

        ??“直到我长大了之后,我才知道,我也只能做一个女将军了。”

        ??“我父亲的权势和功高震主不允许嫁给任何皇子,更别说朝里的大臣了。”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大臣之子或者大臣也不行?”

        ??“那是因为你生在大周,你们有一个明君,而我们不一样,北方的风凉,这里的人似乎将技能都点在了热血上,他们不会允许身为战神的贺兰家有后嗣了。”

        ??“这么说吧你就明白了,就算我父亲什么也不做,那些北方的汉子潜意识已经只听从我父亲的命令了,如果你是皇帝,你会允许我贺兰家再有后代吗?”

        ??“我一个女子都不能,更何况我的哥哥们。”

        ??“更可悲的是,我们贺兰家和你一样,流着忠诚的血,我父亲说过,就算是灭族,也不会造反。”

        ??贺兰敏儿笑了笑,转头看向江星也。

        ??“从见你第一眼起,从我们交手不分胜负起,从听闻你的英勇事迹起,我就心悦你。”

        ??“我们北方的女子喜欢一个人,都是明目张胆的喜欢。”

        ??“你没妻没妾,也无定亲的人,便是孑然一人,我如此做也不算破坏了你的姻缘。”

        ??“更何况你是男子,没有名誉的限制。”

        ??“我知道今晚我很卑鄙,但这是我们唯一的交集了。”

        ??“江星也,这是我们唯一的交集了……”

        ??江星也愣愣的望着已经越来越模糊的人影,燥热腐蚀着他的心,让他浑身都像是爬满了虫子一般。

        ??但身子却怎么也动不了,就像是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别……毁……自……己……”这是江星也最后清醒的话,后面都是蚀骨的温柔朝着他涌来。

        ??他体会到了人生第一次不属于情感,而是属于身体的无尽快g。

        ??天快亮了的时候,贺兰敏儿从虚弱中起身,望着凌乱的床和凌乱的自己,还有睡在一边的江星也。

        ??眸子划过一丝温柔和不舍。、

        ??“你真好,即便是最后,也温柔的告诉我,不要毁了自己。”

        ??她恋恋不舍的用手滑过他的眉眼,深情的凝望着,好像要将他的模样刻进自己的生命里一样。

        ??贺兰敏儿望着他被她咬碎了的唇,露出一丝笑意,再次轻轻的贴了上去。

        ??像是最后的吻别。

        ????“真想嫁给你啊,江星也。”

        ??贺兰敏儿穿好了衣服,最后再望了他一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中,消失在了将军府里。

        ??就像这一切的温存,只是一场黄粱一梦。

        ??无论是美梦还是噩梦。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