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4章 求娶

第134章 求娶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4章求娶

        ??江星也转头,望着贺兰敏儿:“大周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无人可以说动我。”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贺兰敏儿气的在原地跺脚:“猪头,这个世界上真有不要命的?!”

        ??虽然她也是将军,她知道身为将领对国的忠诚很是重要。

        ??但如果是要亡国之事,忠诚根本就不重要了。

        ??贺兰敏儿气的呼气,气呼呼的走出了皇宫,回到了别苑。

        ??拓跋瑞看着气冲冲的贺兰敏儿回来,神色平静:“你说你和那个将军有私下的交情,我怎么从赛场的角度看来,他似乎对你并不算友好?”

        ??贺兰敏儿收了表情,作揖:“臣见过太子殿下,江星也是难得的将才,请给臣一个机会,臣一定说服他。”

        ??拓跋瑞举起了一只手,示意她停住。

        ??拓跋瑞继续道:“你说服不了他,无需再费口舌。”

        ??“我们此行的目的,也不是一个将军。”

        ??贺兰敏儿眸子微晃,半跪在地:“是,臣知道了。”

        ??“关于公主的喜好,你打听的怎么样了?”拓跋瑞望着手里的画像,正是景栩的画像。

        ??只是比起真正的景栩,这个画像少了些灵动,多了一丝庄重。

        ??“公主活泼豁达仁爱,六艺精通,还精医术,大周皇帝认定的女王继承人,身边有一只养了十年的宠物猫叫雪绒,还有一个叫思文的婢女,除了大周陛下外,这些都是景栩最亲近,最常接触的。”

        ??“公主幼年时候有陪读,瑾王之子景墨,赵宰相之子赵子期,江星也三人,关系一直很好。”

        ??“另外我们来大周之前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拓跋瑞来了兴趣,望着贺兰敏儿:“哦?什么有趣的事?”

        ??“在我们在之前,大周曾出现异象,天空中下起了蓝色流星雨,还有七彩云拼成的景栩字样。”

        ??“但根据我们线人的情报,神台的灵师慧真最开始指定的天女是杨太师的幺女杨月。”

        ??“因为这件事,灵师慧真和灵师玄朔还当场大吵一架。”

        ??“这件事很多人都看到了。”

        ??拓跋瑞露出好玩的神情:“可惜了,灵师不受我们指挥,要不然一定要他们去神台看看,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剩余几日的比赛无所谓,后天我会向大周的皇帝求娶景栩公主,到时候大周皇帝一拒绝我,你就让人往外发消息。”

        ??“是、”贺兰敏儿行礼后退下了。

        ??是夜。

        ??景栩走在花园,心中缺缺,摸着脖子上的红色珠子,一时间也没想好要不要捏碎。

        ??如果捏碎了,玄朔会来吗?玄朔来了之后,她应该说些什么?

        ??“公主殿下。”一声清脆的声音将景栩从失神中唤醒。

        ??景栩惊讶的转身,望向一身便衣却依旧温润如玉的公子扶苏。

        ??“扶苏公子没有出宫吗?”景栩说完抿起了嘴,一时疏忽,礼数如此不周到,竟然直呼了他的名字。

        ??似乎扶苏也是很惊讶,景栩连忙改口:“抱歉,失礼了太子殿下。”

        ??“没什么,只是被公主叫了名字,感觉很奇妙。”公子扶苏继续道:“如果公主不介意,以后私下,都可以叫我的名字。”

        ??对于公子扶苏的善意提醒,景栩心领了:“多谢提醒,不知太子殿下深夜拦住我,是为何?”

        ??公子扶苏望了眼四周:“我无心与三国开战,但公主想必也已经发现,三国之间的局势很微妙。”

        ??景栩微微惊讶,下意识的望向了四周,点了点头:“太子殿下,借一步说话。”

        ??景栩带着公子扶苏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花园,这里一般没什么人、

        ??“招待不周,失礼了。”景栩让公子扶苏落座于一处亭子,没有软垫,石凳子很是冰凉。

        ??“无妨。”

        ??公子扶苏坐了下去之后,景栩也坐了下去。

        ??“我观诸位来我大周似乎没有比赛的心,输赢都不在意,更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景栩也直接将话挑明了说。

        ??“是,和平之下名次重要,不和平,又有什么用呢?”公子扶苏直接反问。

        ??这话到这里为止,是个聪明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将自己的猜测坐实了之后,景栩的心微微针扎一般的难受。

        ??脸色似乎也在一瞬间苍白了些许。

        ??公子扶苏眸子露出担忧,从怀里拿出帕子:“公主脸色不是很好,用这个擦擦汗吧?”

        ??景栩接过他善意的帕子道谢:“多谢太子殿下。”

        ??“若是真的交战,苦的永远是百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公子扶苏点点头,望着景栩,深有感触:“公主和我想的一般、”

        ??“我也不想天下大乱,也不想生灵涂炭。”

        ??“所以,某,深夜来此,就是为了此事,想和公主共商大计、”

        ??景栩的眼里浮现出兴奋,但想到嬴扶苏是被害死的,死的时候秦始皇还在,心中的兴奋之意转而成了担忧。

        ??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他的性格做事和秦始皇完全不同,又怎么会听从他的意见呢。

        ??甚至因为杀俘虏的事,秦始皇和公子扶苏产生了极大的分歧,而让秦始皇将公子扶苏发配了很远的地方。

        ??让他磨练心性。

        ??“恕我直言,太子殿下,现在你我都不是当局执政之人,我的父皇或许会听我的一些意见,但你的父皇未必听你的。”景栩说这话,是一针见血,也是提醒他,最大的难题根本就是秦帝本身。

        ??是秦帝有一统三国的心,是秦帝不安于平和的三国状态。

        ??果然,公子扶苏听完了之后,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是,公主敏锐。”

        ??“即便结果并不如意,我也想为天下的百姓做些什么。”

        ??“公主也一定是如此想的吧。”

        ??看着公子扶苏温和的脸庞,景栩点点头:“是,我也想自己的百姓免于战乱之苦,仅此而已。”

        ??“所以,我下面的话,虽有冒犯,但公主需仔细想。”公子扶苏望着景栩的眼睛:“不知公主是否愿意牺牲自己,换三国和平?”

        ??“嬴某答应公主在大秦只要某活着一日,便会护佑公主一日,天下也会太平一日。”

        ??景栩是真的有些惊吓,她根本没想到嬴扶苏竟然想娶她,而且还是为了天下的和平而做出的举动。

        ??但细想之下,景栩还是信任他的,确实是只要他活着一日,他绝对会护佑她的周全。

        ??但问题的关键就是,他自己的命也不长久啊。

        ??“抱歉,不是我不想牺牲自己,而是因为,大周的未来,只有我,没有旁人。”

        ??“我无法被放逐,无法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和亲对象。”

        ??景栩面对公子扶苏的坦诚,也直白了一次。

        ??公子扶苏并没有因为事情没有谈拢而对景栩发怒,反问微微一叹,再次劝道:“还往公主三思。”

        ??“嬴某非见色起意之人,而是真心为了天下。”

        ??景栩将帕子在手里轻轻地捻动着:“公子的人品,我是相信的,要不然也不会深夜和你私下会谈。”

        ??“但,万事万物人算不如天算,若是你也觉得我是个信得过的人,我也有一句忠告。”‘

        ??公子扶苏望着她,等待她继续说。

        ??“小心李斯,小心你的兄弟,不要轻信任何人,要怀疑你觉得奇怪的东西。”

        ??公子扶苏微微皱眉,似有些不懂,景栩言尽于此,本就是敌国之人,原本只是因为扶苏的人品而多言。

        ??没必要因为他而泄露天机。

        ??“虽不懂,但嬴某谨记于心了。”公子扶苏如此说。

        ??“既然公主不答应我的联姻请求,自然也不会答应大商的了,公主还是要做万全的准备为好。”

        ??景栩点点头:“多谢提醒。”

        ??“愿我们永远不是敌人。”公子扶苏望着景栩,原本只是觉得美人如玉,却并不觉得小小年纪的景栩会通透豁达。

        ??现在看来,景栩的通透和对三国的局势掌握并不在他之下,这也让他生了一丝佩服之心。

        ??“愿我们永远都不是敌人。”景栩也重复了他的话。

        ??如此公子扶苏起身告辞了。

        ??景栩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升起了无限的可惜。

        ??“可惜了,可惜了……”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皇宫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了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敲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像明白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

        ??夏日末的北方夜晚,是最清新、最美好的时刻。天空像是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雾,蓝晶晶的,又高又远。一轮圆圆的月亮,从东边的山梁上爬出来,如同一盏大灯笼,把个奇石密布的山谷照得亮堂堂,把树枝、幼草的影投射在小路上,花花点点,悠悠荡荡。宿鸟在枝头上叫着,小虫子在草棵子里蹦著,梯田里春苗在拔秆儿生长著;山野中也有万千生命在欢腾着……

        ??景栩漫无目的的走在花园里。

        ??月光洒满了这园庭,远处的树林,顶上著银色的光华,林里烘出浓厚的黑影,寂静严肃的压在那里。喷水池的喷水,池里的微波,都反射着皎洁的月光,在那里荡漾,她脚下的绿茵和近旁的花草也披了月光,柔软无声的在受她的践踏。

        ??月亮快要出来了。月亮还远着呢,可是在地平线后边,人们觉得它从黑暗的深渊上升。一道微弱的光,给围绕在高坡上的树顶镶了一条花边,好像高脚杯的边缘,这些反映在微光中的树峰的侧影,一分钟比一分钟显得更为深黑。

        ??雾霭消散了,银色的月光好像一盏显得耀眼的白炽灯,覆盖着广阔的沙滩。河面没有一条船只,甚至看不见一丝微波,河心河岸,到处是一片宁静。

        ??因为比赛的名次根本不重要,所有人的心思也都移开了比赛。

        ??在第三日的晚宴上,拓跋瑞突然半跪在地道:“大商太子,想求娶公主为太子妃,还望陛下应允。”

        ??景煜眼里闪过一丝阴沉,一丝威压和杀气一同朝着拓跋瑞而去:“哦?求娶孤的公主?”

        ??“是,几日接触,对公主青睐有加,还望陛下成全,结商周之好。”

        ??景煜突然笑出了声,原本就是孤冷绝艳的人,此时笑起来,更是绝色。

        ??景煜不愧是大周第一美男,那笑容即便是没有温度的,依旧可以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公主乃大周下一任女帝,不知你的求娶是怎么求娶?”

        ??“入赘?还是想要孤的大周?”

        ??景煜这样的话落下,拓跋瑞变了脸色,他计划内景煜肯定是拒绝他,再安抚他。

        ??却没想到景煜竟然直接在三国众目睽睽之下跟他撕破了脸皮。

        ??拓跋瑞脑子转的飞快,连忙再行礼:“是本殿下想的不周了,原本也只是被公主的品德和姿态吸引,无意冒犯,还望陛下海涵。”

        ??景煜冷笑一声,不想接话。

        ??倒是景栩连忙道:“大商太子请落座吧。”

        ??被解了围的拓跋瑞,面色有些尴尬的坐回了座位,贺兰敏儿也紧皱起了眉头。

        ??早就听闻大周的皇帝宠幸独女,却没想到竟然是这般的宠幸。

        ??当着三国使臣的面,将下一任女帝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真是令人胆战心惊,又羡慕又佩服的紧。

        ??原本一直将景栩和归类于‘花瓶’行列的贺兰敏儿第一次正视景栩。

        ??能让一国皇帝如此宠幸并坚定的想要让她成为继承人,想必这个公主也绝非等闲之辈。

        ??拓跋瑞拓跋瑞的脸色并不算很好。

        ??因为在他的原计划中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可是大周皇帝给了他当头一棒。

        ??景栩不想让大家看笑话,于是便对一边儿斯文开口道:“让大家上一些糕点。”

        ??斯文点点头:“我这就去办。”

        ??随着点心一盘一盘放到了桌子上,大家也暂时被美食吸引,但是忘却了尴尬的事情。

        ??但是,从此之后,等待两国使臣回到自己的国家之后,关于景栩的事情就会传遍天下。

        ??说实话,历史上,从未有女王出现。

        ??这样的事情也会颠覆他们的认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