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3章 不知好歹

第133章 不知好歹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3章不知好歹

        ??几十年后的三国交会,在大周隆重的举行。

        ??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底下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

        ??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深深宫邸,糜烂与纸醉金迷,将人腐朽殆尽。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四个大字,明镜高悬。

        ??艳阳天高照,蝉鸣声声起,场内红丝绸随风摇曳,场外蜿蜒而下的地毯如长蛇,昨夜的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而地面早就干透了。

        ??细密如银毫的雨丝轻纱一般笼罩天地,一弯绿水似青罗玉带绕林而行,远山黛隐身姿影绰。

        ??雨露拂吹着挺秀细长的凤尾竹,汇聚成珠,顺着幽雅别致的叶尾滑落而下,水晶断线一般,敲打在油纸伞上,时断时续,清越如仕女轻击编钟。

        ??景煜一身金黑色的龙袍,头戴最华丽的皇冠,端正的坐在皇场的高座之上。

        ??原本就是清冷铁血的人,此时更是威严无比。

        ??景栩一身金色线皇子正装,及笄之后,珍贵场合出场景栩的头钗都是龙凤制样,和前朝的太子规格无异。

        ??因为是国宴,按照礼仪,皇后和贵妃是定要出场的。

        ??可惜景煜没有立后位,而目前来说,能够有资格出席的也只有杨妃和赵妃。

        ??两人也早早的备下了最华丽的衣服,坐在景栩之下的一双位置,一左一右,井水不犯河水。

        ??按理说,两人应该坐在景栩之上,景煜之下的。

        ??可景煜不愿意让景栩离着自己太远,便让司礼改了规格,让景栩坐在了他的身边位置。

        ??景栩知道景煜的性格,没有违背,乖乖的坐在了这里。

        ??大周这边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两国的使臣也都来了。

        ??率先进来的是大商的拓跋瑞,也是被皇帝认定为下一个继承人的太子。

        ??身后跟着一个身影不算很高,但杀气却极重的将军,按照他们的情报来说,应该就是贺兰将军府里的将军了。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贺兰老将军,倒像是贺兰老将军的孩子,贺兰老将军共有两子一女,都是骁勇善战之辈,无论是谁来,都绝不能小觑。

        ??“大商太子拓跋瑞,拜见大周陛下,见过大周公主殿下。”拓跋瑞没有按照大周的礼仪跪拜,而是按照大商的礼仪,行了手势礼。

        ??这在国外社交上是默认的,除非是附庸之国需要行附庸之礼,其他的国家,尤其是平等的国家,只需要行他们国家自己的礼仪就好。

        ??“大商将军贺兰风拜见大周陛下,拜见公主殿下。”贺兰风也行的的大商的礼仪。

        ??景煜摆摆手:“一路辛苦,赐座。”

        ???

        ??“谢大周陛下。”拓跋瑞和贺兰风(贺兰敏儿男扮女装假用自己哥哥的名字。)落座后。

        ??贺兰敏儿一双眸子便锁定了站在景栩身边不远处的江星也。

        ??而拓跋瑞的眸子先是一直看着景煜,才移到了景栩的身上。

        ??四目交汇间,景栩朝着拓跋瑞礼貌的点点头,拓跋瑞却没有回应,单手放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拎着玉佩。

        ??景栩也对他的无礼并不生气,继续望着入口处。

        ??因为公子扶苏就要出现了。

        ??曾听闻历史上诸多关于公子扶苏的描述,却唯独不能见上一面,如此就算是不真实的时空,至少见上一面,也算是平了幻想。

        ??一身如月的银丝暗纹蟒袍,白玉冠,一双如水明亮的眸子,满含着善意的微笑,除了温和的面容,他刚毅挺拔的身姿看得出是常年习武的,一刚一柔同时出现在他的身上,异常和谐。

        ??他的出现,让宴会场上的所有视线都吸引了去。

        ??扶苏,嬴姓,世人皆称呼他为公子扶苏。

        ??“大秦皇子嬴扶苏,拜见大周陛下,见过公主殿下。。”公子扶苏的声音清脆洪亮,他也用了大秦的礼仪对待景煜。

        ??“大秦李斯拜见大周陛下,拜见公主殿下。”李斯站在他的身后,发出声响。

        ??这时候大家的目光才从公子扶苏的身上往李斯的身上望去。

        ??那是个极为内敛的男子,相貌并不英俊,但目光坚毅,非等闲之辈。

        ??“一路辛苦,赐座。”景煜重复着对大商使臣的话,让公子扶苏和李斯落座。

        ??景栩望着公子扶苏,公子扶苏也恰好望向了她,微微颔首,眸子里都是温和的笑意。

        ??景栩也颔首以回礼,心中对公子扶苏的想象,似乎在这一刻也得到了平和。

        ??山有扶苏,体现了秦王嬴政对他的喜爱,他本身也是个极为勇猛善战又仁爱的人。

        ??相貌不凡,出身不凡,心性也如此不凡,也当真算是皎皎如玉的公子了。

        ??也难怪在大秦会受到百姓们的拥护,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不被爱戴呢?

        ??中午是国宴,国宴过后的下午则会开启第一场比赛。

        ??比赛的内容也都是按照国制,按照前边以往的三国会谈所设下的。

        ??就跟现在的国际比赛差不多,虽然说是友谊第一,成绩第二,但谁愿意屈居人后呢?

        ??更何况这是古代,名次的彩头更能鼓舞士气,在不开战的情况下,让别人觉得这个国家是极为强盛的。

        ??但真到了开战的时候,这些所谓的名次头衔也就越发的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国宴的规格和礼仪都是足了的,景栩也没有任性,景煜也一派平静,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找事。

        ??或者说说一些挑拨又不利于和谐的话。

        ??以往看电视剧,一般来此的使臣都会想尽各种法子找事,让尽了地主之谊的大国出丑。

        ??但奇怪的是,到国宴结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找事。

        ??甚至可以用平和来形容,尤其是被景栩认为是强敌的大秦。

        ??平和有礼,甚至处处谦让。

        ??但越是这样,景栩就越发的觉得不舒服。

        ??总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而已。

        ??果然,景栩的想法得到了印证。

        ??下午三国友谊切磋的时候,在蹴鞠比赛的时候,大商的人占尽了风头,甚至还别倒了大周的一个蹴鞠比赛的成员。

        ??景栩坐在高台之上,手紧紧的握住了把手。

        ??还是江星也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公主别慌,下半场我出赛。”

        ??景栩的心这才落到了肚子里,微微舒出一口气。

        ??果然,有了江星也加入的下半场,蹴鞠比赛就像是逆转了局势一般,疯狂倾向大周。

        ??原本落下的比分也都追平了。

        ??一边的贺兰敏儿坐不住了,向拓跋瑞请缨:“太子殿下,请让臣出战。”

        ??拓跋瑞看了眼贺兰敏儿点点头。

        ??贺兰敏儿得到应允策马上场,直对江星也。

        ??两人对视,江星也这才发现所谓的‘贺兰风’根本就是贺兰敏儿男扮女装的。

        ??江星也皱眉。没有说话,也没有相让,认认真真的打着自己的蹴鞠。

        ??但贺兰敏儿似乎不是这样想的,她一个劲的阻拦江星也,江星也和她武力值相差不多,三番阻拦之下,手里的蹴鞠却也是被别人抢走了。

        ??贺兰敏儿见球被别人抢走了,也不急,根本不管球的存在,只是一心阻拦着江星也。

        ??江星也好男不跟女斗,一直在避让。

        ??直到看到自己的队员再次被大商的人撞的人仰马翻,江星也才动了真格,直接策马越过了贺兰敏儿,场地之上溅起了黄沙,趁着视线模糊之际,江星也接过了队员打过来的球,直接发力打中了铃铛。

        ??“铛~”清脆的声响,代表江星也再次打中。

        ??中场休息,众人簇拥着江星也表示激动、

        ??“将军,要不是你,我们今天真的丢脸丢出国外了。”

        ??“就是,谁知道大商的人怎么这么阴险。”

        ??“别提了,折损了咱两个弟兄,这明天的赛事肯定是参加不了了。”

        ??江星也没有沉浸在喜悦中,反而眸光不自觉的望向同样被簇拥着的贺兰敏儿。

        ??他低声道:“受伤的弟兄好好给他们看病,明日也不要怕。、”

        ??“我大周泱泱大国,人才济济、”

        ??“是!”众人异口同声回道。

        ??仅仅只是一两句话,就让士气大增,也是作为一个优秀将领必备的条件了。

        ??在上场之后,两国的气势明显都有了改变,从大商的士气在增加就看得出贺兰敏儿也是个极为优秀的将领。

        ??大家自然也看得出她根本不是什么‘贺兰风’而是男扮女装的贺兰敏儿。

        ??可见她在自己的国家威信度也是极高的。

        ??这场比赛并不轻松,景栩坐在高台之上就看得出江星也对贺兰将军时候,可以说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打成平局的。

        ??景栩难免有些激动和紧张的抓着扶手。

        ??反观景煜倒是神情懒懒,视线在贺兰将军和江星也身上来回移动。

        ??时而手指扣在桌面上,轻轻的发出叩击声,没有一丝紧张的神情。

        ??所幸这场激烈的比赛,最终以大周多赢一球险胜结束。

        ??贺兰敏儿没有一丝不悦,反而伸出了自己的拳头望着江星也:“将军好身手。”

        ??江星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违背这些人的意愿。

        ??也用自己的拳头轻轻的碰了碰贺兰敏儿:“贺兰将军过奖。”

        ??说完便转头离开了球场。

        ??贺兰敏儿望着江星也的背影,微微挑了挑眉头。

        ??台上的拓跋瑞神情淡淡,丝毫没有因为输了比赛而懊恼。

        ??景栩一直在看他们几个人的表情,不论是拓跋瑞还是公子扶苏,似乎所有人都没有激动地神情。

        ??甚至可以用事不关己来形容,就像这场比赛根本不重要。

        ??景栩呼吸微滞。

        ??这场比赛根本不重要……

        ??是啊。

        ??如果真正开战,一个名次而已,根本不重要。

        ??景栩想到此处,便无心再看比赛,心中思绪万千,担忧万千。

        ??却又无处可发泄。

        ??下午是大商和大秦的比赛,两国之争更是激烈,大商又用了阴险的手段,却因为有了大周的前车之鉴,大秦巧妙的化解不说,还让大商出了个大丑。

        ??但拓跋瑞依旧神色淡淡,似乎出丑的不是自己的国家一般。

        ??公子扶苏也没有胜利的喜悦,依旧神情淡然的、

        ??大家的反应也更加坐实了比赛根本不重要这件事。

        ??即便如此,景栩依旧不能失礼,晚宴之上一国公主的大气,尽显无疑。

        ??公子扶苏望着她的目光也不免多了些。

        ??几次目光相撞,景栩都礼貌的颔首回应了,公子扶苏也微笑z着望着她,似乎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一般。

        ??夏日的天长,太阳东升西落,柔和的光线照耀在水面上,波光粼粼,远远望去,小溪就像一条金光闪闪的彩带环绕在皇宫的周围,给皇宫城增添了无限的生机。

        花园的紫藤有十几条树干组成的,每一根像我的小胳膊一样粗细,它们相互缠绕在一起。在阁楼上往下看像一条条大青龙,枝干都攀爬到三四米高的架子上;紫藤的叶子,是椭圆形的,密密的叶子面上还有许多白色的小细条纹,给紫藤的叶子增添了几分紫色。

        ??晚宴过后,江星也被贺兰敏儿拦住了去路。

        ??紫藤萝的花儿还在头上绽放,江星也皱了眉头:“贺兰将军不在会场,不回别苑,在这里是做什么?”

        ??“等你啊,我可是求了好久的哥哥,才答应让我来大周的。”

        ??“你们大周真的好美,一路都是山川,夏季比冬季长,秋季比春季长,不像我们大商,冬季和夏季一样长,春秋几乎不见。”

        ??江星也微微皱眉:“贺兰将军,我们似乎还没有到那种可以私下闲谈的关系吧?”

        ??“喂,你这家伙,上次要不是我,你能轻易离开贺兰将军府?”

        ??“怎么还翻脸不认人呢?”

        ??贺兰敏儿扬起脸,倔强的望着他。

        ??江星也深呼一口气:“贺兰将军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没有什么想说的,恕我失礼告辞了。”

        ??贺兰敏儿拦住了江星也的去路:“喂,你有没有想过,以后。”

        ??江星也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头:“大周的以后,就是我的以后。”

        ??贺兰敏儿有些负气:“我是看你天生神力,是个难得的将才才私下找的。”

        ??“你不要不知好歹啊!”

        ???

        ???

        ???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