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2章 烦乱

第132章 烦乱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2章烦乱

        ??但景栩失败了。

        ??她没有捏碎珠子,也没有等来玄朔。

        ??她心情极为烦闷,便自己一个人遣散了所有的随从,甚至连思文都不愿意让她跟着,只是自己一个走走。

        ??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华丽和真实。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如此穷工极丽,凌月倒还是第一次见呢。

        ??接着凌月推开珊瑚长窗,窗外自有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夏初,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故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华清宫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雅涧’。

        ??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雨横斜突至,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似叹息似挽留。熄了烛火,推开吱呀的窗,抱着膝盖坐在床沿,凝视窗外飘飞的雨丝。??

        ??夏日的夜,突然的雨落,天气清凉如水,景栩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望着不见月色的天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躲在这里做什么?”江星也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景栩这才看到自己竟然来到了望峰台。

        ??也是皇宫里的高处,为了观察敌情,也是为了快速传递情报的地方。

        ??刚才自己也是随便走走,加上突然下了雨,让她一时间也有些懵。

        ??“星也哥哥,你没有去别苑吗?”现在两国的使臣都来了,苏城和江星也都在防卫着。

        ??使臣都是重臣和皇子,万一真的在大周发生点什么,只会加快战争的开始。

        ??这是所有人都不想见到的。

        ??“轮值了,景墨在那里,我便想着来宫里看看。”江星也一双眼望着她湿了的鞋袜。

        ??还有身上被雨淋着的斑点。

        ??“先进来吧,即便是夏天,雨水总是清凉。”江星也拉着她走进了望峰台。

        ??这里的士兵一同行礼:“卑职见过公主!”

        ??“免礼。”景栩连忙让他们平身。

        ??说完之后,便任由江星也拉着来到了一处休息的隔间。

        ??江星也打开柜子,仔细的翻找,找到一件刚做好还未穿的长袍,抽出来之后走到了景栩的身边。

        ??将长袍从头到脚的罩在了景栩的身上,随后则是单膝跪地,抬起了他一双湿了的鞋子。

        ??景栩吓了一跳,想要往回缩,却被江星也牢牢的抓住了脚踝。

        ??“星也哥哥……”景栩低声喊了一句,随后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又笑着道:“没关系,我回公主殿再换也不迟。”

        ??江星也抬起头,望着她:“雨一时半会不会停。”

        ??“这里也有火把和一些冬天的物件,正好拿出火炉给你烤烤。”

        ??“省的染了风寒,让所有人都担心。”

        ??景栩拗不过他,也只能放松了往回缩的力道,任由江星也摆弄。

        ??江星也脱了她的鞋和袜子,露出里面白皙稚嫩的脚丫,在江星也放开她的瞬间,她便将脚缩到了长袍里。

        ??江星也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便低下了头,不去看她。

        ??拿着她的鞋袜,走到了外面,坐在了凳子上,生起了火。

        ??将鞋子袜子放在了烤架上。

        ??“为什么一个人在宫里走,思文呢?其他仆人呢?”江星也边翻动着碳火边问。

        ??景栩张了张嘴,望着江星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觉得如果开战,不论是大商还是大周,对上现在的大秦都是毫无胜算的。”

        ??“大商和大周绝无联手抗秦的可能,所以,很烦。”景栩望着江星也。

        ??江星也点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如此。”

        ??“大秦之前是因为国内番邦相争,还有一些内部问题,所以对大商和大周的兵力很是分散。”

        ??“即便是那样的情况下,三国依旧呈现鼎立的状态,现在秦帝肃杀了番邦,外戚,内藩,还一统语言,货币,等等……”

        ??“要是大秦真的下定决心要攻占,就算是大商和大周一同联手,恐怕胜算也不大。”这也是江星也得到的最新情报。

        ??来望峰台也是因为这些事。

        ??“更令人担忧的是,太子公子扶苏,仁爱之名传遍三国,在大秦的威望极高,百姓们对这个太子很是满意,也是无意间增加了更多的凝聚力。”江星也将烤好了的袜子拿过来,半跪在地。

        ??望着景栩,伸出自己满是老茧的手:“臣服侍公主更鞋。”

        ??“啊,不用不用,星也哥哥我自己来……”景栩吓了一跳,从他手里抽了袜子,急匆匆的套上了。

        ??江星也望了眼穿反了的袜子,微微叹气:“还是臣来吧。”

        ??江星也半跪在地,垂着眸子,温柔的为她将穿反了的袜子调转了过来。

        ??景栩的脸刷的红透了,真的尴尬极了,长这么没有这么尴尬过,穿个袜子竟然还能穿反了,也真是出息极了。

        ??要是玄朔知道了,估计又要笑话自己一通了。

        ??穿好了袜子之后,江星也望着景栩:“若是公子扶苏现在称帝,或许三国至少和平相处二十余年,这就给了我们大周喘息的机会。”

        ??“但只能是如果,我们要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哪怕是毫无胜算,也决不能轻言放弃。

        ??景栩摇了摇头:“现在称帝,是绝无可能的。”

        ??如果这是一个重叠的历史,或者书的作者借用了现实世界的秦始皇。

        ??那一切根本毫无胜算,和以卵击石相差无几。

        ??“嗯。”江星也早就知道了,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沉重。

        ??面对大秦的铁骑,该如何?

        ??两人就就沉默,外面的雨还在下。

        ??“公主!”

        ??“宫人通报,说是公主在望峰台,公主在吗?”是思文着急的声音、

        ??思文的声音将景栩和江星也一同从发呆里唤回。

        ??“思文来了,我得走了。”景栩站起身,想要去拿鞋子。

        ??却被江星也抢先一步拿在了手里。

        ??“臣有逾越的问题想问公主。”江星也半跪在地给景栩穿鞋。

        ??那双黝黑细长充满老茧子的手,仔细又认真的为她套上了鞋子。

        ??“啊?我们不必见外,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景栩露出笑容望着他。

        ??“公主可是喜欢那神台的灵师玄朔?”江星也眸子是平静,见他如此问,景栩想着他和自己是亲人,也没必要事事都瞒着。

        ??“嗯,喜欢。”景栩点点头。

        ??“从什么时候起?”江星也在问。

        ??“也不能说从什么时候起。”

        ??“五岁的时候,他便一直出现在我的身边,救过我的命,也救过父皇的命,一开始很是感恩于他,一直拿他做朋友。”

        ??“可那一次,一别五年,等再见他的时候,我便知道,要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

        ??“只是现在三国的局势如此,我也没什么闲情逸致风花雪月,等一切尘埃落定再说吧。”

        ??江星也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最后点点头:“要说有谁能够真正护你周全,也非他莫属了。”

        ??“公主此后,平安长乐。”说完便起身开了门,思文正着急的望向江星也的身后。

        ??江星也对思文道:“不必担心,公主无碍。”

        ??自己则是错身进了雨中,景栩甚至都来不及叫住他。

        ??雨水渐渐多了起来,密密麻麻的从天际的连片乌云中跳跃而下,像极了那从天而降的精灵,在先前那些小雨滴铺好的湿漉中舞蹈着,欢跃中,发出了清脆的水珠与泥地的撞击声,虽清脆却密集。

        ??江星也一步步走在雨中,从心底泛着针扎一般的痛感。

        ??明明所有的旧伤都在景栩的手里治愈,甚至烂肉消散,生了新肉,除了疤痕,其他和普通人,一个强壮的人毫无区别。

        ??却不知为何,为何会难受成这个样子。

        ??那样埋在了心底的沉重的,明明自己早就知道毫无结果的结果。

        ??明明在心中期盼着她能够过的更好,却偏偏……

        ??听到她说有喜欢的人时候,难以自制的心痛。

        ??江星也一路从雨中走出皇宫,甚至连马都没有骑,一步步走了回去。

        ??景栩回到公主殿的时候,被思文好一番说。

        ??喂了三碗姜汤才肯让她睡。

        ??景栩躺在被窝里,因为下雨的天夹杂着冷风,思文还给她添加了一床薄被子。

        ??在享受着思文的关爱同时,又不免觉得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修道之人更觉天地之大,人类之渺小。

        ??在天道的面前,人类算什么?

        ??她一个凡人,真的能够改变历史的轨迹吗?真的能够拯救万民吗?

        ??或许真的很难做到吧。

        ??所以,这就是一开始玄朔那般警告和阻拦她的原因吗?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就算自己准备再多的事情,结局或许依旧难以更改。

        ??那为什么后来他又支持她了呢?

        ??甚至还鼓励她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的事。

        ??还说了那么多无论什么结果,他都要和她在一起,一起面对这样的话。

        ??“轰隆!”闷雷声响彻大地。

        ??景栩的房间也瞬间被照的发白,景栩倒不是怕打雷。

        ??夏季多雨多雷本就是正常的,也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但思文不是这样想的,她掀开了帘子,一脸的担忧:“公主别怕,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要不要点一盏小灯?”

        ??景栩扬起笑脸:“我什么时候怕打雷啊?”

        ??“没什么可怕的。”

        ??“你这丫头也是奇怪的很,五岁之前,别说打雷了,就算是杯子掉到了地上你也要吓哭很久。”

        ??“奇怪的是你自从那次高烧之后,就像是变了个孩子一样,再大的动静也吓不哭你。”

        ??“整个人就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甚至能为我遮风挡雨了。”

        ??“我甚至有种错觉,你就像是几十岁的大人一般。”

        ??景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思文和自己朝夕相处,整日陪伴着自己,自己再细微的变化也会被捕捉的到。

        ??果然,就算瞒得住天下的所有人,也瞒不住思文的感觉。

        ??但思文和玄朔不同,玄朔是局外人,她可以将一切都告诉玄朔。

        ??唯独不能告诉思文。

        ??若是思文知道那次高烧,真正的景栩已经死去,而她只是个鸠占鹊巢的魂,只会让思文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状态。

        ??就像是一个母亲养了一个孩子,孩子五岁时候发了高烧,想来之后也是判若两人。

        ??很久之后,这个孩子告诉她,她不是她的亲生骨肉。

        ??她的亲生骨肉早就死去一样,只会令人崩溃,难以接受。

        ??“很多人都说发烧开智,或许那时候也是老天赐给我不同的开悟吧。”

        ??“发烧醒了之后,我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

        ??景栩笑着望着思文,思文也没有想那么多,而是伸手给她将被子提了提:“早点睡吧公主。”

        ??“夜里安康,明日还有的忙。”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