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31章 三国

第131章 三国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31章三国

        吃饱喝足,逛吃逛吃之后,玄朔依旧咧着嘴笑,没有一丝疲惫的模样,让原本想要捉弄他的景栩扁了扁嘴。

        ??“你傻不傻,跟我置什么气,别说是有空间戒指了,就算没有,这点东西,你还想累着我?”

        ??“我就是单手抱着你一千年站桩都不会累。”

        ??景栩看了眼玄朔,噗嗤笑出声:“一千年站桩不累?玄朔,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大话了?”

        ??玄朔摊了摊手:“我有什么必要说大话?”

        ??“不信你过来,试试?”玄朔眸子里都是笑意。

        ??景栩还真不信,站起身伸出自己的手:“来,必须单手,你敢双手就是小狗。”

        ??玄朔单手将人抱在臂膀上,景栩在他怀里起哄:“站桩啊,必须站,你能坚持一炷香,就算你赢!”

        ??玄朔轻松的半蹲站桩,另一只空着的手还掏出了桂花酿:“渴不渴?这个是你爱喝的,少糖多桂花,还加了一丝蜂蜜。”

        ??景栩接过桂花酿,坐在他的臂膀上甩着自己悬空着的腿。

        ??夜风轻吹,细黑的长丝拂过景栩的脸颊,满脸都是笑的景栩让玄朔眸子里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怀念。

        ??他那只空置的手,不自觉的抬起将她的乱发捋在耳后。

        ??景栩毫无所觉,此时此刻夜空正美,风也轻,心情美。

        ?一炷香不知不觉就过了,景栩看着他蹲桩就像是坐着一样稳当,甚至连一丝汗珠都没有,扁了扁嘴:“行行行,你厉害还不成吗?”

        ??玄朔将人轻轻的放在地面,伸手揉了揉她的软发:“本来就是。”

        ??“切~自恋狂~”景栩吐了吐舌头。

        ??回到公主殿之后,思文正等着着急,见玄朔跟在一边,眸子少了着急,似乎悄悄的松了口气。

        ??“见过灵师大人。”思文恭敬行礼。

        ??玄朔微微颔首,看向景栩:“明日大秦和大周的使臣就要到了。”

        ??思文呼吸微滞。

        ??景栩也收了笑容。

        ??“我要暂时离开这里,你想做什么,放手去做吧。”玄朔露出一丝笑容。

        ??夏风吹起他的玄色长袍,浓郁的梅花香,沁人心脾。

        ??景栩不知为何,看到他的笑容,心莫名的漏了一拍。

        ??原本已经走到思文跟前的她,去而折返,扑进他的怀里。

        ??玄朔被她撞了个满怀,下意识的抱住了她。、

        ??调笑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人抬起头,一双担忧的眸子望着他:“你总是轻描淡写的说有些事要离开,以前你是陌生人,我总是管不了你的。”

        ??“现在你是我的人,我要你平安。”

        ??玄朔的笑意停滞,星辰眸子里的光也微微黯淡了三分,这一瞬的变化太快,夜太黑,景栩没有捕捉得到。

        ??玄朔倾身,亲吻她的额头:“我要你平安。”那温柔的声音让景栩沉溺。

        ??“祝你平安。”景栩执拗的强调。

        ??玄朔点点头:“好。”

        ??景栩悬着的心才悄悄的放了下来。

        ??玄朔走后,先是回到了神台,慧真不在,或者说从五年前起,慧真就再也进不了神台了。

        ??只有灭尘坐在蒲扇团上,双目紧闭,神台大殿的正中央有一座神像。

        ??神像慈悲,垂着眼。

        ??青烟袅袅,整个大殿里都是檀木香气。

        ??“按照命运轨迹,景栩该死了,苏黎该死了,江星也该死了,景墨该失踪了,还有景煜,该疯了。”灭尘依旧没有睁眼。

        ??他说出了这样的话。

        ??“慧真被剥夺了灵师的灵根,再也进不了神台了,也再也无法向上神汇报人间事了。”

        ??“玄朔,是你做的吧?”

        ??玄朔坦然的望着巨大的神像,露出一丝嘲讽:“是。”

        ??“你真以为,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吗?”灭尘睁开眼,站起身,平静的望着他。

        ??“你十年来的种种,我已写了状告文书,在你来的前一刻我已经报告完毕。”

        ??玄朔望着金盆里的灰烬,露出一丝笑意。

        ??没有惊慌,甚至没有惧怕。

        ??他缓缓的走上前,坐在一檀木椅子上。

        ??“玄朔,你还记得什么是灵师吗?“灭尘望着他,问。

        ??“所谓灵师,是神赋予人一丝神力,做人间和神之间的传达者。”玄朔轻轻开口。

        ??“你既然还记得,为何要做违逆神的事》?”

        ??“我们是人,不是神,我们斗不过神的,大周的覆灭是历史轨迹,是命运,是必须。”

        ??“你我凡人之力,能做什么!”

        ??“玄朔,大错来临之前,我状告文书,你也只会被剥夺灵师灵籍,做个凡人,如果真的铸就大错,你的命,甚至你的魂魄都保不住。”灭尘还是站在他的身边的。

        ??因为玄朔帮过他很多。

        ??玄朔望着高大无比的神像,露出一丝笑意。

        ??“不。”玄朔打断他。

        ??“不是我们。”

        ??灭尘不明所以:“什么不是我们?”

        ??“只有你是凡人,而我本来就是神。”玄朔露出本体,那模样与他供奉的神像一模一样。

        ??灭尘震惊的望着神像,又望着玄朔,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了震惊和失语。

        ??“你知道为什么之后大周神台供奉的神像和其他两国不同吗?”玄朔收了本体,又缩回了原本的少年模样。

        ??“为……为什么……”灭尘已经停止了思考,这个为什么也都是本能的询问。

        ??玄朔眸子渐冷淡:“因为其他两国供奉的,根本就不是真神。”

        ??“这与你无关,你说的没错,天道确实是大周的灭亡,与他们供奉的是什么也没有关系。”

        ??“这一切也与你没有关系。”

        ??“我来,只是给你两个选择。”玄朔想处理这最后的一件事,剩下的,他也很难说。

        ??因为这三千世界中的小世界,确实是天道自然化成,非伪神的旨意。

        ??他在做的,也确实是违逆天道。

        ??“什么选择?”灭尘神色复杂的望着玄朔,没想到他日日夜夜虔诚拜的神,就在自己的身边。

        ??“消除记忆,做凡人,二,这场逆天而为的事,或成功,或覆灭。”玄朔知道灭尘的为人。

        ??他和慧真不同,两人都是忠心于天的,只是一个完全只求目的,一个还存着七情六欲。

        ??慧真是天神最喜欢的。

        ??而灭尘则是最不会乱来的。

        ??“做凡人。”灭尘垂下眸子。

        ??玄朔点点头,尊重他的选择,其实来之前,他已经想到了,依着灭尘这样的性子,绝不会做违背天的事。

        ??即便怂恿他的人是神。

        ??玄朔伸出手,刚要放在他的头上。

        ??灭尘却抓住了他的手,带着乞求:“玄朔,无论你要做什么,能不能不要牵扯更多的无辜生命?”

        ??玄朔望着他,点点头。

        ??灭尘心满意足的笑了,松开他的手:“今见真神,我心足矣。”

        ??“愿此后,天下太平,百姓安乐。”

        ??灭尘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对着玄朔,就像他日日对着神像磕头那般。

        ??玄朔的手覆在了他的头上,莹莹的光辉散发,没多久灭尘便晕了过去。

        ??玄朔将灭尘接住,抱着他离开了神台,将他放在三国之外的一处世外桃源。

        ??给他留足了银两和当地刚买卖的仆人,也算是还他这些年的虔诚叩拜之情。

        ??玄朔放下人便走了,却没发现眼角流着泪的灭尘。

        ??他睁眼望着身边的金子,推开了木门,望着绵延的高山和桃花,还有满是慈善的仆人们。

        ??“老爷,你醒了,可是饿了?”仆人向前讨好他。

        ??灭尘摇了摇头,望着高山和桃花,还有一亩的空地。

        ??“那些空地,以后都种梅花吧。”灭尘这难道。

        ??仆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不敢忤逆自己的老爷,他们连忙去办了。

        ??回到房间之后,灭尘望着书房里的笔墨纸砚,画出了神像的样子,确切的说,是玄朔的真身。

        ??每一笔都是虔诚。

        ??最后一笔画好之后,他悬挂东方,虔诚供奉。

        ??“你一日为我的神,便终身是。”

        ??“愿你此行之路,终是胜利。”

        ??灭尘足足磕了三个头,才缓缓起身。

        ??离开桃花源之后的玄朔,便来到了连接天和人间的通天神树旁。

        ??这五年来他修补的裂缝又有了一丝裂痕。

        ??他熟练的站在了神树中央,缓缓升起,拿出一把水晶匕首,插入自己的心脏。

        ??“噗。”水晶刀刺入心脏。

        ??金色的血液流出三滴,滴入裂缝,裂缝缓缓合上,玄朔落回原地,脸色苍白的靠在神树旁边。

        ??再次晕厥了过去。

        ??三国交流会距离上次相聚已经过去了十年。

        ??那时候景煜刚登基四年,仅仅是四年便打的两国的人不敢侵犯,甚至有时候只能被迫联手才能抵御大周的兵伐。

        ??这十年来,大周越发强盛,超越其他两国不是一星半点。

        ??半年前,两国不约而同发来了三国交流会的意向请求。

        ??想要派使臣入大周境内。

        ??名为交流,实为一探虚实。

        ??大商的使臣是太子拓拔瑞和女扮男装的女将军贺兰敏儿,随行的军队两支。

        ??大秦的使臣是太子公子扶苏还有大臣李斯,随行的队伍也是两支。

        ??于大周历七月初八入的大周京都。

        ??景栩身为景煜的独子,自然在此次两国使臣同来之时,任务繁重。

        ??入京都后,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皇宫,反而是在宫外的两个别宫中分开休憩。

        ??此次前来的使臣对于各国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安全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两个别宫的防卫,一个由江星也负责,另一个则是苏城。

        ??至于景墨和赵子期,杨星等人,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

        ??“此次前来的拓跋瑞,真正的北方悍族,听说他的生母是我们大周的人,所以他既有北方悍族的勇猛,也有一些心细在身上的。”

        ??“还有贺兰将军,年少成名,武功盖世,听说和江星也的武力值不相上下。”

        ??景栩看着景墨和赵子期的拿到的最新情报,分析着。

        ??景栩一边听一边点头:“此次看似平和的交流,实际是为了一探虚实。”

        ??“两国绝不会放过关于大周的任何蛛丝马迹,所以不论是比赛还是其他,大周不能输。”景栩分析。

        ??“嗯。”景墨和赵子期都点头。

        ??倒是杨星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大秦的资料。

        ??“大商乃北方悍族,虽实力强悍,也出了拓跋瑞这样的一个有勇有谋的异类,但我听闻拓跋瑞的其他兄弟根本不服他,他想要平乱之后坐上那个位子很是艰难。”

        ??“我并不担心大商,倒是担心大秦。”

        ??“秦帝铁血手腕扫平了藩王制度,收复了失地,全国发行统一的货币,文字,甚至还在修建一种叫‘长城’的防卫城墙,在三国之间形成一道令人难以逾越的壁垒,易守难攻,可攻可退。”

        ??杨星指着地图上不存在的长城虚线。

        ??景栩微微皱眉,大秦她早有耳闻,但是她根本没有往她们世界的秦始皇身上联想。

        ??毕竟这个世界很多地方都是跟现实没有关系的。

        ??但今天听到了长城这样的字眼,她也不免皱起了眉头。

        ??“李斯足智多谋,公子扶苏仁爱治天下,在大秦颇得民心,若是真让公子扶苏继承大统,只怕就算我们两国联手,也难以抵挡大秦统一三国的步伐。”

        ??当杨星说出公子扶苏,李斯这样的名字之后。

        ??景栩浑身的汗毛都竖起了起来。

        ??她有些失态的夺过了杨星手里的资料和情报。

        ??手指在公子扶苏的字眼上划过,还有李斯,一模一样的字。

        ??她的心跳漏了三拍。

        ??如果是她认知里的大秦,那胜算……

        ??景栩坐回座位上,久久难以回神。

        ??所以,玄朔开始才那般阻拦,是因为他知道她根本赢不了吗?

        ??如果她根本就赢不了,那他为什么最后又站在了她的一边。

        ??景栩受到的冲击很大,这已经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了。

        ??这是带着所有人去送死啊。

        ??景栩有些动摇般的坐回了座位,久久无言。

        ??景墨和杨星都看出了景栩的不对劲,两人对视一眼,对方都摇了摇头。

        ??景墨便开口问:“栩栩,怎么了?大秦有什么不对吗?”

        ??景栩回神,深呼一口气:“先,这样吧……”

        ??“你们先回去吧。”今天的讨论本就是接近了尾声,天色也不早了。

        ??景栩需要冷静、

        ??她想见玄朔。

        ??她想要马上见到玄朔。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