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26章 我很想你

第126章 我很想你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26章我很想你

        时间一晃又过了五年。

        ??这五年大周朝与其他两国并没有实质性的大规模摩擦。

        ??反而显得十分的和平,但景栩并不认为两国的野心就此埋没,反而有一种大战来临前的宁静。

        ??景栩测算六壬,对于大周未来的结果都是凶。

        ??“公主,及笄典礼就要开始了,让我再看看哪有什么遗漏。”思文望着眼前明眸皓齿的人,满眼都是欢喜。

        ??一袭青色衣裳,一件青色的石榴裙,外披一袭青色纱衣,肩上有一条用上好的淡淡的黄色丝绸做成的披风,穿上与裙子绝配,裙上绣着白色的百合,那白里透着点红,就犹如那白皙红润的脸庞,上层头发盘成圆状。

        插着几根镶着绿宝石的簪子下层将三千青丝散落在肩膀上,耳坠也是镶着绿宝石的,白色的玉颈,带着珍珠和绿宝石相间的项链,为玉颈添了不少风采,白皙的脸庞上粉嫩的朱唇显得娇小,可爱,为白皙的脸庞添加了不少明丽,那玉手小心翼翼的拿着那紫檀琴,散发这丝丝香气。

        ??景栩如今五官也是长开了,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就连指甲盖都是闪着淡淡荧光的。

        ??整个人都是发着光的。

        ??景栩望着思文,轻轻的拥着她,思文吓了一跳,先是四下看了眼周围,生怕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去。

        ??见周围没人后,她整个人才放松下来,轻轻的拍了拍景栩的后背:“公主不要怕,及笄之后,没有人再敢为难公主。”

        ??“嗯。”其实景栩抱着思文,是在感慨,感慨自己这一次护住了她。

        ??也感慨,没有瘟疫。

        ??没有病魔带走思文。

        ??她也还活着。

        ??“思文,你也要到了出宫的年纪了,真的不想出宫吗?”景栩松开了思文,温柔的问着。

        ??在景栩的眼里,思文真的是她很重要的人,也可以说是没有血缘的亲人这般亲厚。

        ??“不,我愿意永远留在公主的身边。”思文摇了摇头,眼里有伤感,也有深意。

        ??只不过这些情绪都是一闪而逝,景栩没有发现而已。

        ??“公主,该参加及笄礼了,不能再晚了。”思文打断景栩要继续劝她的话语。

        ??露出温和又坚定的笑容。

        ??景栩只能无奈一叹,点了点头,表示暂且这件事不会再提了。

        ??作为景煜唯一的子嗣,景栩的及笄礼是极为隆重的。

        ??能够参与皇室的及笄礼,也是一种官职的肯定。

        ??司礼站在高台之下,众臣所站高地之上。

        ??景栩从公主殿一路走到行及笄礼的礼堂。

        ??文武百官一同跪拜:“臣等拜见公主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臣平身。”十五岁的景栩随了景煜的高个子,现在有一米七那么高,繁杂的礼服也遮不住的细腰长腿。

        ??更遮不住那不怒而威的威严。

        ??“谢公主殿下。”

        ??及笄礼极为繁杂,分为十七个步骤,而皇家的及笄礼对比普通官员家又不一样。

        ???1、迎宾:司礼立于东面台阶位等候宾客;而普通人家则是要亲自相迎的,有司托盘站在西面台阶下;客人立于场地外等候;景栩沐浴后,换好采衣采履,安坐在东房(更衣间)内等候;音乐演奏开始。

        ??2、就位:有严格的顺序。正宾来到,普通人家是父母亲上前迎接,而皇家则是司礼向前迎接,相互行正规揖礼后入场,主宾落坐于主宾位;客人就座于观礼位;宾客都落坐后主人才就坐于主人位。

        ??3、开礼:主人景煜起身,普通人家可以简单致辞,可以说:今天,小女某某行成人笄礼,感谢各位宾朋佳客的光临!下面,小女某某成人笄礼正式开始!稍顿片刻,说,请某某入场拜见各位宾朋!

        ??而景煜则不是,他要说的则是:孤有独女,今日及笄,众臣跪拜,尊其为往。

        ??4、笄者就位:赞者先走出来,以盥洗手,于西阶就位;笄者走出来,至场地中,面向南,向观礼宾客行揖礼。然后面向西正坐(就是跪坐)在笄者席上。赞者为其梳头,然后把梳子放到席子南边。

        ??5、宾盥:就是正宾洗手做准备。正宾先起身,主人随后起身相陪。正宾于东阶下盥洗手,拭干。相互揖让后主宾与主人各自归位就坐。

        ??6、初加:笄者转向东正坐;有司奉上罗帕和发笄,正宾走到笄者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然后跪坐下(膝盖着席)为笄者梳头加笄,然后起身,回到原位。赞者为笄者象征性地正笄。笄者起身,并向笄者作揖祝贺。笄者回到东房,赞者从有司手中取过衣服,去房内更换与头上服锦相配套的素衣襦裙。

        ??7、一拜:笄者着襦裙出房后,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父母亲,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一次拜。这次是表示感念父母养育之恩。

        ??8、二加:笄者面向东正坐;正宾再洗手,再复位;有司奉上发钗,正宾接过,走到笄者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赞着为笄者去发笄。正宾跪下,为笄者簪上发钗,然后起身复位。赞者帮笄者象征性地正发钗。宾向笄者作揖。笄者回到东房,赞者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发钗相配套的曲裾深衣。

        ??9、二拜:笄者着深衣出来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正宾,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二次拜。这次是表示对师长和前辈的尊敬。

        ??10、三加:笄者面向东正坐;正宾再洗手,再复位;有司奉上钗冠,正宾接过,走到笄者面前;高声吟颂祝辞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赞者为笄者去发钗。正宾跪下,为笄者加钗冠,然后起身复位。赞者帮笄者正冠。宾向笄者作揖。笄者回到东房,赞者取衣协助,去房内更换与头上幞头相配套的大袖长裙礼服。

        ??11、三拜:笄者着大袖礼服、钗冠出房后,向来宾展示。然后面向国旗,行正规拜礼,这是第三次拜。这次是表示传承文明报效祖国的决心。

        ??12、置醴:有司撤去笄礼的陈设,在西阶位置摆好醴酒席。正宾揖礼请笄者入席。笄者于是站到席的西侧,面向南。

        ??13、醮子:正宾向着西边,赞者奉上酒,笄者转向北,正宾接过醴酒,走到笄者席前,面向笄者,念祝辞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笄者行拜礼,接过醴酒。正宾回拜。笄者入席,跪着把酒撒些在地上作祭酒。然后持酒象征性地沾嘴唇,再将酒置于几上,有司奉上饭,笄者接过,象征性地吃一点。笄者拜,正宾答拜。笄者起身离席,站到西阶东面,面朝南。

        ??14、字笄者:就是给笄者取“字”。正宾起身下来面向东。主人起身下来面向西。宾为笄者取字,念祝辞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甫。”笄者答:“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笄者向宾行揖礼,正宾回礼。正宾复位。

        ??15、聆训:笄者跪在父母面前,由父母对其进行教诲。具体内容父母酌定。笄者静心聆听,在父母说完后答:“儿虽不敏,敢不祗承!”。对父母行拜礼。

        ??16、笄者揖谢:就是笄者分别向在场的所有参礼者行揖礼以示感谢。笄者立于场地中央,先后行揖礼于:正宾、客人、乐者、有司、赞者、旁观群众、父母。受礼者微微点头示意即可。

        ??17、礼成:笄者与父母并列,全体起立。父亲面向全体参礼者宣布:小女某某笄礼已成,感谢各位宾朋嘉客盛情参与!并与笄者向全场再行揖礼表示感谢……赞者有司朋友等人可先留下整理打扫笄礼场地。

        ??至此,笄礼结束。

        ??总归景栩及笄礼彻底完成之后,真的是晕头转向。

        ??原本就是个大夏天,换了两次厚重的礼服,在各种繁杂的程序里,完成了及笄礼。

        ??比起普通人家的及笄;礼,景栩的显然更加的繁杂,见证的人更加的多。

        ??也没有普通那么得过且过,她的每一个步骤都是极为严谨的走了下来。

        ??等下午彻底结束的时候,景栩一回殿,直接脱了鞋袜,让下人摘了沉重的王冠。

        ??只穿了一件纱制的长衣,便躺在了贵妃榻上:“啊,太累了,太热了,这个及笄礼,简直要了本公主半条命!”

        ??景栩朝着另一边的宫人招手:“一杯加冰的西瓜水,不,三杯!”

        ??宫人连忙点头急急忙忙的跑了下去。

        ??景栩擦着头上的热汗,一边是宫人不停的给她扇风,思文忙完了手里的活计走进了大殿。

        ??“公主葵水日降至,怎可贪凉,忘了上次贪吃腹疼的事了?”思文直接拦下了要送冰瓜水的宫人。

        ??景栩一双眼带着哀求:“好思文,我的好思文啊,就让我喝一杯吧,太热了,再这样下去我就中暑了。”

        ??“距离葵水还有七天呢,就让我喝一口吧。”

        ??思文架不住的她的软磨硬泡,只能长呼一口气:“一杯,只能一杯,剩下的不能喝。”

        ??景栩连忙点头,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嗯嗯,好!一杯就一杯。”

        ??就这样景栩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西瓜水,整杯都喝完了之后,舒适的很。

        ??景栩打了个哈欠,软软的躺在了贵妃榻上:“思文,我太累了,我想睡一会,吃完饭的时候再叫我。”

        ??思文拿她没有任何办法,便屏退了下人,自己亲自守着,还给她不停的扇着风。

        ??等景栩沉沉的睡去时候,思文才小心翼翼的将她额前的碎发轻轻的撩开了,别在了脑后。

        ??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似的。

        ??天渐渐的黑了,景栩被人轻轻的推醒了,思文轻轻喊着:“公主,该起来用晚膳了。”

        ??景栩懒懒的睁开眼,睡了一下午很是疲惫。

        ??:“我不要在屋里吃,想去外面吃。”景栩实在是太热了,实在是不想在屋里。

        ??思文自然知道她的脾气:“已经给你做好膳食了,摆放在院子里,都是多以凉菜为主,你放心吧。”

        ??景栩一双眼里有了神采,搓了搓眼睛笑道:“还是思文最懂我。”

        ??夏夜,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上。??

        夜,总是很静,静得和谐,静得自然,静得安详。静如一池幽水,没有半点波纹,就如一场梦,没有哀伤,没有旋律,毫无声响。

        ??等人都散了之后,景栩才感觉到了无尽的空虚和寂寞。

        ??自从景煜确定要逆天而为之后,更忙碌了,整个人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不停的在工作,不停的在调整以往的错误。

        ??江星也常年在边关,很少归来。

        ??赵子期和景墨随着苏黎将军去边关历练了。

        ??说到苏黎,景栩想着书里关于他的寿数,也就是今年了。

        ??今年注定是个不平和的一年,所有风雨来临前的平静都是这般的令人不安。

        ??景栩轻轻的摇着椅子,望着天上的繁星,无人打扰的静谧夜晚,总是令人期待又害怕着。

        ??就像她现在对未来一样。

        ??“呼呼呼……”

        ??一阵清风刮过,一片叶子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景栩微微皱眉,将叶子拿了起来,还不忘抱怨这叶子不会选地方。

        ??就看到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正望着她:“五年不见,小娘子可有想我?”

        ??景栩望着玄朔,心中升起了一股子陌生的喜悦,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直直的坐了起来。

        ??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玄朔……你回来了……”

        ??“你这五年去哪了?”

        ??“我甚至有时候都想捏碎这颗珠子确认你……”

        ??景栩不停的说着,玄朔的眸底划过一丝暖色,将人轻轻的拥在怀里。

        ??耳边传来了极为柔情的声音:“我没事,还有我很想你。”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