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25章 等我

第125章 等我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25章等我

        众人一同离开了皇宫,这场诗会不仅传扬出了新四大才子,四大才女,还有神台和陛下亲封的‘天女’‘神女’。

        ??景栩名字已经传遍天下,想必再没有人不知道。

        ??等所有人走后,景煜并没有走。

        ??他朝着一边的苏公公使了眼色,苏公公立刻明了,然后转身离开了。

        ??思文也在苏公公的示意下离开了,整个院子只剩下景煜和景煜两个人。

        ??景煜望向景栩,眸子里是凝重,也有柔情,那是属于父亲看自己孩子的柔情。

        ??也可以统称为父爱。

        ??“陪我走走吧。”景煜望着景栩轻声道,景栩点点头,朝着景煜笑了笑。

        ??空中还有甜酒的香气和一缕缕的清风,景栩第一次鼓起勇气主动牵住了景煜的手。

        ??景煜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的回握住,一同走在了灯火通明的宫中长廊。

        ??“怕吗?”景煜的声音很轻,轻到风一吹就散。

        ??景栩摇了摇头,笑着道:“不怕。”

        ??“你啊……”景煜轻声一叹,抬起头望着天:“不管你愿不愿意,已经没有后悔的路了。”

        ??也但愿玄朔能够保住她。

        ??即便自己还是死了,即便大周还是亡了,但愿玄朔能够保住她。

        ??能够保护她一世平安,平安终老,不要活不过十五岁。

        ??“有父皇在,栩栩不怕,无论如何,栩栩都想一直这样陪着父皇。”景栩露出天真的笑容。

        ??“栩栩有什么愿望。”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想实现景栩的更多愿望。

        ??“父皇给栩栩的已经是天下顶顶好的东西了,如果非要再有什么愿望的话,栩栩希望父皇长命百岁,安康幸福。”万岁这种事,秦始皇都很难实现,何况只是一个普通的帝王。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有神的存在,但又怎么会眷顾一个普通的帝王呢?

        ??以前没有,以后也不知道。

        ??景栩心中这般想着,却还是希望,景煜可以长命百岁。

        ??或者有更多的奇迹。

        ??“父皇努力。”景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那栩栩也要做到长命百岁,安康幸福。”

        ??景栩回到大殿的时候,就看到玄朔站在天井之中,风吹着他的衣角,即便他没有恢复原本的真身。

        ??就是这般少年的模样,她依旧觉得他有些沉重。

        ??从未见过的沉重。

        ??这样的决定,不知道玄朔做了多久的挣扎,才想要去逆天而为的。

        ??是为了自己,还是别的什么事?

        ??“玄朔。”景栩站在他的背后,轻轻的喊着他的名字,这次没有戒备,更多的是感激,也或者掺杂着其他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情绪。

        ??玄朔转过身,眸子的阴鹜消散,露出原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走上前。

        ??“几日不见,小娘子越发好看了,这要是再过几年,三国第一美人的称号非你莫属。”玄朔这小嘴就说不出正经的事。

        ??她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就开始说什么三国第一美人的事,哪有什么三国第一美人。

        ??别忘了这称号当初可是杨月的,就算这次玄朔和景煜联手破坏了‘天女’‘神女’的称号,谁也不敢说,杨月后续的发展到底是如如何。

        ??神台也不一定能够放过她,甚至现在那个叫慧真的去向,她都不知道。

        ??万一真的回去告状,事情会不会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景栩再次默默一叹:“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可是灵师,那个慧真回去告状的话,你的罪责似乎比我们的还大。”

        ??看着景栩苦瓜般的小脸,玄朔噗嗤一笑,弯下腰和她四目相对,眸子里都是遮不住的笑意:“怎么?小娘子担心我?”

        ??“是,担心你,担心你受罚。”景栩扁了扁嘴望着他:“你真的没事吗?”

        ??“你其实……”

        ??“确实,没有你,我很多事情根本办不到。”如果这场流星雨不是玄朔为她而下的,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

        ??天大的算计,也无法真真正正的去更改这个封号,还有转点。

        ??今天没有玄朔,杨月就是天女,神女,所有的一切又会重新回到书里的轨迹。

        ??而书里的轨迹,她再也拯救不了任何人。

        ??也只能看着大周灭亡。

        ??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现在承认了,没有我不行?那你要怎么奖励我?”玄朔说话的时候,热气都是喷洒在她的脸上的,景栩只觉得痒痒的,还有他说话间梅花的香味更是浓郁了。

        ??真是从头香到脚,从里香到外。

        ???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好想也不能为你做什么……”景栩知道自己的本事,根本没有什么点是玄朔需要的。

        ??论医术,玄朔有法术,可以将绝症之人瞬间救回,而她只有医术,只能慢慢的调养,只能慢慢的救人。

        ??甚至有些病她也是束手无策的。

        ??论地位身份,玄朔是灵师,是神台的人,是神的使者,他们拥有凡人无法想象的手段和寿命,凌驾于三国最高统治者之上,地位自然也是她一个公主比不上的。

        ??论相貌,玄朔的真身如神灵降世,想必他肯定见过和他一样一尘不染如星河般璀璨的女人,而自己相貌虽然突出,但比起天神还是要差一些的。

        ??其余的更没有可比性了,自己对于玄朔来说,似乎真的没有那么出众,甚至自己连一点利用性都没有。

        ??看着景栩失落的眸子,玄朔敲了敲她的脑壳:“不准想东想西,来,亲一下你未来……”玄朔就说了一半。

        ??景栩自然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吓得她赶紧捂住他的嘴:“玄朔,你他喵的是禽/兽吗?我才十岁!我还是未成年,我还是个小孩子!”

        ??玄朔郁闷一笑:“你也就是换了副皮囊,怎么还真装成无辜的小孩了,还未成年,你现在我给你算算真实年龄……”

        ??“两世加起来,三十三了。”玄朔望着她,不肯退步。

        ??景栩老脸一红,开始耍无赖:“我不管,我现在就才是十岁,小孩子一个。”

        ??“行行行,说不过你,那抱抱你总可以吧?”玄朔伸出手,想让她主动投入他的怀中。

        ??景栩自然也明白他的用意,磨磨蹭蹭的投入他的怀里。

        ??玄朔笑着将人揽住:“迈出一小步,成功一大步,不赖嘛,有进步。”

        ??只是背对着景栩的玄朔,眼里的笑意渐渐的收了。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如果有危险,记住捏碎珠子,我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身边。”玄朔抱着景栩,声音在她耳边温柔道。

        ??这般细碎轻声的音调,似乎从左耳一直传入到了心中。

        ??“玄朔,我等你,你要平安。”景栩趴在他的怀里,轻声道。

        ??“那是自然,我还要娶我的小娘子回家呢,怎么舍得死。”玄朔将人带回了公主殿。

        ??等着她睡着了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这一次,他自己都不确定的归期,但没有办法,他只能离开。

        ??再去努力争取一次,如果这次还是不行,他也愿意与她一起再赴一次轮回。

        ??夜里。

        ??杨府。

        ??一身黑衣的慧真突降临。

        ??杨太师一看慧真,心中咯噔一下,连忙行礼:“拜见灵师大人。”

        ??“不知灵师大人深夜造访所谓何事?”杨太师浑身都是冷汗。

        ??难道自己的事情败露了,已经被慧真知晓,想要前来警告自己?

        ??亦或者,是来铲除自己的?

        ??杨太师心中快速算计着,自己府里的兵力能否战胜得了眼前的灵师。

        ??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今日天降祥瑞,原本是你的养女杨月的,今日应该被封为天女,可惜被人破坏了。”慧真坐在高座之上,把玩着桌子上的玉如意。

        ??杨太师心思百转千回:“灵师大人是说我家幺女杨月?”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杨太师一开始确实有利用杨月的心思,想要杨月去靠近景栩,让两个人走近,慢慢的告诉皇帝,杨月是那个人的血脉。

        ??让她恢复她该有的殊荣。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杨月竟然还会是神台要封的天女。

        ??难怪刚才看杨月和杨星都是面色有些遮掩,原本以为是在宴会上有人为难他们。

        ??现在看来,其中还有别的隐情,只怪自己没有深入的去问明白。

        ??也是自己没有归于重视这场诗会,对他来说这场诗会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顺便让杨月和公主亲近亲近罢了。

        ??仅此而已。

        ??“杨月天命如此,身份贵不可言,但原本顺理成章的身份如今怕是行不通了。”在来的路上慧真就已经想好了。

        ??即便玄朔阻止了他,既然他还对他动了些手脚让他无法和上神沟通,那他就用别的方式去完成这场该有的命运轨迹和宿命。

        ??绝不能让玄朔一人破坏了。

        ??大周必须灭亡,景煜景栩都必须死。

        ??何不利用一下原本就有反叛之心的杨太师和瑾王呢?

        ??“叩叩。叩叩叩。叩叩。”敲门声响起,这样的敲门暗号只有一个人知道。

        ??杨太师一头冷汗,怎么瑾王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呢?

        ??“我先出去看看,是什么事……”杨太师试图再遮掩一下。

        ??“不必如此,瑾王是我叫来此地的。”

        ??慧真看着杨太师,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但现在他联系不到上神,甚至连灭尘都不在神台,更无法联系的到。

        ??大周只有他一人在此,为了不被惩罚,也为了使命……

        ??“啊……”杨太师的脸上很快恢复了平常,似乎那一闪而过的慌张和遮掩不复存在一般。

        ??瑾王摘了黑色的斗篷,露出原本的真容。

        ??哪还有什么和善,只想着云游四方的潇洒模样,一双阴沉的眼望向杨太师,又看向回着。

        ??“不知灵师大人深夜传唤本王来此是为何?”瑾王眸子划过审视。

        ??不想放过慧真任何一个表情。

        ??“啊……灵师大人是说,今晚上天降异象,原本是想封杨月为天女的,只是被人破坏了,才封的景月、”杨太师在中间打着圆场。

        ??“哦?”瑾王带着上扬的怀疑音调,脸上确实稀松平常,很显然这一件事他已经知道了。

        ??杨太师一看瑾王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的七七八八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站在中间,等着灵师慧真发话。

        ??慧真看着瑾王,将怀里的一份牛皮纸扔给瑾王和杨太师。

        ??“二位看看,这原本的天命轨迹吧。”

        ??“朝代更迭原本就影响着后面的大势,如今最大的局势已经被玄朔破坏,为了更多人的安危,只能走别的路了。”

        ??杨太师接过牛皮纸展开递给瑾王,自己也从又开始看。

        ??【前朝遗孤景月为天女,天女贵不可言,文武双全,代父从军杀敌万千,却依旧敌不过朝代的更迭,大周末代皇帝景煜卒,大周战神苏黎病逝,大周新战神江星也旧疾复发暴毙,大周瑾王之子景墨失踪,大周覆灭,三国被统一,统称为秦,始皇帝登基。】

        ??望着手里牛皮纸上的东西,杨太师已经汗如雨下,大周会覆灭?大周会覆灭?大周会覆灭?

        ??那他还帮着瑾王争什么皇位?

        ??反观瑾王神色中竟然没有一丝意外,甚至面上平静到让杨太师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瑾王已经在很早之前就看到过这样的牛皮纸。

        ??那他到底为什么争那个位子?

        ??瑾王一双手松开了牛皮纸,望着慧真:“所以,你想要让我们做什么?”

        ??慧真也看向瑾王。

        ??两人四目相对,慧真眯了眯眼:“你知道这份天命卷?”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造反这件事,不需要再告知上天吧?”瑾王神色淡淡,似乎没有被影响和恐吓的态度。

        ??“景墨失踪,但不会死,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慧真能够透露的最大的秘密就是如此了。

        ??也想试试瑾王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儿自有我儿的命,而我只是想试试那个位子到底是何等的感觉,仅此而已。”瑾王依旧让人看不清深浅。

        ??这话里所透露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慧真现在已经别无选择,无论是真是假,他都只能用瑾王和杨太师。

        ??没有人比他们更合适被他利用。

        ??为了将轨迹重新掰回去,如此才是最好的选择。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