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24章 天女

第124章 天女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24章天女

        最后的景墨是醉了,江星也派马车将人送回了王府,自己坐在马车上,看着繁华的街道,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

        ??景墨虽傲娇,虽有些小性子,实际上他和景栩一般,都有一颗善良又热切的心。

        ??有时候,他也暗暗羡慕过很多人,羡慕过赵子期家庭和谐,有赵宰相那般的人物做父母。

        ??羡慕过景墨,他的父王贵为亲王,在他生母去世后,并没有再娶,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景墨。

        ??也羡慕过苏城,有苏黎那般战神的父亲。

        ??甚至连杨星他也都羡慕过,即便杨太师总是三番五次的倚老卖老,但他对自己的子嗣都是很护犊子的。

        ??整个大周都知道杨太师的护犊子之名。

        ??江星也微微一叹。

        ??似乎自己也挺令人羡慕的,他陪伴了公主这么多年。

        ??对他来说像是天赐的奢侈品。

        ??“江星也,已经足够了,不能再奢求不属于你的东西了……”江星也的喃喃声被人声鼎沸的街市掩盖。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事。

        ??诗会又进行了七天,也到了要收尾的了。

        ??来这里参加的贵子贵女们都有收获。

        ??景栩和杨月是综合四大才女之一。

        ??而四大才子的名头则是景墨,江星也,赵子期和苏城,杨星因为后期有两天有事情缺席了、

        ??只能遗憾的退出竞技。

        ??景栩也终于想起了书里,作者确实也提过了这么一句,当时的诗会是杨月也就是被封为景月的公主举办的。

        ??杨星前期参加了,后期为了避嫌,则是退出了比赛,如此四大才子的名头自然也落不到他的头上了。

        ??景栩接触过杨星,他的才学不在赵子期之下,尤其是对策论,还有空前的眼光和格局,真不是一一般人能比的。

        ??她也从那次的对话中,学到了很多,也打开了新的格局。

        ??进行到最后一天答谢宴的时候,景栩终于打算松口气的时候,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此人相貌清俊,气质出尘,一身暗纹袈裟披在身上,像是个不问世事的和尚。

        ??偏偏他又是长发披肩,看起来又多了一些潇洒。

        ??天色偏晚,众人谁也没有见过这个突然出现在宴会上的人。

        ??景栩也皱着眉头,心中却升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是灵师。

        ??也只有灵师能做到不需要经过重重守卫,不会被阻拦的来这里吧。

        ??因为天色很暗,烛火不明,景栩也看不太清他的脸。

        ??这奇怪的人还没有开口,天空突然明亮起来。

        ??湛蓝色和粉色的流星雨突然降落,照的整个天空都异常的明亮起来。

        ??随后能被肉眼观看到的除了那色彩斑斓的流星雨外,还有更令人吃惊的七彩祥云。

        ??七彩祥云伴着双色梦幻的流星雨,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

        ??甚至在这一瞬间,没有人去看这个奇怪的人。

        ??景栩自己也看呆了,她承认,这是她看到过最好看的一次流星雨,实在是梦幻。

        ??她不自觉的摸向了自己胸前的那颗蓝色的闪着星光的星星,总觉得那些星星和她戴着的这些有些相似。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错觉。、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这个人赶出去,她有很不安的预感,今日是不是又要天降祥瑞了。、

        ??一切是否又要被扭转了?

        ??“来人,将私闯的贼人拿下!”景栩的一声厉呵,将还在回味的众人神思拉回。

        ??守卫凶神恶煞的上前,想要抓住这个贼人。

        ??谁知这‘贼人’只是轻声一笑,没有丝毫的恼火,挥了挥手,这些守卫都不动了。

        ??景栩心下冷了一片,完了、

        ??是灵师。

        ??只有灵师才有这样的本事。

        ??“天降祥瑞,是有天女在此,天女非池中之物,天象在此。”这人声音似乎不大,但在场的所有人却奇怪自己能够听得这么清楚,甚至就像是他趴在他们的耳边说的一样。

        ??“哦?你说的天女可是公主殿下?”既然是天女,又是在这里,大家都会本能的自然而然的看向景栩,想到景栩。

        ??谁知这人竟然直接否认:“非也非也,并非是她。”

        ??“而是杨月。”这人指向了人群里,景墨身边站着的杨月,一时间空气都有些凝固。

        ??景栩的心像是被插了一把刀子一样,心中无限的慌乱。

        ??甚至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才能阻止这场所谓天女的出现。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终究还是没能逃得过吗?

        ??景墨微微皱眉:“你是何人,在此口出狂言。”

        ??“公主在此,你当真是老眼昏花。”江星也也怒目而视,这个人简直就是找死。

        ??赵子期折扇合上,随着江星也的架势,一同望向这个人:“就算你是灵师,也不能这般乱点。”

        ??随着赵子期的话音刚落,那人便开口了:“神台灵师慧真,这厢有礼了。”

        ??他半飘在空中,伸出一只手,想要点在杨月的额头。

        ??景栩心中崩溃,完了,一切都完了。

        ??忽然一阵强风刮过,众人都下意识的挡住自己的眼,随着一阵浓郁的梅花香味降落。

        ??景栩的心也微微停止了。

        ??从天而降的玄朔带着一丝不屑:“本尊为公主亲降的流星雨,怎么就成了某些人口中的祥瑞了呢?”

        ??所有人望向如神灵的男子,大气都不敢呼,甚至只是这一眼,他们都不敢再看第二眼了。

        ??“玄朔,你疯了?”慧真不可思议的看向玄朔。

        ??“你敢违抗天命?”

        ??“这可是会魂飞魄散的!”

        ??玄朔微微挑眉,眸子里都是平静,甚至此时此刻,他还很是突兀的掏了掏耳朵。

        ??“再说一遍,这是我为公主降下的流星雨,这位灵师怕是搞错了祥瑞。”

        ??玄朔特意将祥瑞二字咬的很重。、

        ??慧真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他,眼里又有些不忍,他继续道:“这祥瑞只出一次,而且我追踪到此,比你要早,我自然比你更有话语权。”

        ??玄朔轻笑一声:“哦?是吗?那你还能再降下一场流星雨吗?”

        ??慧真皱眉:“怎么可能还有第二场,你也知道这些是什么。”

        ??玄朔摸了摸鼻子:“可我能啊。”

        ??玄朔一步步走到景栩的面前,优雅的朝着她伸出手:“本灵师可否有荣幸再为公主降下祥瑞之雨?”

        ??景栩此时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原本一直劝她放弃,原本一直不出现的玄朔,竟然在最危急的时候,突兀的出现了。

        ??景栩甚至有些荒诞的想,这就是那个踩着七彩祥云来救她的神吗?

        ?原来神这么有人情味。

        ??“自然。”景栩的声音不大,却很坚定。

        ??已经如此了,她只能更坚定的走下去了。

        ??慧真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景栩和玄朔。

        ??“疯了,真是疯了!”

        ??‘玄朔,你真是疯了!’

        ??玄朔充耳未闻,打了一个响指。

        ??蓝色和粉色的流星雨再次降落,只是比起之前的流星雨有些不同的是,那些七彩的祥云竟然拼成了景栩的名字。

        ??【景栩】二字在大周的上空久久不散,玄朔不管已经崩溃的慧真,当众宣布:“有女名景栩,大周皇帝之女,为天女。”

        ??景栩在玄朔的拉扯中,接受了众人的跪拜。

        ??而景煜也来到了此地。

        ??看着玄朔拉着景栩的手,宣布了天女后,神色说不清的复杂。

        ??景煜从登基那天起,便被吃了绝情丹,说实话,这绝情丹对他确实有用,他渐渐的忘记了最爱的人,忘记了景栩,甚至都要忘光了自己最快乐的时光。

        ??满心只剩下杀伐。

        ??后来景栩给他吃自己做的东西,第一时间他就闻出了药味,原本他想着的是,不过是个丫头,就算被夸上了天,那医术又怎么会超群呢?

        ??可他错了,随着服用次数的增加,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竟然开始能够回想起以往的点点滴滴。

        ??甚至连失眠都好了些。

        ??他在放弃吃药和吃药之间挣扎,但不知为何看着那张和锦瑟如此相似的脸,他根本无法拒绝。、

        ??或许从内心的角度来说,他也是不想拒绝的吧。

        ??玄朔违背神台的事,他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独独要护着景栩。

        ??此时此刻,他却在想。

        ??一个外人都为了景栩违背了天命。

        ??那身为她的父亲,为她违背天命又如何?为什么不能拼一次?

        ??哪怕结局是粉身碎骨又如何?

        ??为了景栩,也为了这大周的万千百姓……

        ??逆天又如何?

        ??景栩还不知道,玄朔为她做的事,让景煜也有了反抗之心。

        ??“陛下驾到!”景煜漫步出现在众人之中,众人本就没有起身,直接再次俯首。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此起彼伏的高呼浪潮,让景煜下定的决心更甚。

        ??“孤观天降异象,七彩祥云直指公主殿,特来一探究竟,不知灵师大人竟也在此。”景煜一副淡然的模样。

        ??即便如此淡然,也因为常年杀气太重而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皇帝,你来的正是时候。”慧真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看了眼玄朔,重重的呼出一口粗气,走到景煜的面前来。

        ??“封杨月为公主。”他指了指一边的杨月。

        ??杨月面露惊吓之色,一边的杨星心中咯噔一下,拉住杨月再次叩首。、

        ??“我等为臣子,愿为大周世代为臣。”杨星这话的意思也是想向景煜表忠心,而担心这样的事会威胁到杨月的生命。

        ??还有杨氏一族的命运。

        ??“此谓天命,非你等凡人能懂,皇帝,快册封吧。”慧真望着玄朔,眼中都是警告。

        ??玄朔懒懒的把玩着自己带着无名指的戒指,面露讥诮。

        ??甚至补了一句:“我不介意再来一次流星雨。”

        ??“你!”

        ??“玄朔!你!”

        ??玄朔打了个哈欠,很明显不想再回答慧真一句话。

        ??慧真也看出了玄朔的冥顽不灵,气的胸口起伏,望向皇帝,很有威胁的意思。

        ??景煜看了眼玄朔,眸子一扫而过,望向景栩又是一扫而过。

        ??最后将目光定在慧真身上。

        ??慧真一看他的神情,心道:凡人帝王总归不会逆天而为,到时候玄朔的事,他还是报上去的好。

        ??免得真坏了人间的命格就不好了,那可不就是他能够担当的起得了。

        ??慧真眯着眼,望向景煜,等待他宣布。

        ??景煜眉毛微挑开口道:“天降神级,众臣子,万民所见之名为景栩,那孤便顺应天命,封景栩为大周天女。”

        ??“传召天下。”

        ??慧真一双眼瞪得浑圆,甚至连眼睛都忘了眨,他指着景煜:“你也疯了!”

        ??“连你也疯了,难道你忘了你的天命了吗?”

        ??“难道你忘了你为什么坐上这个位置了吗?!”

        ??“难道你想大周所有人因为你的愚蠢而彻底颠覆以往的命运吗?”

        ??景煜冷眼望着慧真,一字一句道:“疯的从来不是孤,而是你们。”

        ??“用卑鄙手段,用所谓天命控制天下的你们。”

        ??原本,他只想做个平凡王爷,有爱人,有孩子,有家人,有朋友,还有兄弟、

        ??可最后呢?

        ??一无所有。

        ??是啊,大周覆灭,他的百姓们,又有几人能够苟活的下去?

        ??一个灭国的普通的百姓,又怎么会在新的国家建立之时活得人权和幸福?

        ??只会是奴隶,只有压迫和歧视。

        ??“你!”慧真没想到景煜真的疯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出口。

        ??“疯子,一群疯子!”慧真不停的摇头。

        ??他双眼瞪大很大,眼里都是血丝,那是发自内心的惧怕。

        ??玄朔知道他在怕什么,看了眼景栩:“小娘子,今晚等我。”

        ??然后和景煜错身时,悄悄的点了点头,随后玄朔拉着慧真的胳膊带离了这里。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有人看向景栩,也有人看向杨月。、

        ??毕竟两个灵师,一个倾向于景栩,另一个则是倾向于杨月、

        ??仅仅是一个灵师的倾向,就足以改变很多事情,比如,有的人就会怀疑,这个真的天女是景栩还是杨月。

        ??但用七彩祥云拼成的景栩二字还有些残留。

        ??众人心中更是不解了、

        ??既然连署名都有了,那为什么这一个灵师偏偏还是要说杨月是天女,还和皇帝大吵一架。、

        ??甚至说他们都疯了?

        ??今天的事,在这里她们不会表露分毫,但是回去之后,这样的事,他们都会一字不差的告诉自己家族里的人。

        ??江星也回神走过来:“别怕,只要我活着,大周便在。”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