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23章 饮酒

第123章 饮酒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23章饮酒

        下边的人继续接道:“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

        ??终于轮到景墨了,景墨毫不犹豫道:“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杨月接道:“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苏城在一边街上:“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杨星自然也看出门道了,这景墨这般靠过来,竟然不是为了自己和苏城,而是自己的妹妹。

        ??杨星微微皱眉,语气不是很好:“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

        ??这一轮结束后,场内只剩下二十个人了。

        ??只要再需一轮,基本上就可以定出前十了。

        ??这一次最后一个字是山。

        ??景栩想都没想便开始了:“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水流。”

        ??江星也也毫无压力接道:“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

        ??赵子期也懒懒的去接,后边也都是如此,根本没有什么对手。

        ??最后留下来的十人,景栩,江星也,赵子期,景墨,杨月,杨星,可惜苏城没有留下,因为他最后这句没有接上。

        ??倒是舒禾留了下来。

        ??一共十人,大家们也根据他们的表现现场各自打分。

        ??最后三个人把打的分数合在一起,重新排名。

        ??第一名竟然是江星也,这很是令人意外,第二名是景栩自己,第三名景墨。

        ??景墨朝着杨月耸了耸肩在杨月身边小声道:“可能三位大师比较偏爱沉闷型,不必过于在意。”

        ??“三位大师素来公正,想来是我第二次接的时候,有些慢。”杨月不想再看景墨,可景墨总是在她的身边她想不看都难。

        ??前两项的榜单都张贴了出去,新一代画才子,诗才子都已经被更多的人熟知。

        ??今日也算是为画和诗的完美收场。

        ??景栩设了晚宴招待他们,依旧是五人一桌,大家的餐饮规格都是一样的,都是公主的小厨房做的。

        ??众所周知,公主小厨房的御厨班底是整个宫里最好的,原本都是伺候国宴的,却被景煜赐给了景栩。

        ??景栩原本也是拒绝的,但是景煜态度强硬,她也不敢忤逆景煜,于是就接受了。

        ??众人品尝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一天的疲累和不甘都一扫而空,大家都心满意足的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景栩趁着这些人都走了之后,靠在座椅上腰腿酸疼。

        ??赵子期江星也还在这里,景墨早就去送他的‘杨妹妹’了。

        ??就算木讷如江星也,也看出了景墨对杨月的不同,别人自然也看的明白。

        ??赵子期看着站在景栩身边的江星也,连忙识趣的作揖:“那臣也告退了。”

        ??“好,路上慢点。”景栩见赵子期走后,算是彻底的放飞自我了,靠在圆椅子上,一动都不想动,江星也嬷嬷在一边用内力还给她击退蚊子。

        ??那打蚊子的杀气大有上阵杀地的气势。

        ??“星也哥哥,你不回去吗?”景栩懒懒的抬起头,望着他。

        ??江星也望着视角下的景栩,内力微微一晃,摇了摇头:“不急。”

        ??“嗯,好累啊,还有九天这样的劳累,想想就发愁。”在景栩的心中,江星也就是自己的哥哥,有些话对他说也没有什么。

        ??反正他也不会对外宣扬一句的。

        ??“要微臣帮公主做什么?”听到她说累,他也是心疼的,望着景栩的模样,心都软塌了。

        ??景栩乖巧的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随便抱怨两句。”

        ??“微臣愿意听公主的抱怨。”江星也温和道。

        ??景栩伸手抓住他的衣袖,笑着道:“知道星也哥哥对我最好了。”

        ??“我们回去吧,太晚了,实在是太累了。”景栩伸了伸懒腰。

        ??江星也身后的手想抱住她,后来又忍住了。

        ??是啊,她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再抱着了。

        ??江星也的手垂下来,甚至这一瞬间,他心中那丝丝的失落,是怎么都阻挡不住的。

        ??江星也告别了景栩,默默的一个人往宫外走去。

        ??宫中守卫见到江星也之后都不停的弯腰作揖。以示尊重。

        ??毕竟他的名头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

        ??而且所有人都很尊重他,包括他们这些士兵。

        ??谁人没有听过他的名头呢。

        ??“见过江将军。”

        ??“见过江将军。”

        ??江星也所过之处,都是作揖和行礼的声音,江星也都一一让他们起来了、

        ??却没人发现他的萧条。

        ??他走出皇宫,没有骑马,今日的月色很好,他脑海中都是挥之不去的景栩的笑容。

        ??他想要守护那样的笑容,又怎么也按捺不住如野草般疯长的欢喜和喜欢。

        ??对于自己的身世,他并不清楚,他的身后除了他自己一人,没有别人了。

        ??就算是喜欢,他也只能藏着,他不能带着景栩进入他的世界,他也没有资格像景墨那般大胆的去追求自己喜欢的、

        ??能够为她而战,能够守护大周,能够战死沙场,那才是他的荣耀和价值所在吧。

        ??江星也对着月亮轻轻扯了扯一抹苦笑:“愿我长命百岁,愿我能守卫大周。”

        ??景墨屁颠屁颠的送杨月往回走,引起了杨星的不,满。

        ??一向温润如水的人,看着景墨笑容都失了:“贝勒爷如此做怕是不妥。”

        ??景墨看着未来的大舅子,态度那可是一百分的好:“杨兄是在说什么不妥?”

        ??“舍妹由我一路护送回家便好,不知贝勒爷同我们一同前行,是不放心臣吗?”杨星一双亮眸子望向景墨。

        ??景墨张了张嘴,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啊,不是,只是想去买核桃酥,那徐记的核桃酥,当真是美味,家父最是喜爱。”

        ??“好巧不巧,就在贵府邸的对面,只能同行了。”

        ??杨月在一边道:“贝勒爷,徐记在大周都是连锁的,如果臣女记得不错的话,一出宫门最右侧就有一家,为何非要舍近求远,跑这么远来买核桃酥呢?”

        ??“更何况现在天色已晚,贝勒爷又陪着我们兄妹二人走了这么多路,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怕是要关门了。”

        ??景墨看着牙尖嘴利的杨月,心中欢喜更是压不住。、

        ??他笑着回应:“说来也是见笑了,家父最喜欢的就是贵府对面周师傅做的,虽然徐记是连号,虽然配料都是一样的,但个人烤的火候和功底是完全不一样的。”

        ??“打个比方说,城门口那家的鲍师傅,他火候轻,年轻人追捧的多,门前排着队买的大多都是年轻人。”

        ??“而贵府对面的周师傅,做的核桃酥都是火大的,带着一丝焦香味,中老年人购买者居多。”

        ??“家父最喜欢周师傅做的火大一点的核桃酥。”

        ??“哪怕走过去没有买到,也没有关系,等明日再来,明日买不到,后日再说也不迟。”

        ??杨星微微皱眉,听闻贝勒爷素来傲娇高冷,今日的话怎么这么多,看来传闻也不可信。

        ??倒是公主……

        ??杨星想到景栩,不自觉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子暖光。

        ??他很是喜欢景栩。

        ??今日虽然没有看到她亲手作画,但民间早就传闻,景栩是从江星也,画工了得。

        ??想必今日江星也和她都未动笔,也是为了将机会留给别人吧、

        ??终于到了杨府,杨月草草的朝着景墨行了礼:“那臣女便告退了,贝勒爷自便。”

        ??说完便自顾自的回府了,杨星一看杨月的态度,就知道自己的妹妹对景墨无感。

        ??于是也行了礼:“贝勒爷自便,臣先回家了。”

        ??景墨吃了个闭门羹,心中无奈:“人人都对本贝勒爷疯狂,唯独你们兄妹见我如此冷漠,看来得从杨太师那里下手啊。”

        ??“这事,要不要假公济私?”

        ??景墨走到杨府的对面,还真买了五斤核桃酥,看着五斤核桃酥景墨想着给自己老父亲一些,剩下的都给管家他们分了吧。

        ??于是便哄着小曲往回走。

        ??逆流的人群里,神色失落的江星也特别显眼。

        ??本就是一身杀气,本就是玉面将军,这相貌和气场,就算是不想注意也是不行的。

        ??赵子期:呵呵,合着小爷没气场,没相貌是吧?

        ??“星也兄,怎么一个人走在街上,怎么没骑马?”景墨将核桃酥绑在了马上,牵着马走了过去。

        ??“见过贝勒爷。”江星也时刻记着礼数,无论是面对谁,他总是能很是清醒的将自己的礼数完全的做到周到。

        ??“客气,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一个人呢?”

        ??“看起来还可怜巴巴的。”

        ??江星也无奈一笑:“臣除了军营,回家也是无人,于是便想在街上走走,仅此而已。”

        ??“至于可怜巴巴,那都是贝勒爷个人的想法,臣如此惯了,并没觉得可怜。”

        ??景墨上前搂住他的肩膀:“行行行,江先生最遗世独立,最是天上星辰。”

        ??“一起喝一杯?走着走着就有些饿了。”

        ??江星也看了眼他,马匹上的核桃酥:“快归家吧,这核桃酥刚出锅还热乎的时候最是香甜了。”

        ??“等冷了的时候,味道会大打折扣一半以上。“

        ??景墨毫不在乎的摆摆手:“无所谓,不就是块核桃酥,我父王什么没吃过,就连那沟里的什么泥鳅都吃过,别管他了。”

        ??“走走走,去买些好酒,买些好菜,我要去你家吃酒。”

        ??“为什么不去饭馆?”江星也望着他,微微挑眉、。

        ??“本人太帅,怕醉酒后被人围观。”景墨也开始胡说,其实也主要想要陪陪他。

        ??江星也确实太苦了。

        ??比起他,自己当真是算是蜜罐子里长大的了。

        ??还有栩栩,幸亏五岁的时候就认回来了,要是一直待在那劳什子尘殿,他的心态估计也会被崩。

        ??他可受不了自己的妹妹受苦。

        ??江府,只有江星也一个主子,其余的人都是仆人还有一些自发从军队来给他府里站岗的士兵。

        ??“臣见过贝勒爷,将军。”铿锵有力的声音,坚定明亮的眼神,上过战场的就是不一样。

        ??景墨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

        ??而后将故意多买的牛肉递给他们:“酒喝不了,牛肉可以吃。”

        ??将士们看向江星也,江星也点点头,他们便收了:“谢过贝勒爷,将军。”

        ??两人进入府中后,厨子又做了几道热菜,两人就坐在院子里,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

        ??风一吹,两人都有一丝的醉意,但也只有一丝,也足以令人有了打开心扉的想法。

        ??毕竟有些事,憋着实在是难受。

        ??“星也兄,你知道这世间最令人抓心挠肺的事是什么吗?“景墨又喝了一口:“我说的不是保卫大周的事,也不是消灭敌人的事。”

        ??“是在这些之余,你觉得最令你抓心挠肺的事是什么?”

        ??江星也最先想到的就是景栩,但是这些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哪怕是一个字都不能透漏。

        ??尤其是眼前的人还是景墨的前提,他更是不能说。

        ??这些只能当做是秘密,烂在心里,烂在时光里。

        ??“没有,我的人生只有杀敌。”江星也违心的说道,实际心中也悄悄的向往过,如果他父母双全,有人撑腰,也可以像景墨一样大胆的把喜欢表现在脸上吧。

        ??可惜,他只是一个人,一旦他战死,他不忍心……

        ??江星也一杯杯的喝着,看他那闷葫芦的模样,景墨就猜到了七七八八。

        ??“既然是不想说之事,那也不勉强,我来说。”

        ??“这世间最令人意外的就是一见欢心,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你见芸芸众生都是普通,唯独见她就像是发了光一般,在你的心里一锤一锤的敲打着。”

        ??“甚至,你自己都感觉得到,自己不像是以前的自己。”

        ??“而最令人抓耳挠肺的事,就心悦之人,根本对你没什么好感。”

        ??听到他如此说,江星也露出一丝微笑:“你不会是在说杨家的幺女吧?”

        ??“唉,连你都看得出来,那她应该也看得出来啊,可她对我当真是冷漠,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对我讲,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挫败。”

        ??“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对待过、。”

        ??“明明之前的女子都没有这样过的。”

        ??“为什么她总是对我不理不睬呢?”

        ??江星也夹了一块牛肉,微微一叹道:“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有些人彼此相近无缘无分。”

        ??“有些人天涯路远,却总能穿过千山万水走在一起。”

        ???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