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第122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122章小丑竟是我自己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有人轻轻的晃了晃她。

        她以为是哥哥,便软软道:“哥哥我再睡一会,就一会……”

        站在一边的景墨,整个人像是被击中了样,面红耳赤,呼吸也急促了些许。

        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女子?

        景墨耐心道:“杨姑娘,别贪凉,小心感冒。”

        听到她讨厌的声音,她猛地睁开眼,就对上了那双含笑的眸子。

        “啊!”杨月吓了一大跳,喊了出声。

        这人变态吧!

        他怎么能随意的拉开帘子呢?

        虽然她还小,但也不能这样啊……

        更何况她睡觉的姿势实在是算不上淑仪端庄,都可以用丑态百出来形容了。

        杨月心中真的要崩溃了,怎么每次失仪的时候,都会被这个家伙看到。

        还是个轻浮的家伙!

        哼,别以为她常年在深闺中就不知道他被各种莺莺燕燕围住的事了。

        这世间有哪个男子能够真的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

        就连自己的爹爹一把年纪了还养小妾呢!

        更何况,景墨言语实在是太浮夸了,根本就不像个有涵养的人、

        杨月气哄哄的站起身,跳下了马车,临进府邸之前她起哄哄道:“非礼勿视贝勒爷是不知道吗?”

        说完就给景墨留下一个有些倔强的背影消失在了府门前。

        管家看到了景墨:“奴才给贝勒爷请安。”

        刚要转身进去通报的时候,被景墨拦住了:“顺路而已,无需通报。”

        说完便骑着马儿离开了这里。

        一路走来都在想刚才杨月气呼呼的模样,自言自语道:“别人看你那是非礼勿视,我看你不是。”

        心中也想了无数以后和杨月相处的画面,嘴角更是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或许他真的是太高兴了。

        以前总觉得斗蛐蛐,赛狗,听个小曲,春游,打猎就是人间最畅快的事了。

        直到昨日见到了杨月,他才发现这世间最畅快的事和杨月比起来都逊色了许多。

        要是能带着杨月一起游湖,整日朝夕相处,那才是人生最最畅快之事啊。

        赵子期又远远的便看到了他从太师府往这走的一脸春/色/模样,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

        他实在是太想笑了。、

        没想到为情的景墨,竟然这般没出息,还亲自送人回家?

        这可一点都不是他的风格啊。

        这次赵子期没指望他能主动发现自己,于是直接走上前揽住了马儿。

        “景兄好雅兴啊,太阳都快下山了,你还没回府吃饭呢?”

        看着赵子期一脸玩味的笑,景墨下了马,将缰绳扔给他,赵子期下意识的接住了。、

        “景兄脸上的红色都快成胭脂了,这杨家小姐就这般令你心动?”

        景墨真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踩了赵子期的窝了,怎么回回都能碰见他。

        每次都问他这种问题。

        景墨恨不得现在就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揍他一顿。

        “你是不闲着没事?没事去星也那里练兵去。”景墨懒得回复他,有时候他也搞不清赵子期的脑回路。

        “哈哈~”赵子期也不恼,一路陪着他走回了分别的路口。

        两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在余下筹备的日子,景墨总是时不时的找杨月,无论是入宫还是出宫,总是能偶遇的到。

        杨月一度怀疑景墨是故意的,但是她又没有证据。

        杨月心中安慰自己:等诗会结束,一定离着他远远的,决不能再看他一次。

        就这样在紧张的筹备下,十几年来,当朝的第一届诗会的请帖挨个发了下去,收到请帖的贵女贵子们无不兴奋。

        这可是身份的认同,就算不能在诗会上博得名头,能入宫参加诗会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和骄傲的事。

        那些早早预备了服饰和首饰鞋子的贵女贵子们都等到诗会那一天。

        诗会当天,景墨赵子期和江星也是一同入的宫,也是来的最早的。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剩下的人都是陆陆续续进宫,举办地点是在公主殿一边的大花园,大花园布置得当,人人都有位置可以做,笔墨纸砚琴棋书画每种都有几十余份。

        还做了许多的准备,以防有其他意外的事情发生。、

        景栩的原则就是在自己举办的地方,尽量不让任何一个人出丑,可以百花争艳,但决不允许出现踩着别人上位的情况。

        众贵子贵女们从小就被灌输了结交达官显贵的思想,所以这场诗会也是一个小型的结交会。

        “姐姐,多年不见,当真美丽。”

        “曹兄看起来当真如传闻中一般俊朗。”

        ……

        结交无非是真心的夸赞,共同的言语,还有一些闪光点和长处。

        能来这里的官职都不小,谁也不敢说这些人中就没有逆袭的人。

        所以众人都客客气气的,也不会去主动的得罪任何人。

        杨月来的稍晚,因为她比别人有优势,已经在之前结交过公主了,所以比起别人的着急来说,她要从容许多。

        杨月一入场,原本都各有小团体的贵子贵女们,目光一同转向杨月。

        此时大家心中或许只有一个想法:这是何等倾城的容貌,当真是少见。

        “你是哪家贵女?”有一些胆子大点的姑娘已经上前询问了。

        “杨家幺女杨月。”杨月有礼回道。

        “哇,幸会幸会,早就听闻过你的大名,今日一见当真惊艳。”女子眸子明亮,亲昵的回复道。

        杨月朝着她微微颔首:“你是哪家贵女?”

        “舒家幺女,舒禾。”舒禾笑的眉眼弯弯。

        杨月面露一丝温和的笑容:“幸会幸会。”

        越来越多的人都围了上来,俨然杨月不知不觉间成了中心。

        景栩几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呈现众星捧月的状态,中心的杨月一直有礼且温柔的回应着众人,没有一丝烦躁的神情。

        众人也很喜欢她,不停的围着她,询问着什么。

        她都耐心的一一回复。

        景墨脸色不是很好,他喜欢的人,竟然被这么多人围着。

        心中又有些小骄傲,不愧是他喜欢的人,算这些人有眼光。

        “臣女拜见公主殿下,贝勒爷。”

        “臣拜见公主殿下,贝勒爷。”

        声浪一潮一潮,景栩记得邀请名单有八十八人,单看八十八人的时候还真没觉得人多,但当这八十八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还真是非常的壮观的。

        景栩心下有些微微紧张,毕竟这算是她第一次一个人组织一件事。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紧张,江星也在她身后轻轻的触碰后肩膀处。

        景栩连忙回神:“都起来吧。”

        “今日是诗会开始之初,也是让大家提前熟悉,我们诗会的形式以轻松自然为主题,也可斗志昂扬,大家可以根据自身的喜好来选择。”

        “谢公主殿下。”众人又是一阵浪潮。

        景栩深呼一口气,坐到了主坐之上,一边坐着景墨,江星也和赵子期则是坐在景墨的下边圆凳上。

        “看茶。”思文对一边的下人道。

        很快一道道茶点和热茶便被有序的端上了。

        他们原定就是五人一桌,一共十八张桌子。

        这样大家都可以有座位,也都可以在距离上避免尴尬。

        大圆桌坐五个人,中间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景栩一眼望去,大多都是男子一桌,女子一桌,唯一不同的就是杨月那一桌,似乎是因为女子除五的数量余数,她这张桌子只有她和苏城杨星。

        三个人。

        也是场内唯一一个男女混坐的桌子。

        景栩心中默默的想:不愧是在古代,这个思想实在是过于封建了,实在不是她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慢慢来吧,或许以后有机会改掉这些风俗也不一定。

        “最先开始的是画,今日正值夏日,我们便以夏景为主题,大家自行创作。”诗会的主持望着台下的贵子贵女们道。

        每个人的身边都有笔墨纸砚,大家也都提起了笔,争分夺秒的画自己想画的东西。

        江星也不打算参与这次评选,只是守在景栩的身边。

        景墨很是不要脸的走到了杨月那桌,笑着问:“可否在此借坐?”

        杨星和苏城自然愿意,杨月只能扁扁嘴,却也不能再说什么。

        赵子期摇着扇子,觉得景墨真是无比好玩,他转头看向江星也:“星也兄,你有没有觉得景兄实在是有些奇怪?”

        江星也望了眼不远处的圆桌,并不懂的问:“有何奇怪?”

        “好吧,跟你说这些,我也是自找没趣了。”然后转头看向景栩:‘公主可看出什么了?’

        景栩和赵子期两个人眼神一个交流,就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先是轻咳了一声,随后笑道:“怕是有人魂都飘了,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某些人的身边。”

        毕竟是诗会,景栩也会注意场合,说话也不知直接的点名道姓,很有分寸。

        这样的话,不懂的人,自然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也不会被人留下诟病。

        “公主,知己也。”赵子期摇了摇扇子,望着下方道:“既然众人都在画景,那本小爷就画个人吧。”

        赵子期拿过一边的毛笔,蘸了颜料,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等他再睁眼之时,眼中都是庄重。

        修长的手指捏着毛笔,在宣纸之上挥洒,吸引了景栩的目光、。

        不免将自己的视线移动向了赵子期。

        赵子期挥洒间,景栩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是一幅夏夜图,星河之下,有府邸的一处院落,也有这个季节有的紫薇花,星河之下是一家三口相依为命在一起看着天上星星的美好景色。

        赵子期最后着色后,收了笔,大多数的贵子贵女们都画完了。

        景栩看着男子背影色,是淡蓝色,正如今日景墨身上穿着的那个颜色,也大体是知道了他画的谁了。

        她和赵子期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都暗戳戳的笑了。

        关于画的评比,自然是请大周有名的画师,他们自己内部的评比并不算。

        三个大师看了这八十六幅画之后,选出了十幅出彩的。

        其中景墨居榜首他画的树和鸟基本功实在是太难以匹敌了,赵子期因为寓意深远在榜二,令众人都想不到的是杨月居然超过了其余人,排在了第三。

        她画的是夏荷蜻蜓图,错落有致,多而不乱,十分有大家的风采,当第三也是当之无愧。

        除了景栩和江星也没有画,之外,大家对同桌人绘画的水平都有了大体的了解。

        画画的开胃小菜算是完美告破了,下面就开始最精彩的斗诗环节。

        “飞花令以公主开头,中间接不住者淘汰,剩余人继续,一直角逐到最后十名。”

        “余下的十人根据接诗的时间长短,由大家评定前三甲。”

        主持说完就望向景栩,景栩朝着众人点头。

        “那边开始吧。”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江星也接道:“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

        轮到赵子期了,他吐口而出:“泉声咽危石,白色冷青松。”

        下边人的继续接道:“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轮到景墨了,景墨轻松接道:“琴声遍屋里,书卷满床头。”

        杨月接道:“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

        杨月说完之后,景墨笑着小声夸赞:“杨姑娘当真博学,这诗句选自汉乐府的《陌上桑》全诗如下……”

        杨月真是怕了他了,连忙小声制止:“贝勒爷,能否安静一会,听别人。”

        景墨果真闭嘴了,还有些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他就是想跟她多说两句话嘛,这个没有什么错吧。

        苏城算是看出来了,这景墨赖在这里,原来是为了杨家幺女,微微摇了摇头接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激烈的议论结束,以古为结尾,现场还剩下六十六人,只有二十二人淘汰,可见这里的人大多比较博学,又到了景栩了。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景栩说完江星也没有犹豫的接道:“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赵子期看向满眼都是景栩的江星也摇了摇头接道:“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接完了之后,看看景墨和杨月,又看看江星也和景栩。

        这下他郁闷了,也收了笑容了,原来小丑竟是他自己?

        五人行,必有一多余,合着他笑了的这些天,只有自己是多余的?

        唉,无比郁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