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景煜和锦瑟4

第102章 景煜和锦瑟4

        第102章景煜和锦瑟4

        ??“奴婢拜见王爷,不是刻意冒犯王爷……”女子垂着眸子,不敢抬头。

        ??景煜将圣旨放好,没有转身,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原先是哪家的女子?”

        ??锦瑟惊讶的抬头,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眸子晃了晃。

        ??“奴婢乃罪臣周家之后,名锦瑟。”周锦瑟垂下眸子,他们家的罪来的莫名其妙,父母含冤而死,她,姐姐,充当奴隶,哥哥早就战死沙场了。

        ??景煜转过身:“你是周航将的妹妹?”

        ??锦瑟惊讶的看着他:“王爷认识我的兄长吗?”

        ??景煜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

        ??“回去好好休息。”说完,景煜便转身不再看他。

        ??锦瑟已经走到了门边,但她听到了刚才公公的圣旨。

        ??她退了回来,望着景煜:“王爷,能否等我一会,我有东西要给你。”

        ??景煜歪头望着她,看了许久之后才点头。

        ??锦瑟连忙跑回了院子,将家里留下的秘药全部拿了出来。

        ??然后急匆匆的跑了回去。

        ??进门的时候她还有些喘息,额头都是细汗。

        ??她将秘药放在他眼前的桌子上:“我听到圣旨了,你马上又要去打仗了,但是你伤的好重,这是我偷偷留下来的秘药,或许对你有帮助。”

        ??景煜有一瞬间的呆愣,望向头上还有细汗的锦瑟,他头一次大脑空白。

        ??锦瑟有些紧张的搅弄着手指,她咬了咬嘴唇,耳尖都红了。

        ??连忙告退,走到门边又转过头,语速极快道:“奴婢希望王爷身体康健。”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景煜哭笑不得的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门边。

        ??但拿起秘药之后,眸子又稳稳沉淀了,将瓶子揣进了他的怀里。

        ??血战沙场,高烧不退,又负了伤。

        ??苏黎抓住军医的衣领:“他奶奶的,要是王爷没命了,老子砍了你的狗头!”

        ??军医颤颤巍巍道:“王爷旧伤未愈又在雪地征战两月,再添上了新伤。”

        ??“就算是华佗在世也难救其命,除非有灵师愿意用灵力救他性命。”

        ??苏黎气的将军医扔在一边的凳子上。

        ??随后蹲在床前,眸子发红:“景煜……”

        ??“他娘的,真好狠的心,明知你有伤,还派你来……他娘的……”

        ??景煜这时候忽然强撑着睁开了眼,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给我……喂下……”

        ??他不能死。

        ??因为有人告诉过他,希望他身体康健。

        ??苏黎看着小瓷瓶里的药,死马当活马医了。

        ??没想到这药竟然这般神奇,当天夜里,他的高烧就退了。

        ??苏黎也安心的睡在了他的一侧,一直到了天亮。

        ??景煜不再昏迷,军医也彻底松了口气,后来拿着小瓷瓶里的药好一个研究,脑海中突然想到:“周氏祖上似乎出过灵师,这药很像传闻中那样。”

        ??苏黎点点头,将药还给了景煜:“你小子命大,这药应该就是周氏那个灵师留下的神药。”

        ??“价值不可估量,周家被抄家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这秘药。”苏黎本就是无心之言,因为谁也不知道景煜为什么有这样的药。

        ??苏黎看着军医,眼微微一转,接过瓷瓶,朝着景煜使了个眼色。

        ??景煜心领神会。

        ??苏黎道:“老夫身体也有旧伤,不知王爷可否将最后一颗赐给老夫?”

        ??“嗯。”景煜点头。

        ??就这样,苏黎当着军医的面‘吞下了’最后一颗秘药。

        ??军医微微叹息,有些可惜,因为他没办法再研究里面的成分了。

        ??等军医走后,苏黎完璧归赵,刚才的吃药只是障眼法,为了不让景煜惹来杀身之祸。

        ??也为了保军医一条命。

        ??等苏黎离开后,景煜捏着瓶子发呆:“这药,救过我两次了。”

        ??“一次是你哥哥,一次是你,我欠你周家两条命了。”

        ??画面又转,春去夏来,在苏黎和景煜的联手下,侵犯边境的他国被重创。

        ??苏黎留在边关,景煜则是被召回。

        ??面圣之后,他回到了王府,刚换回了常服,转身就见锦瑟一双眸子带着喜悦的望着他。

        ??他敛了眸子,朝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锦瑟连忙进来,行礼:“奴婢见过王爷。”

        ??景煜点了点头,锦瑟起身,脸上带着笑容:“你好些了吗?在战场上的时候,有没有再受伤?”

        ??“我……能看看你的旧伤吗?”锦瑟有些不好意思。

        ??她哥哥以前征战回来,总是骗她说一点伤没有,但有一次他洗澡的时候,她无意间闯了进去,见他前胸后背都是密密麻麻的新伤旧伤的时候、

        ??她当场就哭了。

        ??他们就知道哄人,说自己没事,没事,可突然间就没了……

        ??她的哥哥是战死的,她记不得是谁带回了他,但她依旧记得他崭新的铠甲之下,是密密麻麻的刀伤,剑伤。

        ??锦瑟的要求,让景煜愣在原地,许久才轻咳一声:“不合适。”

        ??锦瑟挠了挠头:“你不必害羞,我已经不是大家小姐了,我只是你的奴婢,难道之前没有奴婢给你更衣吗?”

        ??景煜张了张口,沉了沉眸子:“我不喜别人近身侍候。”

        ??锦瑟张了张嘴,也就是没有?

        ??从来没有奴婢给他更衣脱衣洗漱?啊……

        ??她更无措了,一张小脸都要哭出来了,她真的有点太羞耻了……

        ??见她快要哭了,景煜有些慌张,微微叹了口气:“算了,你想看就看吧。”

        ??锦瑟眨了眨眼,景煜脱了外袍和里衣,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肩膀。

        ??锦瑟却被他身上的新伤,旧伤,还有还在渗血的棉布吓到了。

        ??她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

        ??看到锦瑟哭了,景煜要伸出的手微微僵住,他穿好了衣服,扯出自己的帕子,笨手笨脚的给她擦泪。

        ??锦瑟哭的更大声了,景煜有些心乱如麻,却还是一句话都未说。

        ??他向来不善言谈,更不擅与女人交谈。

        ??最后还是生硬的挤出了一句:“别哭了。”那声音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温柔。

        ??锦瑟止了泪,咬着嘴唇,一双含着眼泪的眸子望向他:“很疼吧……”

        ??景煜张了张嘴,又怔住:“什么……”

        ??锦瑟掉了一滴泪,伸出手虚放在他的胸前:“你的伤,很疼吧……”

        ???

        ???

        ???

        ???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