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97章 梦

第97章 梦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第97章梦

        这日,景煜又喊她去用午膳,用完午膳之后,闷热的晌午,景栩昏昏欲睡。

        “休憩。”景煜走在前边,景栩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爬上龙床之后,一头栽到了枕头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景煜却没睡着,看着景栩的睡颜许久,才缓缓的伸出自己的那双修长白皙的手,轻轻的覆在她的额头上。

        景栩一睡着就开始做梦。

        梦里是带着盔甲的景煜走进了一个庭院,看庭院的规格不似皇宫,更像是王爷或者一些重臣的规格。

        景栩想,这是梦到了景煜以前的王府吗?

        景煜所过之处的下人都是谨慎行礼,低着头,不敢靠他太近。

        景煜穿过长廊,穿过假山,穿过前厅,来到了府里最后面的院落,景栩清楚的看到上面写了两个字【竹园】

        进了竹园之后,她听到笑声。

        眼里瞧着的是两个女子在一起荡秋千,景栩眼尖的发现正在推秋千的人,正是思文。

        那时候的思文很是稚嫩灵动,一双眸子水灵灵的,脸上的稚气也是未脱的。

        景煜就这样站在这里很久很久,一直在看着荡秋千的女子,似乎周身荡漾着的都是柔和的光。

        不知道就这样看了多久,思文最先发现景煜,她慌忙的抓住了秋千的绳子,连忙行礼道:“奴婢见过王爷。”

        听到思文说话,秋千上的女子转过头望着景煜。

        灵动,美丽,高雅,和赵暖暖一模一样的脸。

        这是景栩最先想到能够最贴切的形容女子的词汇,一身水蓝色的纱衣随风飘荡,一双眸子原本就是带着笑意的,此时一见景煜,笑意更浓,她从秋千上下来,一路小跑着往景煜这边。

        就这样扑进了他的怀里。

        景煜轻轻地将人揽住。

        “景煜,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一年零三个月零八天。”女子在他怀里软软道。

        景煜没说话,只是抱着她,眸子原本的杀气都被温柔代替了。

        景栩从未见过周身都是温和的光的景煜,像是秋日的暖阳,让人暖烘烘的。

        这个女人是谁?不会是她的生母吧?

        为什么思文也在?

        难怪当初初见赵暖暖的时候,思文整个人都是不对劲的。

        原来是因为这个。

        景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梦里还能思考,但她很是疑惑。

        “景煜,你有没有想我?”女子见她不说话,她不依不饶的问。

        景煜看着那双含笑的眸子,也不自觉的眸间带笑,倾身就这样吻住了她。

        似乎他从来不善言谈,只会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她他多想她。

        这样炽烈又缠绵的吻之下,女子身子发软,很快就要站不住了,被景煜横抱而起,走向了竹园内的房间。

        一边的思文识趣的关好了门,守在了竹园的大门口。

        似乎是不想别人来打扰他们。

        到这里,景栩猛然的张开了眼,一边早已没有了景煜的身影,只有自己。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听到景煜说话,但从头到尾,她都能感受得到他的快乐。

        是那样遮都遮不住的快乐和雀跃。

        那真的是景煜吗?

        她真的从未见过那样的景煜,即便是她陪着他,即便是坐拥天下,他似乎也从未像是梦中那般,发自内心的快乐。

        景栩怅然若失的坐在床上,看着不远处紧闭着的大门。

        心中不知为何就泛起了酸意。

        那个女子会是她的生母吗?还是别人?景栩有些乱,又有些心疼景煜。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变成现在这样喜怒无常,经脉暴乱,喜好杀人,笑未达眼底的他?

        景栩打开门,走了出去,景煜正斜靠在贵妃榻上看奏折。

        夏日的他穿的很是单薄,袜子也是薄纱的,整个人歇歇的躺着,在夏日的午后多了丝慵懒。

        她走上前,坐到了他的身边,靠在了他的胳膊上。

        “父皇。”景栩软软道。

        景煜将奏折换了一只手,垂着眼看着景栩:“怎么了?”

        “我晚上也能来陪着父皇用膳吗?”景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想多陪陪她。

        “嗯,可。”景煜准了。

        景栩就这样靠在他的胳膊上,许久许久。

        “好了,奏折看完了,想去御花园走走吗?”景煜问她。

        景栩点点头。

        在往御花园走的路上,景栩主动地牵住景煜的手。

        景煜并未停顿,也轻轻地蜷着手指,拉稳了她。

        两人就这样一步步在宫人的侍候下,来到了御花园。

        这次的花园,就是他们第一次意外相遇的地方。

        “想吃烤鱼吗?”景煜又问她。

        景栩点点头。

        苏公公了然,连忙让人准备炭火和餐具调料。

        景煜走到了河边,用内力震上了两条鱼,鱼鳞在阳光下闪动着七彩的光芒,很是动人耀眼。

        “我给父皇烤鱼。”景栩笑着拿过宫人送过来的调料和工具,开始不紧不慢的烤起了鱼儿。

        景煜依旧一副走神的模样,不知道是在看景栩,还是在看她旁边的河流。

        景栩微叹,现在她有九成的确定,梦里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她的生母。

        因为自己现在的模样和赵暖暖也好,那个女子也好,有着六分的相似。

        原以为她的生母是偷偷生下她,一个见不得光的女子。

        或者说是给景煜下/药之类的阴谋论猜得到的她,所以她从一出生就被抛弃了。

        现在看来,事情远远比她想象中要复杂。

        至少在那个梦里,景煜很爱那个女人。

        非常的爱。

        可以让他周身都散发着温和又温柔的光的女人,一个可以让他笑容直达眼底的女人。

        一个美丽动人,又活泼可爱的女子。

        连她都有些要沦陷了,何况景煜呢。

        那为什么,她没有被册封,又为什么抛弃她与他之间唯一的骨血呢?

        为什么呢?

        景栩根本想不通,也想不透,似乎无论怎样解释都是解释不通的。

        就在景栩还在苦恼的时候。

        只听不远处,传来噗通一声,随后就是宫人的尖叫声。

        “不好了,赵娘娘落水了!”

        “快来人啊,赵妃娘娘落水了!”

        “救命啊,赵妃娘娘不会水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