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暴君后,我抱错大腿了在线阅读 - 第1章 小笨蛋,我找到你了

第1章 小笨蛋,我找到你了

        第1章小笨蛋,我找到你了

        大周王朝,皇宫尘殿。

        三九的寒风呼啸,落雪如毛,金色的宫顶被积雪落满。

        破旧的木床上躺着一个瘦弱的幼童,床边是女人抽抽搭搭的哭泣声音。

        幼童的小手被女人的手抓住,更咽声在耳边。

        “是我对不起你,没有求来御医,也没有见着陛下。”

        景栩默默的睁开眼,微微无奈,她堂堂一介隐世道医,竟然穿书了。

        穿书也就罢了,不仅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甚至连女三都不是,整个一十八号被狗皇帝扔在尘殿的路人甲。

        景栩公主在书里的描述更是少的发指,全书只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是出生时候,她娘难产死了,她的眼睛因为是黄色,被视为不详,她爹口令,送于尘殿,不再过问。

        第二次是十岁那年,天降祥瑞,皇帝收了一个养女册封公主,而她则是在繁乱的人群之中望着,满是艳羡。

        第三次是十五岁死的那年,养大她的婢女染了疫,去同样染了疫的公主殿下偷药被发现,送入慎刑司用刑至死。

        反观那个没有任何皇家血脉的养女,却受尽了暴君爹爹的宠爱和众人的喜欢。

        总归这本《暴君的团宠明月》当真是有毒极了,亲生闺女不管不顾,去宠爱一个养女。

        想到这里,景栩这五岁的小身子板也撑不住了,再次烧晕厥了。

        在她身处在一片漆黑的时候,周身忽然荡漾起温暖的光,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一个极好听,极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回荡。

        “小笨蛋,我找到你了。”

        -

        连下了七天的厚雪,终于在今日停住了,思文推开门,摸了摸景栩的额头。

        “陛下龙恩保佑,终于退烧了。”

        她轻轻的推了推床上的景栩:“囡囡,起来喝点米汤吧?”

        景栩其实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接受自己这么惨的事实,不想睁眼。

        思文的结局比她还要凄惨,她在慎刑司被用刑至死后,思文以传播疫情,合谋谋害皇嗣的重罪被那个暴君诛了九族,抛尸乱葬岗。

        “囡囡不能懒床,一会米汤凉了,没有地方再热了。”

        景栩无奈,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看向满脸风霜却温柔的女人。

        思文一勺一勺的给她喂着米汤,所谓米汤就是粟米的薄汤,一般人很难下咽。

        但这身子确实太饿了,没多久一大碗温热的米汤就下了肚。

        看景栩吃的这么香,思文露出微笑:“今天在屋子里不要乱跑,我先走了。”

        景栩不想说话,只是点点头。

        很快思文便离开了尘殿去浣衣局忙活了。

        景栩穿好了衣服,穿好了鞋子,跑到思文的梳妆台前观看,铜镜里映出的是个娇小瘦弱但很是软萌可爱的小萌娃。

        唯独违和的事眼睛里的淡黄色,细看之下是有那么点恐怖。

        “原来是黄疸病啊。”景栩很是无语。

        所以原主是所谓的不祥之人,就因为小时候黄疸病浑身发黄,眼睛发黄?

        新生儿有黄疸病不是什么大问题。

        要是多出门走走晒晒太阳的话,早就退黄了,可惜思文不懂医,又太忙,景栩整日待在屋子里不见光,就这样拖到了五岁了。

        这小公主也太冤枉了吧。

        “算了,先出门找找药草吧,正好多晒晒太阳。”景栩从衣橱里掏出她的素青色棉斗篷披在身上迈着小短腿走出了尘殿。

        书里的描述尘殿的西侧是宫里的东花园,而尘殿坐落于最偏的东北角。

        但即便描述的这般清楚,景栩还是被高大的宫墙迷了路,一扇扇的宫门弄懵了她,根本不知道怎么走。

        “算了,用小六壬找找方位吧。”景栩蹙着眉头蹲在地上找了个树枝开始用小六壬推演。

        就这样一路推演一路踩着雪走,鞋袜都湿了,幸好,终于找到了东花园。

        白雪覆盖枯萎的枝叶,假山小桥,桥下的流水被冻结也被雪给覆盖,静谧沉静,也没有人来这里的痕迹。

        东花园历来是后宫妃子们最爱的去处,但景煜上位之后,中宫无主,后妃也只有个位数,她们鲜少来此。

        加上这里一直流传着闹诡的传言,来的人就更少了。

        花园很大,厚雪覆盖,普通人想在厚雪之地之地找到茵陈,丹皮的根茎是很难的。

        但景栩不是普通人啊。

        她可是隐世道医,放在现代都是神话般的传说。

        他们道家找东西一般都用小六壬,景栩蹲在地上好一顿推演,推演出大概的方位。

        她迈着小短腿往西南方向走去,约十米左右的地方,蹲下身开始将雪扒开,雪下是一颗泛黄枯萎的药草,隐隐能看得出是什么植物。

        景栩微微一笑,开始使劲往下挖。

        挖啊挖啊挖,终于拿到了茵陈的根茎,全然没发觉身后有人已经靠近。

        “你在干什么?”清冷无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景栩吓得一个哆嗦,冻红了的小手紧紧的抓着草药根,悄悄的看向侧方的紫色龙纹丝绸的袍尾,暗暗吃惊。

        不会这么狗血吧,她刚来就碰上那个暴君爹爹了?

        ?        ?大家好,打脸了,本来不打算开了,奈何在家出不了门,就开了。

        ?                        全文打算写搞笑轻快风,喜欢就收藏一下吧,书还是有活动的,活动还没想好,可以加一下群881335712,或者多多关注公告吧。

        ?                        么么哒,么么哒,来一个么一个~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