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为个女人,都敢在品花阁闹事?

第八章 为个女人,都敢在品花阁闹事?

        “让开,都给老子让开!”

        果然,就如陆展麟说的那样,只是半盏茶的时间,就有几名粗野的男人冲上了二楼,每个人手中拿着木棍。

        无有例外,袖口处纹着一个大大的“成”字。

        这些不是品花阁的人。

        陆展麟知道,就算是花魁“陈一兔”生气,品花阁也不会派打手公然“教训”客人,影响太恶劣了。

        可达官显贵、富豪大户之间,为争红颜,为博花魁一笑而大打出手…

        在品花阁里,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往往这种,品花阁也就睁一眼,闭一只眼,没必要卷入两个贵公子的争斗。

        陆展麟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衣服,这是太平道中原地区教众的打扮,是高阶教众,袖口上的“成”字,是告诉其它教徒,他们隶属于“神上使”褚曼成的手下。

        褚曼成是太平道于中原地区两个最主要首脑人物中的一个,权利很大,手下的教徒超过五万人。

        当然了,眼前这些人中并没有褚曼成,他也没有这么闲。

        “是哪个不长眼的?敢霸着老子女人的酒不还?”

        一个膀大腰圆的魁梧大汉,吆喝着,似乎是在耀武扬威,身边五个小弟,已经朝陆展麟与刘沐这边走来。

        他们刻意的把木地板踩的“咚咚”作响,其中一个小弟龇牙咧嘴的隔空朝刘沐挥舞着拳头,他不知道刘沐是女人,但看刘沐的模样,瘦弱的很,显得很好欺负。

        反倒是刘沐,她一点也不怕,还掐住了腰。

        相反,她感觉很刺激,这才是她向往的“宫外的生活”、“江湖上的生活”!

        只不过…

        她故意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一摊手,朝陆展麟眨巴着大眼睛。

        意思再明白不过,她的护卫可不在了,接下里的事儿就靠你摆平了。

        当然…

        那姓淳的络腮胡子校尉不可能真的走远,他就在品花阁的门外,昂着头就能看到楼上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公主有命,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许他出手。

        可“万不得已”这四个字,不好把握呀!

        “拿你没办法!”

        陆展麟摇了摇头,对着刘沐小声嘀咕一句,就像是老夫老妻间的“数落”、“埋怨”一般。

        做过五十多世的夫妻,以“地下情人”的身份相处更是多达两百多世。

        刘沐的性子,陆展麟太了解了。

        她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还追求刺激,好奇心格外的重,拥有着公主标准的“刁蛮”性格。

        当然,她也有闪光点。

        但让陆展麟感觉“有趣”的地方恰恰是这些缺点,可以说,在以往轮回世界的“交集”里,每一次,刘沐都能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新鲜感与趣味感。

        类似这样“有趣”的灵魂,他认识的女人中,陆展麟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

        “踏踏。”

        这群粗野的壮汉已经距离陆展麟、刘沐所在的桌子很近了。

        “就你俩是吧?要么给老子的‘兔兔’跪下来磕头道歉,要么老子就让弟兄们,从你俩身上卸下来点儿什么!”

        那膀大腰圆的壮汉一边按着手指关节“噼啪”作响,一边看着陆展麟不怀好意。

        他穿的极其单薄,浑身都是鼓起的肌肉,胳膊有别人大腿那么粗,脸上横着一道刀疤,让人望而生畏。

        隔壁桌子的客人看到他,脸色都白了,默契了靠到一边。

        品花阁打架斗殴,的确…不是啥新鲜的事。

        可这一次…

        强弱对比,有些明显哪!

        所有人都怀疑,这两个瘦弱的“公子”能不能扛得住那刀疤壮汉的一拳。

        “嘭!”

        一道响声传出,吓了所有人一跳。

        响声过后,两个“小弟”抱着头,跌倒在地,整个额头上都是血。

        “打架是用拳头,不是用嘴!”

        陆展麟抬起的手还没放下,他的双手上还有瓷片,像是碗口的一片。

        他出手太快了,直接拿方才喝酒的两个酒碗,砸在了最靠近他的两个壮汉的头上。

        直到痛感传来,这里两个壮汉才反应过来,捂着脑袋,防止血流的太快。

        “你…”

        又一名壮汉一惊,伸出木棍就朝陆展麟砸下。

        只不过…

        他挥舞木棍的动作太慢了,在陆展麟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一样。

        “扑…”一道声音传出,陆展麟的拳头就往他的脸上招呼。

        “啊…鼻子!”

        尖叫声传出。

        陆展麟手心有瓷片,看似是拳头,实际上是将瓷片直接刺入了这壮汉的鼻梁,血是喷涌出来的,溅到了陆展麟的手上。

        这是一个失误,这一世,已经有三年多没有动过手了,难免肌肉会有些僵硬。

        正常来说,在这些血溅到他手上之前,依着陆展麟的身法足够闪开。

        这下…

        来的六个壮汉,几乎是一瞬间就被撂翻了三个,血肉模糊。

        偏偏陆展麟根本没有收手的意思。

        事实上,在经历过的一千三百多次轮回世界里,他根本没必要收手,他更不怕报复,他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些“报复”。

        退一万步说,大不了就死掉,从头再来。

        正因为这样,陆展麟的功夫没有一个是为了强身健体,都是用来“杀人”的,而他的功夫学的很杂,碗筷、酒坛、瓷片都可以作为兵器,一击必杀。

        愣神儿的功夫…

        陆展麟一个箭步,左手挥出。

        方才,他右手的瓷片刺进了一个“小弟”的鼻梁内,左手的瓷片还握在手心,正好,这一次划过了最后两个“小弟”的脖颈。

        虽然不深,但一摸全是血。

        甚至,血还在往外溅。

        这下…

        别说是品花阁的客人了,就是那为首膀大腰圆、叫嚣最厉害的头目,也被镇住了。

        还是那句话,品花阁打架斗殴不是啥稀罕事儿,可像陆展麟这么狠的,一出手直接奔着夺人性命去的,还真不多见。

        能来品花阁的,都有背景!

        只是伤人的话,无论是钱,还是权…很容易解决,可若是“杀人”那势必会惊动司隶校尉、京兆尹。

        真要闹到司隶校尉司马方、京兆尹魏嵩那边,如果没有大人物讲情,怕是不会善了。

        这下…

        六个冲上来的,五个倒地,其中两个头上满是血迹,一个鼻子被刺穿,还有两个脖颈处不断的喷着血,根本就止不住。

        狠!

        所有人心头都嘀咕一声——这小子,真狠哪?

        “杀…杀人了!”

        有害怕的客人后知后觉的惊呼一声。

        恐惧的气氛仿佛会传染!

        整个品花阁一下子乱了,二楼的客人们拼命的往一楼跑,一楼的则呼啦啦的往外跑。

        有下楼的,自然也有上楼的。

        “是个硬茬子!”

        品花楼的打手与太平道其它的弟子拼命的往楼上走,可下楼的人太多了,有男有女,他们根本上不来。

        “你…你知道这是哪?你特么疯了么?”

        楼上唯一站着的是那膀大腰圆的头目,他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整个人气势汹汹,却又很难以置信。

        他本也想动手,可从方才的身法来看,他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儿,差距太大了,他有些怀疑这家伙的身份,该不会是哪个“将门”的后裔吧?

        等品花阁的打手与太平道的弟子登上二楼,其中,太平道的弟子都亮出了家伙,这膀大腰圆的小头目赶忙拦住。

        他身边虽然有十二个人,但…他觉得,还是打不过!

        差距依旧很大。

        况且品花阁的打手未必真的会打,有战斗力的“自己人”还是六个!

        “先送他们去医署…”

        太平道的教徒来这品花阁是找乐子的,一下子折了五个,还是高级教徒,他这做小头目的都不好交代。

        况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这要让首领知道,他怕都得被严惩!

        就在这时。

        陆展麟很淡定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对面,被惊到的刘沐,回过神来,递给他丝啪…

        陆羽接过丝啪擦拭着手上的鲜血,他翘着腿,眯着眼望向那小头目,“张牛角?行啊,为了个女人,都敢在品花阁闹事了?”

        “是神上使‘褚曼成’这么教你的?还是太平道与雀门在渑池定下的规矩不算数了?”

        霍…

        这话脱口,那膀大腰圆的壮汉眼睛瞪得更大了。

        无疑!

        他吓了一大跳,紧随而至的是周身蔓延着的一抹无限恐惧的气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