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九世纪就医指南在线阅读 - 55.六边形人渣

55.六边形人渣

        老鼠是整个欧洲的噩梦,但此时的欧洲居民们并不知道这件事,他们还在为找到一件闲暇之余的娱乐事儿而感到高兴。

        没有什么比看一条猎犬肆意撕碎老鼠更解压的了,要有的话,那就是用脚底将它们一个个踩成肉酱。

        看着黑鼠被围在木栏子里四处逃窜,再听着那一阵阵肉团爆开的噗噗声,或者退而求其次听一听它们的惨叫,场边所有人都会为之疯狂。

        除了卡维。

        他以为人鼠大战会是什么有趣的活动,没想到是以时间为胜利标准的虐杀比赛。而且这种虐杀毫无技术含量,完全看一个刺激。

        老鼠,最脏的动物,四溅的鲜血肉块会把它们体内的病原菌播撒得到处都是。19世纪没抗生素,一旦中招就会非常麻烦。

        卡维平日里的生活非常注意,把原先的习惯全带了过来。

        喝水只喝烧开后的,碱皂洗手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时不时还会拿上布巾裹住口鼻。而遇到这样一个狭小环境里的100只即将被咬开的老鼠,卡维选择了逃。

        逃离酒馆后,他甚至还有些懊悔。

        这场娱乐性质的比赛也让卡维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在19世纪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儿,不生病真好。

        想来穿越已经一周,也许是太过顺利,所以自己还不够谨慎。要不是因为3月天气还有些寒冷,他说不定已经被地下室里的跳蚤咬上好几口了,而跳蚤正巧是鼠疫传播的一个主要方式。

        卡维站在街边,脑子很乱。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住处。

        贝辛格大街比市立总医院的病房还要脏,里面不乏成堆的老鼠。虽然平时看不见,但要是把“钢牙”放进去,说不定第二天就能看到一摞小尸体。

        他不可能去养狗,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离开那儿。

        加上艾莉娜的要求,卡维已经有了充分的目的摆脱米克。现在要的就是个理由,拉斯洛和莫拉索两人的日常换绷带护理应该能堵住他的嘴。

        行不行得通,只有试过才知道。

        其次能想到的就是实验,即将要做的催产素实验也涉及到大量啮齿动物。

        之前他并不在意,因为已经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厚布手套和遮面布巾是标配,如果可以的话,他还能为自己买一副眼镜防止溅血。

        但现在想想,这些或许还不够。

        入学也得抓紧时间,只有待在学校里,他才有安心实验的资本。而那些仍在被传染病致病原因搞得晕头转向的教授们,也需要一些自己的点拨。

        连续两波悲观思维过后,卡维还是反应性地给了自己一些乐观向上的想法。

        欧洲人对黑死病还是很有“经验”的,wyn至今没出现报道,说明情况还好。但老鼠身上有上百种致病微生物,还是要小心为上。

        玛德,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

        “卡维?你怎么了?”一同出来的还是同样对地下室有些反感的贝格特,“哪儿不舒服么?”

        确实不太舒服。

        “额,没有,就是想透透气。”卡维尴尬地笑了笑,“我对老鼠实在是......”

        “其实我也有点。”贝格特叹了口气,马上又说道,“不过刚才的拳赛还是挺有意思的。”

        “他们为什么那么喜欢看这些东西?”

        “其实来这儿已经不错了。”贝格特又想到了四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汉斯先生属于那种咸甜不忌的人,只要对胃口了什么都看得下去。相比我以前被带去见识过的黑‘拳’赛,这里的口味已经清淡了不少。”

        比赛很快结束,钢牙以5分28秒结束了战斗,又一次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它为老板带去了将近300克朗的收入,而奖励则是两块总计不到3克朗的肉。

        五个声名显赫的年轻人穿着穷酸衣服,垂头丧气地离开小酒馆,乍看上去就和街角那些喝醉了酒的烂赌鬼一样。

        “又输了......”

        “还好吧,上次我们赌赢了的。”

        “那是因为抽签给的武器太幸运了。”汉斯辩解道,“双持大砍刀对上一对赤手空拳,地方又那么狭小,想不赢都难。”

        “或许我们应该反着买?”

        “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

        卡维没空去和他们讨论赌博的套路,他在意的还是回到73号后怎么找米克交代自己需要搬家的理由。

        只要米克稍稍有点常识就该知道,拉斯洛和莫拉索两人的护理工作肯定要比窝在73号写密码本重要得多。但米克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万一拒绝,自己又该怎么面对。

        忽然身后的酒馆里响起了一阵阵咒骂声。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就被人拳打脚踢地赶了出来。随之而出的,还有一群手拿玻璃酒瓶和铁棍的打手。

        “好家伙,弗勒尼,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了。欠钱不还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敢来看拳赛?”带头的打手扔掉手里的酒瓶,又上前踢了他两脚,“你已经拖了整整一个月了,我劝你赶紧还钱。”

        “我......我没钱。”

        “没钱?”

        打手头子给身后人使了个眼色,接过一根铁棍,没二话,直接砸向了他的膝盖。也许是酒精起了作用,那位叫弗勒尼的男人没来得及躲,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棍。

        顿时街上惨叫连连,蜷身抱起的那条小腿就像不是他的一样,脚尖转去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上次拔了你三颗牙,现在废你一条腿,如果再不还钱,就别怪我们上门要钱了。”

        众人嘴里的老大根本不管他的惨叫,只是陈述这条街的规矩:“规矩你应该懂,家里要是没钱,那就只有把你老婆卖了。”

        “卖?”

        “怎么卖不用我教吧,这条街上有的是收人的地方,你自己看着办。”

        “可她,她在医院里。”

        “医院我们可不敢去,里面达官显贵太多,闹事也不太好。但只要出了医院回到家,那就由不得你们了。”

        老大把棍子一扔,往男人身上吐了口唾沫,让一群满嘴奸笑的手下回了酒馆:“兄弟们,今天我买单!半夜还有更刺激的比赛,咱们接着喝!”

        事情被那五人看在了眼里。

        除了汉斯以外,弗勒尼算是他们的熟人了,就是诺拉的那个混蛋丈夫。

        其实早在卡维和维特赶走他之前,这个人就已经在医院出名了。诺拉被诊断产道狭窄后,贝格特他们也见过他,漂、骗、抢、赌、酗酒、家暴样样精通,简直就是个六边形人渣。

        自从诺拉怀孕住院后,家里少了她那份女佣的收入,过惯了逍遥日子的弗勒尼开始四处借钱。

        有现在这个结局,也是咎由自取。

        可诺拉怎么办?

        按照贝格特自身的性格,以及从舅舅身上承袭的旧时代骑士奉献精神,遇上这种事儿肯定得上去教训他们一顿,当然弗勒尼也得一并教训。

        可更懂灰色地带的萨尔森和梅伦绝不会答应。

        “就是一群老鼠而已!”萨尔森拉着贝格特的外套,劝道,“你不会是看比赛看上瘾了吧,还想自己入场?”

        “当然想!我想像钢牙一样,把他们一个个撕碎!”

        “你清醒点!”梅伦也跟着劝道,“要是没木板围着,能咬死那么多老鼠么?”

        “富人有富人的玩法,穷人有穷人的规矩,我们管不着,也管不了。”萨尔森直接走到了贝格特身前,又把他推了回去,“赶紧走吧,这里太乱了,不适合我们。”

        “对,得走了,吃饭去......卡维,你也快跟上~”

        “哦,知道了。”

        站在一旁的卡维除了感叹一句诺拉遭遇悲惨之外,也没什么能做的。

        他既没有贝格特的冲动性格,也没有萨尔森、梅伦那种对底层的了解。同时也会因为职业的关系,不像汉斯那般置身事外。毕竟是即将上手术台的病人,他多少有点触动。

        不过这些感受都不算强烈,卡维也知道,事情不是自己随随便便就能改变的。而且弗勒尼也确实够讨厌,连看都懒得看的那种。

        任谁碰到这种混蛋都想上去揍他一顿,这反倒让他更在意那位动手打人的大哥。

        所以在贝格特他们还在讨论该不该上去干上一架的时候,卡维却发现那位大哥并没有跟着手下回酒馆,而是把人都送进去后,独自一个人弯进了一旁的暗巷。

        本来街上就没多少光亮,暗巷里就更暗了。

        在酒馆门口微弱的油灯照射下,卡维还是看到了暗处的两个人影,一高一矮。

        他们背对着街角,又是很常见的身材,卡维扫了两眼也没兴趣想往下细看。就在他准备跟着几个同伴一起离开的时候,高个男子忽然往前站了半步,露出了左侧的半张脸。

        这是半张让卡维能记上一辈子的脸。

        米克?

        ......

        晚上11点,卡维回了家。

        这两天他实在太累了,昨晚没睡好,今天又忙了一天,这幅瘦弱的身体确实有些撑不住。就算在马车上已经打了半小时的盹,他现在依然很累,满脑子想的都是家里那张没多少弹性的硬板床。

        卡维才刚踩上三楼的楼梯,上面就响起了开门吱呀的声音。紧跟着楼道尽头有了脚步声,配合着卡维慢慢向前,最后在301的门口碰了头:“你总算回来了。”

        “额......”

        卡维毫无反应,掏出钥匙就准备开门。

        “我可从七点等到现在。”303走到他身后,大有紧随其后一起进门的意思,“今天事情很多,咱们得抓紧时间。”

        卡维一脸难受,手摇得比拨浪鼓还快:“今天还是算了,我很累,我得休息。”

        见他这么说,303立刻上前半步卡在门口,边笑着边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脑门:“我看还是抓紧结束今天工作的好,要是米克先生知道你这么偷懒,可是会生气的。”

        卡维回想起了之前还顶在这位老头脑门上的击发枪,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进来吧。”

        303说得没错,今天事情确实很多。

        死了人的102室还被警局封着,但罗莎的案子已经定了,租赁牌子挂出去没几天马上就有人上门问价钱。本来303已经看中了两个人,明天送封信给米克,就能定下租客是谁。

        可谁知傍晚,米克的信倒是来了。

        “他要安排一个人过来。”

        “谁?”

        “不知道。”303说道,“听说最早今晚,最晚明天就住进来,让我们俩盯着点。”

        “额,今晚?都11点了。”

        “感觉应该是明天。”

        “你看着点就行。”卡维点头,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是,那个烦人的维特探长又来过一次,把现场翻了一遍,也没来找我,估计没收获。”303说道,“我看过两天102的牌子也能挂出去。”

        “嗯,还是250赫勒的老价钱?”

        “就这么定吧。”

        接着303又说了些琐事,卡维刷刷地做着笔记,接下去还需要按密码本重新对着写一遍,估计做完得凌晨2点。好在明天不用早起,睡到9点再去也没事。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没等卡维开口询问,大门就被钥匙轻松打开。

        门口站着的是两位穿着黑衣的男人,瘦高身材的正是米克,而另一边的矮个子则是个让卡维意想不到的人。卡维到是尽量克制住了自己惊讶的表情,但米克身边那位就没那么熟练了。

        “怎么了?”

        “我......他......”

        米克看着他的视线,有点惊讶:“你们认识?”

        “昨晚上在街上认识的。”卡维解释道,“好像就是现在这个时间,罗什舒亚特餐厅门口,我记得李本先生还上报了。”

        李本显然对上报这件事很不悦:“彼此彼此。”

        “原来是这样。”

        米克并没有发作,没有掏出那把枪顶住对方的脑门,也没有破口大骂,或者逼问具体内情。他只是和个普通人一样把人交到了卡维和303的手里,就准备离开。

        让本来不正常的人变得正常,那说明这位李本似乎也不太正常。

        不过卡维对他没兴趣,他只关心自己能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米克先生。”

        “我得先回去,有事儿以后再说。”

        米克把人送进隔壁的302就要走,但卡维依然缠着他:“不,米克先生,这件事对我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