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九世纪就医指南在线阅读 - 53.清创

53.清创

        莫拉索伯爵家的庄园在郊外,虽然没有那么辉煌气派,但这里却是征战回国后国王给他亲自置办的。

        和前两天拉斯洛家舞会的气氛不同,这里的多了份恬静和淡淡的压抑。仆人和管家应对来客时的礼仪十分得体,但笑容很浅,声音、措辞和待客动作都非常克制。

        只要稍加在意,就能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中看出点不寻常来,仿佛将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男爵大人,实在对不起。”管家微微欠身,表示歉意,“今天是老爷重要的日子,还请先在客厅稍候,晚饭前就能见您。”

        伊格纳茨脸上掠过一丝阴霾,连忙问道:“他身体不舒服?”

        “还行,中午吃了半块牛排,一碗蔬菜汤,还有两口蛋糕。”管家笑了笑,“其实是找了人帮他画一副肖像画,这件事他已经念叨很久了。今天总算逮到了机会,把汉斯先生请了过来。”

        “哦,没关系,我就坐这儿等吧。”

        管家将他迎去沙发,然后对着身后的贝格特说道:“贝格特少爷,如果你想见见老爷的话,我可以代......”

        “不用,我陪着老师就行。”贝格特跟着一起走了过去,“反正汉斯先生画画的时候也不希望有其他人待在边上,去了也得被他轰出来。”

        管家点点头:“那三位请便,茶马上就到,我就不打扰了。”

        “额,不好意思。”卡维见他要走,连忙说道,“请问厨房在哪儿?”

        管家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这位先生饿了,我们待会儿会为你送上糕点的。”

        “哦,不,我不饿,您误会了。”卡维解释道,“我只是需要使用一下厨房和洗衣房,为伯爵大人的伤口准备一些必要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

        管家看似懂了他的意思,但脚并没有离开原来的地方。他侧身看向沙发上的伊格纳茨,直到这位男爵点了头,才转身给卡维带路:“先生,这边请。”

        ......

        客厅相比拉斯洛家的要小上许多,家具和装饰都不算华丽。其实就算聘请了全奥地利最好的建筑装潢师,花上万克朗,也很难在墙上那两幅肖像画面前抢走客人们的视线。

        一副是已故的老国王,另一幅则是年轻时的莫拉索。

        伯爵一身军装配上军刀和胸前的三枚军功章,比起现在躺床上病殃殃的样子要精神许多。

        “很久没和舅舅比剑了。”贝格特站在画像前,回忆起了小时候接受剑术指导时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去......”

        作为好友,伊格纳茨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今天需要把外面的腐肉弄干净,然后再用上卡维的酒,如果还是搞不定,那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老师,卡维手里小半瓶白兰地真的有用?”

        “我也不知道。”

        伊格纳茨叹了口气,但很快解释道:“他只说是新英格兰杂志上明确写好的护理过程,我觉得堂堂医学期刊,不至于拿病人开玩笑。毕竟克里米亚战争的医疗数据还是很明确的,在战争后期英军伤兵的死亡率下降得非常明显,连国内都有报道。”

        “剪除腐肉,酒精清创,然后盖上油膏敷料......”贝格特忽然问道,“东西都在这儿,他还去厨房干嘛?”

        “听说布料绷带还需要经过蒸汽高温处理才能使用。”

        “蒸汽?这要求也太多了!”

        伊格纳茨当然也觉得多,他记得刚开始卡维只说了油和油膏,之后又蹦出来一个高浓度酒精。后来他发现不仅是病人身上的皮肤,就连自己的器械也都被卡维清洗过一遍。

        本来以为这已经够复杂的了,谁知道现在连日常清洗过的布料绷带都需要高温再处理。

        怎么会要那么多步骤,这些真的能缓解伤口溃烂么?

        伊格纳茨的疑虑很快就被贝格特打断,难得和老师两人相处,他想要询问些手术上的东西。伊格纳茨没心情,但实在拗不过贝格特的兴致,只能把之前做过的几台手术全复盘了一遍。

        半小时后,卡维拿着一个纸袋进了客厅,正好楼上传来了声音,三人在管家的陪同下上了楼。

        卡维上次见到这位画师还是在阿尔方斯的餐厅门口,没机会认识,这次见面气氛又太过压抑,只是点头致意了下便略过了。

        “伯爵大人,祝你早日康复。”

        汉斯笑着收拾好了自己的画板画笔,戴帽穿衣,临走前不忘和贝格特小声说上两句:“今晚有比赛,要不要去?”

        “什么比赛?”

        汉斯轻轻挥了挥拳头:“我有票。”

        贝格特虽然天天对着血淋淋的手术台,但却看不下这种运动,总觉得心里被人揪着一样难受:“那种地方还是别去了吧。”

        “怕什么,我还叫了萨尔森和梅伦,少你一个多无趣。”汉斯说道,“昨天歌剧没找到灵感,法国菜又泡汤了,这事儿你怎么也得答应我才行。”

        贝格特纠结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行吧。”

        “那我楼下等你。”

        两人还在门口议论的时候,伊格纳茨已经先一步帮着揭开了莫拉索腹股沟上的布条绷带。

        疝气手术已经过了快一周,如果是正常缝合的情况,伤口应该愈合得差不多了。考虑到伊格纳茨最后做了敞开处理,好好护理的话也应该有了一层新鲜肉芽,布条上沾的是混合了组织液的淡红色。

        可现在卡维看到的却是黄褐色。

        金葡菌?

        看上去不太像啊。

        卡维上前凑近吸了一鼻子,能闻到明显的粪臭味,应该是普外的常客大肠杆菌,在做小肠断端吻合的时候碰到伤口了。【1】

        反正不管是什么菌,最后用的都是白兰地,只希望酒精浓度够用来灭菌。

        “今天感觉怎么样?”伊格纳茨脸上很平静,嘴角甚至还带着些微笑,“听管家说你胃口还不错吧。”

        “还可以吧。”莫拉索看了眼伤口,叹气道,“就是这个伤口疼得厉害,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你身体那么好,不会有问题的。”伊格纳茨把布条绷带全扔在了地上,从箱子里掏出剪刀和手术刀:“但想要快点好起来的话,还是得忍一忍,你懂的。”

        “懂......”

        贝格特上前帮忙垫上了隔血毛巾,又拎起被子的一角递给了自己的舅舅。莫拉索咬住被褥,两手捏住枕头两边,深吸一口气,低声喊道:“来吧!”

        清创,顾名思义就是让创面干净。

        首先部分创面上的痂皮肯定不能留,其次就是周围泛着黄白的腐肉。它们附着在新鲜的肉芽上,伊格纳茨要想清除干净有时候就需要连带着一起切掉。

        这是硬生生地割肉。【2】

        整个过程持续了8分钟,即使是在战场上厮杀多年的莫拉索也一时难以忍受这样的疼痛,只是刚上手,他的后背和头发便已经湿透了。不过作为帝国军人,绝不会喊疼,就算是不小心闷哼一声都是耻辱。

        “好......好了?”

        “嗯。”伊格纳茨收起刀剪,松了口气,“我这里好了。”

        莫拉索以为自己疼晕了,没听清,又问了一遍:“嗯?什么......什么意思?”

        “清创完毕之后,我们还有下一个环节。”伊格纳茨把卡维让了过去,“这位......额,这位你恐怕还不认识,他是当初手术时的助手。”

        “助手?助手不是希尔斯医生么?”

        “唉,这个说来话长。”

        伊格纳茨看了眼一旁的贝格特,后者只能把母亲和自己做过的事儿都说了出来:“反正挺尴尬的。”

        “那然后呢?”莫拉索慢慢缓了过来。

        “接下去就是他的工作了。”伊格纳茨对护理还是个外行,面前又是自己的老友,实在不敢亲自动手,“他对伤口护理有些心得,病房里一位腿部有大面积伤口的男孩儿都被他给治好了。”

        莫拉索只是看着卡维点头,仍然没拿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说,你们接下去还要对我的伤口干什么?”

        “用酒,伯爵大人。”

        卡维笑着拿出了那小半瓶白兰地:“也不知道你的口味如何,今天只能用这瓶廉价货先凑活了。如果效果不错的话,之后的一到两周的时间内,我会帮你换好一些的。”

        “请我喝酒?”

        “不,请它喝酒。”

        卡维用的是更加粗犷的清创方式,一般用来处理大面积创伤,比如烧伤和脱套伤。但相比现代,伊格纳茨的手提箱还是羞涩了不少,并没有类似毛刷一样的东西【3】,最后卡维只能选了一块平时拿来吸血的粗质海绵。

        场面让周围三人,包括莫拉索本人都无从评说,只记得过程挺快的,大约持续了四分钟。【4】

        “这就差不多了。”卡维看着布满了出血点的伤口基底面,说道,“接下去还是要用上些干净的布料,比如我刚从厨房带来的这些。”

        他打开纸袋,用酒精润湿了的双手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叠出了一个正方形,小心盖在伤口上:“然后就是布料的固定......”

        伤口护理是外科的基础,结束这次清创后,伊格纳茨和莫拉索重新约了时间:“这次结束后,下一次得是后天的上午。”

        “行,上午就上午。”

        “接下去只要伤口无碍的话,我就不来了。”伊格纳茨说道,“东西是他找来的,方法也是他先学会的,实验......这些事情还是得他来完成才行。”

        好在有ypian酊,疼痛退得也不算快,莫拉索没听清他刚才说漏了什么:“吃了晚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还有事。”伊格纳茨婉拒道,“医院还有事儿要做。”

        卡维见状想起了艾莉娜的事儿,也跟着说道:“我跟您一起回去吧,正好晚上我也没事儿。”

        “不用了,也没什么大事儿。”

        不是大事儿?

        卡维有些在意,试探道:“您上次说解剖尸体需要帮手,我完全可以胜任。”

        “那两具尸体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伊格纳茨依然坚持,“我回医院写一下今天的手术和伤口护理的记录,然后就回家,你难道还要去我家蹭饭?”

        卡维嘴上说着“哦,是这样......”。

        但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真是这样?

        另一边的贝格特也没心思留下,见卡维还缠着老师,立刻帮忙:“汉斯先生在楼下等我,我和他准备出去吃饭,要不你也一起来吧。”

        “我?”

        “是啊。”贝格特心情不错,“工作时间已经过去了,接下去是放松娱乐的时候,别老想着手术手术的。再说了,年轻人就得和年轻人在一起,老师还得回家呢。”

        卡维有些为难。

        他和这些贵族名流搭上关系没问题,关系就是利益之间的交换,只要给上对方需要的东西就行了。可真要和贝格特打成一片,实在有违他平日里的生活习惯。

        “还是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多钱。”

        卡维找了个借口想要走,谁知贝格特连忙接了话:“没关系,接下去还要麻烦你过来帮忙,请客吃顿饭算什么,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

        “别可是了!”

        贝格特要比卡维高大许多,一把勾住他的肩膀,打开房门就往外走:“汉斯先生!我又给你找了个朋友!”

        汉斯正坐在楼下喝茶看报,忽然听到喊声抬头看去:“卡维先生?正巧,我还想和你聊一聊昨晚上的决斗。”

        “决斗?决斗都结束了吧。”

        “结束了?可报纸上并不是这么写的!”汉斯起身把手边的报纸递了过去,“如果阿尔方斯先生不再追究的话,那vienna晚报就是在撒谎!”【5】

        卡维看着放在头版角落里的几句话,皱起了眉头:“他们并没有撒谎。”

        “卡维先生,信真是你送去的?”

        “当时阿尔方斯催得紧,我也是没办法。”

        “你能不能劝劝他?”

        卡维其实并不想劝,因为有决斗就会有外伤,自己可以像昨晚那样搬一次,就能再搬第二次,这可都是收入。所以面对这个问题,他只能耸肩摊手二连,说道:“他就是个倔脾气,劝不动。”

        “这可就麻烦了!”

        “怎么了?”

        “李本先生不见了。”

        卡维并不知道里面的利害关系:“不见了不是挺好么,避免了一场无畏的争斗。”

        “不,卡维,你不懂决斗。”一旁的贝格特忽然插话道,“如果原先的决斗者坚持不出场的话,那他的助手就应该背负他的荣誉接受这场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