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星际时代无尽掠夺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七章 一分不留

第两百零七章 一分不留

        这一幕也转播到了舰员宿舍,第七流亡队的人看了无一不感到振奋,这就是他们反击的起点。

        “长官,大山复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在陈悍跟前,滚了好几圈。

        “清理一下,跃迁程序准备吧。”看了一团糟的地面一眼,陈悍转过头,    缓缓开口。

        出来近一个月,他们是时候回去了。

        这笔钱能买很多战舰跟武器,让他们北凉的实力继续往上提一个等级。

        只要有了强大的舰队,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星系战争他们就能占据主动。

        无论是浑水摸鱼还是正面对抗,都有得发挥。

        就在人造人们准备带走尸体,清洗血迹时,    流亡号的通讯模组又亮了一下。

        牧千野赶紧放下杯子走了过去,几秒后转过头:“极火总部请求通讯。”

        “噢?”陈悍略显惊讶,    走到另一边,“接通吧。”

        不用想,肯定是极徒,他打算听听这个人想说什么,反正跃迁程序还要一会。

        几秒后,极徒的投影出现,杂乱的头发显得又苍白了几分。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陈悍,灰熊的尸体并不在。

        “我知道钱是你们拿走的,总共一千一百多亿,我认了。”

        “按照约定,给了赎金就放人,我多给了五百亿。”

        “只要我的人能回来,从此之后,我们极火不再追究这件事,也不再找你们北凉的麻烦。”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死磕对我们双方都没好处。”

        “比起极火,你们北凉更需要时间发展。”

        说这番话的时候,    极徒死死盯着陈悍,哪怕隔空都能感觉到他眼中的仇恨。

        他现在都没完全弄清楚北凉的来路,更不知道这伙人对极火的恩怨来自于何处。

        “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啊,极先生。”陈悍晃了晃手中的杯子,跟极徒对视。

        极徒握紧了拳头,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过了三秒才微微低下头:“抛开双方组织的矛盾,站在一位父亲的角度,我请求你把他们还回来……”

        这可能是他近十几年来如此低声下气,但他目前已经没有办法了……

        “态度有了,但你弄错了一点,极先生,这笔钱是我们靠自己的本事弄来的,你答应的赎金实际上只给了五十亿而已。”

        陈悍对着极徒举了举杯,完全没有刚做完坏事的样子。

        “那你还想要多少?!再给你六百亿吗?!”极徒看着陈悍的表情,总感觉有一股东西堵在胸口,无法继续冷静。

        “那倒不至于。”陈悍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什么,“这样吧,你们账户里还有一百一十三亿,全转过来,我会按照约定放人。”

        这番话直接把极徒气笑了,    脸上带着一股癫狂之意,连着点了点头:“好,好,我都给你,一分都不留!都给你!都给你!”

        边说着他边拿过一个新的光板,打开他们刚解冻的账户,亲自把最后的一百一十三亿转了出去,连零头都不剩。

        女助手在旁边有心阻止,因为她能感觉到陈悍这种人是不值得相信的,这钱只会打水漂。

        但刚刚被极徒杀掉的人尸体还没凉透,她不敢多嘴。

        如果是一个小时前,极徒对陈悍也是不会相信的。

        可连输了两阵之后,他的心态已经变了。

        现在就是赌徒心理,越输越想着赢回来,哪怕只有一丝机会。

        反正一千多亿都没了,再搭进去一百亿也无所谓。

        万一陈悍最后拿到钱后真的会把人放回来呢?他赌的就是这点。

        “到账了,放人吧。”极徒举起光板,上面有些明细。

        看了一眼手中的天讯,陈悍抬起头:“我会利用无人机把他们送出去。”

        “但现在他们可能不是很完整,你要自己拼凑一下。”

        说完后,陈悍调转了一下虚拟荧幕的视角,让极徒可以清楚看到灰熊的尸体。

        “丽姿的在外面,你想看我就让人抬进来。”

        “但她可能差不多也是这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陈悍像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极徒第一时间没有认出地面的尸体是谁的,还眯着眼睛看了看,毕竟没有头。

        直到陈悍说完,他才意识到什么,直接瘫坐在地上。

        女助手则是捂住嘴,瞪大眼睛,久久没有反应。

        她有想过陈悍没那么轻易放人,但没想到灰熊和丽姿已经死了,还是被人以这种手段……

        极火那边的技术人员们就更不用说,纷纷站了起来,面面相觑。

        他们原本以为极火只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可现在也太严重了……

        “我必杀你!我必杀你!我……”极徒青筋暴露,眼中满是血丝,嘴角不断有血流出,仿佛牙都被咬碎了。

        “这个再说吧,极先生,我会按照约定把他们送去fn149行星,你记得签收。”陈悍又走到虚拟荧幕前。

        他是说过给了钱就放人,可没保证人是活的。

        “噗……”再也忍不住又发泄不出的极徒直接喷出一大口血,捂着胸口往后面倒去。

        哪怕躺在地面上,他的眼睛还是死死盯着陈悍,嘴巴更是没停下来过,像是继续在念叨着什么。

        女助手和一众技术人员赶紧跑了过去,围成一团,大声呼喊着极徒的名字。

        看着乱成一团的投影,陈悍抬手挂断了远程通讯。

        “真有你的,一分都没给他们留。”牧千野扶了扶单片眼镜,走到陈悍身边。

        她原本以为陈悍顶多跟极徒说两句。

        没想到几句话又弄来一百多亿,还差点把极徒气死了。

        阿敖等人同样有些头皮发麻。

        他们能明显感觉到极徒的绝望,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似乎随着他们北凉变强,陈悍也在不断成长,行事风格也有了一些变化。

        这对敌人来说是坏事,但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好事。

        相信假以时日,陈悍一定会成为真正的领袖。

        最爽的估计是大山,他认识极徒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十年极徒根本没拿他们第七流亡队当人,也没拿他当人,只想着榨干价值后抛弃。

        他无数次幻想过对极徒展开报复,可他的手段实在有限,基本上没法实施。

        自从跟了陈悍之后,是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也是第一次看到极徒吃了这么大的亏……

        “现在我们跟极火的死仇已经结下了,各位。”陈悍环视了众人一圈,“以后无论做什么,都要想着我们还有这个敌人,提防他们。”

        “另外,所有人记住。”

        “当你占据上风的时候,不赶紧下手,那等敌人喘过气来,死的就会是你。”

        “所以,一年内,我会剿灭极火整个势力,极徒不死,我睡不着。”

        说完这番话,陈悍给自己倒上半杯猩红,一饮而尽。

        虽然他们已经完全暴露在极火面前,招惹了一个强敌,但他并不后悔。

        因为有些事,是必须要做的,他从未想过逃避。

        “是!”大山最先站直了身体,右拳放在左胸口处。

        “明白!”

        “了解!”

        “……”

        接着是阿敖等人,声音响彻整个主控室。

        就连年龄最小的柠白眼中也带着思索。

        几分钟后,三架无人机从流亡号的舰舱飞出。

        其中两架下方用裹尸袋包着已经不成人形的灰熊和丽姿。

        还有一架携带着被剥掉皮的里斯,算是买二送一了。

        牧千野已经设定了航线,它们会自动前往fn149附近。

        而第一舰队经过一段时间的加速,已经达到跃迁规定航速。

        随着陈悍一声令下,总共四十一艘战舰所在的空间变得扭曲。

        一阵蓝光闪过,第一舰队集体消失,周围的区域逐渐恢复平静。

        这也是陈悍等人首次集体跃迁,使用的是i型结晶,一次就耗费四十余颗,总价值一亿两千多万。

        要是放在以前,陈悍是不舍得这么消费的。

        但现在不一样,他们有钱了。

        而且待在fn149附近过久,极火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找过来,还是赶紧跑比较好……

        极火总部这边,极徒经过医疗人员的一番急救,终于缓了过来,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女助手满脸焦急地坐在旁边,手里拿着光板,里面时不时就闪过一些数据。

        “我们的舰队……怎么样了……”极徒抬了抬手指,声音很微弱。

        看到极徒醒了,女助手赶紧坐正:“老板,你的情况很不稳定,病情又加重了,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我已经通知了第二负责人,他会马上回来主持大局……”

        “说!”极徒突然皱起眉头,痛苦地低吼了一声,连接着他的仪器“滴滴”响了起来。

        女助手吓了一跳,直接站起来:“舰……过去的战舰损失了一半,其余的均有破损。”

        “现在已经脱离险境,正在前往最近的星港修整……”

        “另外,我们的人查明张邪已经返回血鸦军团的舰队。”

        “刚刚的战斗就是他在指挥,北凉给了他一艘属于我们的运输舰……”

        “还有,北凉用无人机往fn149行星运送了三具遗体,我们已经查明身份……”

        接下来女助手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连接极徒身上的仪器更响了。

        一系列坏消息听下来,极徒痛苦地闭上眼睛。

        几秒后,他挣扎着想坐起来。

        女助手赶紧往他身后垫了一个枕头。

        “立刻,让我们旗下所有匪帮,停下手头全部事情,全力搜寻北凉的去向!”

        “找到后,所有舰队集结,我要这个匪帮从星际除名!”

        “任何敢阻拦我们行动的组织,势力,都是死敌!”极徒紧抓着女助手的手臂,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可是这样,我们的损失……”女助手壮起胆插了一句。

        极火旗下数十伙匪帮,绝大部分都在执行着各自的任务,有的还在很远的地方。

        如果强行集结,那亏掉的钱估计得用千亿计算。

        “你认为,我还怕那点损失吗?哈哈哈……”极徒张开还带着血迹的嘴,反常地笑了起来,表情只剩癫狂。

        他的希望被毁掉了,极火的未来也没了。

        从现在开始,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不考虑后果,全力毁灭别人的希望。

        “好……”不知道说什么的女助手只能点了点头。

        就在她准备将命令传达下去时,极徒突然双眼翻白,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嘴里还不断喷出血沫。

        女助手按住极徒疯狂尖叫着,医护人员冲入,很快整个房间内又乱成一团……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十来天里,陈悍带领着第一舰队全程在赶路中度过。

        为了躲避极火可能存在的追击,他们没有按照最快的星门传送路线。

        而是绕了很远的路,还利用i型跃迁结晶又跃迁两次,尽力保证舰队的安全。

        天蓝要塞这边,执法者联邦分部办公区,初义忠笔直地站在较漆黑的会议室内。

        他表情严肃,还是标准的银发大背头,着装无比整洁。

        原本有些杂乱的络腮胡也好好整理了一番,白色烟斗也没有挂在嘴边,整个人跟乖宝宝似的。

        因为他对面正站着灰洞系最高掌权人,也是灰洞系执法者联邦的管理,知者。

        由于是奇特智人种,隶属可普克一族,他跟正常人类有着不小的区别。

        虽然也是一个脑袋双手双脚,但他的皮肤呈暗绿色,骨骼粗大。

        眼睛比正常人大了一圈,瞳孔微红,显得无比深邃,让人无法鼓起勇气与其对视。

        鼻梁跟头骨微微隆起,手指细长,身材高瘦,身着灰色袍状衣物,戴着连衣帽,手持一根黑色拐杖。

        脸部皮肤的十几道皱纹,足以说明他经历过的岁月。

        “你的报告跟请求我都看了,但总部没法再派出更多舰队进行支援。”知者语速缓慢,声音显得很低沉。

        “长官,敌方在我们天蓝物质区突然多出数个星港跟前哨,防御体系已经形成。”

        “我们的舰队正在血战,每次战斗的损伤都极大。”

        “如果没有支援,恐怕无法将敌人赶出天蓝物质区。”初义忠微微皱着眉头,连忙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