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44章 紫禁

第44章 紫禁

        时间很快来到这个月的十五。

        这是一天晚上。

        华清宫是老皇帝为凉国公的女儿韦贵妃兴建的,里面楼阁玲珑,金碧辉煌。

        韦贵妃前几年为老皇帝生下了最小的儿子,生得聪明可爱,很像老皇帝小时候。

        她虽然已经生了孩子,仍旧体态曼妙好似少女,眼睛如山上流下的泉水,皮肤似白云一样柔和,樱桃小口,唇似花瓣一样娇嫩,窈窕的身影倒映在水中,连摇曳的荷花都因此羞惭。

        静静地夜里生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落在韦贵妃耳中,仿佛惊雷。

        这声叹息她太熟悉了,简直如同梦魇。

        暗藏四周保护她的宫女、太监此刻全成了泥塑,没有前来护驾。

        月光下,一名月白色道衣的男子出现,腰间悬着一口剑,仅用布条裹着,缝隙里剑刃露出的光华,白得如月光。

        一个特别的道士,一把特别的剑。

        无论是谁看到这对组合,都很难挪开目光。

        他们太特别了。

        韦贵妃的目光深深定格在道士身上。

        有幽怨,有难过,也有深深的恐惧隐藏在最深处。

        道士如多年以前那样深沉地看着她,没有任何欲望,仅是纯粹的欣赏。韦贵妃当年为此心动,她知道这是个与众不同的男子。

        她仍旧记得道士对她说过的话,“你会是皇帝的女人,也会是皇帝的母亲,我会帮你。这一切都会慢慢实现,但是需要时间。”

        “时间快到了。”道士轻轻笑着。

        幽深莫测的眸光,如天上星辰那样高远。

        听说星辰是站在最高处的石头,道士的心是否也如石头那样无情?

        是的。

        她清晰知晓,对方就是那么无情。

        他教过她很多知识,让她在险恶的深宫中生存下来。也一把将她推进了皇宫的深渊。

        “你现在来,是要我做什么吗?”

        “是的,我需要你活着。因为有人会来杀你。”

        韦贵妃难以置信,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谁会来杀她?

        “谁?”

        “皇帝。”

        韦贵妃既惊讶,又释然,“他知道我是你安排进来的了?”

        道士笑了笑,“是我让人告诉他的。他身边有我的人。”

        “为什么?”

        “因为你该当太后了。”道士淡淡说着。

        这是他当年埋进皇宫的暗子,今天该起作用了。

        既然皇帝对他起了杀心,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换一个皇帝。他并不想自己炼制还道丹时,还有一个强力的国家机器在找寻他,给他添麻烦。

        为了不让老皇帝的儿子报仇,那么让儿子的母亲和老皇帝成仇是一个好办法。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韦贵妃心头一颤。

        随后有沉郁的脚步声在静静的夜色里响起,那是甲士的步伐。

        韦贵妃相信道士,她立即明白甲士是来找她的。

        她掩饰内心的忐忑,柔柔地开口,“我全听你的。”

        作为深宫里摸爬滚打上来的女人很清楚,一旦失去皇帝的眷顾会是什么下场,何况她已经有了儿子。

        即使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会儿子考虑。

        甲士们进入了宫门。

        看到韦贵妃以及身旁的道士。

        “陛下有令,格杀勿论。”

        他们奉了血洗华清宫的旨意而来。

        作为皇帝的爪牙,没必要问缘由,直接执行圣旨即可。

        韦贵妃心里最后一点侥幸也没了,她知道老皇帝是多么绝情的人,下了这样的旨意,那是一点也不奇怪。

        如今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身边的道士。

        她看过去。

        道士化成一阵轻烟,落入甲士们中间。

        本来被沉郁步伐声打破安静的华清宫再次安静下来。

        这些身经百战的甲士一个个木然呆立,要用很仔细的目光才能看见他们脖子上有淡淡的血痕。

        事实上他们每一个人的气管都被割破了。

        道士轻烟一样回到韦贵妃身旁,像是从来没动过。

        他用布条擦了擦剑上本没有的血迹。

        这更像是一种仪式。

        “杀人并不快乐,只不过是解决麻烦最快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办法。但善后的事就拜托你了。”

        道士叹息一声,又开口,“跟我走。”

        韦贵妃不由自主跟着他走。

        饶是她见惯大风大浪,可刚才道士的手段已经超出她的认知。

        每一名甲士都是百人敌的猛士。

        来了足足一百个。

        哪怕是木桩子,要将其一个个砍死也得花些时间。

        可在道士面前,他们连木桩子都不如。

        她突然想起华清宫里的太监宫女,不会也死了吧。

        道士似乎知晓她的想法,向她解释:“你的人只是睡着了,我不会动他们,因为你需要自己人。”

        他顿了顿,补充一句,“当然,他们也有我的人。”

        韦贵妃不寒而栗。

        但她真上台了,也不能不用这些人。

        因为不用自己人,那就没人可用。

        她更不敢随便换走他们。

        道士的话其实是警告。

        她有些悲哀,自己要从老皇帝的玩物变成道士的傀儡了吧。

        这不知是进步还是退步。

        “我对你没什么要求,唯一的要求大概就是不要找我麻烦。”道士继续排解她心内的不安。

        跟着道士的步伐,韦贵妃也好似化成轻烟。

        皇宫规矩森严,即使她也不能随意乱走。

        今夜不一样。

        她在禁锢的深宫中,久违地感受到了自由和快活。

        哪怕这份自由和快活很假。

        “三十年的囚笼和一天的自由你选哪一个?”她突然想起一个被老皇帝囚禁的大儒说过的话。

        那是一个耿直的大臣。

        被皇帝关了三十年。

        他选择了自由,换来三十年的囚笼。

        自由是心灵上的自由。

        韦贵妃以前不太理解。

        现在却明白了一些。

        现在这份虚假的自由她都爱极了,如果是真的自由,那简直不敢想象。

        对于那个大儒而言,心灵的自由就是真的自由。

        道士自由地出现在大殿上。

        旁若无人。

        宫外的甲士没一个能挡住他。

        老皇帝看到道士,露出惊诧至极的神情,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韦贵妃,苍老的面容变得阴沉至极。

        “来得好,我一直等着你来。”

        道士淡淡一笑,“陛下等我快七十年了。我知道你一直想我死,所以贫道今天送你死来了。”

        没有任何的客套和虚以委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