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40章 移花接木

第40章 移花接木

        老天师的机会来没来,张松张柏两名天师府弟子并不清楚,他们只清楚一件事,机会来了。

        “孟婆”身上出现新的变化了。

        它的身躯本来掩盖在宽大的惨白衣衫里,可在张松两人的肉眼中,孟婆的衣袖愈发飘荡,细看下,竟是空的。

        它的手不见了。

        再看它的脚,同样也不见了!

        孟婆正在以一种张松两人无法理解的方式从他们眼中的世界消失。

        它的眼中燃起鬼火,幽幽地摇曳着。

        那是一种很难理解的复杂目光。

        空气里弥漫着一声低语,“冥帝,为何要阻止我出来。”

        没有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诡异的红绣鞋留下,旁边是半个破碗。上面有斑斑血迹,以及几滴说不清道不明的水。

        紫云惊呼一声,不知为何,那双红绣鞋穿到了她脚上。

        下意识,她捧上破碗,逃离了佛塔。

        鸿飞冥冥。

        恰好在这时候,来自张松、张柏的法剑飞来,只是仅留下紫云的一截衣袂。

        剑尘迈着诡异的步伐靠近两人,张松露出谦卑的笑容迎上去。

        剑尘没有理会二人。

        张松两人不敢说话,可不知为何,足下的步伐越来越像剑尘迈出的步伐,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剑尘走。

        待得后面有人来探查鬼寺时,只不时听到有诡异的脚步声,却从来看不见人,后面还有天师府的道士下山,来此做过几场法事,都没有解决鬼寺的怪异,更没有发现鬼。

        只有脚步声不时回荡着。

        …

        …

        另一方面,剑尘走出了鬼寺,进入天汉的河底。

        之前他被诡异的脚步驾驭了,当他进入河流时,利用河流亘古长存的冲刷之力,试图驾驭诡异的脚步。

        诡异的脚印魔性十足,但剑尘也不是普通人,仿佛是远古名剑化身的剑妖。

        他身上有种妖异的气质正在萌发,当他完全驾驭诡异脚印时,或许一个真正的剑妖就诞生了。

        以人修妖道。

        他的路,也是前人没有走过的。

        只是要完成这个过程,他还欠缺了一点关键事物,一颗种子。

        剑尘冥冥中觉得这颗种子会出现的,会来的。他需要等待,同时将诡异的脚步驾驭住。

        两名天师府弟子也被脚印驾驭了,或者说成为了脚印的一部分。

        只是没有完全成为血池的脚印。

        因为他们没有到达真正的血池。

        如果非要形容他们此刻的存在,只能说是半人半鬼。

        今后他们维持现状的话,只能人修鬼道。

        人修妖道,人修鬼道,反正不是人道。

        这种事要是传出去,便是一桩怪谈了。只是两名天师府弟子也沉浸在天汉之中,化为水鬼一类的存在。

        可他们仍有生前的意识,只是没法离开剑尘太远。

        因为一旦远离剑尘,他们会不由自主向着真正的血池靠近,那会激起他们强烈的恐惧感,知道那是一条不归路。

        而且他们仿佛还少了一部分东西留在鬼寺中。

        当他们斩落紫云的一截衣袂时,亦留下了一部分他们自己的东西。

        连同那些不时出现的诡异脚步声,成为鬼寺的异象。

        …

        …

        飞星剑横在沈放膝盖前,多了一些锈迹和血迹。

        剑尘正在妖化,而飞星剑竟生出了真实的血肉感。

        剑尘要从人变成妖,而飞星剑却要从剑变成妖。

        作为飞星剑的主人,沈放却莫名有种神性,因为他身上的恶性竟注入了飞星剑之内。

        并不同于过去飞星剑沾染的煞气。

        这份恶性很纯粹。

        恶性的剥离,让沈放的神性凸显,使他对天地间的玄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譬如他开发出了天眼术,能看到极远的位置。

        在那篇炼气论中,提到过天眼术。

        那是开发眉心祖窍之后,才会产生的神通,而且不是人人都有。

        于是周围十里地都笼罩进了沈放的监察范围。

        新炼成神通,沈放自然要好好适应,适应的过程,自然少不了催动天眼术,然后不经意间让怜青青也知晓他练成了天眼术。

        怜青青好不羡慕。

        她也是修士,她也想练。

        沈放看到了怜青青眼中的渴望,很是大方,“你想学?”

        怜青青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很想。”

        她表达出强烈的渴望。

        沈放含笑,“我教你。”

        怜青青难以置信,沈叔竟这样大方。

        不学白不学。

        沈放于是说了一段炼气论上的内容,大致就是先这样,再那样,然后再这样。

        怜青青弱弱问了一句,“沈叔,你告诉我该怎么修炼就行了,我听不懂这些高深的道理。”

        沈放笑了笑,“那就简单点,你先开启天眼,便能开始修炼天眼术。”

        怜青青赶紧问,“如何开启天眼呢?”

        沈放一脸正色,“你先闭上眼睛。”

        怜青青乖乖闭上眼。

        “等你能闭上眼却又能看大周围的场景时,便能开启天眼了。”

        “就这?”怜青青很想大声问一句。

        可是她知道问了也没用。

        沈叔在逗她玩呢。

        好吧,她还是很有自觉的。至少在沈叔眼里还能当个玩物,而不是单纯的道种孵化器。

        这样就不会被抛弃了吧。

        不是她发花痴爱上了沈叔,而是她明确了一件事,只有抱紧沈叔的大腿,她才有机会青春永驻,才有机会得道。

        相比她的野望,谈情说爱,着实太俗了。

        当然能嫁给沈叔,肯定不吃亏。

        只是沈叔没有表露这个意思,她送上去也没用啊。

        她抱着古琴颇有些惆怅。

        道种都给孵化出来了。

        这算不算给沈叔生了个孩子呢?

        当道种孕育成熟之后,她如同飞星剑仙、魔刀门主、皇宫太监老祖等人一样,深深明白了道种和沈放的联系。

        而且因为她和沈放呆在一起,对这一点认识更深。

        道种是一颗成熟的果实,而它真正的“父母”正是眼前的沈叔。

        至于孕育道种的她,就像是所谓的移花接木,道种如一种花木的枝条或嫩芽嫁接在她这个花木上。

        道种虽然是她孕育成熟,可她跟道种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好在她早早意识到古琴会随时离她而去,因此没有那么难分难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