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37章 以魔制魔

第37章 以魔制魔

        剑尘深深知晓,湿意的主力迟早要回来,当它们回来时,天师府弟子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现在很绝望,后面更绝望,但还是要抗争。

        他只能尽己所能地做抵抗。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

        …

        佛塔中,女鬼紫云看着身旁的“红绣”生出奇妙的感觉。以前的“红绣”十分凶残暴躁,现在竟显得十分安静、清宁。

        身上更有一种使人忘却一切烦恼,仿佛神明般的气质。

        而“红绣”的衣服也已褪色,化为惨白,面容变得苍老,哪怕她是鬼,此刻也觉得眼前事万分诡异。

        可眼前的“红绣”,她好似更愿亲近。

        在“红绣”身边,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对天地元气的吸收加快,心神恍惚间,仿佛能触碰到大道一般。

        这是做梦一样的感受。

        当然,她的修行速度,也在实打实增长,有着肉眼可见的进步。

        只是她还有一件事没有察觉,或许忽略掉了。

        她身上的衣服同样开始褪色,对于过往的记忆开始有些模糊,不太深刻。

        但脑海里有一个影子在其他记忆模糊时,竟显得格外清晰。

        那是一把剑?

        哦不,乃是一个带剑的人。

        她已经记不清这个人的身份,或许她本来就不知道。

        人影越来越清晰。

        其他的记忆的模糊和人影的清晰形成强烈的矛盾割裂感。让她心里隐隐不安,同时记忆没能彻底模糊掉。

        面容苍老的“红绣”额头皱成川字,还有水光流动,仿佛传说中的忘川河。

        它的眼睛里竟同样闪烁着紫云脑海里那清晰的身影。

        紫云不能忘却的身影,似乎正是它想要寻找的事物。

        所以它没有强行抹去紫云的记忆。

        同时,它眼中的那个身影旁边还有一只红绣鞋,既虚幻又真实,不停地流水。

        …

        …

        沈放身遭被一大滩水围着,飞星剑化生剑气,罩住他和怜青青。只是这种罩住是暂时的,红绣鞋冒出的水有很可怕的侵蚀能力,而且有腐蚀精神的属性。

        长此以往下去,沈放必定落入下风。

        而且这是一种诅咒,他跑到其他地方也没有用。

        可是沈放似乎毫不担心。

        依旧不疾不徐地做出抵抗。

        机会总会来的。

        同剑尘绝望下的抵抗不同,沈放清楚地知晓,事情必然会有转机。

        这个转机在于他遇见的那个修士——谢松石。

        对方早已进入寺庙中,不可能那么容易被“孟婆”压制或者灭杀。因为根据沈放的判断,“孟婆”应该是被关在那个寺庙的某个阵法里,而且时间不短,刚刚逃出来而已,绝不会有全盛时的神通。

        即使“孟婆”本身无比强大,现在也绝非不可力敌。

        谢松石成名多年,不至于抵挡不住。

        他不是寄希望于谢松石击杀孟婆,只是需要谢松石暂时绊住孟婆。现在他周围这些奇诡的水意味着孟婆有很大注意力在他身上。

        谢松石这样高明的修士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

        对方绝对会把握住这个机会。

        等到谢松石出手时,沈放就可以开始反击。

        而且并不是通过他自己的手。

        “孟婆”有红绣鞋作为媒介,沈放何尝不是也有媒介。

        那就是剑尘。

        而且这些奇诡的水,对沈放并非只有害处。

        沈放坐定,任由那些渗透进来的湿意攻击他的精神,这些带着洗去记忆效用的湿意,正好可以帮助沈放洗去身上煞气的乱神作用。

        他引渡飞星剑的煞气炼体,那些煞气残留的妖魔邪意,或多或少存在着一点,试图影响他的心神。

        但这些湿意能洗去记忆的同时,也自然能洗去来自妖魔邪意的恶念。

        这些水的本质不是洗去记忆,有点像一种格式化,将灵魂精神回到最纯净的时候,犹如一张染墨的纸,将其还原,变为什么都没有的白纸,如此方好再次作画。

        沈放的行为,有种刀锋跳舞的感觉。

        因为一不小心,他自己也会被洗去记忆。

        不过沈放早有准备,心头浮现起过去七十年的繁琐小事,湿意侵染的同时,何尝不是替他抹去那些繁杂。

        用佛门的说法,他正借此洗涤本性。

        世上本没有十成的坏事,全看你如何去面对。

        商业运作的机制里,没有绝对的废物商品,只在于能不能找到它的闪光点。

        正是如此,沈放才能一次又一次地让天元商会发展壮大。

        只是他有更高的追求,才没有执意要完全掌控天元商会。

        毕竟他还有漫长的人生,往后还能有许多次再建立天元商会的机会,没了就没了。

        天元商会是他求道的工具,而不是他本身建功立业的追求。

        许多人是不明白这道理的,在追求一个目标的过程中,反而把工具当成了自己的执着。

        得到容易,放下难。

        沈放耐心地控制这一切,有种物我两忘的感觉。

        他仿佛陷入一种不知名的交感中。

        又仿佛回到了创造逍遥游的顿悟时。

        这个机会不是偶然而来。

        因为古琴道种的孕育成熟,本就是一场造化,很可能会引领他再入修士梦寐以求的顿悟之境。

        这也是沈放执意要守在怜青青身边的原因。

        如今的局面,他是有一些预料的。

        此前看起来他的处境是什么事都赶在一块了,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各种机缘矛盾的扭合,只要处理得好,便如同资源整合一般,能谋取难以想象的好处。

        沈放的眉心生出一抹血痕,那是他的道心灵台开辟出来,眉心在顿悟下,化为不知名的精神空间,非真非假。

        循着冥冥中的感应,荒芜绿洲因那些诡异脚印形成的血池和沈放有了莫名的牵连。

        恍惚之中,那血池仿佛来到了沈放的眉心中。

        沈放犹如神明,盘坐在血池上。

        血池中不断有诡异的脚印冒出,起起伏伏,脚印上还有一张张惨厉人脸,或是嚎叫,或是面容扭曲。

        入侵而来的湿意,竟到了血池。

        在血池的恐怖情景下,湿意本身竟受到不小的震荡,陷入短暂的凝滞。

        以魔制魔!

        …

        …

        佛塔上的“孟婆”陷入一段呆滞中。

        剑尘察觉到了,在他察觉到的同时,一股骇然绝伦的强大气势轰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