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36章 琴魔

第36章 琴魔

        要入“江湖地”,先过明月楼。明月楼是京城四大名楼之一。众所周知,四大之中,一般有五个。

        明月楼排名第五。

        明月楼前是销魂台,宛如庭院,北端布置曲廊,东段为依靠园墙的半廊,南段则为脱离园墙的曲折半廊,点以芭蕉、竹、石,开拓了景深,造成游廊穿行于无穷美景的效果。

        这不单是风景,还藏有奇门五行的阵法。

        回廊之后,流水之中,假山之上,云烟渺渺,其中有一座狭小的亭子,若隐若现,犹如天宫一角。

        怜青青牵着白马抵达眼前自天汉分流的水渠边,修长、苗条的身影倒映水中,有些洛神静立洛水的味道。

        开始修行之后,本身女中琴圣的气质再度得到升华,她默然不语时,便是无言的风景,又隐隐融入黎明前的杀机里。

        不知何时,一缕琴声响起,在寂静的破晓时分,显得并不突兀。

        仿佛早起的鸟叫虫鸣,自然而然。

        纵有人醒来,在即将到来的大好晨光前,睡个回笼觉才是理所当然的事。

        …

        …

        一刻钟之后,云烟飘渺地亭子内,一个青衣管事忽然从梦中醒来,他旁边有个清丽身影,凭栏独望,显得幽情动人。

        “带我进去。”虽是背对青衣管事,却有无限杀机,使他不敢有丝毫反抗之心。

        事实上,他也不敢反抗。

        从外面看亭子似乎不远,可回廊、流水、假山还有那些景色中,一共有十八重机关,每一样都可以让身怀绝艺之辈,吃尽苦头,甚至丧命。

        可眼前人明显破去了机关,而且不动声色,以至于能平静地出现在他面前。

        事实上,怜青青的胸口正大肆起伏,刚才的进入,没有青衣管事想象的容易。

        这是个体力活,也费脑子。

        可在生死危机下,她激发出了无穷潜能。

        或者说是古琴的道种激发出来的。

        道种无比幽玄神秘,当她沉浸入道种时,仿佛多了一只法眼,能清晰“看”到江湖地外围的重重机关。

        只是这种“看”极为耗费精神,使得她短时间,没法再次起用。破去机关的事,并不能隐瞒多久,须在此时如雷轰电闪般杀进去,不给里面人反应的机会。

        唯快不破!

        怜青青在此刻更懂得快的含义。

        没有跟青衣管事周旋,逼迫对方打开进入江湖地的入口。

        不久后,袅袅琴音在江湖地展开。

        清清淡淡的琴音,竟有如十面埋伏一般,让里面的人惊慌失措,还有无形的琴音化为有质的兵刃,收割里面的打手。

        这是一场江湖地从未遇过的突袭。

        他们几乎没有见到怜青青面目的机会。

        从清晨到黄昏,江湖地的动静缓慢地平息,怜青青从里面走出来。

        白马上多了一个沈放,他瞧着好似泥泞里打滚出来的怜青青,笑了笑,“现在你算是有了一点高手的气度。”

        怜青青木然的面庞在见到沈放时多了不少鲜活,“沈叔,我现在不只是想做个高手,我要么不做,要么就做绝顶。”

        沈放轻轻笑着,“绝顶的人物都是天生的,你还没这种气度。”

        “那是什么样的气度?”

        “目空一切,所向无敌。”

        怜青青若有所思,“就跟练琴一样,有的人天生大气魄,自然能弹出苍凉豪迈的琴曲,这是旁人学不来的。可我见沈叔好似也没有呢。”

        随即她就被敲了一脑门。

        “我没有没关系,别人有就行。”沈放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怜青青和沈放说了这几句闲话,心情放松许多。

        只是被沈放一敲,极力忍住的恶心,终归没有忍住,大口大口地吐出来。

        沈放轻轻地拍拍她背,“吐出来就好了。”

        一男一女一马,在黄昏中消失。

        只是江湖地的人并没有死绝,好多都是被打伤了立即闭气装死。人在江湖混,装死比拼命更重要。

        何况许多小喽啰,一个月才几两银子,还拼什么命。

        过了不久,琴魔的名声在江湖中传开。

        听说琴魔背影为天人,正面如修罗。

        有人说琴魔是男子,有人说是女子,有人说是不男不女,有人还说琴魔长了三头六臂,不然没法操控那么多无形有质的兵刃。

        反正越传越离谱。

        事实上,怜青青只是个病态娇弱的少女。

        经历一番生死搏杀之后,古琴仿佛她血肉一般,不断汲取她的精气神,她成了孵化古琴道种的母体,不断为其提供养分。

        当这种孵化结束时,怜青青自身也会受到古琴道种的改造,更接近道体,或者说后天改造而来的道体。

        这是一场无可想象的蜕变。

        之前是怜青青守在沈放旁边等他修行,现在是沈放守着怜青青蜕变。一来一往。

        这个过程大约需要七天。

        这是一个神秘的数字。

        而过程也不是很顺利,因为之前被飞星剑钉死的红绣鞋有开始作妖,它出现在沈放不远处,这次没有长出青苔,而是不停冒出水滴,想要入侵这里。

        沈放知道这是无可回避的。

        因为红绣鞋不是实体,而是一个诅咒,并且加入了别的东西。

        或者说,红绣鞋的诅咒成为另一个诅咒的媒介。

        这些水滴有使人忘却记忆的作用。

        沈放猜想,红绣鞋的鬼物多半被那个孟婆夺舍了。

        鬼夺舍鬼!

        听起来很荒谬,但却是事实。

        另一边,他手里还有一张拜帖。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

        古琴道种即将成熟的同时,另一颗成熟的道种等着他去摘取。

        事情赶在一块了。

        …

        …

        荒废的寺庙。

        剑尘被两个天师府的弟子围住。

        他们眼中已经失去神采,像是傀儡一样。

        庙中本有一个身着红衣的女鬼,现在红衣褪色,化为惨白,面容也像个老妪,只是身形窈窕,仍是少女模样。

        靠着悟出的剑罡,剑尘抵挡住了寺庙中那些湿意的侵袭。

        不得不抵挡,因为两个天师府弟子就是前车之鉴。

        通过这些湿意,两个修士便被控制住了。

        他们显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剑尘能清晰感觉到,这些湿意的主力不在,否则他抵抗不到现在。

        至于他还能撑多久,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