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34章 天汉

第34章 天汉

        离开寺庙,沈放的心一下子变得安宁许多。

        这足以证明他当机立断地选择离开,没有任何错误。只是需要换个祭剑的对象了。

        风驰电掣地走出三五里路,沈放忽然顿下,抬头看天。

        天上新月如眉,也如刀。

        有杀气。

        沈放驻足而立,看着前方。

        一人白衣儒服,按剑走来,他眼神湛湛,似饱含无穷智慧。如果沈放没有猜错,此人正是昔年名震天下的大儒谢松石。

        由儒入道的奇才。

        道左相逢,不期而遇。

        两人在错身而过时,宁静的道心均自闪过一丝惊疑。

        “好厉害的真气。”沈放明显察觉到对方的真气犹如烈日,杀气不过是沸腾的大日顺带逸散出来的。

        “返璞归真。”对于谢松石而言,不期而遇的沈放犹如一块普通至极的石头,越是如此,越显得对方不普通。

        因为普通人,哪可能在这个时候赶路。

        错身而过,各自往前走了九步,同时顿下。

        回头。

        谢松石瞥了飞星剑一眼,抚须而笑,“小友是否来自蜀山?”

        飞星剑虽然已经神光内敛,朴实无华,可落在谢松石这等修道大家眼里,却内藏萤火,一旦放出来,便堪比皓月。

        飞星剑已经不是原本的模样,但又比过去高了一个层数。

        沈放大笑一声回应,“谢真人不认得在下,在下却认得你。天下炼剑的不止蜀山一派,在下和蜀山可没什么牵扯。”

        谢松石失笑一声,“说的是,按说小友这般人才,若在蜀山,我该当早已见过了,可惜我有要事在身,不然见得小友这般人才,难免要叨扰一番。”

        沈放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告辞。”

        他看谢松石去的方向是寺庙的方向,也不知是去找剑尘为不记名弟子报仇,还是为了寺庙本身。

        不过无论是什么理由,在这时候进入寺庙,都会卷入寺庙本身的麻烦中。

        沈放冥冥中有种预感,寺庙本身麻烦最大的考验不在生与死,但也不必生死考验差。

        “孟婆。”他心里咀嚼二字,隐隐猜想,寺庙里最可怕的麻烦,或许跟孟婆特殊的能力遗忘有关。

        一个人如果失去过往的记忆,那确实跟死了没多大区别。

        很容易变成全新的人。

        于是两人如路人般作别。

        只是谢松石觉得,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

        同时,蜀山剑圣告知他京城郊外的野寺曾经镇压过一名无比凶邪的人物,而这里也将是他迈入坐忘的关键,乃是他的机缘和劫数。

        对于剑圣的话,他当然深信不疑。

        故而沈放究竟有多神秘,引得谢松石好奇,也不会使他有半分犹疑,将时间浪费在沈放身上。

        谢松石没有施展道术,而是一步步向前,同时调整自己的身心,以求在最后抵达一个完美状态。

        沈放此刻踩在一株参天古木上,隐于树荫中,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向远远的寺庙,那里已经被大雾笼罩,他看久了,突然间都会忘记他看寺庙的目的,好一会才想起,他是在观察。

        看来他的猜测确实没有问题。

        谢松石在此刻进入寺庙,怕是非常不妙。

        但和沈放没有任何关系。

        回到中华阁,根本没有人来抓怜青青,或许对方还没来得及动手。

        “沈叔这么快吗?”怜青青询问的同时,闪过一丝惊喜,她实在害怕一个人呆在中华阁里,虽然还有小白龙这头妖怪。

        可单独和妖怪处在一个地方,不也很吓人?

        虽然小白龙人畜无害,还能聊天,谁知道主人离开后,会不会突然凶性大发?

        反正话本经常这样写,妖魔鬼怪趁着主人不在,就跑出去,大开杀戒。

        “不过是一桩小事而已,能用多久。”沈放当然不可能说他半途而废。

        毕竟要说这个,就需要解释许多,他最讨厌麻烦了。

        “那鬼东西死了?”

        沈放点点头,这不废话吗,都已经成鬼东西,肯定死过了。而且以寺庙里孟婆的诡异,让沈放预感那鬼东西可能被孟婆寄生,这也算又死过一次。

        鬼夺舍鬼?

        想想还有点刺激。

        怜青青松口气,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谢谢沈叔,晚安。”

        撑不住了啊。

        修行人就是好,怜青青这几天提心吊胆,都没有怎么好好打理自己,仍然不臭。

        沈放闻了闻自己,也挺香的。

        听说修行高深的修士,往往会在大限来临时以法剑自杀,留下遗蜕,散发出奇异的香味,千百年不腐,蚊虫不能靠近,尸体栩栩如生。

        …

        …

        皇城,一名年轻的太监静立在京城内河的岸边,这内河又称天汉,因为走向和夏季的银河一致,故有此名。

        天汉水虽是京城内河,却不是寻常意义上的人工开凿。

        这事情要追溯到大夏开国之前,当时京城还只是乱石堆砌的土城,曾在此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有惊天一剑,落入此城,从此就多了一条名为天汉的内河。

        过了数百年,此事早已被人淡忘,或是成为不可考究的传说。

        唯有深谙武道的人,才能看到出河岸边仍有当年遗留的剑气纹理。

        月儿落在流水中,是否曾照耀过昔年那惊天动地一剑呢?

        那一剑无论是多么动人,也归于尘土中了。

        岁月能冲刷走一切。

        哪怕太监看着还很年轻,可他深深清楚,自己早已过了盛年,再过几十年会迈入老朽的行列中。

        年轻太监背后是个中年太监,名叫黄洪乃是如今皇帝身边最信重的人物,乃是名副其实的大内总管。

        可在年轻太监面前,谦卑得犹如孝顺的孙儿。

        不错,年轻太监正是皇城内太监们的老祖宗。

        黄洪不敢打搅老祖的凝思,在一旁等待着。事实上,从前几年开始,他就觉察到自己和老祖的隔阂越来越深了。

        那不是关系上的隔阂,而是一种仙凡之间的差距,自然形成的隔阂。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两人已经不是同类。

        虽然老祖的对他们的态度依旧没有变化,甚至一如既往地提点他们武道的修行,但每次黄洪凝望老祖,都觉得老祖置身虚无缥缈的云间,犹如天人。

        那不是刻意营造的神秘感,而是老祖本身就在向那个方向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