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28章 剑气天上合,鼓声九泉闻

第28章 剑气天上合,鼓声九泉闻

        剑尘没有欣赏周围的景色,顿步从容,平静地看向前方开口,“都出来吧。”

        林子里,树叶簌簌地落下,风起了。

        一行身着绣衣的使者突兀地走出前方的林子,为首者一身红装,透出一股子神秘安然,朝着剑尘淡然笑道:“在绣衣指挥使叶素山,阁下不愧是风吹雪,明知道我们在这里埋伏,依旧走了进来。”

        “世上没有风吹雪了,你可以叫我剑尘,尘土的尘。”他冷硬地说出这句话,好似要用尘土将眼前的拦路者埋进尘土里。

        他一身素白的衣衫早已沾满尘土,却没有因此显得狼狈,神情淡然,眸子闪出星光,惊心动魄。

        叶素山不为剑尘的气势震慑,微微一笑,“阁下和天门行走一战,已然经脉全断,这短短时日,纵然阁下恢复了伤势,可功力要恢复,却不是十天半月的事。我知阁下武道境界,经此一役必然更上一层楼,可阁下匆匆而至京城,不占天时,不得地利,甚至连帮手都没有。我劝阁下好自为之,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好好说道一下有关天门行走的事,而且我们也知道他约你到天元商会总部见面的事,这件事已经引起陛下的关注,纵然蜀山剑圣,也不好维护你,何况你根本没有加入蜀山。”

        当他说出剑尘经脉尽断时,露出神秘的表情,好似在说,有人出卖了你。

        而风吹雪身受重伤的事,只告诉过了尘,不,还有一位,那就是剑二十三。无论是这两个人中的谁出卖了他,显然都是对剑尘的重大打击。

        剑尘却没有如叶素山所料那样心神动摇,对他来说,答案并不重要,如果说了尘或者剑二十三出卖了他,他也不会恼恨,因为他们的出卖,意味着他们只有这条路可以走。

        对于他而言,和剑二十三、了尘的情谊是超越生死的,既然超越了生死,那么以他生死作为筹码,那也无所谓了。

        剑尘本就是个看淡生命的人。

        他更相信,如果可以帮到他的话,了尘和剑二十三并不会吝惜自己的生命。

        所以叶素山的挑拨起不到任何作用。

        剑尘也没有继续说话,好似在等叶素山出手。

        叶素山知道剑尘的厉害,更想弄清楚,对方还有多少实力,故而也不想贸然动手。

        气氛陷入诡异的凝滞当中。

        这对剑尘是有利的。

        此刻正有一股微弱的真气在他全身游走,那是飞星剑留下的剑气,冥冥中使他和沈放有一种玄妙的牵扯。

        剑气化为真气,融进他的血肉里,而不是在经脉里。

        以这股微弱真气为引子,因为经脉断裂困在经络里的真气亦缓缓融入血肉中,他的人正在和功力结合。

        对于习武之人而言,破而后立并不罕见。

        但剑尘这次并非简单的破而后立,而是一种全新的修行模式,真气打破了拘泥在经脉中的形式,进入另一种形式中。

        血肉融合真气,显然是一条全新的修行道路。

        经脉比起全身的血肉而言,容纳的真气量自然小许多。

        他凭此踏上了一条潜力比过去大上许多的道路。

        这一场奇妙的造化,比他预想得要好。

        叶素山并非碌碌之辈,自然觉察到了剑尘的异常。

        隐然间,他仿佛从剑尘身上看到了皇城里那位老祖宗的影子,有种打破“武”的束缚,进入“道”的天地的韵味。

        可怕。

        叶素山无来由地心里闪过一丝惊悚,觉得不能沉寂下去。

        …

        …

        当剑尘生出这奇妙的变化时,沈放知晓他来到了京城附近。这是源于飞星剑的特殊感应。

        仿佛和道种感应有些相似,却又要弱上许多。

        同时剑尘身上还有一股战意,显然他遇到了麻烦。

        沈放现在去帮他,也肯定晚了,何况以剑尘的能耐,应该能渡过难关,只是沈放依旧可以隔空为他做点什么,或者加深一下剑尘和飞星剑的联系。

        他叫来怜青青,给了她一首曲子。

        怜青青看了一下,自然就会弹,曲词雄壮,杀气腾腾。

        “剑气天上合,鼓声九泉闻。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

        一首塞下曲在古琴上飘然而起。

        怜青青此刻是全世界最好的工具人,完美地表达了沈放想要的意境。她没有追问沈叔的用意,反正问了,沈叔多半还要揶揄她一番,这些日子她早已习惯,所以问不如不问。

        女人嘛,在男人面前笨一点只有好处。

        怜青青已经无师自通这个关节点。

        塞下曲的琴音飞星剑听到了,琴音入剑心。

        隔着数十里地的风吹雪亦听到了。

        剑心和琴音融为一体,杀气漫天,生出一股难言的气魄来。

        江湖较量,下乘者比划拳脚,你来我往,往往打得热闹;中乘者,处处攻敌要害,无所不用其极;上乘者,斗智斗力之余,还重精神气势这等虚无缥缈的事物,能利用一切可利用之物,以求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上乘境地。

        剑尘虽然没有出手,而叶素山已经能感受到一股犹若利剑的精神实质化一般,无孔不入,对他的心灵造成极大的压迫。

        叶素山陷入其中,着实苦不堪言。

        偏偏他生平经过无数次恶斗,却没有过今日的经历。

        这正是剑尘想要的结果。

        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将功力尽数恢复,但精神境界犹自胜过从前,此是他如今最大的优势。

        再有沈放隔空相送的“塞下曲”相助,使他的杀气更上一层。

        叶素山到底不是寻常人,面对这种压迫。

        他竟顶住压力,往前一步。

        这一步正是展现出他身为一流高手的素养。

        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是原地不动,还是后退半步,都避免不了败亡,唯有狭路相逢勇者胜,逢敌亮剑,才能寻找出那一份胜机来。

        这也是他的机会。

        今日一战,他如果能脱身而退,必定能再上一层楼,有生之年,说不定也有希望入道。

        至于他带来的绣衣使者,在这种级数的交锋下,只能沦为背景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