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23章 唯快不破

第23章 唯快不破

        天门行走挑落风雪山庄是轰动江湖的大事,那天外一剑给当时在场的江湖高手留下毕生不可磨灭的印象。

        可这件事的热度没有持续太久。

        过了大概半月,一个消息彻底吸引了江湖和朝堂的目光。

        “余十岁学剑,十五岁学易,三十岁大成,进窥天人之道。天地宇宙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经十数年潜修,大彻大悟,解开最后一着死结,至能踏破虚空而去。后人见吾足迹,当能见吾道,若循吾足迹,则陷于死地。

        慎之慎之,谨记谨记!”

        这是大漠孤鹰用鲜血拓印出来的一份碑文。

        在他被人发现时,大漠孤鹰已经奄奄一息,而他的双腿更是血肉模糊,腐烂出可见白骨,以及蛆虫在血肉里面蠕动。

        在留下血书碑文后,大漠孤鹰离开人世,这或许是一种解脱。

        可是碑文的内容不禁使人大受震撼。

        “踏破虚空?”

        显然大漠孤鹰找到了疑似“仙迹”的地方。

        与此同时,天元商会总部的元老们集体出现在大漠外,而且大都各自分散行动,显然在寻找什么。

        为了那份血书以及大漠孤鹰的遗体,他们内部展开血拼。

        可怜的大漠孤鹰,入土都不得安宁,头七还没过去,就被人从坟冢里挖出来,几经易手。

        至于发现大漠孤鹰的那人,亦受到了残酷的逼问和刑罚。

        一件件有关血书碑文的隐秘被挖掘出来,或真或假。

        有人说碑文是天门门主留下,蕴藏了长生之谜,天门行走显然从中受益。

        只是天门行走纵然现身,也没几个人敢去打对方的主意。

        显然寻到仙迹,隐姓埋名练成绝世神通,再出来横行天下,才是好主意。

        也有人说,那不是仙迹,而是魔域,大漠孤鹰的下场就是明证。

        还有人说这是一个惊天阴谋,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仙迹,那是一个套。

        不过无论消息多么纷乱,还是引出不少江湖名宿。

        他们大都老了。

        人老了,自然怕死,所以一切有关长生的事物,都会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

        在了解到天门行走的武力之后,显然寻找仙迹是更妥当的选择。

        江湖宿老之所以能活到这把年纪,自然不是只靠武力,而是头脑。不好惹的人,不要去惹,没有十足把握搞死对方,最好别轻易结仇,除非那人已经定性为邪魔外道,大伙达成共识,决定并肩子上。

        仙迹的事如此轰动,以至于朝廷都派出绣衣使者前去查访。

        在这股寻仙浪潮下,风雪山庄的事自然被淹没。

        谁还关心风吹雪、剑仆。

        正当这股热度持续时,大夏京城,一个名为中华阁的当铺在京城极为隐蔽的角落开起来。

        当铺只有两个人,老板以及一名琴师。

        琴师终日蒙着面纱,老板喜欢听琴。

        琴师自然是怜青青,老板是沈放。

        怜青青的琴声里透出一股哀怨,她可不想呆在小小的中华阁里,像是笼中鸟一样。

        只是沈叔叔的剑劝服了她。

        在中华阁挺好的,沈叔叔会保护好她的。

        她以为古琴的琴声发出的劲气已经够厉害,谁知道还是远远比不过沈叔叔的剑气。

        所以怜青青决定留在沈叔叔身边好好学习。

        给沈叔叔弹琴就当是交学费。

        沈放作为一把年纪的老人家,当然不是想非法囚禁少女。他也有苦衷,谁叫少女快熟了呢。

        说错了,是少女孕育的道种快熟了。

        所以为了防止意外,还是把少女留在身边比较好。

        这也是对故人之后的照顾。

        至于为啥当初没有留着照顾卓婉君?

        那是一个大姑娘了,不需要人照顾。

        何况等到少女瓜熟蒂落,沈放自然会放她走。

        让她去她的江湖,沈放去炼自己的仙药。

        说不准再见面时,少女都成老婆婆了。

        长生种就是如此悲哀,很难找到同类呢。

        可是真要是遇见同类,估计会第一时间想着将对方干死。

        “你说让我帮你易容多好,这样你就不用整天戴着面纱,而且我还可以顺道帮你检查身体。”沈放向着怜青青说道。

        怜青青翻了翻白眼,她深刻怀疑沈叔叔是不是有人格分裂。偶尔超然世外,如坐云端。偶尔却无比痞赖。

        犹如他的面孔一样,让人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的他,亦或者都是他。

        对于沈放而言,展现不同的性格是漫长岁月里的调剂,免得心若枯木,陷入一种草木的呆滞中,那样的长生,未免太没有趣味。

        正如蜀山剑圣,近乎得道,却也抛却了许多“人”的感情。

        不是说这不好,毕竟人各有志。

        但沈放确实喜欢当个生动的长生种。

        偶尔体会一下高高在上视众生如蝼蚁的感觉就好了。如果这样太久,那么跟庙里的泥塑神像也没多大区别。

        怜青青再次婉拒怪叔叔的好意。

        不过她确实挺感激沈放。

        原先她以为琴声化气,她就可以纵横江湖,实则大错特错。

        她的经验太少了,对这门神通的掌握太过粗浅,光是起手就太长,落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实则有太多破绽可以抓。

        譬如她在沈叔叔面前,根本没时间使出琴声化气的神通。

        在少女江湖梦刚开始的时候,沈放狠狠给她上了一课。

        少女的琴声也在中华阁里变得越来越急促。

        这是沈放的要求。

        他很是严肃地对少女说过一句话,“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断断十二字,竟似乎道尽武学的真谛。

        她回想起来,沈叔叔收拾她的时候,确实没有用多少真气,仅是一个快,就让她招架不住。

        “琴声化气,凝气成刃”这样的神通在一个绝对的“快”字面前,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

        除非搞偷袭。

        只是沈叔叔的警觉着实让怜青青无比惊叹。

        仿佛他一直有着被人迫害的准备。

        这已经是一种本能。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少女受到感染,决定以后对敌,能偷袭就偷袭,年轻人就不要讲什么武德,安稳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一颗纯洁的琴心,似乎走偏了道路。

        而中华阁也迎来开业以后第一个主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