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19章 但求一败

第19章 但求一败

        沈放收获古琴快要成熟的欣喜,慢悠悠地在路上走着,天上的白云似水流般涌动,不知不觉间到了日落。

        晚霞在云彩中流动,红了一片。

        地上的枫叶也红。

        流水承载着不知多少枫叶远去。

        沈放的目光集聚在一片刚刚落下的枫叶上,每一分纹理,在他眼中都格外清晰。

        枫叶随波流转,亦如人世浮沉的命运。

        沈放轻轻吹了一口气,枫叶跃出水面,伴在一株枫树下,来年化作春泥,会再次融入枫树的生命里。

        脆弱如枫叶,命运可以任人摆布。

        而沈放便是命运!

        他收债的同时,亦开始摆脱过去人生的诸多无可奈何,命运开始由自己掌控。

        他的眸子变得愈发清澈,蕴藏着不可捉摸的智能。

        正在此时,河对岸一双无尘无垢的眼睛正看向他。沈放眼睛微微眯着,锐利的剑意射出。

        那双眼睛的主人终归受到感染,摔了一跤,灰尘四起。

        只是他生得俊逸,即使摔倒也那么好看。

        可他是个和尚。

        但作为和尚,有这样的皮囊,对传播佛法亦有很大的作用。

        “了尘见过居士。”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了尘跨过数十丈的河道,来到沈放近前。伴随气劲的抖动,身上的尘土脱落,僧衣变得不染尘埃。

        这是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被他练到连一粒灰尘都能抖落的境界。

        “金刚寺的了尘?”

        “正是。”

        沈放的目光如水流在了尘身上冲洗,微微笑着,“我许久以前去过金刚寺,大殿里柱子上的字还在吗?”

        了尘合十回应着,“在的,那句‘安禅制毒龙’,小僧从三岁就开始念诵。”

        沈放笑了一笑,“你师父空相可还好?”

        了尘摇头,“不太好,因为欠了债,心中就不踏实。念经不踏实,吃饭喝水也不踏实。”

        “那为什么不还债。”沈放语气沉了沉。

        了尘苦笑一声,“不是不还,只是我师有苦衷。”

        沈放淡淡一声,“天下欠债的哪个没有苦衷,可不还就是不对。”

        “还是肯定要还,只是前辈能不能宽限一些日子。小僧愿意在这些日子里为前辈效犬马之劳。”

        沈放饶有趣味道:“这么说,你是打算给我当一段时间下属?虽然说你很有名气,但要我做的属下,你未必够格,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了尘平静回着,“前辈另一个身份是天元商会的会长,这个消息我们金刚寺十二年前就查出来了。其实天元商会里面也有我们金刚寺的信徒,如果前辈想夺回天元商会,我们金刚寺愿意出力。”

        沈放毫不奇怪金刚寺发现了他天元商会会长的身份,毕竟也是个数百年的江湖大派。

        他只要在世间行走,肯定会留下线索。

        被发现是或早或晚的事。

        故而他当年得到飞星剑后,远走大漠是对的。

        没有这十年寂寞,怕是在十年前,他就得落入金刚寺或者别的势力手中。

        了尘显然是金刚寺着重培养的继承者,所以无论是眼力、见识还是决断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他已经明白对于沈放是不可力敌的,因此选择顺从。

        何况佛法的精要之一便是“忍”。

        “只这还不够。”沈放得寸进尺。

        他越是强硬,越是有利于己。

        弱则示之以强,但不能常用,否则就是虚张声势。

        了尘接着开口,“风雪山庄的风吹雪是我知交好友,我知前辈要上山拜访他,肯定是想要和他联手,吞下天元商会。他一向愿意听我的劝告,我可以撮合前辈和他的合作,避免你们的冲突。”

        “原来你还有为风吹雪打算的意思。其实我上山拜访并无多少恶意,顶多不过出一剑而已。”

        了尘苦笑一声,“以前辈如今的修为,那一剑江湖上有几个人能接住。何况我了解前辈是个谨慎人,要么不做,要么做绝。风吹雪说前辈没有杀意,可是剑乃凶器,一旦离鞘,就由不得剑主了。他其实也明白,只是的确想见识一下前辈的御剑术。”

        他知道对于沈放这种人,最好不要隐瞒。

        隐瞒只会把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还不如坦诚相告。

        有时候,诚实也是一种武器。

        当然,诚实的谎言会是更可怕的武器。

        其实他起初是来摸摸沈放的底的,只是临时改变了主意。

        修习佛法,可以悟出神通。

        了尘便悟出神通,他开了天眼。

        而且佛心指引他,追随沈放会有不可思议的回报。

        他的天眼在第一眼瞧见沈放时,看见的不是人,而是道。

        他也曾远远见过蜀山剑圣,剑圣的道是茫茫然,充沛于天地,却也到尽头了。

        沈放的道是朝气勃勃,虽远不如剑圣的茁壮,但孕育着无限可能。

        沈放嗤笑一声,“你还是不了解他,风吹雪是但求一败。可他的身份和自尊又不允许他失败。可他也到了需要一败的地步。这一败既然蜀山剑圣没有给他,那就让飞星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