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18章 江湖梦

第18章 江湖梦

        怜青青听沈放说他并没有打算现在收回“猗兰操”,心里并没有因此松口气,她是个刚强的女子,不希望欠别人债,可是若就此还回“猗兰操”,仿佛又不大是滋味。

        毕竟自师父走后,只有它陪伴在她身边。

        外面的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只有古琴不会骗她、算计她,可她又能舍得它离去。正如师父会离去,猗兰操也会离去,没有什么能一直陪着她。世上既有相聚,那就该有离别。

        怜青青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女子如今的心情很矛盾,既想将它就此还给沈叔叔,又想留着它,沈叔叔的话,却替我做了一个决定。那我暂时留着它,你觉得可以带走它时,便带走。”

        沈放觉得她与众不同,因为怜青青这份不滞于物的洒脱,倒不像是装出来的,他好奇道,“我带走它,你不伤心吗?”

        怜青青继续弹琴,琴声动人无比,使人一听之下,如飘坐云端。

        她的琴技好似又有了些许进步,在于心境的蜕变。

        怜青青一边弹琴,一边回应沈放的话语,“还要多谢沈叔叔使我明悟了这个道理,如果太想要留住什么,反而会陷于执着。琴声当如白云苍狗,当如山中流泉,自然而然最好。一想到它随时会离开我,我反而珍惜每一刻和它在一起的时光。想必这也是沈叔叔来见我的意思。

        这是师父该悟透的道理。生不逢时又如何?弹琴便好。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她之所以会这样觉得,乃是不知古琴的道性成熟,沈放收回时,就能悟得她悟出的道。在她看来,每个人的道不同,她的道对于旁人用处是不大的。偏偏沈放就是个异类。

        所以怜青青以为沈放是没有功利心的,仅是用将来会收回猗兰操的话,来提点它,告诉她这个道理。

        当然,结果正是沈放期望的那样。

        他比怜青青更希望她能入道。

        琴声自然而然地再次停止,怜青青目光透着一股空灵,缓缓开口,“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我能在有涯之身遇见沈叔叔,着实是有运气的。难怪沈叔叔能令我师终生难忘。”

        她说话间,有一股随时出世脱尘的气质流露出来,教人注目之下,难以自拔。

        沈放的目光没有避开,反正长得好看就欣赏,他看了又不吃亏。

        无论怎么说,他确实开始有喜我所喜、恶我所恶的资格了。

        对于怜青青而言,沈放这种目光,也不令人厌恶。

        若是躲躲闪闪,她反而会因此不舒服。

        当然,仅限于沈放这种入她眼界的人,换做一般人,她反而会觉得无礼。

        人生来平等,但后天生存时,自然就有了高低贵贱。

        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这是确然存在的。

        只是面对沈放的目光,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怜青青忽然一笑,心想,“不如喝酒。”

        这和沈放想到一块去了。

        和一个漂亮又清雅的女子喝酒是一种惬意的享受,无关暧昧和情爱。

        假如怜青青长得五大三粗,一嘴口臭,换做谁也享受不起来的。

        过去七十年,鉴于自身的处境和实力,沈放一直有些放不开。

        现在他稍微能放开一些了。

        这是实力和地位引起的变化。

        居移气养移体。

        有的人天生能做到洒脱自如,有的人是有了实力和底气之后才能做到。

        前者令人敬佩,后者却不必贬低。

        君子论迹不论心,论迹论心的是圣人。

        何况便是夫子,见了南子不也照样失态了。

        食色性也。

        沈放从这次的拜访悟到了不少。

        赊道人收回债务,并不是马上获得了“道”,是需要消化的。

        没有喝多少酒,一来是酒喝多了折寿,二来是喝酒容易影响判断。

        世界终归是危险的,不能因为一时放纵,而忽略危险。

        真正的从容是掌控一切之后的从容,而不是装出来的。

        “我过两天会去风雪山庄拜访那里的主人,怜姑娘愿意可以和我一起去。”

        江湖人口中的拜访那都是要动刀动剑的。

        怜青青不是一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可她没有拒绝沈放的提议。

        “什么时候?”

        “傍晚的时候到,届时可以看那里的夕阳落下。我知道,你应该喜欢那样的景色。”

        沈放说完话,便即离开。

        无论他们刚才有多么投契,实则终归是认识不久的陌生人。

        再多呆一会,聊天就尬了。

        点到即止。

        怜青青听到沈放的话,微微一怔。她是喜欢看落日,因为她的师父叫晚晴。可是师父过世之后,她就没看过落日了。沈放的话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呢?

        但怜青青很清楚,她该面对这件事了。

        入道的琴者不止有柔情,还有刚强,以及面对生死这寻常之理的坦然。

        怜青青微微笑了起来,这个沈叔叔很有趣。

        她又随手弹了弹古琴,琴声出现时,竟有无形有质的气劲生出,去了十数丈的距离,打在一株樟树上。

        那气劲生出,就和怜青青心灵产生微妙的牵扯。

        她看向那株樟树,发现它也没有什么异样。刚才是她的错觉吗?

        怜青青摇了摇头,准备转身回房,洗个澡,去去酒气。

        刚转身时,一声巨响。

        她回首看去,那樟树竟拦腰而断。

        断口平滑如镜,仿佛神兵利器所致。

        怜青青难以置信,可事实如此。

        她面色复杂地看了古琴一眼,又看向沈放去的方向。

        这恩情可欠大了。

        虽然怜青青有背景后台,一般人不敢来招惹她,可是跟她自身有实力还是不一样的。

        若是将刚才的神通掌握熟练,偌大的江湖,她也能孤身一人,来去自如了。

        她虽是柔弱女子,心中也住着一个江湖。

        何尝没有想过,行走江湖一番,高来高去,想去哪就去哪,看见看不惯的事就去管一管,不服的就打。

        心中的江湖梦因此而发芽,古琴的道种也就此发芽。

        沈放却在半路上停下,一脸懵逼。

        “这是快熟了?”他也没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