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17章 猗兰操

第17章 猗兰操

        故作神秘,安顿好小白龙之后,沈放离开了天元楼,准备去吃酒。

        按理说天元楼什么好酒没有。

        但这一顿酒不同。

        酒是寻常的酒,只是前面要多加一个“花”。

        城外西郊,一座低调古拙的青色小筑临水而建。那青砖石是前朝的,绿柳是百年前的,乌木色的房檐、柱子、窗棂却是崭新的。这座有数百年的古建筑,近几年才搬来一个新主人。

        园子里的银杏/樟树挺拔婆娑,大片的青色草坪如地毯般铺垫,整整齐齐,不见半根杂草。

        每日光是打理,就要耗费颇多人力物力。

        沈放沿着蜿蜒曲折的鹅卵石小路悠然前行,眼角的余光在道旁错落有致、镶嵌适宜的花卉上流转,最终驻足在小路尽头的溪岸,梧桐树荫在足边流转,和溪水的水流形成莫名的时空交替。

        一只白天鹅伸出优美的脖颈,红掌在碧波中悠游,为眼前画卷般的景色增添一分生动,一分情趣。

        当初沈放卖出这园子时,只要价十万两,如今没有三十万两,此间的主人怕是正眼都不会瞧上一眼。

        当然,此间主人不会缺钱,沈放也不会缺钱。

        可他们之间,确然有债务关系。

        在沈放驻足出神过了不知多久,有超然一切的琴音仿佛从世外响起。

        琴音的脱俗,让人欣赏,又让人遗憾。

        遗憾的是,如今超尘脱俗的琴音,何必来此纷纷扰扰的世间,陷于尘世的污泥浊水。

        琴音亦如一双柔荑拨弄平静的池水,引起沈放静谧心灵的波澜。

        恰在此时,梧桐树叶簌簌落下,半随流水,半入泥土。

        一名风姿绰约的女子,正双手在古琴的琴弦上翻飞,沈放目光被吸引,变得前所未有的柔和。

        眼前的人影和七十年前所见的人影重合,心中泛起的波澜愈发剧烈,只是却左右不了他的理智,而是生出物是人非的感慨。

        那古琴似乎也生出生命来,散发出强烈至极的思念,将要抵达另一个境地。

        可惜始终没有突破那个极限。

        道是无情还有情。

        情之为物,最难参透,亦是最难成就。

        琴音忽然截止,周围的景色依旧不变,只是气氛变得不同。

        沈放拍了拍手掌,“怜姑娘,你的技艺还要胜过你师父当年。”

        弹琴的女子目光平静地看向沈放,内心却并不平静。她师承一代大家向晚晴,十五岁便技艺超群,引得天下人追捧,这样的经历,见了世间男子,多少会有些倨傲,可是往常能在别的男子身上摆出的傲气,在面前男子身上却一点使不出来。

        因为自她有记忆以来,她已经对着男子的画像拜了千百次。

        这是那个令师父到死都不能忘怀的男子。

        亦是她手中古琴——“猗兰操”的真正主人。

        “猗兰操”有贤者生不逢时的意语,在他借给师父古琴,并取下这个名字时,是否便知晓了师父的结局。师父是生不逢时的,故而不能由琴入道。

        如此幽远深邃的预言,都寄托在古琴的名字当中。

        除却自小参拜沈放画像对其形成的敬畏外,琴女因此眼中的沈放更增一分难言的神秘。

        心中思绪万千,于现实无非刹那。

        琴女起身行礼,“怜青青见过……”

        她突然间不知如何称呼沈放。

        “你可以叫我沈大哥或者沈道长,不用管我和你师父的辈分。”沈放轻轻笑着。

        他给古琴取名“猗兰操”当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只是以他当时的文化水平,仅能想出这个还算好听的名字。

        以他那时的文化水平,哪里知晓“猗兰操”隐喻贤者生不逢时。

        由此给当时一心琴道道的少女埋下失败的种子,导致天资卓越的少女,六十年都未能将道种孕育成熟,抱撼而终,并用一生的失败来证明古琴的名字没有取错。

        这也难怪当初的少女成为白发老妪之后,也对沈放难以忘怀。

        她一心想证明沈放是错的,结果沈放是对的。

        这个神秘的道士,仅用古琴的名字就断定了她一生的命运。

        只是古琴蕴含道性,犹如神剑对于剑客一般重要。少女也不得不感激他,所以让徒弟莫忘赊道之恩。

        对于琴者而言,世俗名利的计较,反而阻碍她们的进步,心灵越是纯粹,成就越高。

        所以向晚晴并无让怜青青留下古琴的打算,告诉她如果那人要收回古琴,不得有半分留恋。

        怜青青对沈放敬畏,觉得他神秘,却没有因此心虚,“沈叔叔是来要回‘猗兰操’对吗?”

        她终究没有和沈放平辈相处。

        毕竟以前天天拜习惯了,突然叫什么沈大哥、沈道长多别扭啊。

        “琴是要收回的,但不是现在。有句话叫做父债子偿。当初我借给向姑娘‘猗兰操’就是要等到它身上的道性成熟之后才收回,现在它身上的道性没有成熟,我收回它做什么。所以我来是想告诉怜姑娘,希望你早点入道,我可不想再等几十年那么久。”

        沈放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好的债主,操碎了心。

        今次前来,一是此处离天元楼不远,二来他知道了古琴主人已经换过,为了以防意外,干脆过来看看,并看一下怜青青是否是合适人选。

        现在看来,确实很合适。

        至于当初向晚晴为何会失败,着实让沈放没想通。

        难道他看走了眼,向晚晴的天赋属实平常?

        只是放贷这种事,难免会有意外,所以做些补救就好了。

        当然,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过些年怜青青还没入道的话,沈放就会发动手上的资源,去寻找一个更出色的天才。

        不过也还有其他办法,那就是让怜青青多生几个,天赋是可以遗传的嘛。

        优生优育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这些事都不必着急。

        先弄完天元商会的事,将地府的架子摆出来再说。

        天元商会的触手在以前是不够长的。

        现在沈放更强了,打算利用地府,触及修行界的事情。

        饭一口口吃,一步步来。

        他打算用几代人的时间来给地府布局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