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10章 徐夫人

第10章 徐夫人

        因为忌惮蜀山的剑圣,所以沈放不会贸然上蜀山收债。

        不过眼下他有一个很好的人选——“黑无常”。

        如果“黑无常”上蜀山去寻找“赊刀”的魔刀门门主收债,那么就是魔刀门的家事,以正道自居的蜀山,决计是没有道理干涉的。

        即使“黑无常”代他收债不成,沈放亦没有损失。

        至于“黑无常”纵然实力提升再快,也难以逃出沈放的手掌心。

        因为他所依赖的步法完全由沈放创造,何况他所学还是有残缺的步法。沈放要抓黑无常的漏洞无比容易。

        而且黑无常有必然寻找魔刀门门主的道理。

        原因就是饮血刀。

        黑无常的刀法要想入道,非得有饮血刀不可。

        这是缘于他所学刀法,本就缘于饮血刀里的道种。除非黑无常肯自废修行,从头修炼其他功法。

        可是以修炼之人的尿性,除非是白痴,否则没有人会选择废掉自己的修行。

        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再加上沈放辛辛苦苦地对黑无常洗脑,让他认可这个身份,可以说布局上突出一个字,那就是——“稳”。

        当然,小白龙也辛苦。

        可是沈放在旁边督促小白龙,不但辛苦,还很无聊呢!

        又过了一些日子,黑无常完全将步法融入刀法中,魔刀门的刀法在他手里另出一番天地。同时他每次醒来,都觉得精神奕奕,不会觉得疲饿,仿佛在睡着时,已经补充了元气。

        这样他有大量的时间用于修炼。

        修炼越是进步,他越是知晓自己欠缺两样东西,一样是在生死搏杀中不断领悟刀法步法的精髓,另一样就是一把好刀。

        最好便是师父那把刀,那是他最深层次的渴望。

        至少他现在的刀,完全不称手了。

        他该重出江湖了,如话本里的主角那样。

        他同时铭记自己的身份,彻底和过去告别。

        “从此以后,我就不再是冷血衣,而是黑无常。来自九幽地狱的黑无常!”

        他是神秘地府的一员。

        教他步法的黑影,便是他的上司。

        他是——判官。

        这些时日,每当他睡着时,梦里就会出现这个词语。

        同时也有一匹熬夜且嗓子嘶哑的白马在洞外的隐蔽处。

        因为白马的嗓子嘶哑,所以黑无常梦里的声音也很嘶哑,如九幽里吹出的风一样怪异。

        这更显得判官的诡异幽魅。

        虽然从未见过判官的真实面目,但是黑无常心里已经对判官埋下恐惧的种子。

        阎王要你三更死,从不留人到五更。

        而判官的手里有着生死簿,如果不小心多划一笔,那怕是连三更都活不到。

        正如州县的官吏。掌管刑狱的典史,往往比知县老爷更能震慑下面的捕快。

        一来县官不如现管,二来流水的知县,铁打的典史。

        在黑无常的认知里,判官就是鬼差的典史。

        他身为鬼差,面对判官,天然就处于弱势。

        好在目前他没有接到什么任务,不用直面判官。

        走出山洞外,没有受到任何拦阻。

        同时黑无常才好好打量山洞周围的环境,看着远处的植被,以及山洞里外的光秃荒芜,方才明白为何山洞诡异。

        原来这里盘旋着一股妖魔之气,驱赶走了活物。

        不肯走的活物,早被那妖魔吸干精气,沦为死物。

        “难道判官不是人?”

        他随即哑然失笑,地府的判官,本就不可能是人。

        很快他掩埋住对判官的忧虑。

        经过一场生死造化后,他心中充斥着复仇的怒火。杀尽仇寇,败尽英雄,求得刀道,方不枉他这一身本事。

        他明明是黑无常,此刻却也尽数继承了冷血衣的仇恨。

        黑无常飞也似的离开这片山地,来到中土。

        …

        …

        夕阳如血,徐夫人感受到一股残忍的凶气在迫近,打破了他的闲散惬意。

        徐夫人不是女子,而是男子,他的名字是他父亲徐大人取的,因为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在铸造兵器方面的本事比他更强。

        徐夫人少年时便尽得父亲的真传,可是他后来发现父亲的手艺不过如此。但当父亲以祖先的名义告诉他,曾经名动一时的饮血刀和飞星剑出自他之手时,徐夫人才明白他距离父亲很远。

        父亲曾告诉他,飞星剑和饮血刀是他无心之作,可它们从出生那一刻,便被赋予了道性。

        所以它们才有了后来辉煌的故事。

        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

        但遇上了,就是匠师毕生的荣耀。

        徐夫人一直在追寻这样的荣耀。

        可是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

        直到他翻看父亲的遗物,才知道父亲的成功不是侥幸,而是在他铸造它们时遇到了一个人,是那个人要求父亲铸造他们。

        这两件名器的道性的出现或许和那个人有关。

        所以徐夫人开悟了。

        他有超过父亲的技艺,却还没有遇到那样一个人。

        现在,他或许遇到了。

        徐夫人认得出眼前的黑衣青年是一个高手。

        有多高?

        反正肯定比他家里这两三层楼要高。

        所以黑衣青年到了楼上,来到他面前。

        “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练兵器的。”徐夫人尽量以最平静的神情说话。

        黑衣青年缓缓点头,“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吗?”

        徐夫人一脸自傲,“自然是因为你只能来找我,别人造不出你想要的兵器,只有我,一定只能是我!”

        黑衣青年摇头。

        徐夫人有些生气了。

        很快他又不生气了。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师父的刀是你父亲打造的,那把刀叫做饮血刀,所以我希望你也为我造一把刀。”

        徐夫人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可此刻热血不亚于年少时,

        “我一生都在等待这样一个时刻。”

        他眼睛里不禁闪烁着泪花。

        但他没有流出来,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父亲你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便是造出饮血刀和飞星剑之时,而我就是造出这把刀之后了。”

        饮血刀的传人来找他铸刀,对他而言意义重大。

        这一次如果成功,他便能心安理得以“徐夫人”的名字入土。

        黑衣青年对徐夫人的激动视若不见,淡淡开口,“还有,我已经替它想好了名字。”

        “什么名字。”徐夫人有些不悦黑衣青年想要剥夺他给刀取名的权力。

        如果名字不好,他一定要抗争。

        “它的名字叫‘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