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9章 赊刀

第9章 赊刀

        伴随声音响起,冷血衣只觉得身畔有无数鬼魅,周遭魔气森森。

        可是他错了,睁开眼时,周围并非什么魔巢鬼穴,而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山洞。

        干净中透着一股子邪性和诡异,因为这里连一只虫子都没有。

        连虫子都不敢呆的山洞,可想而知,纵不是什么魔穴,那也必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配合那幽诡的魔音,更显得此处叵测。

        “黑无常”三个字伴随这样的环境,深深印刻进他的脑海里。

        洞府里除他之外,并无活物。

        “从今天起,你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黑无常。”

        这句话在山洞里不停回荡。

        冷血衣手足仍旧不能动弹,更不能闭上耳朵。

        到后面,他已经分不清这句话是来自外界,还是在脑海里回响不绝。

        偏偏这声音魔性十足,让他连昏迷都做不到。

        有人说,谎言重复成千上万就会成真。

        这句话在他脑海里,怕是重复了十万遍不止。

        冷血衣发誓,他在魔刀门经历过最严苛的修行,都不及此时的经历残酷。

        他从来没想过,一句话的不停重复,竟是如此可怕的折磨。

        到最后,冷血衣渐渐默认了这句话的内容,他就是“黑无常”,唯有如此,他才能得到解脱。

        仿佛黑无常成为更深层次的“我”。

        冷血衣不过是他表面的身份。

        这种自我意识的扭曲,在魔音回荡下,愈发根深蒂固。

        “我是……冷血衣,不……我是黑无常!”

        冷血衣的脸色愈发苍白,同时目光涣散,在彻底转为呆滞之后,不知过了多久,眼神变得愈发幽暗阴沉。

        “我是黑无常!”

        他用着微弱又坚定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整个人的气质亦产生了一些变化。

        愈发阴暗深沉,像索命的厉鬼似的。

        他知道黑无常的意思,那是地府的勾魂使。接受黑无常身份的同时,渐渐朝着民间传说的黑无常转变。

        在他发自内心接受黑无常的身份后,那循环不绝的魔音逐渐消隐。

        与此同时,洞府外。

        一匹白马,大口喘气,嗓子都冒烟了。

        马生艰难。

        白马开口人言,对世间精怪来说,那是极为重要的一步,妖路之始。这本来是异类的一个修行里程碑。

        可是小白龙如果可以选择,它情愿没有炼化横骨。

        它现在不但嗓子都冒烟了,还耗尽妖力。

        还没成妖就被老爷如此压榨,真不知以后成妖化形之后,会给老爷压榨到何等地步。

        还好它是公的,化形也肯定是男子形象。

        不然以后岂不是还要负责暖床。

        哎,小白龙突然发现,它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还是当前主人的坐骑之时,那时候无忧无虑,只管吃上等的马草,不时还有母马可以交配,日子何等快活。

        它怎么就为了成妖,跟了老爷。

        悔不成妖啊。

        小白龙彻底瘫下去,妖生无望,生无可恋。

        沈放摸了摸马毛,安慰它,“我这是为了锻炼你对妖力的掌控,是为你好。往后你就知道,老爷对你的锻炼,乃是你的福报。”

        沈放作为天元商会的创始人,自然懂得如何给下属鼓劲。

        小白龙不只是坐骑,更是他的好下属!

        沈放有义务帮它进步,让它对未来有个美好的期盼。

        今日对小白龙所有的磨炼,都是为了提升它的能力。

        吃得苦中苦,方为妖上妖!

        当然,沈放有那么亿点私心,那就是小白龙提升能力,对他往后更有利用价值。

        可是作为血肉生灵,谁能没有一点私心?

        沈放内心还是很承认自己有私心的。

        只是他心如日月皎然,就不必告知小白龙了,它肯定能理解。

        要是小白龙实在不能理解,沈放还可以再找一个理解他的小小白龙。

        有了小白龙帮忙洗脑冷血衣之后,沈放便开始进行下一步。

        冷血衣身份改变之后,恢复一点行动能力,他靠着山洞的石壁,舔了舔石壁残存的水分。

        无论这水有没有问题,他都得喝。

        因为他太渴了。

        人可以许多天不进食,但是不喝水,很快就会死掉。

        许是石壁上的湿冷刺激了他,黑无常精神振作不少。

        渐渐的石壁有了光,外面照射进来的光。

        他打算出去晒晒太阳。

        可是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

        因为石壁上有一道人影,正在练刀。

        那是一门很诡异的刀法,确切的说不是刀法,而是步法,既邪异又玄深。

        配合步法,连刀法也显得邪异玄深。

        他很快反应过来,如果这步法配合魔刀门的刀法,简直是天作之合。魔刀门的刀法充斥舍生杀生的刀意,是一击必杀,一往无回。

        可若是配合这步法,便会变得从容有余。

        由刀出无悔,变得刀出有悔。

        原本出刀是十分力,可以通过步法留下三分力。

        正是易经所言的“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

        但凡修行之人,领会到更深的修行道理,自然会沉浸进去。

        黑无常恢复了一些力气,便开始下意识模仿步法,使出魔刀门的刀法来。

        这步法当真奥妙无穷,他每通过步法施展完刀法,不但不觉得疲累,反而更增一分精神,同时真气也有一丝增长。

        可他要是知晓,他所学步法,不过逍遥游奥秘的十分之一,怕是难以置信。

        而影子背后的主人,却由此对魔刀门的刀法有了无比深刻的见解,甚至琢磨到了真正魔刀的一丝神髓。

        不过真正的魔刀本来就是他的。

        这也不是窃取,而是物归原主。

        通过这一丝神髓,沈放对饮血刀上的道种感应更深了。

        他通过道种感受到一个画面。

        一个满脸胡渣的杂役道士正在劈柴生火。

        道种便在他劈柴的柴刀之中。

        仿佛他杂役道士劈柴的同时,亦在纯粹和升华道种。

        他能判断出道种的大概方位。

        那怕是西南方万里之外了。

        对中土山川地理熟悉的沈放,大致判断,这个方位很可能是蜀山。

        沈放不禁心里生出一丝忌惮。

        “这赊刀的小子,居然躲进了蜀山,甘为卑贱。”

        “倒是能忍辱负重。”

        躲债躲到蜀山,沈放着实佩服对方的脸皮,也是真的能苟。

        为什么要用也呢?

        是了,欠他债的人,都挺能苟。

        一个个老阴险了。

        以后赊道,当以人品为先!

        最开始他赊道实在是那时候他太弱,本钱太少,所以没得选,只能先抓几个资质好的,先凑活一下。

        毕竟创业艰难嘛!

        走上正轨会好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