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3章 天门

第3章 天门

        卓婉君看着剑堡的师叔们率领各自的弟子出现,心里多少有些悸动,即使沈放表现出可怕的武功,依旧消解不了她心里的担忧。

        但事实是她白担心了。

        剑堡众人连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也没有。

        一刻钟不到,在江湖中有不小声名的剑堡全数落败。

        他们甚至败得不明不白。

        卓婉君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沈放好似一个有几十年经验的屠夫,而剑堡众人犹如诸羊,他们的身体结构被沈放这个屠夫摸得清清楚楚,哪怕闭着眼睛,都能将他们轻轻松松肢解。

        随后沈放逼着她师叔们的弟子一人一剑刺向这些师叔们。

        干了欺师灭祖的事,这些人已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连自己的师父师叔都敢杀,他们自然更不可能连成一心。

        这也叫投名状。

        沈放又很熟练地将这些弟子打散,各自安排起来。

        没过几天,剑堡就换了新主人。

        新主人是卓婉君。

        她深深知晓自己只是个傀儡。

        而将她推到台前的那个人,正是沈放。

        剑堡的花园凉亭中,卓婉君看着一个精炼的管事向着沈放禀报事情,这个管事并非剑堡的老人,他甚至不认识沈放,只是奉他自己的东家天元商会之命来听从沈放调遣。

        天元商会在世俗中很有名气,上结交官府,下结交江湖,但从来不惹事。

        而且这个商会的成分很复杂,故而一向有人想打它主意,都会很快知难而退。

        因为里面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

        把蛋糕做大,并利益均沾。

        这是天元商会长期信奉的道理。

        至于天元商会的创始人,或许要追溯到六十年前。

        反正从没有人追查出天元商会创始人的真正身份。

        传说他有化身千万,每次出现的面目都不同。

        但每次出现,都能推动天元商会进一步发展,令天元商会更赚钱。

        所以掺合进天元商会的各方势力,更不愿意轻易动他。

        一来他身份神秘,二来他能帮助大家赚钱。

        若真对天元商会的创始人动手,反而会惹众怒。

        当然,这跟天元商会多次慷慨解囊,支援大夏皇族渡过难关也有莫大关连。

        可以说,除了那些连皇权都不放在眼里的修士以及少部分江湖顶尖高手,大多人对天元商会都是敬而远之。

        修士和江湖人可以说是有交集的,但又不一样。

        修士中大多数人隐居在深山之中,吸取山中灵气,修炼有成,即可突破凡人之躯,御剑飞行,追风逐月,年过百岁,也犹如壮年。

        蜀山便是修士组成的门派,亦是江湖中最大的门派,既入世,也出世。

        江湖人几乎都入世,时常打打杀杀,修炼的功夫更着重搏杀,而非修士看重的性命之道。

        不过一流的江湖高手都会练气,练气到了高深处,便能突破凡人之躯,自然而然便能做到乘风御剑。

        只是到了这一步,追寻的便是道,大多也会遁入山林,融入修士的圈子。

        对于修士而言,斩妖除魔一是为了正义,二是为了从妖魔身上获取对修行有利的事物。

        成仙得道是所有修士的追求。

        而江湖高手成为修士后,往往更精通杀生之道,乃是各大隐世修行山门的护法首选,向来抢手。

        飞星剑仙可以说是迈进了修士的门槛,曾有隐世的修行山门招揽过他,只是发现他透支精血,又煞气缠身,性命难保,才放弃了他。

        这也是飞星剑仙的一大遗憾。

        过了良久,管事才将事情说完,内容主要是剑堡的俗务,包括那些弟子各自的背景,都给管事整理齐全。

        可以说有这管事在,就能将剑堡弟子们牢牢控制住。

        卓婉君可以彻底做一个甩手掌柜。

        甚至她是不是剑堡主人,都不会妨碍沈放掌控剑堡。

        “好了,你以后好好听卓堡主的吩咐,现在就下去吧。”

        “诺。”

        管事离开,园子里只剩下沈放和卓婉君。

        卓婉君好奇地开口,“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直接给他们种生死符,不是更简单。”

        沈放负手而笑,“因为他们不配,而且你才是剑堡的主人,我要你来管理他们。”

        “你真是这样打算?”卓婉君有些难以置信,又因为这一句他们不配,心下觉得沈放对她确实要比寻常人高看一眼,这说明她有价值,她内心的惶恐,要少一些。

        “你不用觉得我吃亏,毕竟你是我的丫鬟,所以你的就是我的。”

        卓婉君:“……”

        沈放笑了笑,“怎么,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卓婉君知道形势比人强,勉强一笑,“谢谢老爷。”

        不过她现在更清楚明白一件事,眼下的结果,比她料想得要好。

        她甚至有些感激。

        卓婉君隐隐明白,这可能和飞星剑有关。

        她不自觉看了看飞星剑。

        这对她极为重要,剑本身寄托着她对爷爷的感情。

        沈放见她看向飞星剑,悠悠地说了一句,“其实我也的确是因为飞星剑帮你。”

        “为什么?”

        “这得从我的来历说起,你想知道吗?”

        “想。”卓婉君是真的好奇。

        因为沈放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偏偏又剑术高强,更隐约和她爷爷如出一辙。

        她觉得沈放可能来自山里,是修士!

        “我来自一个神秘古老的门派,这个门派叫做天门,我只是天门门主座下的一个行走。飞星剑本是我们天门的宝物,确切的说是我们这一脉行走的传承之物。所以你应该明白,为何我的剑术和你爷爷的剑术如此相似。”

        沈放的说法令卓婉君相信大半。

        “那我爷爷也算天门的人吗?”

        沈放摇摇头,“不算,他只能说是我们天门的有缘人。其实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我们各脉行走的传承之物有不少遗失了,如果能寻回来,作为行走的我们将按照天门的规矩,满足送回传承之物的人的一个愿望。当然这得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而送回飞星剑的人提出的愿望便是,让我传你一招剑法。至于帮你要回剑堡,算是你的卖身钱吧,毕竟我也不能平白收你当丫鬟。”

        卓婉君心中暗骂,“你这分明是强买强卖。”

        同时,她隐隐间对“天门”产生极大的敬畏。

        以“天”为门派的名字,足见气魄。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神秘古老的门派。

        而眼前可恶的家伙,居然仅仅是天门的一个行走,那天门的门主,又会有多可怕。

        沈放微微一笑,他如何猜不到卓婉君的想法,但这正中沈放下怀。

        他就是要从无到有编造出一个“天门”来。

        他接下来的布局将会围绕天门展开。

        毕竟那三个不肯还道的家伙,并不是那么好对付。

        有卓婉君这样的鲜活例子在,会是对“天门”存在的有力佐证。

        当然,沈放还安排了其他有力证据,来证明天门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