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修行界的幕后黑手开始在线阅读 - 第2章 剑堡

第2章 剑堡

        花费了数日,沈放终于可以将御剑术收发自如。

        他御剑的地方自然是人迹罕至的大泽深处,如此一来不会容易惹出太大的动静,而且就算一时失控,掉下去也不会被摔成重伤。

        修炼御剑术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啊。

        接下来沈放没有用御剑术赶路,而是出了大泽,沿着大江而下。

        他收获了飞星的道种,等于明悟了高深的剑理,但还需要一场场战斗和感悟将其消化殆尽,化为自己的东西。

        所谓学以致用,便是此理。

        而大江顺流下去的江城,正是飞星剑少年后人所在。

        沈放一边行走,一边体内剑气在经脉里游走,结合大江水流自然之理,隐隐生出生生不息的架势。

        欲要长生久视,便得生生不息,如此才能生机不尽。

        这是此方世界修行的妙旨。

        将到江城,但见得川流汇聚,而不远处江岸浅滩出,正有一名身着素黑的女子带着身边的黑马饮水。

        那黑马通体玄黑,无半分杂色,极是高大,更有一股惊人的气血流动,宛如一个横练在身的武夫。

        黑马定是异种无疑,说不定过些年还能化形成妖。

        沈放目光落在女子和马上,那女子感应到,侧首看了一眼,目光冷淡,忽然间脸带寒霜。

        “好一个偷剑的贼子。”

        倏忽,她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长剑,雷轰电闪刺向沈放。

        这一剑刺来,登时化作七点寒星。

        正是剑堡一剑点七星的剑术。

        沈放心如电闪,“这倒是赶巧了。”

        剑堡正是飞星剑少年缔造的基业,少年在修行界有个名号,叫做飞星剑仙,本身姓卓。

        一剑点七星正是他自飞星剑悟出的高深剑术之一。

        练到最高深处,能化出七道实质剑气,纵横捭阖,再往上进阶,还能以剑气布成剑阵,哪怕是数百年道行的妖魔,都难以脱逃。

        不过飞星剑仙也仅能勉强布下剑阵而已。

        有了飞星剑的道种,沈放对这剑术了如指掌。

        但见得他对七点寒星视如不见,只是屈指轻轻一弹,倏忽间,寒星破碎。

        而女子长剑,嗡嗡作响,虎口鲜血不止。

        原来沈放一指正中对方剑术的破绽。

        这一指可以说将女子引以为傲的一剑点七星破得干干净净。

        哪怕剑堡里那几个师叔也未能做到这一步。

        女子叫做卓婉君,正是飞星剑仙唯一的后人。

        飞星剑仙没有将飞星剑留给她,一来是为了还道沈放,二来是飞星剑乃是有灵性的剑器,珍贵无比。

        即使传给卓婉君,她也守不住。

        可以说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她爷爷甚至没有立下遗嘱,将剑堡传给她。

        毕竟剑堡基业不小,卓婉君一个弱女子守不住的。

        她得到了剑堡,反而会有性命之忧。

        只是飞星剑仙想不到,他几个弟子人品比他想象得不堪,居然将卓婉君赶出了剑堡,还污蔑她并非飞星剑仙的骨血,更偷走了飞星剑。

        卓婉君亦是见到了沈放身上的飞星剑,误以为实是他偷了飞星剑。

        只是沈放轻而易举破了她剑术,令她无比震惊,一时间失神,连虎口的伤痛都忽略了过去。

        “你便是卓婉君?”沈放一句话将她拉入现实。

        虎口火辣辣的疼痛令她忍不住轻哼一声,随即看向沈放,面带狐疑,“你到底是谁,为何有飞星剑?”

        “我是你爷爷的朋友,这剑本就是我的。”

        卓婉君忽地想起一件事,爷爷曾说过飞星剑是别人借给他的,她一直以为是爷爷开玩笑,没想到是真的。

        “难怪爷爷没有将飞星剑传给我。”

        老剑仆在她爷爷死后就回了乡下养老,她并不觉得忠心耿耿的剑仆盗走了飞星剑。

        她见沈放年轻,还以为对方是飞星剑真正主人的后人。

        如此一来,对方倒是她们家的恩人。

        她刚才出剑,倒是恩将仇报了。

        卓婉君不禁羞愧,“对不起,我刚才一时情急,误以为你是贼人。”

        她并不傻,沈放要是恶人,刚才震伤她虎口,就可顺势制住她,再和她问话。

        沈放没有这样做,足以见没有多少敌意,并非歹人,说的话倒是十有八九是事实。何况那破一剑点七星的手法,若说和她爷爷没有渊源,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如今孑然一身,根本没有值得算计的地方。

        沈放呵呵一笑,“如果不是我本领高强,你刚才那一剑怕是要伤到我了,仅是对不起可不成。”

        卓婉君知道他说得对,何况江湖之中,本就是拳头为大。

        对方功夫比她高,她又是先出手,更是没理。

        “那阁下打算怎么办?”

        沈放看向那黑马,微微笑着。

        卓婉君一急,“黑玫瑰不能给你,它是我朋友。”

        “我只是看看它,又没打算要。何况它要是跟了我,才是占了天大便宜,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卓婉君松了一口气,又暗自腹诽对面当真是不要脸。

        “那你打算怎样?”

        “往后你就跟我吧,这也是我对你爷爷的交代。”

        卓婉君又羞又急,没想到这人不贪图马儿,而是贪图她。

        她很快害怕起来,对方真要用强,她还真没办法。

        是抵死不从,还是假意顺从。

        这是个难题。

        “今后你要叫我老爷。”沈放接着开口。

        “你……”

        沈放似是看穿她心思,轻笑一声,“别想多了,就是当个使唤丫鬟而已。你要是跑了,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找得回来,所以别动歪心思。”

        他说话间,走到黑马旁边,抓了一把毛。

        那马吃痛,却不敢反抗。

        原来黑马灵性十足,知晓对方厉害,而且沈放体内有一股剑气压迫过来,更让它不敢反抗。

        沈放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法,便用黑毛给自己易容,一下子变得仙风道骨,长须飘飘,活脱脱道德神仙一个。

        卓婉君这才明白沈放为何看马儿。

        只是对方易容干什么?

        “我有几个厉害的仇家,所以做事情还是谨慎一些好,毕竟接下来咱们要干一件轰动的大事。”

        “什么事?”卓婉君旋即好奇起来。

        “帮你要回剑堡。”

        “啊。”

        沈放当然知道卓婉君被赶出了剑堡,不然她爷爷过世不久,卓婉君怎么也该守孝才对,何况马背上还有包袱。

        卓婉君对剑堡是有执念的,这也是她对爷爷感情的寄托。

        “怎么帮?我要怎么报答你。”

        “你都是我丫鬟了,你的就是我的,所以不用报答。只是以防万一,先给你种个生死符。”

        卓婉君只觉得某个穴位一动,有温温热热的气流进入体内。

        “你做了什么?”她不禁心下一慌。

        “留个后手而已,只要你不背叛我,就不会有事。一旦你背叛我,它就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放露出神秘的神情,更显得深不可测。生死符是他编的,不过卓婉君不知道,先用来镇住她足够了。

        卓婉君瞧着仙风道骨的沈放,只觉得对方犹如九幽地狱的厉鬼,披了人皮而已。

        沈放更不解释,他越不说,卓婉君自然越敬畏他。

        虽然他说了要帮卓婉君,可也不想养个白眼狼。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所以有点钳制手段,对方也会更老实。

        沈放可没有功夫跟对方培养感情,让卓婉君相信他。

        仅靠感情培养的信任,犹如沙堆,风一吹,水一来,就散了。

        当然,仅靠恐吓也不够。

        帮她夺回剑堡,两人就有了利益的纽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沈放不会白白帮忙,剑堡对他来说,还另有作用。

        卓婉君是他推倒台前的代言人。

        她的身份很合适做这些。

        何况跟了他,对卓婉君会是个保障。

        这足以对得起他对老船夫的承诺。

        卓婉君眼中的沈放,越来越难以揣测,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如今,她更能理解爷爷说的江湖险恶,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抵御风浪。

        原本在她眼里和蔼可亲的师叔们一夜之间就变得凶神恶煞,而眼前看着仙风道骨的沈放,也不是好人。

        这些经历,对她的冲击特别大。

        世界并不如她以为的那样美好。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

        她不想死,只能坚持。

        如今看来,跟着沈放或许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果沈放真能帮她夺回剑堡,那也不错,至少能教训那些令人憎恶的师叔们。

        自己过得不好时,当然更希望仇人们过得不好。

        人的处境都是比较出来的。

        剑堡也在江城外,往东北去不过五六里,一座偌大的坞堡出现。

        看守门口的是两个精壮的中年侍卫。

        其中一人看向卓婉君,略有迟疑,旁边的人却大声喝道,“剑堡重地,闲人莫进。”

        卓婉君不禁冷笑,数日前她还是剑堡大小姐呢。

        有沈放撑腰,她多了些底气,“滚开。”

        反正她现在已经很惨了,破罐子破摔,还不如信沈放的,把失去的东西夺回来。

        卓婉君往前一步。

        “大胆。”

        “谁敢拦我。”

        但见卓婉君刷刷一剑,那人的肩井穴就给刺穿,登时没了反手之力。

        只这一剑的狠辣,就让另外一名看守对大小姐刮目相看。

        至于被伤的看守,进退不得,好在他急中生智,大喊一声,“好厉害的剑气。”

        随即晕了过去。

        堡门大开,两人一马,走不出十丈,见得一片开阔的场地,正是剑堡弟子的练武场。

        数十名剑堡弟子簇拥着一个面容丑陋的中年人出现,很快将两人一马团团围住。

        那中年人一脸狠毒,瞧了卓婉君,又瞧了一眼沈放,阴阳怪气地开口,“原来你这个野种找了姘头来,是不是这样就有底气了,这次你再闹事,就不是被赶出剑堡这样简单。”

        江湖人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他之前就觉得不该留后患,只是其他几个师兄弟到底心软了一下。

        现在倒好,天堂有路她不走,就怪不得他。

        不等卓婉君开口,沈放轻笑一声,“你们剑堡的人都这样嚣张吗?”

        “剑堡行事,轮不到你来评判。”

        丑陋男子回道,随即神色一变,“你偷了飞星剑?”

        “你们给我把他拿下。”

        他随即开口,心头火热,他可是比其他师兄弟更清楚,老头子一身所学,全系在飞星剑上。

        得了飞星剑,他就能独霸剑堡。

        他一挥手,数十名剑堡弟子一起出手。

        卓婉君忙地挥出长剑,准备应敌,可是没等她杀入人群其中,但耳中传来叮叮当当之声,眼花缭乱。

        不过片刻,练武场上,数十名剑堡弟子横七八竖的躺在地上,一个个抱着右手,血流不止。

        原来片刻间,沈放已经出剑废了这些人持剑的手掌,同时沈放一剑横在丑陋男子的咽喉上。

        在场的人神色惊怖交加,实在想不到沈放居然片刻间就将他们打倒,并犹有余力地轻易制服在场武功最高的丑陋中年。

        要知道丑陋中年到底是飞星剑仙弟子,有那么一两分恩师的本事,在江湖行走,亦很少吃亏,闯下过万儿来。

        可是他们哪里清楚,沈放已经尽得飞星剑奥秘,故而剑堡的人遇见他,就是遇见了老祖宗,不得不服,不得不跪。

        “都出来吧。”沈放看也不看吓得脸色发青的丑陋剑客,慢条斯理地开口。

        这情状,好似不是他闯入剑堡这龙潭虎穴,而是一个人把剑堡包围了似的。

        天大地大我最大。

        沈放心头也有些爽快,穿越多年,总算可以装一波逼。

        这剑堡他要定了,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

        而卓婉君见得沈放持剑从容,顾盼生雄,仿佛间看见了当年意气风发的爷爷。

        一人一剑,犹如当年。

        什么是剑客,手中有剑,仇敌皆可如过客送走。

        至于飞星剑,如有所应,这些年斩妖除魔积累的煞气有所释放,但见得一层薄冰以沈放为中心散开。

        一剑霜寒!

        如杀气实质般释放。

        至于东西南北各方向,便有人领头,同样带着数十名剑堡弟子,脸沉似水,遥遥顿住。

        却不敢先行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