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灵潭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番外五则

第十八章 番外五则

        番外一:湖心亭看雪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

        一)

        张生在湖心亭里第一次见到薛连时,惊为天人。

        薛姑娘一身雪衣,气质清冷,坐在亭间暖着酒,身边站着两个黄衫小婢,也是一派的清丽动人。

        时值大雪,上下一百,水雾缭绕,一片朦胧间如梦如幻,当真似进了仙境一般。

        张生痴了半晌,才咳嗽一声,温文尔雅地上前施礼。

        他轻声念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主人家果然莞尔一笑,举起酒杯抬头回应道: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二)

        张生与薛连便这样相识了。

        薛连学识渊博,气质出尘,言行举止也不同于世俗女子,张生不知不觉就叫她给迷住了,每日都要来湖心亭与她对饮畅聊。

        薛连的两个婢女分别叫五儿,七儿,一个活泼大方,一个文静有礼,也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绝色。

        张生只觉她们主仆三人神秘莫测,一日他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她们来自哪里,薛连淡笑不语,倒是五儿多嘴道:

        “我们家在长白山,那里现在热死了,一个臭牛鼻死乞白赖地不肯走,天天摆火阵……”

        五儿话还没说完,薛连便瞥了她一眼,五儿吐了吐舌头,立刻收了声。

        张生瞧在眼里,也不点破,只心中多了丝计量。

        如此这般过了半月,张生有一天来时忽然面露忧色,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薛连询问下才知,他父亲病重,正在四处寻良药。

        薛连沉吟一番后,按住张生的手,柔声道:“公子莫急,你明日过来,奴家自有办法。”

        第二天,张生依约前来,薛连果真交给他一个锦盒,他回去打开一看,里面竟是数根长长的人参须,一看便知是百年老参,价值不菲。

        接下来几天,薛连每天都会给张生一个这样的锦盒,二人的感情与日俱增。

        张生心怀感动,郑重许诺,薛连依在张生怀中,叹了口气:“只盼公子莫要负我。”

        五儿站在他们身后,摸了摸头发,一脸不情愿。

        三)

        没过多久,皇上病重,张榜悬金寻药。

        张生心念一动,乘舟来到了湖心亭,这一次却叫他撞见了骇人的一幕

        他看见薛连剪了五儿一缕长发,放进盒中,那长发竟瞬间变成了几根人参须。

        五儿嘟着嘴,心疼不已。

        张生骇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地跑回家,一路上脑中全是五儿那句话:

        长白山,牛鼻老道,摆火阵,热死了……

        他彻底明白过来。

        害怕的同时,心中却咬咬牙,下了一个决定。

        隔日他照旧来到了湖心亭,作出闷闷不乐的样子,薛连一问,他便道,皇上病重,县官听说他家有上好人参,责令他交出来,否则满门都要遭罪。

        他将薛连拥入怀中,深情道:“还望连儿帮我这最后一次,等渡过了难关,我就娶你过门。”

        张生走后,薛连打开锦盒,望向五儿与七儿,若有所思:“皇上病重,只需五百年的人参便可……”

        五儿扑通跪下,一脸煞白。

        薛连淡淡道:“张公子是要拿你来救命的,还不速速跳入盒中。”

        五儿咬紧唇,摇身一变,跳入锦盒,化作了一根百年老参。

        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张生尽收眼底,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已迫不及待地要去领赏了。

        薛连盖上锦盒,回首似有如无地瞥了一眼。

        四)

        张生拿了人参后,进宫面圣,再也没有出现过。

        坊间纷纷传言,皇上要将公主许配给他,他就快做驸马爷了。

        一片议论中,没有人发现,一个雪衣女子带着两个黄衫婢女飘然而去,唇边泛起一丝淡笑。

        公主大婚那天,举国同庆,却忽然传来一个噩耗——

        皇上中毒死了!

        张生还来不及见公主一面,便被打入死狱,择日问斩。

        看守他的狱卒说他疯了,披头散发,成天叫着什么:“妖物,你这妖物害得我好苦啊……”

        薛连,雪莲,长白山的千年雪莲。

        流连人间,看遍千帆,以世人为赌,惩治着一颗颗贪婪的心。

        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

        五)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谢郎乘一小舟,独往湖心亭看雪。

        亭中坐一人,围炉暖酒,身后站着两个黄衫小婢,水雾缭绕,宛若仙境。

        谢郎心中一动,上前施礼。

        女子抬头,身上散发着清寒之气,淡淡一笑: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番外二:送子观音

        一)

        茧儿怀孕了。

        当着千夜的面,碧丞搂着茧儿,笑得十分之猖狂。

        千夜面上淡淡,回去后却开始为薛连各种炖汤,薛连喝到都要吐了,终是悲愤一脚,将千夜踹出房门:

        “蠢货,我自己就是株千年雪莲,还有什么补品补得过我?再说,生孩子和这个有关系吗?有关系吗?”

        千夜灰头土脸,捱到孩子出生,大办喜宴的那天,齐灵与谛听携贺礼来百灵潭道喜,见到强颜欢笑的千夜,齐灵长眉一挑,满脸促狭:“路漫漫兮,兄弟还需努力啊。”

        是夜,烟花灿烂,百鬼群欢。

        屋顶上,齐灵抱着酒坛,微有醉意,就着飒飒夜风,皎皎明月,对身旁的谛听开口道:

        “你瞧,孩子多可爱啊,我刚认了娃当干爹,你都不知道,碧丞搂着茧儿,嘴都笑歪了,也对,老婆孩子热炕头,他这辈子算是齐全了,只是不知本仙君我,何年何月才能抱上自己的孩子……”

        谛听身子一僵,默然无话,许久,伸手夺过酒坛:“你醉了,别再喝了。”

        齐灵醉眼朦胧,被夺过酒坛,又叫谛听按在了肩头,他挣扎不过,一时悲从中来,在月下咬牙切齿:“独角兽你个乌龟王八蛋,老子偏生怎么就遇到了你!”

        谛听默然不语,任他发泄,只按住他乱动的手脚,眸色又深了几许。

        喜宴后不久,谛听拉着齐灵去了一处地方,万霞宫。

        那里由万霞仙人掌管,有着各种珍禽灵兽,谛听与万霞颇有些交情,得他应允,拉着齐灵一路看去,最终对齐灵说出此行的目的。

        “挑一只吧。”

        齐灵一愣,谛听补充道,神色略不自然:“你不是很想要个孩子吗?左右,左右这辈子也不会有了,不如与我共同领养只灵兽,当作,当作……”

        谛听的话还没说完,齐灵已经在万霞仙人异样的目光中,憋红了一张脸,他想也不想地一拂袖,一脚将谛听踹向天边。

        “独角兽你大爷的,给老子滚蛋!”

        二)

        万霞宫一事后,齐灵与谛听单方面闹起了冷战,他闭门不出,谛听十次有九次上天都是失望而回,但齐灵私下却悄悄去了一趟百灵潭……

        除了给干女儿碧央捎去礼物外,齐灵更重要的是去见春妖。

        春妖依旧一袭蓝裳,墨发如瀑,见齐灵吞吞吐吐,在他面前扭捏作态:“老妖,那个,那个……”

        不由皱眉:“齐灵子,要说就说,你几时变得这般婆妈?”

        齐灵深吸口气,豁出去般,舍掉一张老脸凑到春妖耳边。

        不多时,百灵潭的上空飞过一个黑点,伴随着春妖的冷喝:“我这里没有给男人求子的药,滚!”

        被踹飞半空的齐灵尖叫着,在心中泪流满面:“老妖你装什么纯洁,你自攻自受,迟早有这一天!”

        从此以后,百灵潭很长一段时间都下了禁令,齐灵子与谛听不得入内。

        已经学会爬,正在牙牙学语的碧央,找到春妖,拉着他的袖子,泪眼汪汪:“干,干爹……”

        她想念干爹齐灵了。

        春妖抱起碧央,神色淡淡,发间额环闪着蓝光,“你干爹走火入魔,罚他暂时不准来百灵潭,怕他败坏潭中风气,再说,他现下恐怕也没功夫来……”

        碧央胖胖的小手抓起春妖几缕长发,一边把玩着往脸上蹭,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为,为什么?”

        春妖一笑,望向远方:“我想,他如今与你‘干娘’,大概在送子观音那纠缠吧……”

        番外三:美人如玉

        一)

        桑柯没来百灵潭前,小山一直是以粗人自居,拎着两个大铜锤,素面朝天,不施脂粉的。

        但桑柯来了以后,对她上下打量一番,语重心长地摇头:“小山姑娘,你这样是不行的。”

        桑柯是狼族的少主,生得一副好皮相,虽过于阴柔,却也禁得起他穿红戴绿的折腾。

        按理说狐族爱美天下皆知,但没想到他一个狼族少主也那么爱美,整天揽镜自照,说起穿衣打扮来头头是道,骚气得连孔澜都受不了。

        作为一只自恋的孔雀,孔澜的“骚”在百灵潭已经是出了名的,但在桑柯面前,他也只能叹一句“小骚见大骚”,自愧不如。

        也不知桑柯用了何种办法,才来没多久,就收服了百灵潭绝大部分女性的心,他甚至开了专门的课,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地教姑娘们如何穿衣打扮,大家都亲切地叫他“桑老师”。

        孔澜的牙都酸掉了,但更叫他无法接受的事情还在后面,乌裳居然也去听课了,听课就算了,还换了一身行头,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

        当孔澜看到换下黑衣,穿着一身大红,花枝招展走到他面前的乌裳时,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我,我天,丑乌鸦你吃错什么药了?”

        乌裳淡定给他一拳后,抚上自己的脸,眼角眉梢露出笑意。

        “桑老师说了,我皮肤白,穿红色好看,衬得人精神。”

        “桑老师还说了,女人上了岁数就得开始保养,不然老得快。”

        “这些都是桑老师自己研制的胭脂水粉,姐妹们人手一份,多亏我彪悍,哦不,是身手敏捷,抢得及时……”

        当乌裳喜滋滋的背影远去后,孔澜仍在她身后一副掉下巴的模样,欲哭无泪,一口一个桑老师,这他妈是洗脑的节奏啊!

        他不死心地仰天长啸:“那小狼崽子忽悠人呢,骗骗小姑娘家也就算了,臭乌鸦你可都是当娘的人了!”

        刷刷刷,不多时,从屋里飞出几只乌羽箭,精准地钉在孔澜脚边一圈,杀气腾腾。

        “不许侮辱桑老师,烂孔雀你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

        二)

        在乌裳那吃了瘪后,孔澜心有不忿,直接去找了春妖,决定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

        他们一边往桑柯开课的地点走去,孔澜一边在春妖耳边控诉着,这骚泡的小狼崽子不安分,在百灵潭境内开设非法传销组织,蒙骗无知妇孺,蛊惑人心,这是不把潭主大人放在眼里呀……

        到了地点后,果然门庭若市,人声鼎沸,桑柯春风满面地迎了上来:“见过潭主与孔雀公子。”

        孔澜一声咳嗽,虚情假意地一拱手:“桑少主生意不错呀,也给咱们潭主瞧瞧呗,传授一下开课经验。”

        春妖一袭蓝裳,墨发如瀑,站在风中衣袂飞扬,清冷的目光才一望向桑柯,桑柯就抚掌长叹,啧啧赞美起来:

        “潭主这种天人之姿,已经不需要任何装饰了,从头到脚,站在这就是一幅画,一片景,一段无双风华呀。”

        这番马屁拍下来,孔澜按住肚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反胃了。

        却还不算,桑柯又屁颠屁颠跑进屋,拿了一大堆东西出来:“这点小小心意还望潭主笑纳,桑柯不才,只想聊表一下对潭主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景仰之情。”

        春妖瞥了一眼他手中的东西,没说话,也没收下,只是转头对孔澜淡淡道:“此间事情可小而化之,同为一潭之妖还应多多包容,你自己解决。”

        说完,还不等孔澜申辩,春妖已是一拂袖,漫天蓝莲绽放,踏风而去。

        “啧啧啧,潭主就是潭主,果然深明大义,连远去的背影都是这么好看,就像一幅画,一片景,一段无双……”

        孔澜嘴角抽搐,在口吐白沫,即将阵亡前火速撤退:“求你别说了,兄弟段数高,我甘拜下风了……”

        三)

        如果说孔澜拿桑柯没辙,那桑柯就是拿小山没辙,放眼整个百灵潭,他唯一没能收服的姑娘,大概就是小山了。

        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小山战神威风凛凛,当真不能以寻常女子来揣度,直白点就是缺心眼儿,丫就不是个女的!

        为此燃起了桑柯的熊熊斗志,他立志要将小山彻底改造,从里到外改头换面。

        但开始的几次总是不那么如意,他找过去时小山不是在抡铜锤练功,就是在绣嫁衣。

        对,绣她自己的嫁衣,她已与孔七定亲,来年春天就要举行大婚了。

        粗人一辈子,她抡铜锤的手从没碰过针线,但唯独嫁衣这件事上,她不想假手于人,坚持定要自己一针一线地绣出,孔七拿她没办法,也只好随她了。

        这不,桑柯找过去时小山都没功夫搭理他,任凭他怎样苦口婆心,小山都不为所动,只是偶尔抬头傻傻一笑。

        “没事,桑老师,我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

        桑柯大为挫败,本着愈挫愈勇的决心,他终于找到了小山的唯一“软肋”,那就是她心心念念,还没成亲的夫君——

        孔七。

        女为悦己者容,这个肤浅的道理从古至今,千百年来亘古不变。

        桑柯抓清要领后,立刻拉着小山去找孔七,不,确切地说,是偷窥孔七。

        他们躲在小山坡后,看孔七坐在梨花树下,翻卷看书,他肩头落了几片花瓣,长发飞扬,风中的身影清俊绝伦。

        小山看得眼都直了,一脸痴汉样,桑柯窃喜,适时地问道:“你瞧你家阿七好看吗?”

        小山猛点头,眼冒红心:“好看,太好看了,最好看了……”

        桑柯更喜,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那你再看看你自己。”

        镜中人眉清目秀,文文弱弱,端得一个秀美的小姑娘模样,也不是不好看,但比起孔七的白衣风华,却又平淡许多。

        小山有点怔然,桑柯咳嗽两声,适时地放大招了:“看明白了吧?小山姑娘莫怪我啰嗦,你们来年开春就要成亲了,你家阿七纵然嘴上不说什么,但一定不希望新娘还没自己好看吧……”

        四)

        当某一天小山出现在孔七面前时,孔七差点都认不出她了。

        从不离手的两个大铜锤不知扔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方鸳鸯锦帕,从来清清爽爽束起的长发也莫名放下,梳了个仕女图中无比繁琐的发型,最要命的是,从来不施脂粉的一张脸浓墨重彩,两坨大大的腮红隔老远都能看见,像块猴子屁股……

        孔七眼皮抖动,脱口而出:“你被谁打了吗?”

        本来满心羞涩的小山一下抬头,眨眨眼愣住,好半天她才不自在地开口:“桑,桑老师教的,我,我手法还不太熟练,可能画重了,怎么,不,不好看吗……”

        孔七没说话,深吸了口气,在心中暗骂了某只骚泡狼崽子一万遍,他盯了小山半晌后,最终认命叹气,拉起她的手,径直往溪边去。

        蹲在溪边,孔七毫不客气地沾了水往小山脸上擦去,一番折腾后,小山脸上满是水珠,露出了原本白嫩的肌肤,长睫微颤间,波光潋滟,又回到了那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小山。

        孔七与她四目相对,见她全身湿漉漉的,竟有一瞬间的失神,他赶紧别过头,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

        擦干净媳妇的脸蛋后,孔七长眉一挑,又开始教育起媳妇的内心了。

        “我们已经定亲,没人强迫,两情相悦,对不对?”

        小山眨眨眼,羞涩点头。

        “那过不久,我就是你的夫君了,对不对?”

        小山捧住脸,继续羞涩,继续点头。

        “书里怎么说的,以夫为天,对不对?”

        小山充满爱意地望着孔七,再继续点头。

        “那你听我的,还是听那桑老师的?”

        小山已被一步步忽悠得深信不疑,一边点头,一边作乖巧状。

        “听夫君的。”

        孔七满意地笑了,一拂袖,白衣翻飞。

        “那行,我现在郑重告诉你,我娶亲从不在乎长相,反正娶谁都没我好看,你明白了吗?”

        小山这回一愣,傻傻的还没反应过来时,孔七已经探过头,覆上她的双唇,将她压倒在了溪边的草地上,辗转深吻。

        两个身子缠绵交叠,气息萦绕间,小山已被吻晕了头,只听到孔七在她耳边低叹:

        “我怎么就有你这么傻的新娘……”

        番外四:一叶好梦

        一)

        中秋节那天,春妖受广寒宫的玉兔姑姑所托,去了一趟人间。

        他落脚的地方是渝州城,是夜月朗风清,城中烟花灿烂,他脚踏蓝莲,衣袂飞扬,避过凡夫俗子的耳目,径直入了安府后院。

        是了,安府,安云岫与秦素欢的家,而春妖要见的人,正是雪鸣。

        “你姑姑亲手做了月饼,托我来看你一看,你当日散去千年修为成全素欢,一朝打为原形,如今数年过去,又到了中秋团圆的日子,今夜人人携家带口,上街赏灯望月,唯你孑然一身,孤苦一人,你可后悔?”

        后院里,风声飒飒,春妖抱着雪鸣坐在树梢上,伸手抚过他雪白的皮毛,叹息开口。

        雪鸣抖了抖一对粉嫩的长耳,水灵灵的眸子在月下闪闪发光。

        “能守在她身旁,朝朝暮暮,看她嫁作人妇,儿女绕膝,有什么可悔的?”

        未了,他从春妖的“魔掌”中挣脱出来,咬了口食盒中的月饼,“倒是潭主您,年年来,年年都是同样的问题,可见百灵潭少了我这般钟灵毓秀的人物,潭主的确无聊得紧。”

        春妖哑然失笑,摇摇头,一指明月:“你不后悔,上面那广寒宫里,你姑姑却心疼得很。”

        说着他一拂袖,又去拎雪鸣两只耳朵,“她怜你孤苦,此番再不忍你流落在外,特求我带你回广寒宫,你愿跟我走么?”

        话一出,雪鸣毛茸茸的小身子立刻一颤,风掠树梢,天地间仿佛都静了下来。

        他仰头与春妖四目相对,眸光闪烁,许久,春妖弹了弹他的长耳朵,一声叹道:“就知道你不愿离开她,也罢,你便在尘世中多陪她几年吧,反正凡人的寿命很短,几十年花开花落,一眨眼也就过去了,到时你再随我回广寒宫也不迟。”

        春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轮回”二字,他深知雪鸣痴情,却不知他日后会痴情至此,居然守着素欢过完一世还不算,还守着她的轮回过了许多许多世,与在海底墓中,盘踞于棺木之上,守着假面夫妇的浮衣不相上下,叫百灵潭众人多有唏嘘,但那,都是后话了。

        且说今夜月皎皎,春妖拂袖离去时,雪鸣却破天荒叫住了他。

        “潭主说得对,凡人的寿命的确很短,短得眨眼即逝……”

        风过耳畔,他呢喃着,漂亮的一双兔眸目视着春妖,若有所思,却是忽然笑了:“每年中秋都不曾许过什么愿,今年,潭主便赐雪鸣一夜好梦吧。”

        二)

        素欢一家四口走在街上看灯,渝州城每年的中秋都十分热闹,今年也不例外。

        安云岫一手搂着娇妻,一手牵着孩子,前头还蹦蹦跳跳着一个。

        他在渝州城里是出了名的好福气,年纪轻轻便考取功名,仕途步步高升,相貌人品家世无一不全,还坐拥一个温柔的娇妻,与一对漂亮的龙凤胎——

        哥哥小名叫安安,妹妹小名叫素素。

        安安与素素,出生起便握紧的双手,一生一世也不会分开,就像安云岫与秦素欢,一生一世也不会分开。

        烟花绽放在头顶,月下行人如织,安云岫贴心地为素欢披上斗篷:“起风了,小心着凉,娘子,累了么?累了咱们就回去……”

        他话还没说完,前头蹦跳的安安已经回过头,表示抗议:“不,不要回去,还没玩够呢!”

        身旁的素素也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去牵哥哥的手,笑嘻嘻地“同仇敌忾”:“对,才刚出来呢,我们才不回去,爹爹就知道心疼娘亲,一阵风吹来都怕把娘亲吹倒了,要回去爹爹和娘亲回去就好了……”

        两个孩子口无遮拦,笑声飞上天边,有路人好奇望来,安云岫俊美的脸一下就红了,瞪了一眼自家不省心的龙凤胎:“不疼你娘还疼谁?疼你们这两个小鬼头吗?”

        素欢哭笑不得,眼见夫君与孩子又闹腾起来,刚想开口,却是一阵风吹过,花灯摇曳,天地间风云变色,她被吹得捂住脸,发梢飞扬,再次睁开眼时,街道已在一瞬间被定格住了——

        行人脚步停驻,空气仿佛凝固,所有人一动不动,包括本要上前抓住两个顽皮孩子的安云岫,整座渝州城像是一刹那被冻结了,只有素欢一人不在其中。

        她像坠入一场梦中,惊诧地看着月下走出一道身影,一道雪白的身影。

        那人眉目染了月光,肤白胜雪,一双眼眸水波潋潋,是不同于渝州城普通男儿的出尘风华,宛若天人。

        奇怪的是,素欢怔怔地看着他,既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荒诞,只是觉得眼前这人熟悉莫名,叫她情不自禁就问了出来:

        “你……是谁?”

        多少年过去,还是雪鸣第一次能化作人形,走过月下,走到素欢面前,他望着她笑,并不开口,于是素欢便又怔怔地补充了一句: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三)

        湖面上一叶兰舟,水波粼粼,倒映着雪鸣与素欢的身影。

        “这是梦么?”

        素欢站在夜风中,衣袂翩飞,仍觉得一切不可思议,但更不可思议的是,她被他带到这,与他泛舟望月,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只有种如遇故人之感,仿佛多年来,梦中那个朦朦胧胧的身影,终于能清晰地触碰到了。

        月下安详静谧,一叶兰舟随天随地,随心随欲。

        素欢靠在雪鸣肩头,两人并肩赏月,偶尔对望一眼,相视而笑,说上几句话,但更多时候都是不说话,只是望着天上一轮明月,享受夜风掠来的清逸。

        湖面上不知何时响起缈缈笛声,空中蓝莲绽放,莲上一人墨发如瀑,发间额环闪烁着阵阵荧光,是叫天地都失了颜色的清冷风华,正是春妖。

        他横笛立于风中,吹起一曲又一曲,无尽的离人哀伤,飞过湖面,飞上皎月,飞入了广寒宫中……

        这就是雪鸣想要的一叶兰舟,一叶好梦,多么简单,而又多么奢侈。

        生于天地之蜉蝣,短暂到连春妖都不忍心打搅,却还是在笛声停下的时候,一拂袖,叹息飘过湖面

        “雪鸣,时间到了。”

        四)

        素欢再次睁开眼时,耳畔正好响起安云岫的声音,他上前抓住了两个顽皮的孩子,一大两小笑闹着:“小鬼头,回去再收拾你们!”

        花灯摇曳,明月皎皎,依旧是热闹的街道,依旧是如织的行人,熙熙攘攘间,再平常不过的凡尘气息。

        一刹那入梦,一刹那梦醒,风过无痕,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素欢眨了眨眼,半天没回过神来,安云岫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放开一对儿女,走过来揽住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丢了魂似的。”

        素欢好半天才一个激灵,长睫微颤,反应过来:“我刚刚,好像,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

        安云岫失笑,将她遮风的斗篷又裹得紧了紧,温柔道:“不过晃了下神,怎么就做了奇怪的梦,风大了,看来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安安与素素一路嬉闹着,一家四口向归家的方向走去,而走着走着,素欢忽然抬头,喃喃开口:“我好像梦到,月亮里走出了一个人……”

        夜风飒飒,拂过她的眉角发梢,仰头间有什么无声淌下,她怔怔抚去,竟是一行晶莹的眼泪,她有些惊诧,不知眼泪何来,不知哀伤何去,只是声如梦呓:“真是奇怪的一个中秋……”

        她更不会知道的是,暗处有道雪白的身影,默默注视着他们一家四口的背影远去,说了最后一句话

        只盼你年年岁岁,团团圆圆,一生平安喜乐,终老渝州城。

        番外五:万灵齐欢

        一)

        除夕这天,烟花漫天,万灵齐欢,百灵潭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百鬼联欢晚会》。

        主持人:孔澜,千夜,齐灵,碧丞。

        别问为什么没有女的,请听主持一哥孔澜原话:“我们四往那一站,就是百灵潭的门面担当,哪个女的有我们‘百鬼boys’好看?刷脸,任性!”

        话音未落,几支乌羽箭已经嗖嗖嗖射出,杀气凛凛地钉在了台上,台下的乌裳一身黑衣,目光凌厉:“烂孔雀三天不打,你还上房揭瓦了是吧?”

        “咳咳。”孔澜抖了抖五彩斑斓的孔雀礼服,瞪了一眼憋不住笑意的千夜,“这个,家有悍妇,悍妇,看我回去怎么收拾她……那个,咱赶紧进入下个环节吧,请看前线记者薛连姑娘,第一手为我们带来的台前幕后的故事。”

        好,画面转到百鬼联欢晚会的后台,一袭雪衣的特派记者,美貌的薛连姐姐正在对即将上台的百鬼们进行采访。

        “小山,看你现在还在抡大锤,你和孔七今晚究竟表演什么节目呢,能向我们透露一下吗?”

        偌大的后台梳妆间里,其余的妖精们全在试衣服的试衣服,化妆的化妆,只有小山还挺着个清秀的小身板,风也似地抡着两个大锤,一见薛连将话筒递到她面前,她赶紧放下大锤,挠了挠头,乐呵呵地开口:

        “干娘,我和阿七的节目可有新意了,全靠我手里这对大锤,它叫《胸口碎大石》,很有难度的,我现在还在练习呢……”

        话还未完,已经被角落里一阵咳嗽声打断,“谁说叫《胸口碎大石》的?”

        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再也听下去的节目策划者孔七,他扭头向薛连示意:“明明叫《东风夜放花千树》,是个魔术节目,到时两大锤子抡下去,满天星如雨,别提多美了……啊对不起,干娘,不能再透露了,总之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孔七你别动,发型都弄乱了!”正为他设计造型的狼族少主桑柯,双手一用力,把孔七的脑袋又扳了回来。

        两人大眼瞪小眼,终归是孔七按捺不住了:“我说骚狼,你是在整我吗?这破发型还要弄到什么时候?”

        他已经被桑柯按在梳妆台前,捣鼓了整整三个时辰的所谓“狼族最新发型”,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如今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骚狼,我受够你了,你个娘娘腔,上回唆使我家小山把脸画成个猴屁股,这回又把我骗来糟蹋我的羽毛,这破发型我不弄了,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来吧,新年第一场架,我让你三招……”

        说话间,孔七已经从椅上旋身飞起,白衣飘飘,惊住了一整个梳妆间的妖精们,大家仰头望去,只见眼前白光一闪,已经听到桑柯抱头呼痛的连连哀声。

        “你居然真打我,好心当做驴肝肺,你,你好歹让我把发型弄完吧,我可不是怕你……”

        像是被打狠了,一向捣鼓胭脂水粉,爱护皮相的桑柯也忍不住了,抬首一声狼嚎,身后腾地晃出一条大尾巴,跃上半空就是一狼爪子,“飞禽”与“走兽”的大战这便开始上演,整个梳妆间一片混乱。

        小山吓得赶紧纵身飞上去拉架:“有话好好说,不要动刀动枪的,惊动了潭主就不好,大过年的……”

        话是这么说,但她挤到孔七与桑柯中间,下手却丝毫没客气,两锤子便把桑柯抡到了一边,还满脸紧张地去查看孔七:“阿七,阿七,没有伤到哪里吧?”

        孔七搂住小山,旋身飞了下来,无视众人的目光,只望着她,无奈叹息:“白菜你又暴力了。”

        声带宠溺间,似有意炫耀给一旁被打伤的桑柯听。

        “我不是说了么,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这种时候应该我护在你身前,而不是让你为我挡刀挡枪,若下次你还这样,那上元节那天你便一个人去过吧……”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上元花灯,潭中娶亲,那一日,正是孔七与小山正式大婚的日子。

        小山果然慌了,立马扔了两铜锤,伸手去抓孔七的衣袖,“阿七,你别不要我,我,我再也不暴力了……”

        她一张清秀的小脸可怜兮兮的,摇着孔七的衣袖像个小媳妇,任谁看见也不会想到,这竟会是百灵潭的第一战神,连孔七都有些忍俊不禁。

        “我不要你,谁还会要你?”

        他说着,声音温柔起来,忽然将小山拉入了怀中,下巴抵着她头顶,旁若无人地呢喃着。

        “我说了,我的白菜,一辈子都是我的白菜。”

        梳妆间里的妖精们齐齐打了个哆嗦。

        一旁被打到吐血的桑柯,艰难地伸出手:“我,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二)

        梳妆间的镜头被完整传送回台前,大屏幕下的齐灵摇头唏嘘:“为什么要虐单身狗,哦不,是单身狼……”

        他话还未落音,已经听见薛连兴奋的声音从屏幕里传来。

        “朋友们,好消息,地府连线终于通了,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无缘到达百灵潭现场的场外朋友,谛听。”

        画面一阵摇晃后,对准了往生河畔,一袭冷峻的紫衣,正是陪伴地藏王菩萨,无缘前来百灵潭的谛听尊者。

        他身后是波光粼粼的水面,艳丽的曼陀罗花随风摇曳,衬得他面容愈发冷俊深邃,摇得屏幕前的齐灵一张老脸都不由红了。

        “该死的独角兽,为什么要选在这个地方接受采访,想表达什么意思,天天拿着三千年说事,除夕了都不让人过个好年……”

        正腹诽着,镜头下的谛听一抬眸,仿佛透过屏幕直接望见了齐灵心底,叫他一个冷战,再不敢乱想。

        那边薛连已经开始提问了:“尊者,这次真是很遗憾你不能去看《百鬼联欢晚会》,主持人我们还特意请了妙棋灵君呢……哦不,我们没有别的意思,那,那尊者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吗?”

        百灵潭大大小小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万众期待的目光下,屏幕中的谛听沉默了许久,终是抬首看向镜头,低沉而又缓缓地开口。

        “没什么想说的,我只是,想采朵曼陀罗花送给一个人。”

        满场静了静,简直难以置信,不知谁率先反应过来,激动地发出了一声尖叫:“在一起!”

        如一石掀起千层浪,下一瞬,整个百灵潭都沸腾了

        “尊者要向灵君告白了,三千年了,好羞羞!”

        “怎么办,怎么办,汪峰又没头条了!”

        “不容易啊,世纪婚礼,我们要世纪婚礼!”

        “没天理了,夭寿了,又来虐狗了!”

        ……

        最终,所有的声音都汇集成了三个字,如排山倒海般的三个字——

        “在!一!起!”

        疯狂起哄的声音中,齐灵那张随洪荒浮沉了几千年的老脸,终于红成了个大柿子。

        台下,穿过时空缝隙,来到百灵潭过年的秋岁岁也兴奋不已,双手扩在嘴边,跟着大喊道:“在一起,在一起……”

        她激动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身旁黑暗中那道雪白的身影,怔怔地望着大屏幕,听着耳边众人的狂欢,终于站了起来。

        “你们聊,我先走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秋岁岁拿着春妖手牌,去了一趟渝州城,好不容易请回来的雪鸣。

        他生生世世守在素欢身旁,此刻触景伤情,一点也待不下去了。

        秋岁岁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追上那道黯然离去的背影。

        “不,不是的,兔子,兔子你回来,潭主特意交代了你一人孤苦,要我请你回来与百灵潭众人相聚,你可不能走啊,啊呸,不是一人孤苦,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这厢闹得鸡飞狗跳,另一边,昆仑镜前,一袭蓝裳随风飞扬,醉卧花间,依旧是那张风华绝代,令天地失色的面容。

        春妖只手枕头,望着昆仑镜中的谛听,不禁唇角微扬,摇头轻笑:“这坐地听八百,卧耳听三千的谛听尊者,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鬼……”

        他才发出感慨,昆仑镜里的谛听已经一拂袖,踏过忘川河,飞至对岸,采了一株曼陀罗花。

        镜头再次对准他,他衣衫飞扬,将花一点点递出,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除了屏幕前已经想拔腿逃跑的齐灵。

        他脸红得像上了胭脂般,在心里一个劲地狂嚎:“不要说出来,不要说出来……”

        但谛听还是说了出来,他眼睛眨也未眨,冷峻的面容一字一句。

        “这株花想送给百灵潭最年幼的小姑娘,碧丞与茧儿的孩子,也是我的干女儿,碧央。”

        整个百灵潭又是一顿,一片诡异的静默后,哗然开去,这回是碧丞先反应过来,赶紧笑吟吟地上前打圆场:“多谢尊者,上回小女吵着要地府之花,没曾想尊者记了下来,着实有心了。”

        台下抱着碧央的茧儿也赶紧点头,对怀里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道:“央儿还不快多谢干爹。”

        小碧央脆生生地道谢后,煞有介事地纠正道:“不过不是干爹,是干娘,干爹是灵君,他悄悄告诉我的,他是干爹,尊者是干娘,干爹干娘是一对……”

        清脆的声音响荡在每个人的耳畔,齐刷刷射去的目光间,台上的齐灵早已石化了,他一张脸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由青又转回了红,最终在大屏幕里谛听的似笑非笑中,一个猛跺脚,一声大吼道——

        “时候不早了,《百鬼联欢晚会》正式开始,让我们赶紧来欣赏开场歌舞吧……”

        三)

        音乐响起,躲到红布后的齐灵深呼了口气,抹了把冷汗,竟有种死里逃生之感。

        却是想着想着咬牙切齿,那该死的独角兽不来看他主持晚会就算了,居然,居然那株花还不是送给他的……

        他恨骂着,咒着咒着一颗心开始空荡荡的,竟有股……莫名的失落。

        而另一边,好说歹说,总算将雪鸣劝回来看晚会的秋岁岁,拉着他一坐下,便兴奋地指向台上。

        “快看,兔子,节目开始了!”

        雪鸣强打起精神点头:“嗯,领舞的是千夜呢。”

        台上的千夜一袭红袍,俊美无双,率领着他曾经红叶宫的一干妖兽,在台上扭得欢快,还连连向台下的薛连抛媚眼,时不时向他媳妇来个飞吻,叫薛连都忍不住捂了脸:“太风骚了。”

        悠扬的音乐中,那欢快得瑟的歌词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两个黄鹂鸣翠柳,你还没有女朋友;

        雌雄双兔傍地走,你还没有男朋友;

        一江春水向东流,你还没有女朋友;

        问君能有几多愁,你还没有男朋友;

        抽刀断水水更流,你还没有女朋友;

        举杯消愁愁更愁,你还没有男朋友;

        路见不平一声吼,你还没有女朋友;

        此曲只应天上有,你还没有男朋友;

        百灵潭里全是狗,狗、狗、狗、狗;

        只有我不是条……单……身……狗……

        咔嚓,有人脑中的某根弦终于撑不住断了。

        雪鸣一拂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你们聊,我先走了。”

        秋岁岁再次追了出去:“不,不是的,兔子,咱们看下一个节目,小山姑娘要表演《胸口碎大石》呢,哦不,是《东风夜放花千树》……”

        欢快的乐曲声依然未停,继续响荡在百灵潭的夜空中,红布后的齐灵哀怨望月,花间醉卧的春妖低头望影。

        然而,他早已没有了影子,天上人间,孑然一人。

        他看向夜空,星辰点点,仿佛浮现出一张笑脸,他轻晃着酒杯,与之一碰。

        再望向昆仑镜,对着里面依旧扭得风骚的千夜,终是一摇头,笑了:“为什么这厮……还没有被人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