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灵潭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外传之岁岁秋上月

第十七章 外传之岁岁秋上月

        楔子

        “我用一辈子,记住一张脸,中秋月,百鬼唱,可长歌可醉饮,唯不可离去,年年岁岁,万物莘莘,说出口的不过一纸牵挂……”

        动人的旋律回荡在舞台上,闪光灯映着女孩朴实无华的白t和浅蓝色棉裙,她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旁若无人地唱出心中的歌,静静站在舞台中央,仿佛聚光灯和掌声都难以侵入她的世界。

        “年年岁岁,万物莘莘,说出口的不过一纸牵挂……”

        副歌的旋律不断萦绕着,触动了所有人的心弦,这首安静的古风原创歌曲终是打动了四位导师,叫他们齐齐转过身来,望向台上那个唱到落泪的歌者。

        一曲完毕,满场静了静,下一瞬,掌声如雷,几位导师也互相对视了几眼,难掩兴奋,显然也对台上这位年轻的歌者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音乐学院大三在读学生,秋岁岁,这首歌是你原创的?听起来似乎包含了很多内容,来,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故事吗?”

        一位导师翻看着手中资料,抬起头,温和问道。

        台上的女孩深吸了口气,握着话筒的手有些微颤,她面目清秀,束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脸上泪痕还未干,在导师们的注视下,抿了抿唇。

        “以,以前的我是绝不会有勇气登上舞台唱歌的,因为我是脸盲症患者,老实说,我到现在都还没能认清导师们的模样……”满场惊讶中,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像想起什么,眸中又泛起泪光。

        “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说来好笑,因为父亲是很出色的跆拳道教练,常年在外带团比赛,一年到头难得回家,所以,我几乎连他的样子都不记得,长到现在,我真真切切,只记得一个人的脸。”

        “如果不是那一段经历,我根本写不出这首歌,这首歌叫《岁岁秋上月》,是献给一个我深爱的地方,和一个我深爱的人……”

        一)

        中秋节,人间处处团圆喜庆,百灵潭也是热闹非凡。

        孔澜夫妻接下了中秋夜宴的任务,是夜将齐聚众妖,对月畅饮,百鬼群欢。

        秋岁岁从浴池里钻出来时,春妖正在焚香沐浴,缭绕的水雾间,她只对上一双清冷的眼,以及一道闪着幽蓝光芒的额环。

        还不待秋岁岁失声尖叫,春妖已经掠出浴池,水花四溅中,卷起架上的衣裳,一个轻旋,稳稳落在池边,居高临下地望向水中的秋岁岁,眉头微皱,眸中却又带了丝无奈。

        “别唤,这里是百灵潭,吾乃百灵潭之主,春妖。”

        话音一落,池中的秋岁岁已瞪大了眼,本要出口的尖叫声生生卡在了喉咙里,她脚下一个不稳,滑入池中呛了几口水,好一阵扑腾才攀着池壁缓过来。

        “百,百灵潭?我,我竟然……”

        春妖湿发贴身,长眉一挑,仿佛猜到秋岁岁接下来要说什么,先于她前头道:“没错,你便是来到了百灵潭。”

        “你叫秋岁岁,今年二十有一,乃你家乡书院里修习声乐的学生,今日中秋,你父亲不在家,你百无聊赖,又觉寂寞,遂一人上街打发时间,不觉月上中天,你途经一小巷,耳闻飘渺歌声,好奇踏入,却被一阵强光吸住,再次睁眼,却已置身于此,跃池而出。”

        清越的声音回荡在水池上空,缭绕雾气中,秋岁岁听得目瞪口呆,心跳如雷:“你,你怎么会知道……”

        不仅知道她想说的每一句话,甚至连她的底细,连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都摸得一清二楚。

        胸膛起伏间,秋岁岁湿透的衣裳紧贴身体,少女姣好的曲线一览无遗,春妖眼皮一跳,背过身去,没好气地一叹。

        “我知道的还多着,你患有脸盲之症,辩人不清,好友至亲亦是转身便忘,又加之尔父习武,你耳濡目染下久成惯性,寻常人一近身你便会将其摔出去,是以多年来你亲友渐离,世人视你为异端,更有倾心于你者也接二连三被你吓跑,你孑然一身,至今二十有一,熬至高龄也未能嫁出去,心中苦闷,只有将满腔愁绪倾诉于声乐之上,聊以慰藉……”

        像有一道惊雷劈下,秋岁岁张大了嘴,浑身激颤着难以置信,她仰望着那道犹如神祗的背影,听得几乎要热泪盈眶了——

        这,这,这就是一个文言文版的秋岁岁辛酸史啊!

        三言两语概括了她二十一年的漫漫悲催路,但是等等,“尔父习武”?那个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跆拳道吧?“寻常人近身不得”,那是因为她天杀的老爸从小训练她,叫她养成了习惯性过肩摔的生者勿扰毛病。

        至于“熬至高龄”,苍天可鉴,她两行宽面条泪,芳心尽碎

        姑娘她才二十一岁呀,虽然一次男朋友也没有谈过,但好歹她还年轻,还正值水当当,如花似玉的妙龄啊!

        “潭,潭主大人,您果然法力无边,无所不知!”

        秋岁岁大为感叹,为自己的“高龄”小小哀伤后,怀着复杂的心情望向池边那袭蓝裳,有些语无伦次地开口道:

        “您知道吗?其,其实我是百灵潭的书迷,没有朋友陪伴时,我就喜欢看百鬼们的故事,我可以数出百灵潭好多名字来,我从没想过原来百灵潭是真实存在的,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就在中秋前一天,我还在报刊亭买了百灵潭最新一期,确切的说,我,我是……”

        “我知道,”春妖淡淡打断,背对着秋岁岁清了清嗓子,语调不明:“你是我的‘粉丝’,你喜欢我,仰慕我,还为我画过像,写过歌,你甚至想过,如果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就守着我的画像独自过活,当作我是你的……夫君。”

        “说来的确很奇特,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你思慕着我,确确实实,真真切切,已经整整一年零三个月了。”

        水雾缭绕,白烟渐渐散去,像是又一道惊雷劈下,秋岁岁傻在了池子中,哆嗦着嘴皮子,望着春妖的背影,震惊到无以复加

        太,太可怕了,方才春妖说过的话,只要将“你我”调个位置,就是她心里原封不动,被他打断,差一点就要一五一十对他说出来的话!

        “你现在一定很惊讶,但不要紧,我马上会告诉你一切。”

        似乎连她的内心活动也一一探寻到,春妖微微侧身,余光撩过池面,瞥向水中已震惊到言语不能的秋岁岁。

        蓝裳墨发,幽冥额环闪着诡魅的光芒,伴着那记清冷的声音。

        “事实上,我所知晓的一切,都是从你口中所得,你也许不会相信,这番对话,我们已进展了无数次。”

        顿了顿,语气中竟含了丝懊恼与无奈,在水池上方一字一句地响起:

        “我们,被困在了中秋这一天,周而复始,循环不息,我清楚,却有心无力,而你,全无记忆,一次次跃池而出,懵懂如初。”

        二)

        去往极寒之地寻找凶兽混沌时,即使有了春妖灌输的真气护体,秋岁岁也感到刻入骨髓的冷,她只是个普通凡人,根本忍受不住这冰天雪地彻骨的寒。

        为了等待秋岁岁,春妖一直放慢了脚步,奈何时间紧迫,他心头焦急,又见秋岁岁冻得嘴唇发白,浑身颤抖。

        他心头恻隐,认命地一声叹息,一拂袖,对着秋岁岁弯下了腰:“上来吧。”

        春妖的背极其温暖,还带着木叶的清香,秋岁岁搂紧他的脖颈,满足地长吁了口气,只觉遍体都暖和过来了。

        从前遥不可及的潭主大人,如今就这样背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踏在风雪里,一切当真像个梦。

        秋岁岁将脸埋在春妖的墨发,唇角微扬,笑得眉眼弯弯。

        他们此次来找混沌是想取一件东西,取他们需收集的十二生肖中,第五样对应之物。

        混沌初开大道传,天地继然而生成。

        天地间有三处大陆,一处为中州大陆,一处为北陆南疆,一处为现世凡尘。

        百灵潭位于中州大陆上,那是一片神奇而广袤的大陆,有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城邦种族。当初忘川之水倾泻而下,落在中州大陆最荒芜的地方,成为了百灵潭,后在潭主春妖管治下,百灵潭井然有序,百鬼群妖不断壮大,逐渐使百灵潭发展为中州大陆不可小觑的一股重要势力。

        北陆南疆则是百灵潭外头的世界,乃人间所在,齐灵子就曾去往人间,寻找转世历劫的哥哥齐真。人类在北陆南疆繁衍生息,王朝在此更迭不息,代代相传,神巫贯穿了北陆南疆的历史,是连结天龙与地龙的使者,天龙是天上的神明,地龙则是地上的君王。

        与这二者位于平行时空的,便是秋岁岁所来自的21世纪

        现代人类居住的时空。

        此番之所以会来到百灵潭,是因为秋岁岁在中秋那夜,无意踩到了时空缝隙,被强光吸入,掉入了时空隧道。

        她听到的缥缈歌声,其实正是从缝隙里传出的百鬼群欢之景,当卷入了时空隧道后,她回到了百灵潭中秋节的早晨,从春妖的浴池里破水而出。

        这个周而复始的中秋,就从这个早晨,这一刻,正式启动。

        而原因,除了秋岁岁无意撞到的时空缝隙外,还得从春妖这边说起。

        中州大陆上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巫师,她心爱的男子被她错手害死,得知真相后她痛不欲生,决心复活自己的爱人,但这样做是逆天而为,即使她有翻江倒海的本事也难以实现。

        于是她开始修炼一种阵法,能使时空逆转,回到当下,改变她与心爱之人的命运,但启动这种阵法还需一物,那便是

        春妖的昆仑镜。

        所以这个巫师抱着爱人的尸体,不惜从大漠千里迢迢赶到百灵潭,想找春妖借昆仑镜一用。

        春妖听她说明来意后,虽对她的故事唏嘘不已,却委婉表示,无法借出昆仑镜。

        逝者不可生,天道不可逆,世间虽也有过重生之事,但那些多是气数未绝,本不该亡的,而巫师的爱人,生命线早已消亡,是命中注定会有的一劫。

        巫师此行乃篡改命格之举,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若硬要逆天而行,施阵者很有可能会受到阵法反噬,性命不保。

        春妖说,他若借出昆仑镜,就是在害她,等于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惜,道理那位巫师全都明白,却抱着爱人的尸体,早已疯魔,只想不管不顾地逆天而行一次,付出任何代价也心甘情愿。

        她打不过春妖,抢不来昆仑镜,便与春妖立下一赌。

        她设下一个结界,冰封了百灵潭的潭面,若春妖能在中秋月圆之前破了结界,消融潭面,她就不再纠缠他,放下执念,不再去想那逆天而行之事。

        若春妖无法于中秋月圆前破除结界,那么就算输了,得答应她,借出昆仑镜。

        春妖思忖再三后,为平却巫师心头执念,终是应允了。

        赌约即刻开始。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巫师布下与百灵潭相关的十二生肖之术,春妖只有在中秋月圆前找出这十二生肖分别对应之物,才能破解结界,消融潭面,赢得赌局。

        但当时的春妖绝想不到,就是这场赌局,将他与秋岁岁困在了中秋这一天。

        何等巧合之事,就在这边巫师布好结界,那边秋岁岁便撞上了时空缝隙,掉进了百灵潭。

        两相即刻起了反应,风云变色,巫师的结界与时空缝隙搅在了一起,造成了一种无可挽回的时空漏洞

        春妖与秋岁岁困在了中秋这一天,从朝到夕,过完一次便重头再来一次,他们又会被拉回浴池里的场景,如此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春妖想了无数法子也无法冲出这一天,这已非常理可以解释,要破这荒谬之句,他想,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在月圆之前,找出十二生肖对应之物,破了巫师的结界,那么因结界与时空缝隙,所导致的时空漏洞也就不攻自破了。

        在秋岁岁这一次跃池而出时,春妖其实已与她打过百来回照面,两人还一起去找那十二生肖对应之物,已找到了寅虎、卯兔、辰龙、巳蛇这四样,只差剩下八样了。

        但秋岁岁的记忆却在每天过后都要重新“洗盘”,第二天依旧是中秋,她依旧从浴池里钻出来,懵懂如初,在日复一日间,从头听春妖解释一遍,重新开始。

        他们在一起不知看了多少个中秋月,用秋岁岁的话来说,那就是“革命友谊”深厚,只可惜,秋岁岁永远只拥有一个朝夕的记忆。

        朝夕过后,忘却从头。

        三)

        摊开手心,四件闪着荧光的物件缓缓升起,浮于半空。

        一面赶路,春妖一面向秋岁岁展示了他们已经寻得的四样对应之物。

        寅虎、卯兔、辰龙、巳蛇。

        一瓣桃花、一枚铃铛、一块玉佩、一片蛇鳞。

        风雪中,春妖蓝裳墨发,头上的幽冥额环闪闪发光,照着他绝美的面容,在冰雪的映衬下,他一眨眼一启唇,都是一段无双风华。

        他背着秋岁岁,好听的声音淡淡响起,开始解释起这四样东西是如何找到的。

        说来秋岁岁的功劳不小,她熟读了百灵潭的每一个故事,对那些出场过的百鬼群妖如数家珍,几乎是扫了一遍就兴奋地指出其中几个。

        寅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虎斑修,那个深爱着圣女夭夭,带着夭夭的化身噬梦精沅梦,在人间东躲西藏,痴痴陪伴沅梦几百年的守护者;

        卯兔,这定少不了那只最后为了女鬼素欢,折去所有修为,放弃成仙,打回原形的兔精雪鸣;

        辰龙,不用说了,必是那个害得花仙白兰诞下龙蛋的南海龙太子敖辰,龙蛋抛在百灵潭中,还成为了当时乌裳与孔澜争夺百鸟之王的考验;

        巳蛇,看到这个,秋岁岁怔了怔,心头有些发酸,她垂下眼睫,难过地叹息着,还能是谁呢,一定是跟着假面去了海中岛,在仙人墓里盘旋于棺木上,随海水沉下,守护着假面和叶禾,再也没有回来的的蛇女浮衣。

        锁定好目标后,于是他们动身前去寻找。

        他们先在湖畔找到了一人一虎和一鹏,沅梦骑着白虎,后头的金不弃依旧紧跟不舍,手里还捧着一盒月饼,昔日孤傲的大金鹏鸟,此刻可怜兮兮得就像个孩子。

        “夭夭,今日中秋,万家团圆的日子,你……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他是来通知沅梦参加中秋夜宴的,孔澜把他们三人的请柬都交到了他手上,他却坏心眼地把白虎斑修的藏了起来,最后被沅梦发现了,生起气来不肯搭理他。

        等到金不弃好说歹说把沅梦拉到一边去谈谈时,白虎化出了人形,雪衣赤足,长发及地,靠着湖畔大树,轻轻把玩着一瓣桃花。

        他看向一旁拉扯不休的两人,失笑摇头,指腹却轻抚着桃瓣,一寸一温柔。

        便在这时,春妖携秋岁岁现身,感应之下,在白虎斑修惊异的目光中,向他开口要去了那瓣桃花。

        来不及解释那么多,春妖只说有急用,斑修将桃花给了他后,就地一滚,又化作了白虎模样,向沅梦奔去。

        拿到桃花的春妖与秋岁岁定睛一看,神色大喜,果然

        桃瓣鲜艳,闪着荧光摊在春妖手心,隐隐浮现出了“寅虎”二字。

        十二生肖中第一样对应之物,就此寻到!

        接下来便是卯兔,春妖携秋岁岁去往人间寻找雪鸣,此中却费了番周折。

        当年雪鸣被打回原形,伴在救活过来的素欢身旁,一年又一年,凡人总有生老病死,在漫长岁月中,素欢早已经历几世轮回,雪鸣便不离不弃,放弃修仙,一直白兔之形陪伴在素欢的转世身旁。

        春妖与秋岁岁先去了趟地府,翻看生死簿寻找素欢转世之所在。

        地府阴寒,秋岁岁紧紧拉着春妖的袖子,害怕又兴奋,春妖走了几步不便,索性回头牵住秋岁岁的手,长眉一挑:“跟紧了,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沉浸在幸福中的秋岁岁眨了眨眼,胸口小鹿乱撞,还来不及感受潭主大人手心传递的温暖,时间却已经不够用了,倏忽一阵强光,他们又被拉回了浴池里的场景,再次回到中秋节的早晨。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拼命地和时间赛跑,每天完成一点进度,春妖极强的耐心都有些抗受不住了,尤其是他必须一次次在沐浴时被秋岁岁看光,看到最后他几近麻木,已经能十分淡定地上岸穿衣,开始那套重复了无数遍的话:“别唤,这里是百灵潭,吾乃……”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中秋节的早晨,他要去焚香沐浴!

        终于,在过了十几个中秋后,他们总算查出了雪鸣所在,拿到了挂在他白兔身体上的一枚铃铛

        精致小巧的银铃,在春妖指尖轻悬,隐隐浮现出“卯兔”二字。

        十二生肖中第二样对应之物,到手!

        离开时,春妖对化出人形的雪鸣道,百灵潭众人都十分挂念他,若是可以,他不妨回去参加百灵潭的中秋夜宴。

        雪鸣默了默,许久方低声道:“她这一世是个孤女,独自守着花圃,若我走了,她就要一个人过中秋了,孤零零的,岂不可怜?”

        道别雪鸣后,春妖与秋岁岁马不停蹄,离开北陆南疆,又赶往了南海,向南海龙太子敖辰要来了一块玉佩,十二生肖中的辰龙也到手了。

        敖辰还赠了春妖两颗海珠,让他和秋岁岁能含着海珠,畅通无阻地潜入海底,找寻海中岛上的浮衣。

        打开墓门,唤醒沉睡了多年的浮衣后,浮衣幻出人形,看着记忆里的潭主春妖,揉了揉眼,只觉恍如隔世。

        她扑通一声跪下,更咽了声音:“浮衣拜见潭主。”

        四)

        拿到四样对应之物后,寻找陷入了僵局。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春妖按照这些属相找了百灵潭各种妖怪,鼠精、犬妖、牛头马面……却都没能有所感应,他与秋岁岁在一处凉亭小坐歇息,按了按额角,有些疲惫。

        还是秋岁岁咬着唇,冥思苦想下茅塞顿开,拿起纸和笔,开始写写画画。

        她是艺术生,擅长音乐和美术,平时又看了不少怪力乱神的书,对那些上古传说尤为感兴趣。

        不一会儿,她就画出了传说中四大凶兽的原形,虽拿不惯毛笔,但毕竟功底扎实,也画得惟妙惟肖。

        混沌、饕餮、穷奇、梼杌。

        传说中混沌生四翅,擅歌舞,形象如同巨大的狗;

        而饕餮则是人头羊身,腋下生有眼睛,极其贪吃;

        穷奇是生有翅膀的大虎,梼杌则长有野猪獠牙。

        寅虎已寻到,这样一比照,其余三位凶兽,极有可能对应的是戌狗、未羊、亥猪。

        春妖看着秋岁岁画出的图像,眼前亦是一亮,望向秋岁岁的目光里不由多了几分赞赏。

        秋岁岁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一路上她其实一直觉得自己很没用,一介凡夫俗子,帮不上春妖什么忙,还得要潭主处处照顾她,如今能尽点绵薄之力,她心中也很是欢喜。

        拿着画像,他们这便动身,前往西昆仑,寻找守在冰棺旁的混沌。

        历经重重险阻后,他们总算抵达了混沌的冰洞,那里和薛连、千夜上次来的情况一样,依旧有一面冰墙,隔绝了一切声音。

        只有动人的乐声,才能融化这面冰墙。

        春妖不慌不忙地拿出自妙音真君那借的古埙,谁知这次却吹了许久,半点声音也没能发出。

        春妖的眸光渐渐冷了下去,他明白了,同样的乐声也许只能融化冰墙一次,上回薛连已经用了这古埙,所以这回他再用就无法奏效了。

        没有声音,无论怎样还是没有声音,春妖一拂袖,绝望地将古埙摔在了地上。

        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好不容易进了冰洞,混沌近在咫尺,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

        春妖闭上了眼眸,头上的额环因不宁的心绪闪着幽蓝的光芒,颓然垂下的双手几不可察地一点点捏紧。

        就在这时,她旁边的秋岁岁咬咬牙,上前一步,开始放声歌唱。

        尽管一点声音也没发出,她仍然唱得那样激情澎湃,脸上洋溢着笑容,像是对着的不是一面冰冷的墙,而是坐满整个演奏厅听她唱歌的观众。

        春妖看着秋岁岁的举动,怔了怔,忽然想起,她曾对他说过,她最大的爱好便是写歌唱歌,但因为她患有脸盲之症,记不清别人的脸,登台时闹出过许多笑话,还把教她的老师不小心摔了出去,被学校记了处分,从此以后她就不敢再登台唱歌了,对自己也愈发没有自信,久而久之,只有独自一人时才会轻轻开口,自己唱歌给自己听。

        她帮春妖写过歌,但当春妖想听听时,她却低着头,怎么也开不了口,唱不出来。

        她始终过不了自己心头的一关。

        其实没有人知道,一个脸盲症患者有多么悲哀,她记不清人脸,没有朋友,父亲又常年在外,她长到这么大,细细想想,竟然从没记住过一张脸

        多可怕,世界对她而言是模糊的,是混沌的,是没有温情的。

        直到她破水而出的那一刻,撞上了一双清冷的眼眸,一道幽蓝的额环。

        真正的春妖,和她心中所幻想过无数遍的模样,奇异地对上了。

        蓝裳、墨发、额环……这些都成了她的记忆点,她于一片模糊中,渐渐明晰了他的存在,熟悉了他的模样,甚至开始记住他的脸。

        当他牵起她的手,走过地府;当他背起她,穿过风雪。

        她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他的存在,触摸到他的模样,虽然每天的记忆会清盘,但有些东西始终盘旋在她脑海,挥之不去。

        他曾经是她在现实世界的精神寄托,而现在,他更是打破她脸盲魔咒的第一人。

        多神奇,她竟然能记住他的模样,记到刻骨铭心。

        她在这世上终于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一片混沌中,她至少能记住一张脸。

        “檐下燕,旧时黄泥屋

        陌上花,夜来春风误

        千盏灯,彻夜通明照亮玲珑心思

        来年已是殊途陌路

        ……”

        秋岁岁一遍遍地唱着,唱着自己为春妖写的歌,唱到不知疲倦,唱到脸色发白,唱到几近虚脱。

        “不要唱了,听见没有?再这样唱下去,冰墙不会融化,可你会唱哑的!”

        春妖接住身子软下的秋岁岁,以传音入密在她耳边急声道,秋岁岁却充耳不闻,依旧直勾勾地望着冰墙,锲而不舍地唱着。

        春妖抱着她,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望向仍旧纹丝不动的冰墙,素来清冷的眸中竟闪过一丝杀气,恨不能揪出那混沌来算账!

        却就在这时,几缕冰屑飒飒而下,春妖霍然抬头,只见冰墙几不可察地在轻微晃动着,那丝略带嘶哑的歌声也缥缈响起,饱含着无限真情实意。

        “篱下菊,秋来见悠然

        座上客,轻吟桃花扇

        笑红尘,忘却前事再回首已三春去

        空等待,不见君心不踏归路

        ……”

        春妖终于听见了,听见了秋岁岁为他而写的歌,每一句歌词都有血有肉,每一道旋律都情真意切,他在歌声中仿佛触到了她的一颗心,一颗被当作异类而难过寂寞,一颗无奈却依旧对未来充满憧憬,一颗……爱着他的心。

        轰隆一声,冰墙坍塌,露出了里面的一具冰棺,以及守在冰棺旁的年轻男子。

        那个别有深意的声音在冰洞里缓缓响起:

        “能把我这冰墙唱化的凡人,你还是第一个。”

        五)

        寅虎,卯兔,辰龙,巳蛇,未羊,戌狗,亥猪。

        拿到混沌的一支短笛后,他又告知了春妖与秋岁岁梼杌的下落,让他们顺利取到了梼杌的一颗钢珠,解决最棘手的两位后,剩下的饕餮千夜自然不是问题了,回到百灵潭,春妖轻而易举地便得到了千夜的一壶美酒——当然,是以一桌美食交换而来的。

        如今十二生肖中就只剩下最后五样了,期间日子又过去了数十个中秋。

        这一次秋岁岁再次跃池而出时,春妖连解释都不想解释了,凌空披上衣裳,湿发一甩,直接拉起池中的秋岁岁,不由分说地卷过她向外掠去。

        “快跟我走,我知道丑牛、午马和酉鸡分别是什么了!”

        按照秋岁岁之前猜中的那三个,春妖根据形貌相关之原理,苦苦思索中,终于灵光一闪,想到了三个人

        地藏王座下的独角兽谛听,真身为白鹿的神巫珠澜,北伏天的青鸾帝君青羽农。

        他们一者原形酷似牛,一者与马系同源,一者为鸟禽类至尊,若没推算错,丑牛、午马与酉鸡应当就是指他们了。

        果然,在天上的元芜殿里,春妖找到了正和齐灵在下棋的谛听,他和秋岁岁还没走近,就隐约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你怎么又悔棋?枉你还是地藏座下,坐地听八百,卧耳听三千的神兽谛听……”齐灵按住棋盘,方寸不让,喋喋不休着,他对面的谛听只扫了他一眼,面不改色,言简意赅地吐出三个字:

        “三千年。”

        齐灵立刻撒了手,所有牢骚戛然而止,闭紧着嘴巴,泪眼汪汪地看着对面的谛听泰然自若地收回棋子,光明正大地又悔了一次棋。

        于是,上天入地除了输给过哥哥的齐灵,在元芜殿中,第一次输给了外人,还是平日几乎没下过棋的谛听。

        “你别……说出去啊。”齐灵委屈别扭地小声开口,这要说出去了,他妙棋灵君的封号往哪搁啊。

        “看心情。”谛听一边收拾棋子,一边轻描淡写道。

        一旁听墙根的秋岁岁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肩头打颤,春妖堵嘴都没堵得赢。

        两道目光刷刷射来,春妖弹了弹衣袖,无奈现身,一声叹息:“齐灵子,你那点破事我真没想听,我此番来找你,哦不,来找谛听尊者,是想取一物……”

        好说歹说,承诺种种,又挨了齐灵无数道白眼后,春妖与秋岁岁总算拿到了第八样对应之物

        一颗棋子,一颗齐灵曾送给谛听的棋子,丑牛到手!

        接下来就是酉鸡和午马,春妖所料果真不错,在又过去的十几个中秋里,他们先去北伏天,拿到了青鸾帝君青羽农的一片羽毛,又在神巫殿找到了神巫珠澜,取到了第十样对应之物

        一面铜镜,一面珠澜没狠下心来丢掉的铜镜。

        “这是那负心人送的,他曾亲手剥下我的鹿皮,我却还留着他送的铜镜这么些年……罢了,你们拿去吧。”

        回百灵潭的路上,秋岁岁谈到神巫珠澜,感慨万分,未了,她像想起什么,伸手按在自己脖颈处,触到贴身带的那条银链,喃喃道:“还差子鼠与申猴,说来我养的贝利就是一只小白鼠……”

        她没有朋友,便养了只小白鼠,朝夕以对,还按它的样子打造了一根银链,随身带着。

        当取出那根银链,看到上面隐隐浮现的“子鼠”二字时,秋岁岁欣喜若狂,春妖更是恍然大悟:“早该想到的,你闯入百灵潭时那结界刚好布下,理应也波及到了你,难怪我总能感应到什么,明明就在身边,却寻遍整个百灵潭也找不到……”

        六)

        中秋夜宴,烟花满天,百鬼群欢。

        猝不及防被摔出去时,孔澜漂亮的一身被摔个灰头土脸,手里的盘子亦应声而碎。

        整个百灵潭默了一默。

        始作俑者秋岁岁尴尬回头,还保持着过肩摔的姿势,她环视了下众妖,一点点堆起僵硬的笑容。

        孔澜委屈爬起,哭丧着脸:“岁岁姑娘,那个,我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吃月饼?”

        满场笑声四起,在秋岁岁忙不迭的解释中,孔澜也自认倒霉地笑着摇了摇头,笑声飞过潭面,飞过夜空,将整个百灵潭笼罩在了祥和欢乐的气氛里。

        远处吃得正欢的小山闻声抬头,抓起铜锤,胳膊推了推旁边的孔七,小声道:“公公好像有麻烦呢,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孔七微眯了双眸,心情大好的模样,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那边后,凑近小山,俊秀的脸庞勾了勾嘴角,明知故问道:“谁是公公?”

        小山饶是一向以粗人自居,此刻也被这暧昧的气氛搞得红了脸,她羞涩得不敢看孔七,只嘴里小声着:“咱们都订婚了,我不应该叫公公吗?”

        同坐一桌的碧丞夸张地抖了抖鸡皮疙瘩,一把搂住为他夹菜的茧儿,拍着桌子,和其他人一起笑闹着表示,这对小夫妻腻死人了,他们要换桌,换桌!

        而秋岁岁那边,在她第十三次认错薛连与乌裳后,两位的相公不乐意了,分别拉过自家媳妇,对不停道歉的秋岁岁玩笑道:

        “认错她们不要紧,可别认错她们的相公就是!”

        齐灵乐滋滋地在一边看热闹,抓着一串葡萄咬了一颗,津津有味地嚼着:“这也能认错,真是。”

        一身紫袍的谛听如幽灵般飘出,在他耳边幽幽道:“我不也认错了你三千年?”

        齐灵怪叫一声,从椅子上跌了下来,摔了一屁股。

        整个百灵潭笑声此起彼伏,酒君东篱酿的美酒更是一等一的妙,觥筹交错,痛快畅饮间,有人以竹筷击碗,对月唱起了歌谣

        “月儿弯弯照九洲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流落在街头

        月弯弯声声慢

        月弯弯故人远

        ……”

        春妖踏莲站在半空,风吹蓝裳,看着这一幕,清冷的眸光也不禁柔和起来,在月下微扬了唇角。

        他和秋岁岁这次回到百灵潭,恰巧赶上这中秋夜宴,如今只差最后一样申猴,他心头轻松不少,也不再拉着秋岁岁急匆匆地去找了,而是享受这片刻欢愉。

        但春妖不知道,接下来,这场中秋夜宴他参加了无数次。

        因为,他和秋岁岁始终没有找到申猴。

        潭面依旧冰冻着,结界依旧无法解开,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他们,被彻底困在了中秋这一天。

        七)

        一根银链、一颗棋子、一瓣桃花、一枚铃铛、一块玉佩、一片蛇鳞、一面铜镜、一壶美酒、一片羽毛、一支短笛、一颗钢珠。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酉鸡、戌狗、亥猪。

        这十一样对应之物都已找到,只差最后的申猴了,申猴究竟在哪里?

        远离喧嚣,隔绝热闹,春妖在又一次徒劳无功的中秋夜宴中,拂袖踏莲,携风而去,独自坐于寂寂无人的一角,望了望冰封的潭面,又扬首望向头顶明月,闭上眼,头一回生出了深深的疲倦与绝望。

        找来的秋岁岁看着潭边那道背影,一时也不知该不该上前了,她深知他所有的痛苦与无力,从来无所不能的百灵潭之主,如今被困在中秋这一天,不得自由,挣扎其中,这该是怎样的折磨呀。

        她可以记忆清盘,每天重来,恍若新生,但他却要一直带着所有记忆,睁开眼又是同一天,又要说同样的一遍话,又要经历同样的一些事,这种无望几乎会将人逼疯。

        深吸口气,秋岁岁坐到了春妖旁边,握住他的手,露出笑脸安慰道:“如果一直这样也不错,至少我们还有彼此,我说过,以前画过你的像,想着如果一辈子嫁不出去,就守着画像独自过活,当作你是我的夫君,如今多好啊,我不仅记住了你的脸,还能真真切切地触碰到你,你知道的,我那些话……都是真心的。”

        鼓足勇气的话语中,秋岁岁心跳如雷,春妖望了她一眼,眸光深深。

        再过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又要回到中秋节的早晨,回到那个初见的浴池。

        “抱歉,”凉凉风声中,春妖终是轻轻开口,头上的幽冥额环闪着蓝光,他欲言又止:“你是个好姑娘,我知道你对我有情有义,但抱歉,我无法做你的……夫君。”

        月华倾洒,风中吹来木叶的清香,秋岁岁与春妖四目相接,看了许久许久,久到眼中都泛起泪光,她执著地辨认着春妖面庞的每一丝每一寸,像是要将他的模样牢牢地刻在心底,一辈子都不忘却。

        她眸中晶莹,与春妖挨得很近,鼻息以对,呢喃着:“我明白,我都明白的……但能不能,能不能假装一下,抱抱我,度过最后的时光。”

        她知道他的故事,他有深爱之人,只可惜却求而不得。

        因为他深爱的人,是自己的影子,那个因在寒露时节被他化出人形,而取名寒生的女子。

        她在天上陪了他许多年,在他还是仙人的时候,让他不再寂寞,不再是自斟自饮,自说自话,自己和自己下棋。

        谁也无法取代寒生在他心中的地位,就像谁也无法取代他在她心中的地位。

        他们在一起不知看了多少个中秋月,虽然记忆每天都要重新洗盘,但她脑海中却深深刻上了他的身影,她一次次爱上他,却只能爱一个朝夕,天亮之后,又是一段从头开始的相遇相伴。

        他打破她的脸盲魔咒,让她的世界里多了一丝色彩,多了一道光芒。

        纵然只能记住一张脸,纵然只能爱一个朝夕,只要在他身边,她就心满意足,无怨无悔了。

        依偎在春妖怀中,秋岁岁忽然哼起歌来,她望着冰封的潭面,眸中波光闪烁,嘴角却噙着笑,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她要帮春妖脱身,帮他破解中秋之困。

        她要……自尽。

        是时空缝隙和巫师的结界导致了如今的局面,他们一直在从结界这边下手,想着破解结界就能让这段时空漏洞不攻自破了,却从来没有想过,能从另一个因素入手。

        那就是误闯入百灵潭的秋岁岁自己。

        如果她消失了,造成时空漏洞的因素是否就会残缺?这段周而复始的朝夕是否就会崩塌?这场中秋之局是否就会不攻而破?

        其实这个想法很早就有了,但她一直没说,私心里她不想死,更不想离开春妖,但周转至今,她不忍心再看着春妖痛苦下去了,她不想让他再困在中秋这一天,不得解脱。

        为了春妖的自由,她宁愿……牺牲自己。

        “我明白,我都明白的……但能不能,能不能假装一下,抱抱我,度过最后的时光。”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有第二天的天亮了。

        她只想依偎在他怀里,看完最后一轮秋月,将他的模样与怀抱的温暖铭刻于心。

        早就准备好的匕首从袖中悄悄滑出,夜风吹过秋岁岁的头发,拂去她眼角的一滴泪。

        她想,能在心爱的人怀里死去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吧。

        也许,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注定让她有这场经历,让她遇见他,打破脸盲的魔咒,不再孤单一人。

        即使她不记得全天下人的脸,但她始终会记得他的脸,记得清清楚楚,刻骨铭心……

        匕首寒光一闪,刺入腹部,悄无声息地没至了顶端。

        秋岁岁咬紧唇,将胸腔翻涌上来的一口鲜血生生咽下,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打破这梦一般的美好场景。

        春妖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还在望向明月,兀自说着:“你为我写的那首歌我都已经会唱了,却有一句歌词太伤感……”

        说着,春妖破天荒地哼了起来:“千盏灯,彻夜通明照亮玲珑心思,来年已是殊途陌路……”

        殊途陌路,委实伤感,像是天近晓,一切就都要埋葬在百灵潭水深处,烟消云散。

        见秋岁岁久久没有反应,春妖猛地觉察过来,低头间,只对上秋岁岁涣散的眸光,与一抹苍白虚弱的笑容。

        “这样,这样你就能解脱了……”

        望着春妖震惊的模样,秋岁岁伸出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泪水滑过眼角,她颤抖着身子,声音缥缈,说了最后一句话。

        “多好,你答应抱我,让我能够死在你怀里……”

        最后一个字节还未落下,那只苍白纤细的手便倏然垂下,伴随着春妖一声凄厉的“不!”,一道荧光猛然亮起

        从秋岁岁胸口飘出一团柔和的光晕,她魂魄离体,死在了这一天的中秋月圆时分!

        却是申猴归位,风云变色,天地间飞沙走石,冰封的潭面喀嚓一声,顷刻多了一道蜿蜒开去的裂缝。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生肖对应之物终于聚集

        一根银链、一颗棋子、一瓣桃花、一枚铃铛、一块玉佩、一片蛇鳞、一面铜镜、一壶美酒、一片羽毛、一支短笛、一颗钢珠。

        和最后秋岁岁的一抹离魂!

        申猴,申猴的对应之物正是她的魂魄,因为她今年二十有一,正属申猴!

        苦苦思索,寻寻觅觅间,她和春妖都没有想到,这最后的申猴竟然就是她自己!

        十二生肖之术彻底破解,潭面寒冰瞬间消融,结界终于被打破

        狂风卷起,电闪雷鸣,一片昏天暗地中,十二件对应之物纷纷消去了各自的印记,向四面八方飞去,回到原本的归属者手中。

        而秋岁岁的魂魄也在大风中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所有的记忆都想起来了,她身子高高荡起,被天地间的一阵强光吸住,马上就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结束这场中秋之旅了!

        电闪雷鸣中,她拼命地伸出手,春妖也拂袖飞上前,却被一波波强光阻了回来,他怎样也无法靠近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光圈中,留下满脸是泪,耗尽全部力气的最后一声:

        “我不会忘记你的,永远也不会……”

        八)

        “我用一辈子,记住一张脸,中秋月,百鬼唱,可长歌可醉饮,唯不可离去,年年岁岁,万物莘莘,说出口的不过一纸牵挂……”

        自从节目在电视上播出后,音乐学院大三在读学生秋岁岁一炮而红,她自己原创的这首《岁岁秋上月》也成为了音乐榜上的热曲,许多媒体采访时都喜欢问她:“你在节目上说的那个地方和那个人是真的吗?那个人现在在在哪里?”

        秋岁岁穿着白t棉裙,束着简单的马尾,即使被闪光灯包围,清秀的脸庞也依旧笑得恬淡,她对着齐齐伸过来的话筒,缓缓开口,声音虽轻却让在场每一个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说:“那个人,在我心里。”

        望向虚空,她仿佛又看见那身蓝裳踏莲而来,在风中衣袂飞扬,清冷的眸光亦含了笑意。

        “至于那个地方,也许当你某一天,途经某条小巷,听到一阵歌声,睁开眼,你就会发现你已经置身于那。”

        只是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