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灵潭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之东篱

第八章 之东篱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耳边是东篱清朗的声音,诗句伴着雪花飞过湖面,小船摇摇晃晃的,不知载着谁的梦,漂向了远方。

        ——《百灵潭·东篱》

        一)

        夜凉如水,月朗风清。

        酒,是一等一的酒,浓郁甘美,唇齿留香。

        年轻人一袭枫叶红,潇洒中又带些无赖,倚在树下,即使抱着酒坛,喝得醉眼朦胧,也不像个烂酒鬼,反倒平添了几分清越洒脱。

        但下一瞬,一声冲天惨呼就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酒,我的酒,我才埋了两个月的春日晖!”

        手中灯盏坠地,宁双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树下一片狼藉,泥土凌乱,当日埋酒的地方早已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堆七零八落的酒坛。

        宁双风一样地掠至年轻人身边,从他怀中一把抢过酒坛,低头一看,却是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千辛万苦酿成的春日晖竟是一滴也未剩!

        罪魁祸首显然毫无自知,主人家来了也不慌,只一拂衣袖,嘴中咂咂有味,摇头晃脑地吟道:“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这番恬不知耻的爱酒论还未完,宁双已气得浑身发抖,操起手中的酒坛恨恨砸去。

        “小贼,你还我酒来”

        酒坛应声而碎,偷酒贼却只翻了个身,轻巧避过,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对着宁双拱手一笑。

        “新丰主人新酒熟,旧客还归旧堂宿。在下东篱,姑娘家的酒甚合我意,不知还有无?”

        话中虽还带着几分醉意,眼眸却是又清又亮,望得宁双一愣,待她反应过来这偷酒贼说了些什么时,手已经忍不住抓起地上的酒坛向他砸去,一声怒吼划破夜空:

        “无耻之徒,赔我酒来!”

        东篱与宁双的初遇就这样上演,在这个鸡飞狗跳的夜晚,不温柔不美好,日后回想起来,两人却都馋得很,因为如何也忘不了那夜树下萦绕的酒香,丝丝缕缕混着春日的气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宁家本是北陆鼎鼎大名的酿酒世家,几年前却不知为何家道中落,在乱世里苦苦求生,风卷残叶,几番挣扎下,偌大的宁家只剩了宁双一人。

        半年前,她辗转来到川城,独自住在了城郊的小院,潜心酿酒,每月给城里各大酒坊茶楼送一回。

        她酿的春日晖尤其受欢迎,风流别致的韵味中,宁家的手艺被传承得淋漓尽致,叫人回味无穷。

        埋在树下的这批春日晖是早两个月前就酿好的,宁双格外用心,并不急着卖出,而是准备等到来年春日再开封,却没想到从天而降一个偷酒贼,好好的美酒被莫名出现的东篱彻底毁了!

        可恨这东篱看起来明明是个翩翩公子,身上却搜不出一文钱,宁双气不打一处来,举着扫把抵在东篱胸前,恶狠狠地道:

        “没有钱,就拿人来赔!”

        东篱听了也不急,只嬉皮笑脸地问道:“老板娘能包酒吗?”

        宁双一声呸:“你在我这打长工,以身抵债,还想喝酒?”

        二)

        宁双再次给酒楼送酒的时候,身边多了一袭枫叶红,有人问起,她为免麻烦,惹来闲言闲语,就随口道:“我家乡来的远方表侄。”

        话一出口,宁双就恨不能咬掉舌头,她本想说表弟的,却一时口误,刚要改口,一旁的东篱却抢先一步,上前握住她的手,笑得光风霁月:“是啊,我双姑最疼我了。”

        宁双立下回头瞪了东篱一眼,东篱却目不斜视,笑得愈加灿烂。

        说是打长工,宁双觉得自己更像好吃好喝的在养亲侄子,东篱除了走街上衣冠禽兽,哦不,是衣冠楚楚的招摇些,蒙蔽蒙蔽川城无知妇孺外,真不知还有什么用!

        他还自命风雅,老喜欢念些酸不溜秋的诗,成天不是对月:“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就是望天:“醉卧不知白日暮,有时空望孤云高。”

        再或者掸掸衣袖,作出一副昨日之日不可追之状:“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宁双上来就一扫帚飞去,咬牙切齿:“酒窖清理了没?衣服洗了没?饭做了没?”

        狮吼功震得东篱堵住耳朵,一跃三尺后,脸上却依旧笑嘻嘻:“好酒好诗,几多逍遥,双姑你太不解风情了,须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般下去小心嫁不……”

        话还未完,另一把扫帚已经携风飞来,东篱闪身一避,眉眼嬉笑着拂袖开溜。还不忘遥遥冲宁双喊一句:“我去清理酒窖了!”

        宁双紧追几步:“呸,又偷喝我的酒去了!不要脸的小贼!”

        如此日复一日的嬉笑怒骂间,虽然东篱的酒钱还是没能赔上,但他洋洋自得,丝毫不以为耻,反倒说自己是宁双的贵人,双姑不仅不能使唤他,还得好好供着他。

        这无耻言论自然逃不了宁双的一顿扫帚,但仔细一想,也不无道理。

        自从东篱来后,宁双酿出的酒就分外甘醇,本就超群的技艺仿佛一夜之间更上了一个台阶,赢得了无数主顾的交口称赞。

        宁双嘴上不说,但夜深人静时,她会对镜细细审视自己的一双手,想着想着,脸上便会不觉浮现出笑容……

        连压在心底的仇恨一时间都淡去不少。

        也许,不是什么技艺的突飞猛进,只是心境的一点点变化,因东篱的到来,曾经死寂的院落有了生气,有了生气的地方酿出的酒自然不一样了。

        酒通人性,一双充满凄苦怨恨的手,如何能酿出美好醉人的酒?

        当日故作凶狠留下东篱,究竟是因为心疼酒钱,还是只不过因为自己孑然一人,寂寞了太久?

        抬眸望向镜中,宁双有些失神,正胡思乱想时,颈间忽然传来一阵灼热感,叫她心头大悸,猛地回过神来,按住心口。

        似乎是感应到她的松懈,那里一波又一波地袭来灼人的炙热,无情地提醒着她,不能忘,不能忘……

        大口喘着气,宁双痛苦不已,她咬着牙撑在梳妆台前,不知过了多久,那直逼人心的痛楚终于平息了。

        擦去额上的细汗,宁双缓缓抬起头,苍白了一张脸,望向镜中的眉眼却蓦然狠厉起来

        不能忘,绝不能忘!

        无边夜色中,有什么在窗外一闪而过,风过无痕,只留下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

        三)

        去给蔡侯爷送酒的路上,宁双又问起了东篱的来历,东篱依旧是折扇一打,笑得狡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宁双一个白眼,伸手作势就要去撕他的折扇,东篱却轻巧避过,衣袍翻飞间好不得意。

        先前宁双就问过东篱来川城做什么,东篱只说是家中老大丢失了一物,差他出来寻,再具体的就怎么也问不出了。

        宁双气得直拿扫把追他:“记住了,你可是卖身给我了!卖身卖身,懂不懂什么叫卖身?”

        如今老话重提,东篱却冲宁双眨眨眼:“可双姑你也有秘密瞒着我呀,是不是?”

        宁双蓦地一愣,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东篱忙趁机跑远,飘逸的身影衣袂飞扬,那抹鲜艳的枫叶红刺得宁双心头一跳。

        今夜是川城蔡侯爷大寿,蔡府管家点名要宁双酿的春日晖做宴酒,这可是笔大买卖,宁双爽快应下,一大早就开始忙活。

        她本来怕东篱笨手笨脚坏事,不准他跟来送酒,可东篱却非得随她来蔡府凑一凑热闹,宁双拗不过他,只好作罢。

        进了蔡府,老管家收下货后,客气地要留宁双和东篱喝杯水酒,东篱也不推辞,道了声谢,与宁双跟着蔡府下人来到了最外圈的普通席上,眉开眼笑地坐了下去。

        宁双嘱咐他别乱走动,只老实埋头吃喝就是,她去同老管家结账。

        可这账一结就结了好久,宴席都开始了,烟花丝竹响个不停,宁双还是没回来,东篱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正准备起身去寻她时,府中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抓刺客!

        满堂顿惊,人人惶恐不安,一片混乱间,传来了更叫人震惊的消息

        破开房门的下人们悚然发现,迟迟未出来迎客的蔡侯爷竟是,竟是变成了一尊青铜像!

        消息一出,整个蔡府炸开了锅,先前还一派喜庆的气氛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惊慌。

        满堂骚乱中,东篱瞳孔骤缩,眸中几个变幻后,握紧折扇,离了席朝侍卫追踪的方向而去。

        搜捕声由远及近,火把通天,水下的宁双屏住呼吸,心跳如雷。

        她纤秀的身子藏在一池荷叶下,双手紧紧按住怀里的竹筒,极度的紧张中,一股按捺不住的快意却涌上心头。

        第四个,这是第四个,她终于又收了一个狗官的魂!

        今夜机会难得,不枉她等了这么久,在川城潜心酿酒半年,取得了所有人的信任,总算能接近仇人,报仇雪恨。

        方才潜在房里,她亲眼看着那狗官吓得目眦欲裂,身上溢出丝丝青气,眨眼间就化作了一尊雕像。

        青气飘进了她的竹筒里,合上盖子,轻轻摇一摇,就化成了幽绿的魂水。

        带着魂水,她悄无声息地跃出窗外,却因太过兴奋失了谨慎,发出声响被人发现,一路叫侍卫追到了这。

        远处搜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宁双在水下屏气凝神,心跳得越来越快……

        四)

        东篱回到小院时,已是半夜时分,宁双正在屋里沐浴,他一推开门,只见水雾缭绕,屏风后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折扇一打,东篱也不急着回避,反倒挑眉一笑:“双姑好雅兴,这常言道,花看水影,竹看月影,美人看帘影,隔着这屏风看双姑果然和平日很不一样,别有一番风流韵味……”

        “那你愿意天天看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东篱,叫他蓦地一愣,不料宁双豪放至此,他耍流氓不成竟反遭调戏。

        见东篱被噎住,宁双在里面哈哈大笑,笑过后,她似乎有些累了,声音低了下来:“小贼,我过几日要收拾行李离开川城,回老家酿酒,还缺个伙计……你跟不跟来?”

        酝酿许久的话到底是问出了,房中一时安静了下来,宁双咬紧唇,心口处灼热难耐,她强忍着不发出声来,只一心等待着东篱的回答。

        不知过了多久,在宁双以为桶里的水都要冷掉时,那边终于传来一声笑,清朗的声音无赖响起:“老板娘包酒吗?”

        仿佛冰雪消融,宁双紧绷的身子瞬间软了下来,雾气氤氲中,她靠在木桶上,捂住了眼睛,有什么夺眶而出,欢喜得她承受不住。

        在蔡府的荷花池中,搜寻的侍卫越来越近,正当她的心跳到嗓子眼,准备殊死一搏时,半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长笑,人影闪现间侍卫们齐齐掉头去追,她趁机而逃。

        这个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出一声怪笑救了她的家伙,除了东篱,她不作他想。

        虽然她还是不打算告诉他一切,但至少,她希望他再陪她一程

        她不再去追究他的来历与目的,他也别过问她的曾经与秘密,就这样,留七分正经以度生,留三分痴呆以防死。

        所幸,东篱是个有酒品,也有风度的小贼。

        宁双知道他本来是想来问个究竟的,可最后还是尊重了她的选择,掩门而出的那一刻,他们心照不宣。

        蔡侯爷的案子在川城闹得沸沸扬扬,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尊青铜像,人们私下议论纷纷,说蔡侯爷定是为恶多端,冲犯了神灵,被菩萨收去当座下弟子了。

        直到宁双同东篱坐上马车离开川城时,官府也没理出个头绪来,蔡侯爷和此前北陆出过的三位身居要职的大官一样,都离奇得化作了青铜像,这桩案子也和那三桩案子一样,成了北陆南疆不了了之的悬案一桩。

        马车上,东篱闲闲饮着酒,听着外面车夫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宁双说着蔡府的悬案,说到惊险处,他不由一笑,眼前却有些恍惚起来。

        他记得那夜在引开官兵时,他回首瞥了一眼,黑暗中一道身影恰跃出水面,水花四溅,月下他看得清清楚楚,那身影波光粼粼,在风中稍纵即逝——

        分明是一条鱼尾。

        五)

        深夜,万籁俱寂。

        荒废的宅院一片破败,残竹摇曳,树影斑驳,泥土里弥漫出醉人的酒香,丝丝缕缕飘荡在夜空,显露着这座老宅曾经的似锦繁华。

        东篱信步走过庭院,摇身一变,人已身在了酒窖中。

        这是宁家的一处密地,白日里他悄悄尾随宁双,见她在地下挖出了几坛好酒,面露喜色,藏进了这隐秘的酒窖中。

        闻着酒香像是春日晖,细细辨去,却又不似寻常滋味,沁人心脾的春日气息中隐隐混杂了一些说不出来的味道,叫躲在暗处的东篱不由皱眉。

        趁宁双睡下,东篱决定来宁家老宅一探究竟。

        酒坛排开一列,上面贴着显目的宁家红笺,东篱手握扇柄敲了敲坛身,略一思索后,掀开了红布。

        浓郁的酒香立刻扑鼻而来,东篱折扇一打,掩住口鼻,定睛一瞧,却是“咦”了一声。

        坛底一物闪闪发亮,纹理细腻,在暗室中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美丽而诡魅,气息混着酒香飘入空中,带着无尽蛊惑钻进人心底,叫人昏昏沉沉,仿若置身仙境,眼前琼楼玉宇,歌舞曼妙……

        东篱一个激灵,抬首间回过神来,赶紧挥袖拂去,满室酒香立下散去,眼前幻景也随之烟消云散。

        心念倏转间东篱已明白过来,凑近酒坛捞出那“罪魁祸首”,倒吸了口冷气

        竟是一大片鱼鳞!

        触手滑腻,魅香阵阵,非普通大小,而是整整大了几十倍的银白色鱼鳞!

        东篱神色一凛,扬手将其余酒坛一一掀开,果然,每坛春日晖中都多了这样一片鱼鳞,难怪那酒香不似寻常滋味。

        将酒窖恢复原样后,东篱深吸了口气,平复住心神,上下打量了酒窖一番,忽然眼前一亮,快步走入酒窖更深处,停在了一只巨大的酒鼎前,手握扇柄就是一敲。

        他一边敲着酒鼎,一边念念有词:“酒曲酒曲,快快出来,快快出来……”

        幽光大作间,白雾涌上,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自雾中现身,他像是强行被人从鼎里拖出来一样,拄着拐杖,踉踉跄跄地跌在了东篱面前。

        东篱收回扇柄,啧啧一叹:“这家的酒曲倒有些年头了!”他还没见过这么老的酒曲呢。

        那老头儿显然还未睡醒,打着呵欠哼哼道:“吵什么吵,哪来的龟孙子敢捉弄小老儿,打搅了小老儿的美梦,真是不知死活……”

        骂骂咧咧的话在看清眼前人是谁后,一下戛然而止,白发老头儿张大了嘴,看着满面笑容的东篱,好半天哎哟一声,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

        “小老儿拜见酒君,不知是酒君驾到,小老儿多有冒犯,还望酒君恕罪……”

        “好了好了。”东篱扶起老头儿,也不啰嗦,开门见山道:“本君今日召你出来是有一事相问。”

        拂袖转身,东篱扫了眼偌大的酒窖,清朗的声音一字一句响起:“我想知道,曾住在这里的酿酒世家宁氏是如何败落的?当年宁氏一族又究竟发生了何事?”

        六)

        当宁双半夜换好夜行衣,一切准备妥当后,出门时却被一袭枫叶红拦了下来。

        夜凉如水,桌上两壶美酒,头顶一轮明月,东篱脸上依旧挂着不羁的笑容。

        “双姑怎知今夜是赏月的好时候?快快坐下,我二人对饮一番,莫辜负了这良辰美景,花好月圆……”

        东篱兀自说着,宁双却一言不发,面罩下看不出是何神情,她走近东篱,却没打算坐下,而是深深看了他一眼,绕过他就要出门。

        “这是第五个了吧。”

        轻缈的叹息声忽然在宁双背后响起,她陡然转过身,只看见东篱收敛了笑意,眸光沉沉地望着她。

        是,是第五个……裴大将军回乡祭祖,现下就住在普华寺里,明日大典完后他就会携一家老小离开渝州,今夜是动手的绝佳机会,过了今夜不知又要等多久。

        宁双正是为此赶回老家的。

        “当年造成宁氏血案的七个人,双姑已经解决了四个,如今这裴大将军是其中官品最高最难下手的,平日难寻机会,若我此时叫双姑放下,解开腰间竹筒,双姑定是不甘心的。”

        东篱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刚刚出口,宁双便乍然变色,按向腰间,死死攫住东篱的眼眸。

        五年前,酿酒世家宁氏正是在北陆风光无二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偌大的家业说败就败了,而引来杀身之祸的源头不过是一道祖传的酿酒秘方。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知从哪传来的风声,说只要得到宁氏的秘方,就能酿出让人心想事成的美酒,求富者喝了财源滚滚,求权者喝了步步高升,求什么便能得什么。

        这本是夸大的无稽之谈,却没想到盛名之下,真引来了一帮豺狼之徒!

        这帮人是渝州结党营私的一群官吏,大大小小总共七人,他们费尽心机想弄到传说中的宁氏秘方,不择手段,软硬兼施,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抄了宁家,流放了宁氏一族,到底从宁双父亲手中逼出了秘方。

        当宁双的父亲同几位叔伯从牢狱里放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昔日繁华似锦的宁家一夕败落,但这还不是最终的结局。

        流放途中,宁家老小离奇死亡,他们这才发现食物里竟然有毒,那帮狗官竟是要彻底的杀人灭口!

        押送他们的官兵挖了一个大大的坑,把宁家人的尸体抛了进去,宁双恰巧没吃什么东西,却急中生智,屏住呼吸,躺在娘亲的尸体下跟着装死。

        被活埋时她神志完全是清醒的,大把的泥土砸在她脸上,叫她渐渐不能呼吸,铺天盖地的恐惧和绝望将她淹没,身上身下全是亲人的尸体,那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触摸到死亡的气息……

        陷入回忆的宁双不知不觉湿润了眼眶,东篱见她凄惶模样,不由心生怜惜,一声叹息,缓缓开口道:

        “也许是天意弄人,那七人得到你父亲交予的假秘方后,竟真的心想事成,官路平坦,一路扶摇而上,封侯拜相。后来他们各奔东西,离散在北陆南疆各国,你费尽心机,这些年四处奔波,一个个寻去,叫他们相继化成了一尊青铜像……”

        东篱瞥了眼宁双腰间的竹筒,那里装的正是他在宁家老宅发现的鱼鳞酒,能够蛊惑人心智,让人产生无尽的幻觉,悄无声息中魂魄就随着酒香丝丝缕缕飘入竹筒中。

        那几个狗官到死时都是沉浸在幻境中,可谓真正的“含笑九泉”,他们万万不会想到是宁家遗孤回来复仇了,当年那桩事淹没在他们辉煌的仕途生涯中,不值一提,早被抛诸脑后,更不会想到宁家还有人活着。

        宁双这些年隐姓埋名,只叫人称她双姑娘,她独来独往,从不与人结交,也从不在一个地方逗留过久。

        只有东篱,从天而降的东篱,是她枯槁似的生命中唯一的意外。

        在她提灯奔出来看的第一眼,那个倚在树下喝得醉眼朦胧的偷酒贼就偷走了她的心,于是她只能用凶巴巴的话语来掩饰纷乱的心跳,以为如此就能不让任何人察觉。

        笨拙又可笑,未经情事的一颗心懵懂如孩童,与酿酒娴熟的一双手截然相反。

        夜风吹过宁双纤秀的身子,许久,她凄然一笑。

        “你什么都知道了?你是官家的人?原来你所做一切不过是……”

        后面的话到底不忍说出口,明明知道是饮鸩止渴,宁双却仍不愿醒来,东篱知她有所误会,更是知晓她的心思,赶紧开口解释:“我这么贪杯,又喜好四处游荡,谁敢让我入官门办差?我的身份不是早告诉过双姑了吗?”

        宁双一怔,东篱摇了摇酒杯,长吟道:“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他弹袖起身,一双清雅的眼眸直视宁双,笑得灿烂:“双姑,我从未骗过你。”

        东篱把酒黄昏后,他没骗她,他当真是酒中仙,掌管天下所有美酒的东篱酒君。

        “双姑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来历吗?其实我早已如实相告。”

        他早就说过来川城是因为家中老大丢失了一物,差他出来寻,而那一物恰与宁双相关。

        他那夜跃入她院中,不仅是为泥土下春日晖的酒香,更是为那一物的气息所吸引。

        东篱含笑望着宁双,折扇轻摇,声音温和,却是笃定得不容置疑。

        “我所住之处叫百灵潭,家中老大叫春妖,是百灵潭的主人,你也许不认识他,但有个人一定认识他。”

        七)

        天一亮,一个惊天的消息就传遍了渝州,回乡祭祖的裴大将军在普华寺遇害,诡异地化作了一尊青铜像!

        房间里,水雾缭绕,屏风后的身影若隐若现,幽绿的魂水包裹着宁双的身体。热气氤氲了她的眉眼。

        正咬牙忍受时,屋外忽然传来砰的一声——

        东篱一脚踹开了门,一袭枫叶红怒气腾腾,直杀到了屏风后,不复平日的风雅洒脱。

        “姓余的,你他妈躲了这么多年还没躲够呢,缩在女人身后算什么,有本事放掉我双姑跟我出来单打独斗!”

        怒不可遏的声音划破一室静谧,却在看到雾中宁双的那一瞬间,东篱折扇坠地,愣在了原地。

        惊惶失措的宁双猛地捂住胸口,抬起头,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自卑与慌乱,但还是来不及了,在闯进来的那一瞬间东篱已看得清清楚楚

        雪白的胸前银光粼粼,片片鱼鳞蔓延开去,构成了一大片触目惊心的景象,任宁双怎么捂也捂不住,幽绿的魂水丝丝浸入她心口,滋养着心口处镶嵌的一块玉石,水雾缭绕间诡异而凄艳。

        东篱颤抖着身子,尽管宁双拼命遮掩着,可那一大片骇人的鱼鳞还是强烈冲击着他的眼眸,宁双自卑不安的模样更是刺痛他的内心,叫他眼眶一涩,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原来这才是全部的真相,比他猜想的所有可能都要残忍百倍!

        他苦寻已久的石中鱼,竟然是与宁双的身子融为一体了,难怪他明明在宁双周围感觉到了余仲那小子的气息,却一直怎么找也找不到……

        昨夜他在院中拦下宁双,刚说到百灵潭时,宁双忽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陡然对他出手,一阵魅香扑鼻袭来,他猝不及防,在漫天飘洒的银光间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他仿佛瞧见光晕里闪过一条银白鱼尾,少年银发蓝瞳,回眸狡黠一笑,瞬间游弋进了无边夜色中。

        那该死的笑容化成灰他也记得,分明就是余仲那条天性狡猾的烂鱼!

        春妖丢失的一物正是他,石中鱼。

        石中有水,水中有鱼,是谓石中鱼,传说吃了石中鱼的肉便可长生不老。

        这本是天上的妙棋灵君赠给春妖的奇珍异宝,制成玉坠的模样在春妖腰间挂了几百年,却没想到几年前那石中鱼修炼成精,化名余仲,趁春妖与东篱月下对饮,喝得酩酊大醉时逃出了百灵潭。

        石中鱼浑身戾气,不甘为人玩物,又耐不住寂寞在百灵潭潜心修炼,妄图走旁门左道,一步登天,春妖担心他为害人间,故派东篱去将他寻回。

        东篱与余仲几番交手,余仲被打得身受重伤,却每每在最后佯装投降,百施诡计,逃之夭夭。

        东篱这些年一直天南地北的在找他,途中恰巧撞上了南疆一桩青铜悬案,东篱辨出了余仲的气息,开始着手调查,循着蜘丝马迹找上了宁双。

        他本以为是余仲控制了宁双,夺人生魄来修炼精魂,但他后来发现其中隐情不似他所想的那么简单,而他也无论如何都寻不到那条烂鱼的踪影,明明感觉就在身边,却抓不到,摸不着,叫他好生困惑。

        如今真相揭晓,原来余仲竟是与宁双共生了,他的真身玉石就镶嵌在宁双胸口!

        八)

        宁双遇见余仲,是在五年前那个大雨倾盆的日子里。

        天不绝人,那群官兵刚走,天上就下起了滂沱大雨,泥土冲散,她拼尽全力,奄奄一息地爬了出来。

        刚一爬出,她就看见远处树林里出来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由远至近,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那人并没看清地上的她,还没等她出声,就被她绊住,扑通一声,两人在雨中摔作了一团。

        遍体鳞伤的少年,银发蓝瞳,恶狠狠地瞪着双眼:“哪来的臭东西,给老子闪开,老子现在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她被压在他身下,浑身骨头像断了一样,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两人一伤一残,相互挣扎间不小心双双滑进了尸坑里。

        她头昏目眩,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耳边惊声道:“这他妈是哪里,怎么这么多死人?”

        “这是我全家……七十六口人的尸体。”她气若游丝地开口,话音刚落,便眼前一黑,彻底晕厥过去。

        像做了好长的一个梦,身子如在海水里浮浮沉沉,她梦见自己踏进了一个潮湿的石洞,石洞里分外安静,只有滴答滴答的水声。

        她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去,没走多久就被一道银光吸引住,她一步步踏上阶梯,上前一看,却看见了平生最匪夷所思一幕

        一口巨大的池子里,游着一条巨大的鱼,每一片鱼鳞都有她两个手掌那么大,波光粼粼,闪闪发亮,将石洞照得如梦如幻,散发着极致的诡谲与美丽!

        她目瞪口呆,震在了原地,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喂,小鬼,看够了没?”

        她惊吓不已,只见水中鱼眨眼间消失无踪,一道银光伴着白雾缈缈升到了半空中,化成了一个清俊少年的模样。

        少年一头银发,幽蓝的眼眸望着她,唇角微扬,颇有些盛气凌人的傲意。

        “喂,你好像全家都死光了吧,在这世上孤零零的,正巧老子也是孤零零一个人,要不咱俩做个伴?”

        说是做个伴,其实不过是一笔交易。

        他身受重伤,又后有追兵,走投无路下打起了她的主意。

        明白少年的意图后,宁双眼中燃起了熊熊火焰:“好,我愿意,只要能帮我报仇,我什么都愿意!”

        两个穷途末路的人,就在这一天,遇上了同样狼狈不堪的彼此,他们一拍即合,达成交易,决定依靠对方的力量,各取所需。

        她用她的血肉滋养他,替他遮掩气息,取魂水疗伤,助他修炼。

        他帮她报仇,传她秘术,随她踏遍北陆南疆,杀掉她的仇人。

        余仲住进宁双身体的那一刻,宁双只觉撕心裂肺的痛楚,他问她后不后悔,宁双咬紧牙,握紧双手,额上渗出了细汗,声音却是坚定无比。

        “宁家人活着的一天,宁家的酒就会在世上存留一天!只要我宁双在,宁家就不会倒,哪怕宁家只有一个人!”

        为了讨回公道,重振家族,此生她愿倾其所有,坠入地狱,万劫不复。

        往后的路有多艰难她都知道,她知道自己再不能像个正常的女子一样生活,她不能嫁人生子,永远地被剥夺了做贤妻良母的资格。

        她不怕,她什么都算好了,可充满仇恨的一颗心唯独没算到的是

        东篱的出现。

        本甘心孤寂的心就此起了波澜,再也压制不下去。

        夜深人静的时候,余仲怒气冲冲地现身,质问她还想不想报仇了?

        “什么眼光,你喜欢他什么?成天只知吟诗喝酒,文绉绉的酸酒鬼,还没老子生得俊呢!”

        收完蔡侯爷的魂时,她泡在木桶里,身体里的余仲贪婪地吸允着魂水,东篱忽然破门而入,站在了屏风后。

        她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答应过余仲杀了蔡狗后,就和东篱分道扬镳,再不要有瓜葛,可天知道她发了什么疯,竟鬼使神差地问出了那句。

        “小贼,我过几日要收拾行李离开川城,回老家酿酒,还缺个伙计……你跟不跟来?”

        余仲简直被她气死了,融在她胸口处的玉石滚滚发烫,带着惩戒性的灼热却仍无法唤醒她,她执拗地想等一个答案。

        即使她知道这有多可笑,她根本不是个完整的女人了,此生绝无可能拥有情爱。

        可她还是贪心地想让他多陪她一段时间,再多一下下就好了,让她至少多拥有一些回忆,余生至少能在月下想着那段嬉笑怒骂的日子,一点点熬过她枯井般的生命。

        但这,到底是奢望了。

        九)

        新丰主人新酒熟,旧客还归旧堂宿。满酌香含北砌花,盈尊色泛南轩竹。

        云散天高秋月明,东家少女解秦筝。醉来忘却巴陵道,梦中疑是洛阳城。

        东篱吟着诗,坐在船头,看雪花纷纷扬扬,洒满了天地之间,远山静湖,一片苍茫。

        他握着酒葫芦饮了口酒,回头望去,宁双靠在船舱里睡得正香,她身上裹着狐裘,只露出一张雪白的脸,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虚弱万分。

        东篱心疼地伸手抚过她的脸,却不小心将她弄醒,宁双缓缓睁开眼,望着东篱笑了笑,东篱柔声道:“双姑,接下来想去哪?”

        “想去……姬国看月梧花开,听人说过无数次,我很久以前就想去了……”声音虚弱,宁双依偎进东篱的怀里,轻声道:“我好怕……这是一场梦……醒过来时,你就不在我身边了……”

        东篱抱紧宁双,温声打断她的话:“不会的,我会一直陪着你,陪你看遍北陆南疆的风景……”

        一片雪花悠悠落下,落在东篱肩头,瞬间融化无声,此情此境下,东篱一时都分不清,自己做这些究竟是因为答应了余仲,还是因为同情怜惜……或者根本就是不知不觉里,他也对她生出了别的什么情愫?

        那日他撞破真相,却又拿余仲无计可施,余仲与宁双共生,若要强抓他回去,势必就会伤害到宁双,只能落得玉石俱焚的下场。

        余仲早料到如此,所以才有恃无恐,看东篱恨恨拂袖而去。

        可余仲没有想到的是,东篱回了一趟百灵潭,竟将春妖请来了。

        春妖从天上齐灵子那借来了一件法宝,能将宁双与余仲分离,但需双方自愿,否则强行分离下只会鱼死网破,

        东篱守在门外,也不知春妖用了什么法子,一天一夜后,他出来了,腰间重新挂上了那块石中鱼。

        宁双躺在床上沉沉昏睡,东篱激动地奔了进去,坐在床边握紧她的手,一瞬间竟有一种失而复得之感。

        东篱问春妖是如何说服余仲的,春妖叹了口气,只说他对余仲道,宁双长期用血肉滋养他,凡人之躯已是强弩之末,若他继续赖在宁双身体里不肯出来,练那魂水修炼之法,宁双很快就支撑不了多久,会血崩力竭而死。

        宁双听了这番话并无多大反应,只神色平静地说反正她活不了多久了,她不会违背约定,倒是余仲,沉默了许久后,出其不意地点昏了宁双。

        他低着头,闷声道:“我没想过榨干她,开始的确只是想利用她,让她做我的容身之所,可时间久了……好像有个伴也不错,我倒愿意和她一辈子相伴共生。”

        所以才拼命地修炼,吸收魂水,以为如此就能对宁双大有裨益,叫她脱离凡胎肉骨,和他一起做逍遥自在的石中鱼。

        如果不是春妖这番话,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在将宁双推入死地。

        “她还能活几年?”余仲的蓝瞳定定地望着春妖,像蒙了一层水雾,柔化了他一身戾气。

        传说中吃了石中鱼的肉可长生不老,但这只是个传说,余仲曾经很厌恶这个传说,可此时此刻,他第一次希望这个传说是真的。

        他答应了随春妖回百灵潭潜心修炼,但临走前还要做两件事,一件事是去解决宁双剩下的那两个仇人,让她解脱,不再受仇恨折磨;一件事是要东篱的一个承诺。

        “我要那酒坛子答应我,剩下的这几年,好好陪着她,寸步不离……叫她快活无忧。”

        深不见底的蓝瞳最后望了一眼床上的宁双,苍白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唇瓣,低声笑出:

        “笨蛋,成天说自己孤苦一人,嫁不出去,明明老子在身边,却总是视而不见,一个臭酒鬼就把你迷住了,你挑男人的眼光还真是差劲……等老子回百灵潭修炼成仙了,就去阎王殿翻生死簿,去六道轮回里寻你,你可不能再对老子视而不见了……”

        悠扬的曲声飘过湖面,宁双在东篱怀里又疲惫地睡去,她一只手习惯性地摸向胸口,那里却是空空的,再没有了火一样的炙热。

        冷风一阵,冷得刺骨。

        “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

        耳边是东篱清朗的声音,诗句伴着雪花飞过湖面,小船摇摇晃晃的,不知载着谁的梦,漂向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