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15 章

第 115 章

        陆潇按照医生的嘱咐,给叶橙的脚喷了药,又仔仔细细地用纱布裹好,避免他睡觉的时候蹭到伤处。

        他从浴室洗完手出来,打开衣柜拿出民宿里备用的被褥。

        叶橙有点困惑:“你要干嘛?”

        “铺床睡觉,”陆潇理所当然地说,“外面有个沙发,你放心,我睡这里是为了你夜里行动方便,想喝水或者上厕所的话可以叫我。”

        叶橙明白,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嗯……我是说,你不和我一起睡吗?”

        “啊?”

        陆潇的脸刷的红了,拿着被子的手也不自觉地收拢,“不太……不太好吧。”

        他不敢正眼看叶橙,用余光偷偷地瞄他。

        刚才回来的路上,他总算是察觉到叶橙并不讨厌他了,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喜欢的。虽然还没有正式表白,但在他心里,两个人正处于一种极度暧昧的状态,跟那些生活里的小情侣没什么两样。

        他心里主要还有两道没过去的坎。

        一个是公司不准办公室恋爱的制度,另一个是他自诩直了二十几年,突然一下变弯了,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需要时间消化消化。

        叶橙如此主动,倒是让他觉得不大好意思起来。

        “既然你介意,那就算了。”叶橙没再坚持,说道,“不过我一个人睡不着,你能睡在房间里吗?”

        陆潇当场愣住,怎么就算了?怎么能算了?

        其实他也不是很介意啊!睡一起就睡一起呗!

        为什么不继续邀请他??

        叶橙疑惑道:“可以吗?”

        陆潇干笑了两声,讪讪地说:“当然没问题,那我在你床边打地铺吧。”

        他郁闷地弯腰铺开被褥,暗自懊恼刚才干嘛要矜持,简直脑子有病。

        叶橙将他的小表情尽收眼底,微微笑了笑,从容不迫地盖上被子睡觉。

        “晚安,陆潇。”他轻轻地说。

        这是他第一次直呼大名,却不知为何,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感。

        仿佛带着“别人不敢喊而我敢喊”的底气,又仿佛不再只单纯地把他当成自己的上司。

        “晚安……”陆潇嚅嗫着回了一句。

        道完晚安,被叫名字的人反而完全睡不着了。

        原来他可以这么温柔地和一个人说“晚安”,原来被他重视是这样的感觉,就像那天即使他喝醉了,叶橙也没有丢下他不管一样。

        陆潇在地上翻来覆去,心想我要谈恋爱吗?

        他已经在我面前了,触手可及,不谈就是傻子。可是那样会不会害他被同事说闲话,如果有人乱说的话,怎么处理比较好……

        他思绪飞快攀升,已经全然遗忘了直男不直男的问题。

        思考的维度从怎么谈恋爱、谈恋爱该做哪些事,到以后公开的话,如何跟家里人说,如何处理叶橙跟同事的矛盾。

        等等,等等……

        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天蒙蒙亮的时候,陆潇连他们今后收养几个孩子继承家业,那些孩子分别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结婚之后,要是陆金南不大喜欢叶橙的话,他们可以搬得离老宅远一点。不知道叶橙喜不喜欢住在山里,也可以在公司附近买个大一点的房子,那样上下班会比较方便。

        万一陆金南还像现在这么喜欢叶橙,那就更好办了。

        反正叶橙是少夫人,也不需要他每天跑到公司去,直接住在老宅就行了。他作为老公得辛苦一点,每天坐车来公司上班。

        对了,正好叶橙是学金融的,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他准没问题。

        滴滴——滴滴——

        床上的手机闹铃响了,叶橙翻了个身,把闹钟关掉继续睡。

        陆潇打了个哈欠,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已经七点了。

        他一宿没睡,净在胡思乱想。

        窗外的天光透了进来,他疲惫地坐起来,想给叶橙一个早安吻把他叫醒。

        在他距离床上的人越来越近时,才想来他们还没到表白、确立关系的那一步。

        操,幻想了一夜,有点迷瞪了。

        陆潇赶紧把自己扇醒,揉着眼睛打电话叫前台送餐过来。

        别着急,慢慢来,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道,生米还没煮成熟饭,可别先把生米给吃了。

        -

        团建回来后,叶橙向公司请了几天假。

        他的脚不能沾地,罗鸣见陆潇都发话让他在家休息,便也没说什么,只能批了带薪假。

        叶橙躺在床上,跟时嘉许打电话。

        时嘉许先一步去a省了,说是前男友找他复合。

        听他这么一说,立马要坐高铁回来:“我靠,我刚上车没多久。你等着,我买下午的票回去。”

        “不用,你回来干什么。”叶橙把旁边洗好的车厘子放进嘴里,“我挺好的,别担心。”

        时嘉许着急道:“那谁照顾你啊?你奶奶过去了吗?”

        叶橙说:“我没告诉奶奶,呃……陆潇会过来帮我收拾家里。”

        时嘉许人都傻了:“啥?那个中二病附体十指不沾阳春水看人用鼻孔的陆氏小少爷陆潇?”

        叶橙哭笑不得:“哪来这么多莫名其妙的前缀,他什么时候用鼻孔看人了?”

        他简单地跟时嘉许说明了那晚发生的事。

        “我的妈,这妥妥地渣男啊!”时嘉许顿时炸了,严肃地说:“你是知道的,我向来劝分不劝和……”

        叶橙打断他:“他应该不是渣,只是单纯的蠢。”

        时嘉许:“……”

        “说起来很复杂,他一开始觉得同.性.恋很随便,可能是身边的朋友给了他这个印象。”叶橙解释道,“所以他以为我是故意想甩开他,总而言之……他说他没什么感情经历,大概也渣不到哪里去。”

        时嘉许含着泪捂住嘴:“我曹,小雏.男啊!叶子你赚死了!话说他们说雏的第一次都很短,是真的吗?”

        叶橙:“……我们可以跳过这个话题。”

        “不行!不可以跳过!”时嘉许不依不饶,“我都没睡过雏啊!我男朋友都是老手了,妈的。”

        叶橙硬着头皮道:“还好吧,我们没做.全套,暂时不清楚。”

        时嘉许还想继续聊,他果断岔开了,“其实我不太信他是初恋,因为就他目前追我的套路来看,感觉不像是没谈过恋爱的。”

        “他在追你?你你你听我的,先别急着答应。”时嘉许连忙道。

        叶橙说:“我知道,我在观察中。”

        时嘉许用过来人的语气说:“太容易到手的都不会珍惜,男人是什么样的德性你还不清楚吗。”

        叶橙叹了口气,他本来没想过恋爱中用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但时嘉许说的没错。陆潇这种人看起来就不像是乖乖听老婆话的,他自身条件那么好,以前估摸着也被不少女生追过,怎么可能没谈过。

        “话说,你刚才说他不像是第一次谈恋爱,是发现什么了吗?”时嘉许问道。

        叶橙若有所思地说:“也不算发现什么,只是觉得挺奇怪的。他这几天一日三餐都拿自己手机给我叫餐,每天买一束花放在客厅,还买了很多小玩意儿哄我开心,早安晚安一个不落……这种追人的架势,你觉得像是小白吗?”

        “不像,撒谎精。”时嘉许冷哼道,“果然1都是这样,要么拿前任对自己怎么怎么不好来卖惨,要么装作涉世未深小白花的模样,yue了。”

        叶橙感到有点头疼。

        说实话他也没谈过,基础理论都是时嘉许教的,原来感情这么复杂的吗。

        时嘉许认真嘱咐道:“你小心着点,试用期给我拉满,仔细考察他的一举一动,一旦露出蛛丝马迹就要彻底根察,相信你的第六感!”

        叶橙:“好……好吧。”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谈恋爱就是我谈恋爱,我会知无不言地为你支招的!”时嘉许愤愤道。

        正在这时,微信收到了一条消息。

        叶橙开了外放,看见是陆潇发来的。

        嫌疑人x:【我下班之后去找你,晚上想吃牛排吗?】

        “他给我发消息了,说下班就过来,问我吃不吃牛排。”叶橙下意识读了出来。

        时嘉许说:“下班过来,这是想赖在你家不走啊,深更半夜,干柴烈火……啧啧啧,其心可诛!”

        叶橙:“?”

        “你避重就轻一下,故意不回答晚上在哪里住的事情,问他哪家的牛排……不,你俏皮点问他是不是他亲手做的牛排。”时嘉许琢磨着说道。

        叶橙回复:【牛排?你煎的吗?】

        那天暂时安静了下来。

        陆潇喝了一口咖啡,看见消息的刹那,噗地一声喷出来,喷了对面的周敏豪一脸。

        “我操!你想毁我的容啊?!”周敏豪哀嚎道。

        陆潇忙扯了张纸巾胡乱给他擦了擦道:“他回我了,怎么办,他问是不是我煎的牛排,根本没有提晚上住宿的事啊!”

        周敏豪愤怒地说:“我帮你追人,你他妈还喷我咖啡,你还能再绝情一点吗?”

        陆潇敷衍地安慰他:“好了,别生气,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看,计策失败了。”

        “这个叶橙,有点东西。”周敏豪擦了把脸,眯着眼睛道,“他看上去很懂这些暗示嘛,肯定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追了。兄弟,你这是碰上了个经验丰富的0啊。”

        陆潇的眼睛黯淡下去,说:“我不介意的,只要他以后不乱来就好。”

        周敏豪摇了摇头:“你还真是情根深种。”

        他思索了片刻,建议道:“你回他‘你要是想吃我做的话,我就做好了带过去陪你吃’,这样看起来像是你为了迁就他才这么做的,那样他会觉得麻烦你了,从而心里对你感到抱歉和感谢。”

        “可是我不会做饭。”陆潇忧心忡忡地说。

        周敏豪哂笑:“去餐厅订两分不就行了,我知道有一家味道很棒的……”

        然而,陆潇否决了他的提议:“我不能骗他,不如我现在让朱敏去买牛排过来,拿去去楼下食堂煎。”

        周敏豪张着嘴巴,看智障一样看着他。

        嫌疑人x:【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做好了带过去陪你吃。】

        叶橙读出消息,时嘉许笑得更讽刺了,“他会做饭?该不会是找了家餐厅随便买的吧?还用这种调调说话,摆明了就是想让你觉得他对你好,晚上不好意思赶他走。”

        经他这么一分析,叶橙也觉得似乎有道理。

        他的确知道陆潇不会做饭,可见这条消息的真实性并不高。

        唉,这不重要,陆潇也是想和他待在一起嘛,虽然话不太中听,但初衷是没错的。

        时嘉许说:“你别让他得逞,既然这是他主动要求的,那你欣然接受好了。让他带着他的牛排过来吃饭,然后晚上翻脸不认人,反正又不是他做的。”

        叶橙打字道:【那你来吧。】

        他还没发出去,时嘉许又说:“你再添油加醋点,你说你也做了几道菜大家一起吃。然后点个外卖,弄俩青菜得了。”

        叶橙为难道:“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不也骗你说做牛排吗。”时嘉许为他抱不平。

        叶橙想了想,还是回道:【那你过来吧,我也做了几道菜,我们一起吃。】

        周敏豪看着这条消息,觉得碰上高手了。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他会做菜?”他狐疑地问陆潇。

        陆潇想起在民宿烤肉的时候,叶橙全程只帮着涂油、架炭火,犹豫地说:“不知道,可能会吧。”

        周敏豪正色道:“反正你记得按我说的演,假装没带家里的钥匙,或者车子没油了回不去。演他就完了,表情可怜一点,对方很容易心软的。”

        “我家是密码锁,还有,车没油了我不能打车吗?”陆潇直男思维上线。

        周敏豪恨铁不成钢:“这尼玛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好吗!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逻辑合理的问题吗?你讲理性的话还谈个屁的恋爱啊,直接做和.尚去得了。”

        他抬头望着天花板,侃侃而谈:“恋爱中的人都是绝对丧失判断能力的,心照不宣地装傻是基本原则,如果他注意到了你不需要钥匙、可以打到车,那就说明他很清醒,他根本不爱你。”

        陆潇恍惚悟了,又恍惚听了一袭废话。

        他没再多耽误时间,让朱敏去买来了食材,真的跑下去跟食堂大妈学习煎牛排去了。

        周敏豪惋惜地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觉得自己就算是把毕生所学教给他都没用。这家伙,注定是个老婆奴。

        【陆总在食堂后厨干嘛?有人知道吗?】

        【啥玩意儿,你在后厨看见他了?】

        【小道消息,我刚才看见朱敏姐去买了一堆东西,陆总好像在学做菜……】

        【真的假的?天哪,是什么大美女让他转性了?!】

        公司的八卦群里炸开了锅。

        叶橙没太注意被他屏蔽的群聊,用app买了一些蔬菜,选择了送货上门。

        没过多久,菜就到了。

        他左脚已经恢复了,右脚还不太能走路,便一只脚蹦跶着去门口拿菜。

        虽然时嘉许让他点外卖,陆潇也忽悠他那些话,但他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不管怎么说,做菜给喜欢的人吃,都不会让人觉得麻烦。

        他买了最容易做的辣椒、娃娃菜和番茄,打算做一个辣椒炒肉,一个咸蛋黄娃娃菜,和一个番茄炒蛋。

        冰箱里有高秋兰拿过来的咸鸭蛋和瘦肉,他平时不吃辣的,但考虑到陆潇的口味,起码得有一道辣菜。

        他在网上搜了食谱,又打电话给高秋兰,问她应该怎么做。

        高秋兰笑着说:“怎么突然想起来做菜了,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想做给她吃呢?”

        叶橙打了个马虎眼,糊弄了过去。

        他从小没太进过厨房,因为高秋兰做饭太好吃了,还嫌弃他碍手碍脚。

        今天初次操作,险些把厨房给炸了。

        辣椒下去之后,整个厨房呛得不行。

        油烟机、窗户全开了,丝毫没有卵用。

        叶橙疯狂咳嗽,眼看着一半的辣椒都变成了黑色。高秋兰在那边喊:“炒的太久了!你不要怕油,用锅铲翻一翻……哎哟,要不我过去帮你吧。”

        叶橙连忙回绝她,第二次进厨房的时候,给自己全副武装。

        脸上戴了帽子和口罩,穿了高领长袖,誓死严防油溅到身上。

        他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弄出来三盘看起来比第一次好太多的菜。尽管瘦肉焦了一点,娃娃菜生了一点,番茄炒蛋里的蛋壳多了一点。

        临近六点钟,门铃响了。

        叶橙跳着过去开门,看见陆潇抱着花束站在门口,另一只手提了个餐盒。

        “嗨,下班了?”不知为何,他感到有些拘谨。

        这好像是他们首次正式“约会”,地点居然是在他家里。

        陆潇好像跟他有同样的心情,尴尬地问了句废话:“我能进去吗?”

        这几天他来了不知道多少次,可不就是一句废话。

        叶橙笑着把他让了进来。

        陆潇抽了抽鼻子:“好像有什么东西糊了。”

        “啊,是咖啡的味道。”叶橙脸一红,找了个借口道。

        陆潇是知道他喜欢喝美式的,在他看来美式的确有股不太好闻的味道,他将餐盒放在桌上,看见了那三盘菜,惊喜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叶橙心想这又他妈一句废话,饭点里的能做出这样?

        陆潇接着说:“闻起来好香,一定很好吃。”

        ……你认真的吗,叶橙暗想,你刚才还说有东西糊了。

        陆潇没想到他真的拖着受伤的腿为他做菜,又心疼又高兴,忙不迭搬开椅子让他坐下,屁颠屁颠地去厨房拿餐具来。

        他从厨房出来后,直奔那三道菜,迫不及待地尝了几口。

        叶橙紧张地问:“怎么样?咸吗?”

        陆潇把娃娃菜和辣椒炒肉揽到自己这边,说:“太好吃了!这两道菜我包了,你别和我抢。”

        叶橙松了口气,笑道:“不跟你抢,你把牛排也弄出来吧。”

        陆潇光顾着尝他做的菜,已然忘记自己做了一下午的牛排。

        “一个五分熟,一个七分熟,你看你要吃哪个。”陆潇把牛排夹到盘子里,说道。

        叶橙的目光落在他手上,惊呼道:“你的手怎么了?”

        他这才看见,陆潇左手食指有一道口子,看起来割得挺深的。

        “剥蒜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陆潇不好意思地缩了缩手,“我没弄过那玩意儿,以为要用刀削掉表皮,结果干了蠢事。”

        叶橙诧异道:“这牛排是你做的?你在哪儿做的?”

        陆潇像是想起什么,恼火地说:“楼下食堂,你可别提了,那些大妈笑话了我好长时间,然后我逼着他们把那些半成品吃了。”

        叶橙想,看来,时嘉许也有翻车的时候。

        他在陆潇的注视下,切了一块牛排塞进嘴里。

        细嫩多汁,一看就是经过了好几次失败。

        “很好吃,我很喜欢。”他眼睛亮亮地看着陆潇说道。

        陆潇红着脸笑了起来,“你喜欢就好。”

        他低下头,大口大口地把咸的要命的娃娃菜塞进嘴里,生怕一不留神被叶橙夹走一片。

        这顿饭吃的异常安静,两个人都像是初次见面那样害羞,专注地埋头吃东西。

        中途叶橙想拿点椒盐,陆潇给他递了过去,两只手碰在一起,又同时飞快地弹开来。

        虽然没有蜡烛和红酒,但氛围也暧昧的堪比烛光晚餐。

        吃完晚饭后,陆潇起身收拾碗筷。

        外面传来一声惊雷,没过多久,便轰隆隆地下起暴雨。

        八月的南都雨水连绵,这预示着夏天的到来。

        陆潇看了看窗外,想起来周敏豪教他的那些招数,磕磕绊绊地说:“那个,雨太大了,我的车会淋坏掉。要不然,我今晚在这里借住一晚吧。”

        话音刚落,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救命,还不如说没带钥匙呢!淋坏掉是什么鬼啊,他的车又不是纸做的!

        正在他怄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叶橙攥紧衣角,支吾道:“好啊,刚好我害怕打雷。”

        陆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跳比雷声更震耳欲聋。

        果然,周敏豪说得对,恋爱不需要逻辑判断。

        去他妈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