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14 章

第 114 章

        “你……全部都记得?”叶橙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难以置信地问道。

        搞了半天,这人搁这儿耍他玩呢。

        明明没有断片,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很有意思吗?

        陆潇在门口等了他多久,怒气就积攒了多久,听见他的话冷笑道:“当然记得,我每天晚上都能想起来,当时是怎么一件一件脱掉你的衣服,你又是如何热情回应我的……”

        他被篝火晚会的场景刺激疯了,口不择言地说道。

        啪——

        一声脆响,打破了房间里最后的和平假象。

        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陆潇的头歪到一边,脸颊上清晰地浮现出一个巴掌印。

        叶橙气得浑身发抖,打完他的右手不受控制地用力掐着掌心。

        “够了。”他说道,“如果你想用这件事来戏弄我,那么恭喜你成功了。”

        说完,他推开陆潇,夺门而出。

        陆潇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脑袋里一片乱麻。

        他真的是想戏弄叶橙吗?或是借机侮.辱他,想给他点颜色看看?

        不,他很清楚自己不是出于这个目的。

        那天醒来之后,他满怀期待地有意试探,却得到了叶橙否定的回答,仿佛和他发生.关.系是什么耻.辱到不能提起的事一样。

        陆潇活了二十几年,自尊心从未如此受挫过。失望、自我怀疑、否定先前的认识,各种情绪混合挤压在一起。

        在遇到叶橙之前,他向来不知道忍让为何物。当时被那样冷脸对待,脾气自然也不可控制地上来了。

        好,你装蒜,那我也跟着装蒜。

        看谁耗得过谁,反正我也没吃亏。

        ——事实证明,他是先耗不起的那一个。

        在看到叶橙连续无视他,跟女同事调情之后,他的嫉妒心、占有欲,一切负面的情绪如同海啸般汹涌咆哮,顷刻间将他吞没。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爱情,但总而言之,在他弄明白之前,叶橙不能和任何人在一起。

        咚咚咚咚。

        彭谷舒敲了敲半开的房门,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陆总,您怎么会在这里?”

        陆潇深呼吸了一下,没心情解释什么,绕过他径直走了出去。

        彭谷舒望了一眼房间里面,没看见叶橙,一头雾水地挠了挠头。

        叶橙从民宿出来后,沿着山庄的石子路跑了一段,等到气息彻底凌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才慢慢挥散而去。

        月亮悄悄爬上枝头,光辉洒在沿路的鹅卵石上。

        山庄里一片寂静,只有偶尔传来的鸟叫和虫鸣。

        白天的树林在晚上看起来有几分可怖,枝丫被满月照得如同鬼.魅的影子,张牙舞爪地舒展筋骨。

        要是换了平时,叶橙是不敢在晚上走这种路的,但方才被陆潇一刺激,他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儿。

        夜间的风凉凉地拂过周身,心情总算慢慢地平静下来。

        他边走边郁郁地踢着树枝,怒骂陆潇这个狗东西,真不做人。

        他不提那晚的事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开口,而这厮摆明就记得,竟然存心看他笑话这么久,刚才说话还那么蛮横不讲理,真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一想到自己为他难过了很长时间,叶橙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一把地下的树枝当成陆潇的脸,胡乱踹了好几下。

        突然,鞋子踩到一个坚石更的东西。

        他刚想收回脚,空气里传来一声响动,弹簧重重地伸.缩,那玩意儿猛地压在了他的脚背上,仿佛传来了骨头碰撞的声音。

        “啊——”叶橙痛得发出惊叫,条件反射地后退。

        他另一只脚没站稳,猛地崴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失去平衡坐在了地上。

        左脚传来钻心的疼痛,隔着鞋子都能很清楚地感受到。

        他急忙打开手机手电筒,不出意外地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只捕鼠夹。

        操!最近真是水逆到家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谁能想到这林子里居然丢弃了一只捕鼠夹!

        叶橙忍着疼用手去掰它,但他心慌意乱且不得要领,反而让它夹得更紧了,稍微一动疼痛便更加剧烈。

        他努力尝试了十分钟,弄得满头大汗,还是没把右脚解救出来。另一只脚也站不起来,扭到的地方肿的老高。

        真他妈的倒霉,都怪陆潇。

        要不是因为他的出现,他根本不会走到林子里来!

        叶橙欲哭无泪地放弃了挣扎,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彭谷舒,让他带人来把自己弄回去。这下好了,团建也不用参加了,直接叫车去市医院吧。

        他怀着满腹怒火,看见手机多了几个未接电话。

        刚打开通讯录,屏幕就亮了起来,来电显示对方备注“是真的狗”。

        ——陆潇打来的。

        叶橙此刻一点都不想见到他,即使找人帮忙都不想找他,于是干脆利落地挂断了。

        不到几秒后,陆潇又打了过来。

        他继续挂断,那边继续打,陷入死循环。

        因为一直有电话进来,他也没办法打给彭谷舒。

        终于,叶橙受不了了,接通了电话骂道:“你有病吗?有病就去治,别他妈天天来找我茬!”

        这是陆潇第一次听他说脏话,到嘴边的关心都卡住了。

        叶橙骂完,随手挂掉了。

        片刻后,陆潇又打了过来。

        这回他没再干等着挨骂,抢先问道:“你去哪儿了?门卫说你出去了,大晚上的别乱跑。如果你真的看我不爽,那我开车回市区就是了,你先回来睡觉。”

        叶橙已经气疯了,“到底是谁看谁不爽?你不要恶人先告状!”

        他脸红脖子粗地对着手机发火,右脚不小心磕到了地面,痛得他叫了一声。

        “嘶!!”

        陆潇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立即询问:“你怎么了?是受伤了吗?”

        叶橙抿着嘴不说话。

        陆潇急了,“你现在在哪里,把位置告诉我,我过去找你。

        “不用你管。”叶橙没好气地说道,再次挂了他的电话。

        他给彭谷舒打了过去,告诉他自己扭到脚了,让他过来搭把手。彭谷舒刚洗完澡,仓促地说他穿件衣服就来。

        在彭谷舒赶到之前,陆潇冲进监控室找到了叶橙的方位。保安正疑惑他在找什么,下一秒,人就一言不发地跑了出去。

        叶橙在原地等待了十多分钟,看见远处有手电筒的光,他忙挥手喊道:“在这里,我在这里!”

        等那人气喘吁吁地跑近,他才发现来的是陆潇,顿时沉默了。

        陆潇一句话没说,蹲下来查看他的脚。

        叶橙不自在地缩了缩脚,却被紧紧地按住小腿关节。

        “别动,帮我照个灯。”

        陆潇的声音不像刚才那么霸道,低沉了许多,好像那伤口不是在叶橙身上,而是在他身上似的。

        叶橙不想让自己遭罪,只好忍着脾气给他打了个灯。

        暖白的灯光下,陆潇眉头紧锁,眼里满是自责和懊恼,后槽牙微微咬紧。

        他使了点劲,掰开了夹子,十分当心地把叶橙的脚挪出来。

        “啊!”叶橙的手一抖,手机差点砸在地上。

        夹子松开的刹那,原本已经麻木的右脚像被针扎一般疼痛。

        陆潇连忙出声道:“没事的,不要怕,让我看看。”

        他以前经常跟人干架,隔三差五就打进医院,对骨头断裂的情况还算有了解。

        “看着里头应该没事,我已经打电话给医生了,再过半个小时就到,你稍微忍一忍。”他轻轻地转动叶橙的右脚,安抚地说道。

        叶橙疼得额头出了不少汗,拿着手机的手软到没力气。

        陆潇转过身背对他道:“能上的来吗?”

        叶橙反应过来他要背自己,低下头说:“你还是扶着我吧……”

        换了平时,陆潇该烦躁了。他偏过头,尽管语气带着催促,却比往常温柔了许多:“你走不了,听话,快上来。”

        在他扭头时,叶橙对上了他的视线。

        和之前截然不同,心疼、愧疚,以及几分恳求,希望他赶快回去躺着等医生过来。

        叶橙咬了咬嘴唇,没再闹别扭,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陆潇马上配合地托住他的双腿,稍稍抬起,将人稳稳地背在了背上。

        叶橙从小到大没有被人背过,也许三岁之前被高秋兰背过,但这已经不在他的记忆范围之内了。

        他幻想过无数次,有一天叶高阳像其他父亲那样背着他走在街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幻想始终是幻想,他始终未曾能够真的体会到。

        陆潇的后背宽阔且温暖,薄薄的衬衣布料遮不住体温,那比他要高一点的温度,让他慌乱的心脏得到了熨帖。

        他身上有很淡的男士香水味道,混合着烟草味,这种气味不算多好闻,可是能莫名地让人安心。

        叶橙心想,他来找自己之前,肯定抽烟了。

        为什么抽烟呢,是因为心情不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吗?

        作为一个直男,他肯定无法忍受和男人发生了什么吧。

        既然那样的话,直说就好了,他又不会死缠着不放。

        他感到有点说不上来的委屈。

        “疼得厉害吗?”陆潇忽然问道。

        叶橙心有杂念,疼痛已经分散了不少,闻言摇了摇头,“还好。”

        陆潇说:“别打灯了,把手机放我口袋里吧,我看得见路。”

        叶橙手里的手电光摇摇晃晃,手酸软的拿不稳,基本上照不到脚下。他没有反对,关掉手电筒,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失去了光源的干扰,月色变得更加纯粹,悄然为一地枝叶镀上了一层银辉,如同水波浸润地面。

        “对不起,”陆潇闷闷地说,“要不是因为我的鲁莽,你不会跑出来,也不会受伤。”

        叶橙暗想,我该说什么,说没关系吗?

        陆潇不等他回复,又接着道:“但我不后悔今晚来找你,我想告诉你,我不喜欢看见你和别人走得很近,不喜欢你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叶橙:“?”

        “你实在讨厌我的话,可以尽情骂我,也可以打我一顿,我绝对不还手。”

        叶橙:“……”

        “但不要再不理我了,我受不了你这样。”

        他的声音苦涩又混乱,大约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叶橙逐渐明白过来,他安静地趴在陆潇身后,耐着性子听他把话说完。

        “我每天都在等你的消息,多希望你能主动找我聊那天晚上的事。”

        “晚上我一直在楼上看篝火晚会,看见你和别人跳舞,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你跑出去之后我很着急,很怕你心情不好发生什么状况。”

        …………

        最后,陆潇又侧过头再次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大声吼你的,下次再也不会了,我保证。”

        他未曾察觉,这句话对于“朋友”之间而言,有多么亲昵与暧.昧。

        叶橙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他很难形容此刻的内心,忽冷忽热,忽悲忽喜。

        “陆潇,”他收拢手臂,抱紧对方脖子,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那句话,“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晦涩不清的月光下,陆潇的耳朵和脖颈都泛着红晕。

        他不清楚能不能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因为这种悸动陌生且从未发生过,以至于他也搞不明白,这究竟是不是喜欢。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叶橙在他犹豫之前,说道:“别急着告诉我,等你想清楚再说。”

        他心里紧绷的弦终于落了下来,原来如此。

        大概连陆潇本人都没有发现,他已经喜欢上了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第一次见面,也许是无意中的靠近。

        叶橙勾起嘴角,唔,直男都是这样吗?还是说,只是因为这家伙的情感经历不是很复杂?

        真是傻得够可以的。

        半个小时后,附近的医生赶了过来。

        民宿的一楼大厅里,陆潇和彭谷舒站在一边,看着医生检查叶橙的脚。

        “没伤到骨头,另一只脚倒是扭得挺厉害的,都肿成这样了。”医生说,“我给你带了药,这几天尽量少下地走动。”

        陆潇问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就让人带着医生休息去了。

        彭谷舒不知所措道:“小叶,要不要给你搞个拐杖或者轮椅来?这事儿我还没跟罗总说,你后面几天必须得要请假了。”

        “不用轮椅,那也太夸张了。”叶橙说,“你去找根树枝来,我拄着走就行。”

        彭谷舒正要答应,陆潇开口道:“你先上楼睡觉吧,叶橙交给我。”

        “哎。”彭谷舒看看他,又看看叶橙,不知该何去何从。

        叶橙想了想也是,现在麻烦彭谷舒还不如麻烦陆潇到底。

        “那你先上去好了,谢谢你。”他对彭谷舒道。

        彭谷舒说:“好吧,你有事随时叫我。”

        陆潇遣散了闻讯赶来的保安,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你去给我找个拐……啊……”叶橙话说到一半,陆潇走过来,打横将他抱了起来。

        他赶忙攀住陆潇的肩膀,睁大眼睛道:“你干嘛?”

        陆潇低头看了看他,说:“我不比拐杖和轮椅强?”

        叶橙被他用这样的方式抱着,脸迅速地红了起来。他乱糟糟地想,现在这算是怎么个事儿呢?他和陆潇是什么关系,这样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陆潇轻轻松松地抱着他上了二楼,他的房间在这一层。

        等他把叶橙放到床上,脱掉他的鞋子想给他喷药,叶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我……晚上要睡在这里?”

        陆潇单膝跪在他面前,袖口高高卷起,抬头的样子很是帅气,“不然呢,你要跟别的男人睡一间,当我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