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13 章

第 113 章

        庄园占地面积很大,除了钓鱼的池塘,种植各种水果蔬菜的的地方外,还有专门为顾客提供的民宿。

        南都是个生活节奏比较快的城市,年轻人在工作之余,会选择趁着闲暇时光去山野间的民宿住上几天,放松一下身心。因此除了公司参与团建的人员以外,还有一些提前预定的游客们。

        大家各自分散开来,钓鱼的钓鱼,摘果子的摘果子。

        叶橙和徐晓慧一起,去林子里捡树枝当柴烧。

        自打在门口看见陆潇之后,他就变得心不在焉,做事情老是不由自主地走神。

        徐晓慧鼓起勇气,和他东拉西扯地聊天。

        叶橙集中精神,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

        徐晓慧:“我听小维说你很喜欢看电影,你平时都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啊?”

        叶橙:“嗯。”

        徐晓慧:“什么?”

        叶橙:“喜欢拜伦。”

        徐晓慧呆了呆,小心地问道:“是以拜伦的自传为主题拍的电影吗?”

        叶橙方才反应过来:“电影?我基本不挑的,各种类型都看。”

        徐晓慧眨了眨眼睛,问:“那你这周末有空吗,我请你看新上的爱情片。”

        叶橙在枯枝里东翻西找:“拜伦为主题的电影?没看过。”

        徐晓慧:“?”

        她觉得叶橙可能不太想讨论电影,于是换了个话题:“你最喜欢拜伦的哪首诗呢?我虽然读的不多,但还是知道一些的……”

        叶橙终于找到了适合当拐杖的树枝,顺口回答到:“除了爱情片,其他都挺喜欢。”

        徐晓慧:“……”

        叶橙把树枝递给她:“给,拄着走,别再摔了。”

        刚才徐晓慧差点摔倒,得亏他扶了一下。

        “谢谢。”徐晓慧的脸一红,接过树枝露出羞涩的笑容。没想到,他还是挺绅士的,原来刚才走神是因为想给她找到合适的树枝。

        监控室里,陆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保安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安保出了问题。

        他盯着画面中的一男一女,从一开始徐晓慧摔进叶橙怀里时,眼神就变得异常可怕。直到叶橙给她做了个拐杖,看得他重重一拳砸在了桌上。

        保安吓坏了,忙拿出对讲机,问道:“陆总,那两个人是不是来偷果子的?您别担心,我马上叫人去抓……”

        “闭嘴。”陆潇怒道。

        保安不敢吱声了,很是不安地紧盯着他。

        二十分钟后,陆潇摸清楚了徐晓慧的全部资料。

        人事部部长战战兢兢地站在他面前,生怕自己受到连累,问他:“陆总,需要我回去之后把她辞……”

        陆总坐在桌前,摆了摆手,捏住鼻梁,半闭着眼睛像是在思索什么。

        人事部部长六神无主地望着他。

        “出去吧,别找她麻烦。”陆潇呼出一口气,像是在竭力忍耐。

        “……是。”

        在他走到书房门口时,被陆潇叫住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陆总?”

        陆潇抬起头:“听罗鸣说,你们晚上要在楼下办舞会?”

        “啊对,我们想在院子里弄个篝火,陆总您要不要来玩玩儿?”

        陆潇说:“我不一定去,生火注意安全。”

        “好的,我们明白的。”人事部部长退出了房间。

        接下来一直到晚上,陆潇都没再出过书房一步。

        有那么几次,他按捺不住地想去监控室,或者去楼下探查他们在做什么,都生生忍住了。

        夜幕降临,院子里开始吵吵嚷嚷,很是喧哗。

        他从书房的窗户里看下去,刚好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生篝火。

        叶橙背对着窗户,弯腰去拨弄树枝。他昨天没来及换衣服,仍旧穿着衬衫西裤,腰塌下去时,塞在裤子里的衣摆绷紧,露出紧实的腰线和臀部曲线。

        陆潇微微松了松领口,感到有些呼吸不畅。

        他正看得专注,突然徐晓慧出现了,拿着纸巾给叶橙擦了擦汗。

        咔擦——

        陆潇手上一个没控制住,捏歪了水笔的笔帽。

        叶橙满手都是土和灰,没有闪躲地让她擦汗,低声说了句:“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没关系,”徐晓慧笑了笑说,“我就喜欢帮你。”

        她看叶橙没有拒接,胆子也大了许多。

        其他人都在忙活手里的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叶橙想了想,对她道:“晓慧,我这几年想专心工作,不打算谈恋爱。”

        如果到现在他还没察觉到徐晓慧的心思,那他要么是在装傻,要么是真傻。

        叶橙不傻,也不喜欢装傻。

        对于没感觉的人,他向来会直截了当。

        徐晓慧的脸色顿时惨白,给他擦汗的手也哆嗦起来。

        叶橙温和地给了她个台阶下:“前几天陶姐老想给我介绍对象,下次她要是向你打听我喜欢什么类型,你就替我这么回她。”

        徐晓慧愣愣地看着他,逐渐明白过来他在给自己找补。她的眼眶不由湿润起来,真要命,这个男生实在太温柔了,居然会主动顾及女生的面子。

        从他刚进公司开始,她觉得这个人好高冷,连一句话都不敢和他说。但后来越是了解,越是深陷得难以自拔。

        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男孩子。

        她低下头,几乎要哭出来了。

        过了一会儿,徐晓慧吸了吸鼻子,抬头笑道:“好,我知道了,没办法,你太受欢迎了。”

        叶橙松了口气,对她笑了一下,继续低头忙着堆树枝。

        晚饭大伙儿动手烤了肉,还有新鲜的鱼汤。

        吃完饭后,众人围着篝火聊天玩游戏。

        不知谁起的头,用音响放了首歌,大家开始跟着音乐跳舞。

        很快,气氛变得非常热闹。

        徐晓慧随着人群舞到叶橙面前,拉起他的手转圈。

        叶橙顺着她的走势和她跳了几个舞步,旁边的人都开始起哄。

        徐晓慧默默地对他一笑,松开手回到了人群中。

        这段舞,为她不为人知的暗恋画上了句号。

        大家一直跳到半夜十二点,罗鸣也玩嗨了,后来总算想起来不能扰民,这才让他们把篝火给熄了。

        从始至终,陆潇都没有出现,书房的窗户紧闭。

        叶橙和他们玩得很开心,但那份笑容没有到达眼底。

        有人在,有人不在,偏偏不在的人,影响了他整个心情。

        晚上他和彭谷舒被分到了一间房,和领.导打完招呼之后,两人结伴往住宿的地方走去。

        他们的房间在三楼,上到二楼时,彭谷舒说手机丢在一楼了,让叶橙先回房间。

        叶橙独自走到三楼,走廊上的灯光线昏暗,他走了两步,停了下来。

        他们房间门口,站着一个人,仿佛已经等待多时了。

        陆潇看着他,沉声说:“我们谈谈。”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过于波澜不惊,而叶橙已经为他心神不宁了一整天,这个对比瞬间就激怒了叶橙。

        他为陆潇心烦意乱,而陆潇却好端端的屁事没有,这他妈搁谁谁都不爽。

        叶橙理都没理他,径直走到房门口准备进去。

        在他伸手开门的时候,陆潇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

        他从来都没这么大力地对待过他,滚烫的掌心贴附在腕骨处,像是要灼伤叶橙的皮肤。

        “你……”

        叶橙刚说了一个字,就被粗鲁地拽了个踉跄。

        他站立不稳地扑在陆潇身上,眼前一黑。

        耳边传来房卡开门的声音,接着他被推进了屋里,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

        “你怎么会有我们房间的房卡?!”叶橙又惊又怒地问道。

        问完之后,他又想起来这个庄子是陆潇的,他怎么会没有。

        他还没来得及出口责备,就被陆潇捏住了下巴。

        拇指和食指陷入他的脸颊两侧,逼迫他抬眸看过去,这是个极具侵占和羞.辱的姿势。

        叶橙的理智被怒火燃烧殆尽,愤怒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陆潇把他困在墙壁的拐角处,眼中的怒意比他更甚千万倍。

        “不想和我谈是吧?我看你只想和那个徐晓慧一起跳舞!”

        叶橙正想怼回去。

        “妈的,你睡完老子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们同.性.恋都这么随便的吗?!”陆潇双眼通红,喘着气恨恨地看着他。

        叶橙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