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12 章

第 112 章

        第二天早上,陆潇被剧烈的头疼给弄醒的。

        不知道昨晚上那酒是不是质量不太过关,他脑袋痛得要炸开了。

        睁开眼,才发现身处一张陌生的床上。素色的窗帘拉得严丝合缝,周围的布置是一种简约的灰调,显然不是他住的地方。

        陆潇往下看去,随即瞪大了眼睛——他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

        “我操!”他大喊一声,急忙用被子裹住身体。

        这他妈是哪里?他不会酒后乱x,被陌生人劫财劫色了吧?!

        卧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有人推开了门。

        在看见叶橙的刹那,陆潇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叶橙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衣服烘干了,在阳台上,洗漱完了出来吃饭。”

        陆潇呆呆地坐在床上,残存的记忆逐渐浮现在脑海里……他的脸一寸寸泛红,最后面红耳赤地爬下床去洗漱。

        十多分钟后,他边系扣子边走出房间,看见叶橙坐在餐桌前。桌上是一堆早餐外卖,估计他不太会做饭。

        陆潇不自然地走过去,环视周围道:“这是你家?”

        “租的房子。”叶橙剥了个鸡蛋,说道。

        “我……昨晚是睡在这里的?”陆潇不确定地问道。

        叶橙把鸡蛋一分为二,蛋黄丢到一边,“不然呢。”

        陆潇默默地想,他不喜欢吃蛋黄,要记住。

        叶橙看见他的表情,知道他要问什么,解释道:“你昨天晚上吐了,弄到了衣服上……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虽然是gay,但也不会趁机对你做什么。”

        “哦,这样啊。”陆潇略带失落地垂下眼眸。

        下一秒,又不试着问他,“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叶橙没再回答他,伸手将粥推到他面前。

        陆潇也没有继续追问,默默地低下头喝粥。不知道为什么,他周身的气压好似都低了不少,整个人委顿下来。

        两人安静地吃完饭,陆潇问道:“你今天请假了吗?”

        “嗯,”叶橙收拾碗筷,“请了半天。”

        陆潇点了点头:“我会跟罗鸣说的,让他别算你考勤。”

        “不用。”叶橙回道。

        他将垃圾收到一起,做事的过程中没有看陆潇一眼。仿佛一夜之间,他们的气氛又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甚至比那时还要更僵硬几分。

        陆潇握了握拳,说:“要一起去公司吗?”

        叶橙直起身子道:“不了,你先去吧,我下午过去。”

        “……好。”

        陆潇走到门口,停了一下道:“昨晚谢谢你的照顾。”

        叶橙在原地咬住嘴唇。

        陆潇等了半天,没有听到他的回应或是挽留,微微咬了咬牙,还是推门离开了。

        直到他关上门,叶橙才像泄了气似的坐在了椅子上,浑身无力。

        手中倏然松开,垃圾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他狂跳不已的心脏顿时如同失去了桎梏,更加疯狂地撞击胸腔。扑通,扑通,声音大得他自己都嫌吵。

        刚才拼命掩饰,万幸没有被陆潇看出端倪来。此时突然放松警惕,他连手都在轻轻颤抖。

        昨天的画面又出现在眼前,挥之不去地纠缠着他。

        陆潇被他踢下去之后,手脚并用地爬了上来,这次显得乖巧了许多,不再提“口罩”这个违.禁.词。

        他被酒精烧得浑身燥.热,睡不着地睁着眼睛。过了一会儿,试着用手指碰了碰叶橙的脸颊。

        叶橙一个激灵,冷着脸看向他。

        陆潇吞了口口水,喃喃地说:“你不凶的时候,其实还挺好看的。”

        这句话如果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叶橙不会有半点惊讶,但偏偏从一个传说中相亲要求极高的直男嘴里出来,那就不是一星半点的诡异。

        陆潇又摇了摇头,自我否定道:“不对,不是‘挺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妈的,太奇怪了,难道就因为你好看,我才会接二连三地梦见你?”

        叶橙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陆潇以为他在做梦。

        “你……”他无奈地开口,却顿住了。

        ——如果他以为自己在梦里,那“接二连三地梦见他”,是怎么回事?

        “你经常梦到我?”叶橙狐疑地问道。

        陆潇迷蒙地看着他说:“嗯哼,看见jk的时候梦到了一次,那天便利店之后又梦到了,前几天也梦到了,今天……你看,你还问我,我现在不就在梦着呢吗。”

        叶橙不知道jk是什么情况,但听他这么一说,登时心跳加速起来。

        “你……梦到我们做什么了?”他试探地问。

        陆潇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狡猾地说:“你猜。”

        “……”

        叶橙绞尽脑汁,想到了一个答案,张了张嘴,刚要说话。

        陆潇突然伸出食指抵住他的嘴唇,“嘘——你不说话的时候,我才会觉得你没那么讨厌我。”

        发烫的指尖触碰到他带着凉意的唇瓣,刹那间好像连同了他的心跳。叶橙怔忪地注视着陆潇,看见他一点一点靠了过来。

        “既然是在梦里,那我应该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不要像平时那样排斥我,乖一点。”

        “唔,你闻起来很香,阿橙……”

        叶橙的眼睛越睁越大,睫毛如羽翼般迅速地颤动,到最后慢慢地闭上,义无反顾地反手抱住他。

        人人都说喝酒容易出事,但失去理智的应当是喝醉的那个人。

        而他呢,他没喝醉,却没有阻止。

        夜色降临时,是最会产生冲动的时刻。

        明明他抬起手就能拒绝,明明他知道对方喜欢异性,明明他能够保持最后一道界限……

        叶橙坐在餐桌前,撑住额头,心里凌乱不堪。

        当天下午,他没有去公司。

        陆潇八成知道他没去,但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询问。

        从那天开始,两个人彻底形同陌路,就像谁也不认识谁。

        陆潇再也没有和他同一个电梯过,很久之后叶橙才知道,通往高层领.导的那一层是有专属电梯的,也就是说领.导一般都不会和员工坐同一个电梯。在他第一次遇到陆潇的那天,那个电梯坏了,然后就有了那次尴尬的偶遇。

        可是后来的每一次“偶遇”,都是陆潇故意坐普通员工电梯的缘故。

        只要陆潇不想,他们就再也没有“偶遇”的机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直至叶橙顺利地拿到毕业证书,他们都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食堂、办公室、会议室,几乎都没有遇到过。

        叶橙也渐渐想明白了,或许陆潇真的生来恐.同,他怀疑那天自己对他做了什么,否则不至于躲他躲成这样。

        他表面上按部就班地上班,完成毕业答辩,在公司附近买了套房子。看似生活安然无恙地进行。

        但有一天时嘉许来南都,约他出去喝酒。

        叶橙喝多了之后,莫名觉得心里升起一阵麻木的疼痛。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小时候故意吃芒果,因为过敏被送进医院,结果还是没有等来叶高阳的难受。

        很疼很疼,宛如心脏都被掏空了一般。

        他抱着酒瓶捂住脸,没过多久指缝就湿润了。

        时嘉许刚被男朋友甩了,也和他一起开始嚎啕大哭。

        最后两人在江边抱头痛哭,一度被路人以为要跳江,吓得差点报.警。

        叶橙想,他大约是喜欢过陆潇的。

        或许是在酒吧见到他的第一眼,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实则和他视线交汇了好几次。

        或许是得知他是自己的上级时,表面上忧心忡忡,刻意地忽视了心底的暗喜。

        或许是听别人说他婉拒了很多女孩子,那种按捺不住的雀跃,让他无法再欺骗自己。

        他从来不是个宽容大度的人,别人稍微越界一点,就会果断地做出反击。而对于陆潇,他做出了太多的让步和纵容,并且甘之如饴。

        当这份让步和纵容消失不见时,心碎的不是被纵容的人,反倒是那个纵容他的人。

        何其荒唐,何其可笑。

        叶橙没想到,他的初恋来的这么突然,结束的这么草率。

        他放纵了一场,最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觉得是时候继续向前走了。

        次日一早,他被定好的闹铃吵醒。

        这才想起来,公司今天组织外出团建,是几个部门联合举办的。

        叶橙忙不迭穿衣洗漱,叮嘱了时嘉许几句后,飞快地打了个车去公司。

        好在只迟到了几分钟,赶上了公司包的车。

        罗鸣责备了他几句,让他赶紧上车。

        叶橙昨晚没睡好,坐下后就拉上窗帘睡觉。

        这次团建的地方比较远,在一个山间庄园,所以得在那里住一晚。

        他在上车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没带衣服,也没带充电器什么的。

        算了,只能问同事借了。

        叶橙睡得昏昏沉沉,听见有个女生和他旁边的彭谷舒说了两句话,然后肩膀被人动了动。

        他没有在意,继续睡觉。

        下车时,他发现身边坐了个人事部的女孩,叫徐晓慧。

        这个女生是于小维引荐他认识的,说是想加他微信。叶橙没做他想,加了她之后也一直没怎么聊过天。

        徐晓慧红着脸对他道:“你醒了,睡得好吗?”

        “还行。”叶橙礼貌地点了下头。

        她跟在他后面下车,于小维对她做了个“加油”的口型。

        公司包了三辆大巴车,众人兴高采烈地讨论着等一下要去烧烤、摘菜。

        徐晓慧兴致勃勃地跟着叶橙,说道:“罗总他们说要弄个篝火,要不我们一起去捡柴吧?”

        叶橙随着大家往山庄走,随口“嗯”了一声。

        他刚走到挂着木匾的山庄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徐晓慧一个没刹住,差点撞在他身上。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陆潇穿的休闲随意,正插着兜直勾勾地盯着他,在看见他旁边的徐晓慧后,眉头深深地纠结在一起。

        不知是不是叶橙的错觉,总感觉他瘦了很多,脸颊上都没什么肉了。

        罗鸣笑嘻嘻地回头大声道:“今天陆总请我们到他的山庄来团建,大家不要拘束,放开了玩。”

        众人纷纷欢呼:“谢谢陆总!”

        “哇,这个庄子是陆总的,这么厉害?”

        “这里也太漂亮了,空气好好啊。”

        陆潇不为所动,只一言不发地望着叶橙,也间或看一眼徐晓慧。

        叶橙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但转念一想,是陆潇先不理他的,还好意思瞪他?

        他冷下脸,目不斜视地和他擦肩而过。

        陆潇暗自握拳,额前的青筋突突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