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05 章

第 105 章

        “所以这就是你没开车的原因?噗哈哈哈哈——”周敏豪一口酒呛进嗓子里,大笑着咳嗽。

        陆潇把自己的杯子挪远了点,防止他溅到杯子里。

        “滚,我没开车是因为要喝酒。”他无语地说道。

        周敏豪笑得不行,“那小子真是个硬骨头,居然敢跟自己的上司叫板。”

        他们卡座有个gay,叫尤新,闻言笑着说:“有够辣的,陆哥有他联系方式吗,推给我呗。”

        “我呸,你好这口,脑子没问题吧?”陆潇一脸嫌弃。

        周敏豪笑得更开心:“可不是,他就喜欢这种清高的。”

        尤新也随声附和,央求他不要浪费资源,把叶橙介绍给自己,他保证能驯服这种小野猫。

        陆潇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皱眉道:“也就一经常泡夜店的,你指望他清高到哪儿去,别他妈给我找麻烦。”

        尤新见他是真讨厌那人,便没再继续追问了,嘻嘻哈哈地去和他碰杯。

        陆潇举起酒杯一口闷完。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屡次对叶橙出言不逊,潜意识里也认为他是个夜店咖,但刚才尤新想认识他,着实让他心里有点不大舒服。

        陆潇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尤新,觉得都是因为自己兄弟不争气,他才会感到不高兴。

        尤新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

        全是男人的局,最后的话题聊着聊着都会聊到女人。

        周敏豪最近正在和一个艺术学院的女生交往,嘚瑟地给他们看她朋友圈的美照。

        陆潇兴致缺缺地瞄了一眼,眼神在那张照片上停留了片刻。

        “哇哦,嫂子的腿可真长。”

        “可不是,她一米七八,身材一级棒。”

        陆潇摸了摸下巴,虽然以前也看过不少女生穿这种jk短裙,但好像这种裙子并非小个子女生的专属。今天这么一看才发现,个子高穿起来似乎更有味道。

        一米七八,好像跟一米八差不多?

        确实挺高的。

        周敏豪推了他一把,“喂,你他妈别老盯着我女朋友看。”

        陆潇不屑地嗤笑,“谁看她了,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没记住。”

        “那你盯着照片在想什么?”周敏豪咄咄逼人地问。

        陆潇烦躁地打断他:“你管我,谈个恋爱给你牛逼的。”

        周敏豪得意道:“谈恋爱当然牛逼,哪像你母胎solo,人家妹子都被你这暴脾气吓跑了……”

        话音未落,被陆潇按着锤了一顿。

        -

        叶橙连着加班了一周,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

        要么是陆潇的工作没做完,他刚想出门,就被罗鸣一个眼神制止了,意思是“你老板还没下班你现在下班想什么样子”。

        要么是陆潇临时给他加任务,或者找理由说想试试公司的饭菜,非要去楼下食堂吃晚饭,这种情况他不得不作陪。

        七七八八算起来,他居然和陆潇吃了四天的饭。

        明明相看两相厌,也不知道这个二世祖看见他是怎么吃得下饭的。

        两顿饭下来,叶橙大概知道了他的口味——他吃不了辣。

        出于报复心理,叶橙每次都暗戳戳地点一些看似不辣,实则用了小米辣或者朝天椒的菜。

        陆潇吃的满头大汗,斯哈斯哈地喝水,不爽地问他:“你故意整我呢,每次都点那么辣的。”

        叶橙无辜地给他看自己的饭盒,“没有啊,我们吃的是一样的。”

        陆潇面色不善地看了他一会儿,却没再说什么,低头把饭菜吃了个干净。

        他擦了擦嘴,把空饭盒一推道:“今天周五,你忙完了就自行下班吧。这几天工作不错,我这人公私分明,你做得好的地方我会跟罗鸣反映的。”

        原本他只是想刁难一下叶橙,但没想到还真的选对了人。这个项目初步估计要两周才能做完,叶橙只用了一周就帮助他搞定了。

        陆潇虽然不待见他,可这种事上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他不会因为对一个人的看法,去否定他的个人能力。

        这是几天来陆潇第一次给他好脸色,叶橙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淡淡地说:“还有一点收尾工作,我做完再回去。”

        陆潇撇了撇嘴,看来不仅清高,还是个倔脾气。

        他拎起沙发上的外套,说:“那我走了,记得锁门。”

        他的办公室是两间打通的,这一间用来会客和工作,基本没有什么重要文件,因此很放心地甩着车钥匙走了。

        叶橙看了眼微信,收到一条消息。

        黄胜安:【我开车过来了,妈的,南都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堵。】

        这是他半个发小,正在国外留学,昨天刚回来。

        叶橙回了他一个“不着急”,然后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

        他手上的文件是经过陆潇三次修改过的,不得不说,这个二世祖也并非一无是处。

        听陶娟说,他是去年才来公司的,可但凡叶橙拿一个公司情况的问题去问他,他都了如指掌,看得出来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当然,毕竟他的文凭是块注水猪肉,否则不会稍微专业点的地方就需要叶橙来帮忙了。

        陆潇今晚约了朋友,去郊区的山庄吃饭。

        他开了辆骚包的敞篷车,还没出山海路,就接到了周敏豪的电话。

        “潇哥,你记得带着首饰盒。”

        陆潇猛地刹车,“操,你早点说,我都给忘了。”

        周敏豪着急道:“你到哪儿了?能回去拿不?今天是苗苗的生日,我答应要送她那条项链的。”

        陆潇只得折返,“行了行了,我回去拿。”

        “那我等你。”

        前两天周敏豪让他托人买了条钻石项链,他顺手塞在保险柜里了,此时不得不返回办公室。

        就在他的车开到楼下时,看见叶橙从大门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一辆宾利面前,打开车门上车。

        陆潇眯了眯眼睛,看见驾驶座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两人抱了抱彼此,这才系上安全带。

        他不禁握紧了方向盘,舌尖顶了.顶腮,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哟,还是个开宾利的呢。

        陆潇在原地等他们的车开走了,这才上楼取了项链下来。

        晚上周敏豪在山庄里上演了一场偶像剧,苗苗被感动得捂着嘴直哭。

        陆潇独自坐在窗边,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他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依稀记得后来是被人扶着进房间的。

        尤新跟一个人在他房门口窃窃私语,

        “陆哥怎么了,一晚上都拉着脸。”

        “估计是项目不顺利吧,听老韩说他这几天天天加班。”

        “那找个妞来给他放松放松呗。”

        “你别作死,他那方面洁癖可严重了,上次豪哥还……”

        陆潇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将对话声隔绝在外。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他母亲孟黎。

        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孟黎了,准确来说,自从她一言不发地扔下他移民国外之后,就再也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每次都是陆潇打过去,她敷衍两句就匆匆挂断,仿佛压根不在意他这个儿子。

        老爷子一直在催他带人回家,可他不知道,每次一提到结婚这个词,陆潇就会条件反射地想起他父母的婚姻。

        不幸,争吵,分崩离析。

        这三个词是最好的描述。

        从一开始就充满不幸,以至于他的童年生活贯穿了父亲的争吵和母亲的发疯,到最终看着他们分崩离析,走到尽头。

        而他在这场闹剧当中,是一个无名的小配角。

        他曾经以为孟黎恨陆尧山,以为自己是个可以保护她的英雄,可以带着她逃离陆尧山的控制,然而现实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孟黎还是妥协了。

        那天以后,他更加憎恶陆尧山了,之所以会答应老爷子回来继承家业,正是因为他想把陆尧山踩在脚底。

        他想在很多年后,问孟黎一句,你后悔吗?后悔嫁给他,后悔背叛和我的约定,后悔抛下我跟他去国外……

        他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碰感情了,看看孟黎就知道,感情这东西碰不得。

        或许是这些缺失,让他生来就不会去爱一个人。

        陆潇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

        枕头有些湿润,山里清新的空气透过半开的窗户飘进来。

        他揉着宿醉头疼的脑袋,艰难地爬起来洗漱。

        在山里度过了整个周末后,心情稍微舒坦了一点。

        周一,张秘书发来消息,说是老爷子马上要回国了,打算带他去拜访个老朋友,让他准备一些适合送老教授的礼物。

        陆潇一个头两个大。

        他对老教授唯一的印象,就是那种卡他毕业论文的老头子。

        送个毛线礼物,送他毕业论文合集吗?

        他坐在办公桌前愁了半天,问朱敏:“我们公司有a大毕业的吗?那老头子是a大的教授,听说傲气得很。”

        朱敏望着她列了一上午的礼物提名,忙道:“我去问问人事。”

        五分钟后,她放下电话说:“陆总,我们有两个a大的员工,一个在澳洲,一个是财务新来的实习生,叫叶橙。”

        陆潇:“……”

        他放弃了挣扎,“叫他上来。”

        叶橙刚结束为期一周的总经理办公室游,又被叫了过去。

        他警惕地望着陆潇,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陆潇把那张纸往他面前一扔,说:“帮我挑个礼物,对方五十岁,a大教金融的教授。性格比较淡薄,不喜欢那些很俗的东西,唔,别挑洗发水,他是个秃头。”

        叶橙看着清单,嘴角抽搐。

        油画,水墨,雕塑……认真的吗,教金融的你送他这些干嘛?

        他拿了一支笔,也没找位置坐,就着办公桌弯下腰来思索。

        从陆潇的角度看去,恰好看见他微敞的衬衣领口。

        叶橙皮肤比办公室的女同事还要白,一个男人竟然都没什么体毛,皮肤光滑白皙。

        衣领下露出精致的锁骨,正下方有一颗很小的痣,再往下,透着若隐若现的淡粉……

        陆潇的食指和拇指撞在一起,轻轻地搓了搓。

        他盯着叶橙,突然出声道:“那天那个开宾利的,是你男朋友?”

        “啊?”叶橙猝不及防,笔尖划破了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