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在线阅读 - 第 104 章

第 104 章

        半个小时后,陆潇坐在商务车的后排。

        前排分别坐着司机和他的私人助理朱敏,她刚到家就接到警局的电话,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最后这件事还是私了了,但是私了的相当难看。

        陆潇和店员吵得脸红脖子粗,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白吃白喝,大手一挥要把店里所有的东西都买下来。

        朱敏吓坏了,赶紧使了吃奶的劲儿把他带走了。

        上车后,她大气不敢喘,时不时偷瞄一下后视镜。

        陆潇狠狠地扯了扯领带,身上的酒气在车内蔓延开来。

        “打电话给人事部部长,”他大为光火地说,“我要把那个叶橙炒了!”

        朱敏不敢违抗,拨通了人事部部长的电话,将手机递给他。

        陆潇靠在后座,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嗯,就是新来的那个……有什么问题吗?”

        人事部部长为难地说:“陆总,是这样的。这个新人,是陆老钦点的,说是他朋友的学生,还特地让我们多多关照。”

        陆潇坐直了身体,眯起眼睛道:“什么意思?就是说炒不掉咯?”

        “……原则上来说,不太合适开了他。”人事部部长战战兢兢。

        后座传来砰地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碎了。

        朱敏和司机都吓了一跳,司机差点猛踩刹车。

        陆潇直接把手机砸了,愤怒地转向窗外,骂了句“废物”。

        朱敏简直快要晕过去了,那是她的手机,但她一个字都不敢提。

        好在临下车前,陆潇让她找公司报销。

        等确认陆潇离开之后,她立即用司机的手机给张秘书打了个电话,照惯例向他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事。

        张秘书没当一回事,安慰了她几句,让她这几天盯梢点陆潇,别任由他闹事。

        -

        叶橙回到家,时嘉许迎了上来。

        “今天聚餐怎么样,有没有帅气猛1?”他眼巴巴地问道。

        “猛1没有,倒是遇到个傻逼。”叶橙喝了口水说。

        他先前和时嘉许说了在公司碰见陆潇的事,时嘉许反应过来道:“是那个陆总?我靠,他怎么总是找你麻烦,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叶橙忙放下杯子,“别,千万别,你不要膈应我。”

        时嘉许哈哈大笑:“妈的,我可能是最近电视剧看多了,居然莫名觉得你们好配。”

        “你们才配,你们全家都配。”

        时嘉许难得听到叶橙这么刻薄,快要笑吐了,看来他是真的嫌弃那个陆总。

        听完晚上发生的事后,他担忧地问:“按你这么说,如果他非常生气,那以后不会给你穿小鞋吧?”

        叶橙无所谓地说:“我不穿鞋,我已经准备好被辞退了。”

        时嘉许无奈道:“心疼你,宝贝,因为这种人丢了工作,太可惜了。不过你那么优秀,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的。”

        他说了些宽慰的话,但两人都很清楚,陆氏是个绝佳的机会,并不是每个毕业生都能拿到这样的offer的。

        怀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他洗了个澡准备睡觉。

        在床上躺下后,顺手拿起手机。

        在看见屏幕的那一刻,叶橙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不敢相信地盯着微信界面,

        ——陆潇通过了好友申请。

        ???

        ?????????

        他想干嘛?

        叶橙无法理解地看着手机。

        加了好友后,对方并没有发消息过来。

        他就这么瞪了屏幕五分钟,仍然没有丝毫动静。

        操,这下彻底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上,叶橙顶着俩黑眼圈去上班。

        彭谷舒贴心地帮他点了杯冰美,悄声说:“今天罗总好像很不高兴,一会儿要召集大家开会,你可千万别睡着了。”

        “在财务的会议室开会吗?”叶橙没心思看群,喝了口咖啡问道。

        彭谷舒说:“不在财务,在大会议室,听说陆总也要来。”

        叶橙的咖啡险些从鼻子里喷出来,捂住嘴一顿咳嗽。

        彭谷舒拍了拍他:“好像是陆总要问我们借个人,帮他跟进一个项目。不过好奇怪啊,他为什么要问我们借,像这种不应该问市场部要人吗?”

        完了,难不成真的应了时嘉许的话,他要被穿小鞋了?

        叶橙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下午一点,众人陆陆续续到了会议室。

        等他们全都就坐后,陆潇才姗姗来迟。

        罗鸣带头站起来,然后其他人也全都站了起来。

        陆潇看都没看叶橙一眼,挥了挥手让他们坐下。

        “我不打扰你们内部开会,说两句话就走。”他并没有入座,单手插着兜站在会议桌前道。

        罗鸣马上接话:“陆总您尽管吩咐。”

        彭谷舒看了眼叶橙,脸上写着两个字:狗腿。

        陆潇笑了笑,说:“我这几天在跟一个大项目,手上实在太忙,想问你们财务部要个人帮帮我。可以吗,罗总?”

        刺啦,椅子在地上划过。

        罗鸣站起身双眼放光地看着他:“当然可以,要不我去帮您?”

        这下连周海琴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陆潇伸出食指摇了摇,“那多大材小用啊,处理一些琐事而已,找个实习生就行了。”

        他那根手指随意地点了点,正点中叶橙,“就他吧,长得挺乖,做事情应该比较稳妥。”

        他说前半句的时候,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后半句一出,会议室里的人登时神色各异。

        略显轻佻的用词,让底下的女员工红了脸。

        罗鸣也有些尴尬,点了点头说:“小叶,你这两天先不用做手上的事了,听陆总吩咐就是。陆总,他叫叶橙,是这几天刚来的……如果您觉得他太嫩的,可以换成……”

        他话音未落,陆潇打断他道,“没事,我就喜欢嫩的。”

        说着,看着叶橙勾了勾嘴角。

        叶橙:“……”

        他胳膊上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这人没毛病吧?!

        开完会,彭谷舒同情地望了望他。

        女员工们都羡慕地来和他说话,陶娟更是嘱咐他好好干,争取获得陆总的赏识。

        叶橙心想,获得……个屁赏识,我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想归想,但光天化日之下,陆潇总不能真的对他做什么。

        下午三点半,他收到了第一条来自陆潇的微信。

        嫌疑人x:【小叶啊,来我办公室一趟,交代你个事情。】

        叶橙呼出一口气,硬着头皮上了十二楼。

        办公室里,陆潇松开衬衣扣子,长腿架在办公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

        叶橙有点过敏性鼻炎,刚一进门就打了个喷嚏。

        陆潇吐出一片烟雾,笑着说:“怎么,不习惯?”

        叶橙冷淡地点了下头。

        他抬起下巴,长长地吐出几个烟圈,雾气缭绕地发散开来。

        叶橙握了握拳头,在心里催眠自己要忍住要忍住,不能动手不能动手,否则会让导师很难做人。

        “喏,这些拿去看。”陆潇用他高贵的下巴指了指桌上的一沓文件,并斜了一眼办公室的角落,“就坐在那个沙发上看,下班之前把表格做好拿给我。”

        叶橙沉默地伸手去抱文件。

        在触碰到文件时,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手背上。

        指腹带着薄茧,擦过他手背上微微凸起的青筋。

        他的视线落在那只手上,骨节分明,明显比他大了一号,好像稍微用力就能把他按下去一样。

        叶橙心脏一紧,在感到危险中下意识往后缩。

        陆潇的脸沉了下来,猛地将他的手扣在桌上。

        手心贴上冰凉的桌面,叶橙感到没由来的窒息,抬起眼眸看向他,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在看见他眼底的火苗后,陆潇出乎意料地露出了笑容。

        他从见到叶橙开始,就觉得这人对任何事都十分冷漠,仿佛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能让他冰山一般的面具出现裂纹,陆潇不禁感到有几分兴奋。

        对方越是生气,他越是开心。

        他漫不经心地扫了叶橙一眼,低声道:“上级吩咐你任务,你要说‘明白了’,而不是像个哑巴一样没有礼貌,懂?”

        那只贴在手背上的手,强势且霸道,似乎下一刻就会灼伤他的皮肤,直到骨骼深处,将他燃烧得体无完肤。

        叶橙的胸口上下起伏,咬住嘴唇一言不发。

        翻天覆地的羞.辱感扑面而来,他的面颊迅速地涨红。

        陆潇冷笑了一声,没再逼迫他,慢悠悠地松开手。

        叶橙如同一只刺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回手,抱走了那堆文件。

        陆潇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记住了,下班之前给我,不然扣工资的时候可别哭。”

        他的语调充满调侃和戏弄,叶橙几乎是把文件砸在沙发上的。

        他虽说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但从小是在高秋兰的照顾下娇生惯养长大的,上学后一直成绩优异、受人追捧。导师也欣赏他,把他捧在手心惯着,何曾受过这种压迫。

        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得以静下心来,投入工作。

        结果不出陆潇的意料,下班前他果然没完成表格。

        临近五点半,陆潇卡着时间溜达到他身后,看了看他做到三分之二的表。

        “啧啧,”他故作惋惜地摇了摇头,“怎么办,看来要加班了。”

        叶橙冷着脸,没理他。

        陆潇笑得一脸欠揍,“这样吧,你跟我道个歉,我就允许你带回家完成,不过钱还是照样扣哦。”

        叶橙偏过头,没什么表情地说:“陆总,好走不送,路上小心车。”

        陆潇:“……”